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真不想成为天灾啊 白衣学士

第238章 我有一个大秘密(2合1)

    甜甜与柳柳之所以惊讶。

    并不是因为如今呈现在她们二人面前的场景太过惊悚,也不是因为,所展现出的逃生难度,超乎了她们的想象。

    而是,这个选项的结局,竟然超出她们最开始所想象之外的……普通。

    大门是两道铁栅门,用一根碗口粗的生锈锁链,随意锁了起来,而将锁链锁起的,是一把同样生锈的锁头。

    锁孔非常大,看样子是十分古老的弹簧式锁头结构,似乎稍微懂一点开锁技巧,便能够轻松撬开。

    而在冥河初中大门旁,伫立着一间用红砖堆砌起来的简陋保安亭。

    保安亭看起来就像是一间简陋的公厕,四面全是墙壁,没有窗户,只有一扇看起来似乎一巴掌便能够拍碎的木门。

    在门旁,一条浑身毛皮皱巴巴的丑陋老狗,懒洋洋地躺在门边。

    老狗的表情毫无节操可言,哪怕是睡觉时,也是舔着脸,像是那种随便丢出一根骨头,便能够撩走的类型。

    啊这?

    甜甜与柳柳二人,虽然看起来娇滴滴弱不禁风,但毕竟也是使徒。

    能够存活至今的使徒。

    事已至此,冥河初中的出口并没有想象中那般被铜墙铁壁所封锁,这种反差倒是让她们犹豫起来。

    事出反常必有妖。

    甜甜揉了揉眼睛。

    柳柳那纤细的十指微微一颤。

    二位女生均没有说话。

    在抵达大门时,来自的束缚已经消失无踪。

    换言之,此刻她们能够自由活动。

    抬起头一看,除了大门之外,围墙也不过两米多高,对于使徒而言,那是可以轻松越过的高度。

    柳柳那五指终于停止了颤动,似乎内心也平静下来,嘴角流露出一丝苦笑:“这,陷阱似乎太明显了吧?”

    “哦喝?”甜甜转头望着柳柳,似笑非笑:“我还以为,你会装出一副大度的模样让我先逃出去试试?”

    柳柳抿嘴一笑,笑容间仍是带着几分羞赧:“不至于,姐姐你应该没有那么蠢。”

    甜甜表情微冷:“叫妹妹。”

    柳柳:“……”

    出口就在面前。

    两人反倒不敢动弹。

    纯粹扯了两嘴皮子,二人内心都一片雪亮,若真的翻墙便能逃出这个学校的话,那这次试练也未免太可笑了一些。

    退一万步来说,若这次逃生试练的其中一条生路,真的就是翻墙那么简单……估计最后的评价也不会太高。

    众所周知,里世界试练的最终评价,往往跟难度成比例。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她们在无所事事时,不约而同注意到一点奇怪之处。

    在午休时间,冥河初中里所有学生都自由活动的时候,竟然没有人主动接近这个地方。

    为什么?

    难道说,因为某个理由,这个地方不能接近?

    又或是……这里根本不是出去的路?

    那设置一个,又是为了什么?

    摆设吗?

    天气不热,天空灰蒙,僵在原地数分钟后,两人的额头上都是沁出了一层湿润。

    “退?”

    甜甜低声询问,像是在问身边的柳柳,又像是在问自己。

    “退。”

    柳柳没有犹豫,如今还只是第一天,逃生试练足足有七十多小时。

    哪怕这里真的是出口,只要大门的位置不变,她们随时可来,没必要在如今这种情报缺乏的情况下冒风险。

    毕竟,生命只有一条,且用且珍惜。

    而就在此时。

    忽然间。

    咿呀

    既合理,又意外,门开了。

    在门打开的瞬间,一直紧绷着神经的柳柳与甜甜竟不约而同后退了一步,浑身鸡皮疙瘩冒起。

    “嗯,两位同学,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一位秃头大叔,瞪着一对漠然的死鱼眼,从屋内走出。

    秃头的身上穿着一身深蓝色的保安制服,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

    门卫?

    对哦。

    学校大门有门卫,不是很正常的么?

    门卫养一条狗,也再正常不过了啊?

    我特么……正常个鬼啊!

    甜甜与柳柳对视一眼。

    在这种情况下,两位使徒下意识地将对方当成了队友,不再明里暗里互坑,先将目前的状况应付过去再说。

    “我”

    甜甜刚开口说出一句。

    却瞬间戛然而止。

    二人面前瞬间出现了。

    两人面前出现了同样的选项。

    甜甜与柳柳瞬间沉默下来。

    再也没有任何交流。

    柳柳与甜甜看到那三个选项的瞬间,一股莫名的诡异感扑面糊来,竟让她们同时有种背脊发凉的错觉。

    这种感觉,仿佛就是一旦选错,便会死在这里。

    明明是简单的三个选项,让她们难以下定决心。

    就在她们犹豫时。

    秃头门卫三叔,身边的老狗微微抬起了眼皮。

    三叔也向前踏出了一步,皱了皱眉:“嗯?怎么不说话?你们老师没告诉你们,没事不要接近大门么?还是说,你们坏掉了?”

    甜甜闻言,心中一惊,果然还有这种禁忌!

    特么老师真的没说吖!

    鬼才知道!

    等等。

    这种忽然间变得凝重的气氛……是怎么回事?

    这道题,有时间限制!

    一秒。

    两秒。

    三秒。

    秃头又往前走了一步,神色不善。

    忽然。

    甜甜微微吸了一口气,然后没有说话,转身离去。

    柳柳眼中闪过一丝讶异,这就走了?

    如此果断?

    在甜甜选择了,一言不发,转身离去后。

    秃头大叔果然没有追究,仍是用一副死鱼眼,毫无感情地凝望着仍未离开的柳柳。

    “这么说来,C应该时安全的。”

    “但很显然,C选项没有任何收获,只是一条‘退路’。”

    “难道只能退?”

    柳柳有些不甘心,但甜甜作出选择后的结局无疑是在说,这是最安全的选项。

    “等等”

    柳柳忽然想起了在解剖课上,那一位叫做“凛凛”的男生,回答问题是的语气。

    选项……有那么长那么啰嗦?

    “原来如此。”

    思索片刻后,柳柳微微一笑,然后很快流露出一丝怯生生的姿态,小声说道:“我忽然间有点想吃糖,学校里没找到,我以为能从这里出去,老师也没告诉我们不能接近大门。对不起对不起,我们是三年二班新来的插班生,老师没告诉我们规矩……”

    柳柳楚楚可怜地说着。

    “你们老师没说?”秃头沉吟片刻,然后不耐烦地摆摆手:“走吧,没有‘出入许可证’,谁也不能从大门出入。”

    柳柳说完,眼前选项消失。

    果然。

    用接近的语言去修饰选项,也可以被算作是作出了!

    但不同的口吻,不同的语言,达到的效果是不一样的!

    记得伊凛在课堂上的回答。

    他虽然没吃过那些什么鬼肉,但伊凛回答的时候,却用了一些诸如“回味无穷”、“灵魂升华”、“穿梭过往未来”等模棱两可的主观感受,关于味道的咸淡、肉质、口味,只字不提,根本就是忽悠。

    也就是说,,是有操作空间的!

    柳柳得出了结论。

    虽然柳柳不知道伊凛当时所面对的。

    但她不禁感慨,那一位叫做“凛凛”的家伙,脑洞简直可怕,竟在极短的时间内,用这种迂回的答案,将问题用另外一种形式给忽悠了过去。

    佩服的心情暂且收起。

    柳柳在听见门卫说出的话时,瞳孔不由一缩。

    有了!

    情报!

    出入许可证!

    或许这就是逃生的关键?

    柳柳虽说曾有过硬莾通过的打算,但这个秃头门卫,难道真的只是一个门卫而已?

    可惜她并没有类似于“鉴定术”的技能,若是能够鉴定出门卫战斗力,便能够评估强行闯过的可能性。

    柳柳犹豫了一会,小声问了一句:“那个……出入许可证,我该去哪里找?”

    原本问出这个问题时,柳柳不过只是抱着试一试也不会怀孕的心态,多此一问。

    大不了,再做一道选择题。

    而且,“转身离去”,应该就是一条显而易见的退路。

    既然门卫主动提出“出入许可证”,那么自己顺着他的话多问一句,应该不至于触发即死Flag那么离谱。

    果然。

    门卫不耐烦地挥挥手,转身走回保安亭中,边走边道:“去去去,想要出入许可证,去找‘副校长’拿!”

    说完,门卫便砰地一下关闭了大门。

    门口那条皱皮老狗,也重新闭上了眼睛。

    副校长。

    出入许可证。

    情报,入手。

    柳柳没有再耽搁,也不敢继续停留,连忙离开。

    在离开前,她又忍不住多向锁链上的那个锁头多望了一眼,记住了锁孔的形状。

    ……

    此时。

    教学楼天台。

    一位睿智的精神侧使徒,却面临着一道看似简单,却毫无逻辑的难题。

    “呐,你知道天空是什么颜色吗?”

    天空?

    汉汉一脸懵逼,抬起头。

    冥河初中头顶上的天空,灰蒙蒙的一片,万里无云,像是蒙上了一层阴霾。

    虽说不是常见的蓝色,但颜色应该很显而易见才对。

    难道这句话有什么暗藏的诗情画意?

    那么复杂的么?

    汉汉面前,同样浮现出选项来。

    “……”

    这问题看似简单。

    但却细思极恐。

    怎么办?

    怎么选?

    为什么跟最开始的剧本不一样?

    不是说好了默默地站在女生的身边,与她一起眺望同一片天空么?

    那么浪漫的剧情怎么就被篡改了?

    汉汉登时冷汗涔涔,心里头冒出了无数的念头。

    但片刻后,他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果然,试练终归是试练,没有那么简单,处处充满惊喜与意外。

    算了,也罢,先想想颜色。

    汉汉决定先分析一下选项。

    ,爱的保护色……乍看起来,似乎是最优解。

    但仔细一想,他与女生素不相识,突然间冒出这么一句,像极了花花公子的画风,看似最优,实则最为孟浪,危险至极。

    若是这个女生背负着诸如“柴刀”之类的属性,痛恨渣男,他选择了的话,说不定对方会瞬间从裙底掏出一把大刀,反手朝他砍来。

    虽说这幅情景极为突兀与不合理,但反向思考的话,说不定以“塔”的尿性,真的能够做出这种诡异的安排。

    想了想。

    ,排除。

    嗯,遇事不决,排除法也是极好的。

    再看,你眼睛的颜色?

    汉汉此时已来到女生的身侧,从女生的侧脸中,可以看出,女生拥有一对洁净无垢的黑色双瞳,分辨不出情绪。

    且少女长相清纯可爱,还隐隐透着一种出淤泥而不染的恬静……呸,先不讨论长相,这眼睛的颜色一目了然,选项不是摆明了扯淡吗?

    眼睛瞎了才会选B啊。

    选择……选择……我选C!

    于是汉汉硬着头皮,用排除法得出答案后,按照选项内容说道:“同一片天空,在每个人眼中都是不同的模样。”

    “是吗?”

    女生低垂眼睑,发出幽幽叹息。

    嗯?

    这到底算什么?

    答案对还是不对?

    “你知道吗?”

    女生似乎并没有为汉汉批改作业的打算,在汉汉作出选择后,重新用一种迷茫的眼神,凝望“天空”。

    “我听说,以前冥河初中的天空,不是这个模样,据说,是一种更加瑰丽的色彩。”

    “可惜,我从未见过。”

    “有人,夺走了那种迷人的颜色。”

    女生的台词,让汉汉越听越迷茫,这是什么展开?

    有点……古怪啊!

    但趁着没有选择题来临,汉汉连忙趴在围栏边上,沿用了最初的剧本,与女生保持了一定的距离,若即若离的那种,用同一个角度凝望天空。

    “我只是刚来,我也不清楚。只是我认为,天空是否好看,其实并不是取决于天空的颜色,毕竟,这也只是一个背景而已,真正决定景色是否好看的,应该是站在天空底下的人是谁,还有……欣赏风景的人是谁。”

    完美!

    汉汉说完,捏紧拳头,默默地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一个赞。

    而就在此时,汉汉低头望去,顺便将整座校园收入眼底。

    咦?

    那里是?

    大门?

    在大门前,汉汉正好看见,甜甜与柳柳抵达了大门,而从保安亭中走出一个脑壳反光的门卫,似乎正在触发着什么剧情。

    “竟然没事?”

    “呵,不过无所谓。我相信,试练不可能那么轻松便将‘答案’摆在那里。”

    “你们既然探了路,那里是没事的话,我迟早再去看看,也是一样的。”

    想到这里,汉汉移开目光,专心攻略目前的情况再说。

    “是吗?”

    少女眼神迷离。

    下一秒

    她终于被汉汉引起了兴趣,目光从天幕移开,转过身来盈盈笑道:“那么,你是那个欣赏风景的人吗?”

    哟西!

    “???”

    汉汉脑门又冒出了一滴冷汗。

    这些选项仿佛是要将他往死里坑。

    A?

    钢铁直男般的回答,PASS。

    C?

    特么很明显就是必死选项啊!有毛病才选!

    B!我选B!

    “你是我眼里一道亮丽的风景。”

    “真的?”

    “真!”

    少女似乎很高兴:“好久没有人能够聊天聊得那么愉快了呢!你也是三年二班的吧?”

    汉汉一轮冲锋过后,发现这个问题竟没有选项。

    一时间反倒有些不适应。

    但看起来,似乎是自由发挥的题目。

    “你怎么知道?”

    少女抿嘴一笑:“因为三年二班,很久没有超过二十位学生了。一下子来了五位插班生,我想,应该很多人认识你们。”

    汉汉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呢?你想知道吗?”

    眼前出现了选项。

    又是一道艰难的选择题。

    汉汉步步为营。

    到了这种情报呼之欲出,送到嘴边的情况,他感觉若是在此时放弃,又有些不舍。

    再说了,中那个“渣男的背影”,总让他联想到不好的结局。

    至于?

    若是正常来说,似乎没什么毛病。

    但在这种诡异的试练中,一旦选择了,很有可能就再也见不到明天了啊!

    这分明就与无数流传了上百年的经典桥段类似。

    结果再也没回来。

    结果老家的未婚妻被火速接盘。

    十年后儿子望着父亲的遗照默哀。

    结果最后这报酬用来买了棺材。

    汉汉只是随便一想,这种立Flag后而死得妥妥的案例,多不胜数。

    想到这里。

    汉汉决定问个明白。

    少女笑道:“可是,这里有些不太方便,不如我们……找一个清净一点的地方,我再好好跟你说?”

    说完,少女低下头,霞飞双颊,娇羞无限。

    嘶

    汉汉忽然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突变的画风,让他猝不及防。

    等等。

    这车怎么突然间漂移起来了?

    车速有点快啊!

    还是他想多了?

    可是这幅娇羞无限的表情,让他很难不多想啊。

    “不对!”

    汉汉目光一凝:“一定是陷阱!只是这个陷阱太明显了一些!色字头上一把刀,谁特么会在这种地方翻车?呵呵,你也太小看我夏文汉了。”

    夏文汉摇摇头,心里瞬间便将这个桃色陷阱看了个透彻。

    而此时,选项毫无意外地浮现。

    夏文汉一眼便看出了答案。

    只有B看起来比较正常。

    毫无疑问。

    一连串选择题的轰炸,让夏文汉渐渐摸清了思路。

    只要避开很明显会原地升天的即死Flag选项,这次试练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

    夏文汉笑呵呵地选择了。

    他向少女说出了决定。

    少女低头一笑,表情有些犹豫,但很快便有些不情愿地摇摇头:“那好吧。”

    就在此时。

    夏文汉不知为何,脑子里闪过上一道选择题。他选择之后,才觉得有些不对劲。

    为什么一模一样的,那看起来明显会触发死亡Flag的选项,为什么会在短时间内出现两次?

    而且还是一字不换的那种?

    为什么?

    这种一眼就能够排除掉的选项,出现两次有意义吗?

    夏文汉还没来得及仔细思考。

    而眼前的少女,忽然间有了动作。

    只见她微微一笑,两手优雅地捻住短裙两侧裙摆。

    谁也不曾猜到,裙子底下,所隐藏的究竟是一片究极黑幕,又或是某种无人得知的秘密。

    忽然间。

    少女在微笑中,将裙子猛地掀了起来,底朝天,露出神秘的光景。

    夏文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