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情绪失控 一石先生

第382章 有些玩笑话不能随便开

    申城,异常犯罪处理局旗下的殡仪馆处。

    微风徐徐而过,两排种植的塔柏并没有随风而动,只是如名字那般,真的像是宝塔一样安静的立着。

    浓浓的烟雾笼罩在殡仪馆的大门台阶前,从外部看,像是一枚鸡蛋形状的椭圆,看不清内部的虚实,那烟雾也散不去,仿佛凝固了一般。

    如此诡异的场景,也就因为此处是处理局旗下的,所以没人会觉得大惊小怪。

    就好比正在正大门口安安静静扫地的保安,甚至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两个负责押送肖恩的工作人员,各自跪在地上,痛诉着自己的不是,台词听起来很悲伤,可画面着实的搞笑。

    但站在台阶上方的那三个人,都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冷漠的看着。

    张悦然捧着骨灰盒,淡淡的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发呆的方哲,走上前轻声道:“我的老师教过我,承人之情应当报之恩德,这次的事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你尽管开口,我不会问缘由,只要是力所能及的事,我一定会尽力。”

    可以听得出来,张悦然说的很诚恳,只是他那一张冷若冰山的扑克脸看起来又像是强迫他人接受似的。

    方哲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张悦然竟然会这样说。不过他心里自然是很高兴,能得到一个强者的许诺,这是何等的分量,并且他也知道以张悦然的性格,必然是不会食言的。

    不过方哲还是假惺惺道:“吴安本来就是我的朋友,这是我应该做的,如果你要求我带来,我带回来了,那是你欠我人情,可这是我自愿的,所以你说的欠人情并不存在。”

    此言,五分真,三分假,两分矫揉做作。

    很明显,张悦然很受用,可以看得出来他的表情出现了巨大的变化,尽管只是面貌神情看起来相对好像疑似缓和了些。

    但在方哲的眼中,这真的是他见过张悦然表情变化最大的一次。

    “吴安能有你这样的朋友,我为他感到高兴。再次谢谢你,我还有事,需要先走一步,未来有任何需要,可以随时联系我。”

    张悦然又一次抱着骨灰盒,向着方哲鞠了一躬,随后匆匆扫了一眼正前方的浓雾,抬脚从阶梯下走去。

    徐静静冲着方哲微微一笑,也跟着离开。

    方哲这时猛然想到什么,赶忙看着徐静静的背影喊道:“诶不对啊,你们先别走啊,你们走了这两个人怎么办啊。”

    毕竟是处理局的工作人员,这肖恩和杨海鑫还在浓雾里面不知道干什么勾当,万一徐静静走了,这两个工作人员恢复意识要寻人,方哲可不知道该怎么说。

    张悦然没有理会,并且走得很快,此刻已经走出了大门。

    倒是徐静静回过头,面带着笑意,比划了一下手语,这才转身离开。

    方哲呆傻在原地,他心里头忽然涌出一丝丝哀愁。

    他的愁,是因为根本就他喵的看不懂手语,不清楚徐静静表达了什么。

    他的哀,是因为想起以前跟他们一起执行任务的时候,徐静静比划手语,都是由吴安充当着翻译。

    吴安死了,他的骨灰盒刚刚都被张悦然给抱走了。

    可方哲又忽然感觉吴安没有死,他好像一直活着。

    可能是某次恰巧看到了扳手落地,又或许是看到了某个人比划了下手语,就会想起。

    随之而来的,就是止不住的难过,可能难过的幅度随着时间流逝,一次会比一次减少,可这时间会多久,是个未知数。

    殡仪馆彻底安静了下来,已经没有人从里边走出来,看来是前来哀悼的人都走光了,张悦然才离开的。

    随着徐静静的离开,那两个工作人员已经恢复了神智,有些迷离不清的站了起来。

    他们的眼神中带着愤怒,也带着彷徨。

    方哲不清楚他们有没有自己所作所为的记忆,但方哲看得出来,他们是猜到了什么。

    方哲默默站在一边,他并没有露出尴尬的神色,也没有躲闪对方投来的敌意目光。

    他本来想谎称对方晕倒了,是他很人道的站在一旁候着。

    可这个听起来就很假。

    于是他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站在一边,嘴角偷偷扬起一丝弧度,装作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仿佛是在说,没错,你们俩刚刚的一切,都是劳资干的。

    效果,很明显。

    那两个工作人员除了站在原地释放怀疑和若有若无的敌意外,并没有任何举动,甚至连询问都没有。

    安静且气氛诡异的几分钟过去后,浓雾忽然慢慢散去。

    从缓缓消逝的烟雾中,陆续走出了两个人的身影,一个纤瘦,一个魁梧。

    杨海鑫从烟雾当中一出来,先是看了一眼四周,随后二话不说直接抬手对准那两个工作人员释放出两团烟雾。

    烟雾如飞蛇一般,飞出去的一瞬间就变成了锁链和面罩的形状,束缚住了那两个工作人员,也阻碍了他们的视觉和听觉。

    这两个可怜人,还在回神当中,就又经历了一次惊吓。

    被束缚住动弹不得的他们,直接就摔倒在了地上,连哀嚎声都发不出来。

    方哲看着这一切,瞪大了眼珠,直言道:“卧槽老杨,你该不会打算抢人吧?”

    杨海鑫并没有立马回答方哲的惊讶,而是将一根烟放置嘴里点燃,等他重重吐完一口烟雾后,才开口道:“方哲,跟你说件事嗷,雨夜屠夫被收容了。”

    “嗯?这是好事啊。”

    方哲被杨海鑫的言行举止弄得一头雾水,只能没过脑子的敷衍式回答。

    杨海鑫又深吸了一口烟,随后一脸严肃的看着方哲,就这么盯着,也不说话。

    方哲被这种眼神盯着心里发怵,他皱了皱眉疑惑道:“咋了这是,你别告诉我这雨夜屠夫是我认识的人吧?”

    本来是抱着开玩笑的心态说这话的,但当方哲看到杨海鑫那表情时,心里忽然咯噔了一下。

    更让他心跳加速的,是杨海鑫点了点头。

    “谁?”

    “方世军。 .;.; ”

    沉默,还是沉默。

    短短的一个名字,犹如晴天霹雳闪在了方哲的心头。

    他并没有歇斯底里的表露出惊讶,也没有任何举动,只是茫然站在原地,表情错愕。

    他没想到那个自己并不怎么关心的失控者雨夜屠夫,会是自己当下最亲的人。

    他甚至都没有把这两者联系在一起。

    杨海鑫抬头看着天空,几口就吸完了并不算长的香烟。

    肖恩一言不发的站在台阶下方,想要开口说些安慰的话,可那话就是哽在了嗓子眼,一个字音也落不出去。

    许久的沉默后,方哲才缓缓开口:“走吧,回海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