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情绪失控 一石先生

第377章 霸气杨淦

    有的时候,一些历史性时刻正在发生的时候,往往当事人并不清楚。

    就像这一次的会议结果,沈三问下台了。

    如此轻描淡写的就让沈三问下了台,在会议室的大部分人,都感觉有些匪夷所思。

    没有那种剑拔弩张的气势,最主要的是,沈三问也很干脆。

    作为失控者最早期的那批人之一,沈三问的实力究竟有多么恐怖,他们不清楚,但他们心里很确定一点,如果沈三问发起疯来,整个总部估计都会被夷为平地。

    但还好,最坏的结果并没有发生,沈三问就这样拿着他那保温杯,离开了会议室,估计这会已经从地下室坐着专车,前往被发配的地方了。

    有人幸灾乐祸,有人忧心忡忡,沈三问的权利下放,意味着局势即将翻天。

    前有破晓组织在暗地里的各种阴谋诡计,后有其他势力的搅局,谁也不知道保守派的退守,激进派的上位,会带来好的结果,还是坏的。

    恐怕只有,天知晓了。

    异常犯罪处理局最新的领导人,是由谢俞和关海山同时担任。

    总局长这一职位,暂时空缺着,而沈三问那行动指挥部部长的头衔,由蓝染接管,成为代理部长。

    谢俞和关海山的职位不变,但却拥有了总指挥的权利。

    这样的安排,是投票选出来的,算是民主,也算是大家都能接受的一种结果。

    毕竟求的是一种平衡,保守派和激进派对于这样的安排,各自都很满意。

    但很多局长心里也在嘀咕着,这蓝染和谢俞,究竟还算是保守派的人吗?

    会议,还在开着,目前讲的是接下来处理局应对当前失控者局面的策略方针。

    然后会议室的大门,突然被人从外边推开。

    一声爽朗的笑声过后,紧接着是非常豪气的高喊:“江南江北一条街,打听打听谁是爹!”

    “我杨淦没来晚吧,我这一票可是很关键的哟!”

    杨淦迈着大步走进了会议室,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盯在了他的身上,犹如看待一个小丑。

    当然,像是顾秋等人,表情更多的是一种无奈。

    杨淦感觉到氛围的不对劲,他环视一圈,发现少了那位的身影。

    “沈部长呢?”

    杨淦脸瞬间阴沉了下来,他猜到了什么,却仍旧不敢相信。

    关海山斜靠在椅子上,笑得本就不大的眼睛眯成了月牙状:“我说杨局长,这会都快开完了,你可来的真是时候。”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淦没有理会关海山,目光直接落在了谢俞的身上,有种怪罪的意味在里面。

    “经过处理局内部高层投票,沈部长暂时停止一切职务,总指挥权交付于我和关部长协同管理,行动指挥部代理部长,由蓝染担任。”

    谢俞站起身,很礼貌的说到。

    杨淦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看向蓝染:“老蓝,你!”

    蓝染没有理他,甚至连看都没看,腰背挺直坐在那,浑身带着不怒自威的气势。

    “你什么你,要开会就赶紧坐在自己位置上,在这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

    关海山将身子挺直,语气不善。

    “我告诉你关海山,我可以给足你面子,也可以扇你嘴巴子,没你事就别乱吠,你啥时候姓蓝了?”

    “你!”

    “你什么你,要开会就好好开会,没你事就别乱应,闭紧你的肛门!我脾气好是因为我装的,小心我暴躁起来要你命,哼!”

    杨淦瞪了一眼谢俞,又冲着蓝染怒哼一声,转身就准备离开会议室。

    “等等!”

    关海山站起身子,杨淦却没有理会,人已经走出了会议室。

    关海山只好扯着嗓子喊道:“你们分局那个叫方哲的搜查官,在燕城执行任务的时候,好像和一名通缉失控者来往密切啊。”

    声落,原本走到半路的杨淦站住了脚,默默回头,他在过道上找了半天,转身就朝门卫走去,想要去拿对方手里握着的步枪。

    “别这样杨局长,我担不起这个责任。”

    门卫死死抓着手中的枪,生怕被杨淦夺了去。

    另外一名门卫也同样后退,直接抱住了枪械,以防被盯上。

    “哼!”

    杨淦放弃了夺枪的打算,直接把过道上的垃圾桶用单手举了起来。

    他迈着大步重新走进了会议室,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垃圾桶朝着关海山的方位丢了过去。

    垃圾桶砸在了会议桌上,里面的一些碎纸团都跑了出来,盖子也飞到了墙边。

    “我不笑你别闹,我给你脸就得要。你再敢威胁我,小心我再揍你一顿!”

    杨淦这回是真的走了,头也不回的那种。

    关海山惊魂未定,缓了好一会才恢复过来,又愤怒又有些委屈的看向众人道:“神经病啊这是,这种人还能当分局局长?”

    有人默不作声,有人捂嘴偷笑,也有人一副看戏的模样。

    蓝染忽然转头看向关海山,皱着眉头问道:“关部长,你刚刚说的事,是真是假。”

    “那还能开玩笑嘛?燕城监视小组发来的报告。”

    听到关海山的回答,蓝染瞄了一眼谢俞,随后又问道:“那行动小组的组长常裳,报告的时候有说到这方面的事吗?”

    “这倒没有,他说一切正常。”

    关海山有些泄气的回答到。

    “那就没事了,继续先前的议题吧。”

    听到蓝染这云淡风轻的回答,关海山立马来劲,有些不乐意道:“怎么能没事呢,他们海西城分局这几年多么目无王法啊,以杨海鑫为首等人,为虎作伥,拥兵自重!出了‘火祭者恶性事件’,一直没有将刘亮收容成功,让其逍遥法外。溺水者也是同样没有收容,雨夜屠夫事件持续了那么多年,总部都已经严令下达近期要解决,他们也一直迟迟没有发回最新的报告。说好了要妥善解决‘二十三路公交车事件’,也迟迟没有消息,就冲他们这样不作为的态度,我建议咱们要严肃处理海西城分局,不能让他们就这样为所欲为!”

    “那你说该怎么处理呢?”

    蓝染阴沉着脸,语气也变得有些低沉。

    “先将所有一级搜查官带回总部,进行心理状况评估,其中重点审查大队长杨海鑫和那个叫方哲的。然后就冲杨淦刚刚大闹会议室,就可以撤了他的局长职位!”

    “很好,那然后呢,你要调派哪些人去顶海西城分局的职位,按照关部长的意思,总部需要重新任命一名分局局长,一名特级搜查官,最少三名搜查官,这些人,关部长心里可有眉目?”

    蓝染的话,让关海山噎住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总部现在,很缺人手,特别是张十三和慧秉等人的反水,让这个问题更加严重了起来。

    “行了,我们还是继续刚刚的议题吧,讨论一下接下来该如何稳固局面,以及彻查总部的事。”

    谢俞打了一个圆场,让这场会议得以继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