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情绪失控 一石先生

等待章节回归

    我一直知道这本书还有读者追,我很感动,昨天熬夜通宵写了一万多字,很开心,然后连续更了三章,留了一章存稿。

    其中一章还是大章,五千多字,我写的其实真的很开心。

    然后睡醒,不开心的事就来了,大章被屏蔽了。其实并没有什么违规的地方,如果真有的话,就是我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但起点不能让作家表达自己的想法,他们除了霸王条款没了。

    我一共发布了四个章节,两个章节都被屏蔽了,我只能说等我修改完,屏蔽解除了,我再更新。

    请理解。

    ——

    方哲下了车,摩拳擦掌。

    车门被他踢飞得老远,没办法,前挡风玻璃都破了,这车也没法开了,反正都毁了,倒不如毁得彻底点。

    反正车子也是他路边随便捡的。

    从加油站的方向,

    赶来了几名失控者,看人数,一共五个。

    若是加上最后面那个,刚刚拖尸体拖到一半的,那就是六个。

    全是壮汉。

    方哲眼睛微眯,他发现那具尸体似乎是名普通女性,

    浑身都是血迹,死状很惨。

    “六个失控者,阿不,就算不是失控者,欺负比自己弱小的人,你们就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

    “我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打女人的男人!”

    方哲怒了。

    因为在他零零散散,模糊的记忆里,自己的母亲就是经常被喝完酒的父亲家暴,以至于他从小活在痛苦的环境当中,患上了多重人格。

    现在回忆起来,母亲的哀嚎声仿佛就在耳边回响。

    一瞬间,残暴狠厉的情绪充满着他的全身,让他的眼神也变得凶狠起来,如头恶鬼。

    其实方哲自从在精神世界里和人格林观海达成合作协议后,他一直想要试试自己的力量有多么的可怕。

    这股力量,是林观海借给他的,让他可以掌握大部分人格的能力。

    之前的方哲要运用失控能力的时候,是需要切换人格的,可偏偏一些人格和他本身的意识是有冲突的。

    没办法,因为方哲自己本身也属于这具身体衍生出来的一种特殊人格。

    除了夏燃出现的时候,

    他能够与夏燃互通记忆,其余的人格顶替位置的时候,那些记忆他都是不知道的。

    可现在,在林观海的帮助下,方哲可以占据主导意识使用其他人格的能力。

    换句话说,现在这具身体有几个人格,他就有几个能力,可以让他随意操控。

    “拿你们当我的试炼石正好!”

    前方领头的一名壮汉,持起一根钢管就朝方哲的脑袋劈来,这个男人方哲记得,刚刚扔斧头的那个就是他。

    对于记仇的方哲而言,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就已经将这个男人列为优先除掉的对象。

    没想到,这家伙还当起了出头鸟。

    “一根钢管也想打死我?”

    方哲发出不屑的冷哼,但他没有动,就站在原地任由这根钢管朝他脑袋砸下。

    巨大的力道将钢管反震到弯曲,笔直的钢管立马呈现出一颗脑袋的弧形。

    持着钢管的壮汉虎口瞬间裂开,血液流出,

    刺痛让他不得不松开钢管。

    “叮当。”

    钢管落在地上,

    壮汉傻愣愣的看着头上冒血的方哲,被对方冷漠的眼神吓得直直后退。

    这群人就是看到方哲瘦弱清秀的外表,才敢这样随意贸然的行动,可现在方哲那冰冷的眼神,却让人心生恐惧。

    “有点疼。”

    方哲自言自语道,他伸手摸了一下额头流出的鲜血,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作为失控者,你只有这么点力量?没吃饭?”

    这时候,第二名壮汉动了,只见他拿着一根火把,对准方哲吹了口气,仿佛吹了汽油一样,一大团火焰朝着方哲而去。

    方哲瞬间被烤成了火人,但他依旧直立在那,一动不动。

    看到燃烧的火人,那几名壮汉停了下来,拿着火把的男人不屑道:“什么狗屎狗叼的东西也敢在这装逼,老大还说处理局派来了很可怕的队长人物,就这?我们都把南济城的队长逼得躲起来,一群丢人现眼的玩意儿!”

    这话一出,所有壮汉都发出了笑声,有人甚至双手抱胸,朝地上吐了口唾沫,表示内心的轻视。

    不过从这群壮汉里面,走出来了一位光头,并且脑袋右侧还纹了一只似虫非虫的奇怪图案。

    这个男人很警惕的道:“别轻视这家伙,他被火烧了还保持着不动,也没发出惨叫,赶紧一起出手解决了。”

    光头估计是领头的人物,尽管其他人再怎么不屑,也只好听命令行事。

    他们正在朝方哲逼近。

    火焰还在方哲身上燃烧,发出一股烧焦的气味。

    可下一秒,这火焰就莫名其妙消失了。

    “同样都是喷火的,你喷火竟然还要靠根火把?和我认识的那位比起来,你真的是侮辱了这种能力。”

    火焰,什么都没烧毁,就连贴身的衣服都完好如初。

    不过方哲身上的肌肤都被烧焦了,可他的身上正冒着淡淡的绿光,那些烧焦发黑的皮肤正在迅速龟裂,掉落,然后鲜嫩的皮肤重新出现。

    那群壮汉有些惊愕,不得不收起轻视的眼神,一个个紧张了起来。

    这种能力,一般都很难缠。

    不过他们看见方哲的样子有些古怪,一张脸上似乎出现了两种表情,半边脸是冷漠,另外半边脸竟然有些女人的妩媚。

    他,竟然自己在跟自己说话。

    “喂,我说你个臭男人,逞什么能啊?老娘的能力就这样被你浪费?好好对待这具身体好不好啊,烧坏了老娘怎么用,都不敢见人啦!”

    壮汉们懵了,他们看着这年轻人自言自语,感觉就像疯掉了似的。

    尽管他们也差不多是疯子。

    说话的,是江小娜,方哲唯一的女性人格。

    他刚刚动用的,就是江小娜的治愈能力。

    “大姐,打架呢。”

    “你喊谁大姐啊?啊?你多大老娘就多大,不是,呸呸呸,老娘永远的18岁,青春貌美一枝花!”

    方哲有些受不了江小娜的唠叨,他倒不是觉得没面子,而是烦人。

    那群壮汉可没有看戏的心情,他们已经冲着方哲发动了各种攻击。

    方哲一边躲,一边跟江小娜谈起了条件。

    “行了美女,等这件事处理完,我给你买你最喜欢那个男明星的全部应援周边,外加一款限定包包。对了,周董好像要开巡回演唱会了,vip首座门票,感兴趣吗?”

    “真哒?”

    “你闭嘴,好好让我用你的能力,答应你的条件说到做到。”

    “哎哟,你坏坏,那你慢慢打吧,随便打,头被砍了我都给你救回来。”

    江小娜的人格隐退了,方哲的脸恢复到正常的表情。

    “呼。”

    长舒一口气的方哲,盯上了一开始持钢管攻击他的那名壮汉。

    冰冷的眼神让壮汉眼皮跳动不已,仿佛是一个死亡的讯号。

    “试试杜笙的能力,林观海说他的能力是所有人格中最强的!”

    方哲心中想到,直接抬起手对准了那名壮汉。

    瞬间!

    一股庞大的念力涌动,一百多斤重的壮汉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直接撕碎成血块,鲜血与肉块掉落一地。

    一击必杀。

    这种恐怖的力量吓得其他壮汉都站在了原地,不敢发动攻击。

    之前那位双手抱胸朝地上吐口水的男人更是发出了惊呼:“这这是什么级别的失控者,b级了吧,不!a级?”

    光头男脸色阴沉,他总算知道这名看似文弱的年轻人拥有着可怕的能力。

    “一起攻击,不能让他踏进老大的地盘!”

    光头的呼喊,让其余壮汉都纷纷行动了起来,哪怕他们都被刚刚那一幕吓得有些紧张。

    特别是那光头,他头上的图案刺青开始发红,浮肿,仿佛要从皮肤里挣脱出来一样。

    只见他双眼血红,对着方哲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像是咒语。

    “诅咒能力吗?”

    方哲没有轻视这群人,他深知蚂蚁虽小也能撼动大象,失控者千奇百怪,什么样的失控能力都会有,一旦不谨慎,很可能就会中招,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但他心中却有一个想法想要尝试。

    念完咒语的光头男人一手高举,可却迟迟没有落下。

    他,和其他人都看见,方哲在原地消失了。

    不,不是消失,而是留下了一道道残影。

    这是人格沈放的能力,速度,极致的速度。

    如鬼魅般的残影绕着这群壮汉,画出了一个包围圈。

    突然。

    有人发出了一声惨叫,死不瞑目般的瞪大了双眼,倒在了血泊之中,他的心脏位置,空出了一个血洞。

    残影消失了,方哲出现在了另外一边的位置,手上握着一颗心脏。

    “呕。”

    他发出了一声干呕。

    “这个沈放的能力以后还是少用,我还没适应,速度太快了,让我有点想吐。”

    “呕”

    将手上的心脏如垃圾一般随意丢弃,方哲深吸了一口气,缓了缓干呕的感觉。

    六个人,短短不到三分钟的时间,死了两个。

    剩下的几名壮汉以光头男人为中心,迅速靠拢,这么快的速度就轻易杀死了两个人,傻子都知道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特别是光头男人的表情,阴郁到了极点,因为他发现方哲压根就没有动用全力。

    “这个家伙,在玩弄我们!干掉他!”

    光头哥怒吼一声,高举的手臂对准方哲就直直落下。

    他的诅咒能力,发动了。

    这种诅咒能力是无形的,方哲什么也没看见,只见到光头单手指着自己。

    不过他发现光头脑袋上的那块刺青却消失了。

    紧接着,一股瘙痒的感觉从脖颈上传来,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皮肤里啃食,爬行。

    方哲皱眉,伸出手摸了一下脖子,摸到了一个鼓包,他直接用手挤,挤出了一摊发黄的脓水和一只漆黑的小虫子。

    类似吸完血肿胀的蜱虫,有大拇指那般大。

    见到这一幕,光头男人发出肆意的大笑:“哈哈哈,你中了我的诅咒,必死无疑!”

    “噢?”

    方哲感觉自己脖颈的疼痛瘙痒依旧存在,他能感觉到先前皮肤里只有一只虫子,现在好像变成了两只。

    伸手堵住了两只虫子的啃食位置,用手一挤,血与脓水还有虫子,都出现在了手上,那虫子挣扎了一下便死去了,化成了如墨汁一般的黑水。

    可下一秒,身上有四个不同的部位传来了不适感。

    “你就挤吧,挤出来多少只,就会加倍多少只。你现在身上已经有四只了,如果还挤出来的话,就是八只!”

    “如果你不挤,虫子就会慢慢把你的全身皮肤都咬烂,也会把你身上的血液都吸光!”

    光头哥露出了癫狂的笑意,他内心也似乎松了一口气。

    其余壮汉也跟着发出了笑声,他们知道自己这位老大的能力,一旦中招,只会痛苦的死去。

    “这个能力虽然看似无解,但其实解决的办法有很多,而且你这个诅咒能力有一个很严重的弊端,那就是施放限制,你必须要指中别人才能施放对吧?可你想想看,真正实力强劲的失控者,谁会傻乎乎的站着让你指呢?”

    方哲像是没听到光头男人的话,继续用手挤着红肿的皮肤,将虫子逼出体外。

    “你不就傻乎乎的站着让我指了?”

    光头哥依旧大笑着,在他眼里,方哲此时已经是将死之人的挣扎了。

    方哲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就这么一眼,顿时就让光头哥止住了笑。

    “我站着,是故意受你这个诅咒,我想看看多么痛苦,其实一开始我很纠结,不过现在感觉这个能力用在你身上挺合适的。”

    方哲说完,再度消失在了原地,但和之前的消失不同,这一次没有残影,只有一件衣服慢慢从半空中飘落在原地。

    所有人瞬间紧张了起来,左顾右盼开始寻找,因为之前消失的时候,这个家伙就干掉了一个人。

    光头哥也在四处寻找方哲的位置,但他看到身旁的一名壮汉突然瞪大眼珠子十分惊恐的望着他。

    “老大他他在你身上!”

    这句话一出,另外两个壮汉望了过来,同样露出了惊容。

    这三个人立马后退。

    光头哥回头,惊愕的发现方哲竟然从他的肩膀处探出了一个脑袋,诡异万分。

    夏燃的能力,是以暴制暴,在与其他失控者交手的时候,只要受到过对方的能力伤害,就能掌握这种能力,原封不动的施加回去。

    这种能力不是反弹伤害,而是复制,然后持有。

    但有一些失控者的能力夏燃并没有办法复制,这些能力都是特殊的存在,比如张悦然的无效化,杨海鑫的特有烟雾,郑思明的请神。

    方哲也不知道复制的能力上限是什么,所以他不敢乱用这个能力,不过为了折磨这群人,他还是故意感受了光头男的诅咒能力。

    当初和五号床病人交手的时候,就是利用了夏燃的以暴制暴,成功夺取了对方利用衣服作为媒介,可以随意出现的能力。

    只不过以暴制暴有一个弊端,就是不能同时动用两种能力。

    如同生长在光头男身上的方哲幽幽道:“我感觉你的能力加上我现在的能力,运用起来就十分完美。”

    他笑了,笑得是那般的阴险。

    光头哥慌张之下,也没听清楚方哲在耳边说什么,他举起拳头就往身后砸去。

    可砸下后,却砸在了自己的身上。

    疼得咧嘴的光头哥目光再度聚焦,却发现方哲不知何时已经从他的身体脱离了出来,并且高举着手,对准了自己落下。

    “砰!”

    方哲用手比作手枪的形状,还配上了开枪的声音。

    诅咒成功施加,这次是施加在了光头男的身上。

    瘙痒,疼痛,血肉里明显传来虫子爬行的感觉,光头哥惊恐的看着自己的左手手臂上,像是划痕一般,红肿起来,连成一条弯曲的线,里面鼓起的东西明显越变越大。

    他强忍着伸手去抓挠的想法,冲着周围人吼道:“愣着干嘛!杀了他,杀了他啊!杀了他诅咒就会消失!”

    施咒者,无法抵御自身的诅咒。

    方哲面带微笑的看着另外三人在光头哥吼出那句话后,以飞快的速度逃离这块区域。

    准确来说,是逃离方哲这个可怕的存在。

    方哲笑得越和善,光头男看的是越触目惊心,当他见到自己的手下没出息跑走了,发狠道:“有种就杀了我,你只要进入到我们老大的地盘,该死的还是你!”

    此时光头男的整条左手无力垂下,都已经溃烂不堪,表皮全部翻了开来,露出血淋淋的肉。

    方哲没有理会他的死鸭子嘴硬,目光放在了那三名逃跑的男人身上。

    “还挺聪明,知道分开跑。”

    “可是在拥有磁域能力的失控者面前,跑,是最无用的做法。”

    方哲的身体开始慢慢变得阴冷,他动用了雨衣男的磁域能力。

    那是第一次和郑思明一起联手处理案子,也是在那一次,方哲利用夏燃的以暴制暴,同时获取了雨衣男的磁域能力,和五号床病人的换衣服能力。

    南济城今日,阴天,空气里并没有潮湿的水气。

    可就在以方哲为中心的方圆半径五千米左右的距离,形成了一个圈,这个圈里凭空下起了阴冷的小雨。

    其实方哲可以让自己的磁域覆盖更大的面积,比如半座城市,但他觉得没必要,一方面是不想打草惊蛇,另一方面是逃跑的那三个人里,并没有会使用磁域能力的家伙。

    失控者跑起来,就算速度比平常人再快,他也不能飞啊。

    施放完磁域能力后,方哲又动用了代号为“鬼新娘”的腐蚀能力,将自身的诅咒腐朽干净,他可没办法忍受那么多虫子在身上爬来爬去。

    不过腐朽的能力虽然祛除了他身体里的诅咒怪虫,但也同时腐朽了他的身体。

    不过方哲连眼皮都没眨一下,又运用江小娜的治疗能力,把受伤的身体恢复了。

    接连几个能力的使用,非常得心应手,但却让一旁的光头男惊得说不出话来。

    “这个家伙已经是异类了吧?这一共用了多少种能力?组织里没有这号人物的资料啊!”

    雨水,哗啦啦的落着,也落在了光头男的身上。

    但方哲周围仿佛有一层无形的屏障,隔绝了雨水的滴落。

    光头男只感觉到这个雨水与寻常雨水不一样,更加的冰冷,且身体被淋湿以后,就好像背负了很重的东西,压得他有些站不稳身体,就连呼吸都变得沉闷了起来,胸口似乎被什么东西压住了一样。

    方哲连正眼都没瞧他一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只不过离开的时候,丢下了几句比这雨水还要让人感到冰冷的话。

    “作为这个小团体的头头,我希望你能坚持到我折磨完那三个狗东西回来,当然,你也可以选择自杀。”

    “但你敢自杀的话,请一定要死得彻底一点,我的治疗能力不但可以对自己使用,也能对别人使用,如果我回来发现你还有一口气存在,我就会救活你,然后继续折磨你。”

    “生与死的权利我交给你了噢。”

    光头男浑身无力的瘫软在了雨水之中,他留意到了那个年轻人提到了一个词。

    “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