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有一身被动技 熬夜吃苹果

第四百二十章 剑道新世界,炸裂对决!

    “徐小受,你太自负了。”

    “剑道,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顾青三怒喝一声,双手合十,转瞬间身子便是淡去。

    仿若被从这片空间中被抹去了存在,众人望去,竟然能隐约透过顾青三的身子,看到其身后之物。

    “无剑术,无有剑流,剑道真眼!”

    一言落定,场中局势萧萧,一阵寒风过后,夜色骤然一亮。

    像是有一道剑光如闪电般划破天际,所有人震骇着抬头,赫然便是看到了那从天际裂缝中探出的巨大眼眸。

    是的!

    这是一只眼睛!

    像是远古洪荒巨兽的眸子,那颗有着半座高台般大小的眼珠子,携带着镇压天穹的凛然气势,从虚空裂开。

    当这一颗眼珠子出现的时候,顾青三身上剑意再度冲霄。

    和先前的感觉截然不同。

    这剑意,似乎从被凝实压缩至有形,到再次过度转换成了无形之态。

    实体的结界壁根本挡不住这股气势,那恐怖的剑气割裂开来,视若无物穿透了结界,更向整片宴客厅蔓延而开。

    场中风声大作,呼呼作响。

    所有人都立不住了。

    “这是什么剑技?我的妈,这颗眼珠子……”

    哪怕没有察觉到顾青三约束得很好的杀意,但这眼珠子隐约泄露而出的可怕力量,已经教的所有人惊颤着后退。

    别说是高台附近了。

    在天边那颗恐怖眸子的注视之下,所有人甚至连擂台都待不下去,直接闪到了酒席之前。

    “什么玩意?”

    付行也是被惊住了。

    这来自东域“葬剑冢”的剑客,果然不凡,城主府的附生结界竟然也没能挡下他的气势?

    “冯老!”

    他下意识的身后往后一探,便是想要将冯老给唤出来。

    此情此景,要还想保住这宴客厅,恐怕要召唤出王座的界域来了。

    可是手这一探,竟然探了个空。

    付行错愕着回头,灵念大开,发现平日里半透明,但永远存在的冯老,竟然在关键时刻,消失不见了!

    “这……”

    付行心里头突然升腾起了不详。

    一个徐小受已经够呛了,现在又来了个顾青三。

    在这关键时刻,您老特么的,跑哪里去了啊!

    我要炸了!

    不……

    是这里,要炸了!

    ……

    “咔!”

    “嘭嘭嘭!”

    青石板没能支撑多久,其上密布的剑痕便是炸裂开来。

    整座高台在结界之中,于顾青三的“剑道真眼”之下,全部被照裂粉碎,腾于虚空。

    而下一刹,这些微小到了粉末的石屑,竟纷纷展露出了澎湃剑意。

    “好强的招式!”

    徐小受惊叹着仰头望天,哪怕他是宗师之身,也在这巨瞳照耀之下,遍体升疼。

    就像是无数刀子划过,皮肤一下子被切割开来,却又在“生生不息”的作用下快速回复。

    “受到攻击,被动值,1。”

    “受到攻击,被动值,1。”

    “受到攻击,被动值,1。”

    “……”

    信息栏急速刷屏。

    几乎每隔一秒,徐小受便能清晰看到数百的伤害值。

    这般攻击频次,让他想到了红狗临死前的那式灵技。

    这种快速的伤害,在自己变强之后,简直越来越难见到了。

    而观这攻击……

    要是换了个普通人立在结界之中,哪怕是宗师,如若没有提前开防护罩,恐怕也要在这“剑道真眼”之下,瞬息被斩成渣!

    “可怕!”

    徐小受热血上涌。

    这是真正的纯剑意之战,没有参杂半点其他的味道。

    这种战斗,他十分喜欢!

    而天穹之上的这一颗新生的巨瞳,也完全没有半点灵元波动。

    其内里的构造,别人看不出来,徐小受却在“感知”的清晰注视之下,看得一清二楚!

    “这眼睛,竟然是完全由高速切割的剑气勾勒而出?”

    徐小受惊叹着,有些不敢相信。

    哪怕是他,在此刻也完全做不到这一点。

    高速切割他可以,但是这眼睛,也太栩栩如生了吧!

    “不错。”

    顾青三在远处,声势还不曾停下,“这一式‘剑道真眼’,不仅是‘无有剑流’的映射,更加是运用了‘幻剑术’的技巧。”

    “你所看到的眼睛,是真正的‘剑之眸’,这是纯粹的剑道奥义!”

    徐小受听着那些完全陌生的词汇,不尽然的笑着。

    “剑道奥义?”

    “我能观出这是你的剑道,但若你要说这破眼睛,能达到‘奥义’的层次……”

    “未免太高估自己了!”

    言罢,徐小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身子一弓,手便是握上了“藏苦”的剑把。

    “拔剑式。”

    咻!

    一道嘹亮的剑光应和着悠扬的鸣响,瞬间切破天际。

    直至这一式出击,直至那白色环形剑气临近虚空巨瞳之前,气浪才堪堪从徐小受的剑鞘口扩散,继而像海啸般层层跌宕炸开。

    “好快!”

    在场的剑修很多,但徐小受这一式拔剑,真正能看到的,依旧没有几个。

    顾青一身子一正,看的小师弟的“剑道真眼”之后,他便是有着万一时刻要提前于裁判去救人的心思。

    但徐小受这一式拔剑……

    太快了!

    仅仅此式,恐怕这家伙的剑道造诣,根本就不弱于顾青三!

    “好强的剑技。”

    顾青二眸子却又着遗憾。

    “这家伙,太可惜了啊……”

    “如若他能习得真正的古剑术,说不得这一式再演化,便能够修成三千剑道中的‘透道’,如此,那才是真的恐怖。”

    众人瞩目之下,徐小受光速出手的剑气,在临近巨瞳之后,依旧毫不客气的斩去。

    似乎,这一剑之下,哪怕这巨瞳里头的剑气再纷繁复杂,也要被一分为二。

    可是,让得所有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

    “拔剑式”的剑气,竟然直接穿过了巨瞳的形体,猛然呼啸上了包裹二人的结界壁。

    “嗤”

    一声轻响。

    结界壁垒竟然如豆腐一般,在嗤然声后,眼睁睁看着剑气划向天际。

    轰!

    恐怖的剑气终于在极点处炸开,那翻涌溅射的白色剑气,像是在夜色下唯美一现的昙花。

    璀璨,却顷刻消亡。

    所有人都被震撼住了。

    “一剑,结界没了?”

    “这徐小受,太可怕了吧!”

    “但是……”

    高台上,随着晶莹结界壁的碎落,所有人都是吞咽着口水。

    “但是徐小受已经强到了这种地步,那眼,竟然也毫发无伤?”

    “顾青三,又得有多强?”

    顾青三笑眯眯看着徐小受一剑穿过巨瞳后,面部开始变得错愕。

    他早有预料。

    “我说了,无剑术,无,即是有,有,即是无。”

    “什么时候你能悟到这一层,或许便能破了我这‘剑道真眼’。”

    “但此刻,该我了。”

    他说着,屈指一弹。

    像是轻柔的将一枚石子给掷向了汪洋大海,在这充斥着狂暴剑气的空间之中,顾青三一弹,竟然在虚空泛开一道白色的剑浪。 : :

    这剑浪温柔至极,像是大地之母温柔的手,直接抚平了夜色下的所有躁动。

    全场都安静了。

    “这又什么剑技?”

    明明随着结界炸开,所有人都已经快要抵挡不住空间中那些剑道粉尘。

    而这剑浪抚过,虚空竟然都安静了。

    顾青三,这是要抛弃所有的攻击了?

    “不可能!”

    徐小受极为警觉的意识到了不对劲。

    但是哪怕他意识再清醒,还是无法看破顾青三的招式。

    纯剑意的运用,这家伙太娴熟了。

    在出势之前,根本没人能判断他的攻击,究竟会以何种方式呈现。

    剑浪无差别拂过,徐小受退避不开,直接一个矮身,眼瞅着那一圈白色的涟漪在头上泛过。

    “立体攻击!”

    涟漪过头的一瞬,徐小受立马感觉到了不对。

    这涟漪,仅仅只是表面上的掩饰。

    这一道剑浪,是无差别的立体攻击。

    只要身处在宴客厅,哪怕是藏到了地下,都要被这剑浪给扫过!

    身子里头,突兀的出现了一道剑气。

    尽管那丝缕剑气极为微小,但徐小受的身子已经在“呼吸之法”的改造下,变得无比敏感。

    他下意识的便是察觉到了躯体中的异样。

    “受到禁锢,被动值,1。”

    蓦然间,信息栏在遍屏的“受到攻击”之中,弹出了这么一道信息。

    徐小受意识到了要凉。

    然而根本无从反应的,哪怕他想要在瞬间动作,却依旧感觉自己身子完全被掌握。

    那道剑气轻轻一炸,明明没有伤害,却依旧卡住了徐小受那一丁点平日里根本微不足道的细末时间。

    “无剑,赐!”

    抓住这一个定身的空隙,顾青三轻喝一声。

    虚空的巨瞳猛然一睁,一道水桶粗细的剑气便有如九霄落雷,直接将徐小受贯穿了个透。

    “轰!”

    白色的剑气光束镇下,像是凭空而落的大宝剑,徐小受一下子被杵到了地面上。

    哪怕是“反震”,也扛不住此刻的力度!

    “轰隆!”

    再是一声轰鸣巨响,地面瞬间绽放出了血花,那剑气终于是穿破了徐小受的身躯,直接将血肉都给炸了出来。

    “噗!”

    一口血喷出。

    “好家伙!”

    徐小受第一次在同辈战斗中受到了如此严重的伤势,仅仅这一击,他便是感受到了眼前一黯。

    剑气的密度达到了一定境界之后,竟然连宗师之身都能贯穿?

    他猛然看向顾青三。

    这家伙笑意盈盈,似乎对自己一击弄不死徐小受,有着清楚的判断。

    “放心,我知道你肉身很强,没想着要用这一式结果你。”

    “想来,也根本不可能。”

    说着,他缓缓伸出了一根手指头。

    “点道。”

    点道?

    所有人看着顾青三伸完手指说完话,便是定在原地没有动作,纷纷诧异。

    什么意思?

    点到为止?

    下一秒,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在徐小受所在的方位炸开。

    “轰隆隆!”

    高台的地板早已粉碎,而此刻,在顾青三的一指之下,在那所有人都不曾看到的剑道轨迹穿透之下,连带着擂台和脚下城主府最最真实的地板,全部都被轰翻!

    气浪逆涌,掀成一朵尘色蘑菇云。

    所有人看着地面那个深达数十丈,宽度却不到三尺的深坑,骇然失色。

    “这……”

    “这特么是在开玩笑吗?这是方才顾青三的一指?”

    “这个洞……这是无底洞吗?这不会是先前偷偷挖开的吧?这不可能!”

    “我滴妈!”

    哪怕是酒席后方的老人,看着这个仿若下一秒就会渗出水的深坑,都是不自觉的吞咽起了口水。

    一指。

    直接将徐小受送进了这个深渊。

    这哪里是“点到为止”?

    这分明就是“阎王点名指”啊!

    木子汐在后方,小脸都皱成了一团。

    她看着身处在天际中的那个憨憨剑客,眸子中同样有些震惊。

    这,似乎还是第一次看到同辈之中,有人能把徐小受打得这么惨?

    这个顾青三,是有多可怕啊!

    “点道?”

    付行在酒席之侧,同样被惊得无以复加。

    他看向守夜,“前辈,这点道,莫不成……”

    “不错。”

    守夜轻轻颔首,目中有着深切的赞叹:“确实是三千剑道中的点道,这顾青三,很厉害。”

    “这种集所有剑道攻击于一点,有着最强单体输出的可怕剑道,竟然被这小子在此等年纪给悟出。”

    “仅凭这一点,他便是碾压了东域……百分之九十九的剑修!”

    “嘶!”付行倒吸凉气。

    真正得到肯定回复之后,他看向虚空那小子,目中已然有着掩饰不住的惊骇。

    “一个,比徐小受还要天才的天才?”

    “这,就是真正大势力走出来的强者吗?”

    “一指,终结对手?”

    “徐小受,你还站得起来吗……”

    ……

    “唔。”

    徐小受两眼一黑,闷哼一声后,唇角便开始溢血。

    咬紧舌尖,刺激灵台一时清明后,他低头一望。

    胸口处一个血洞,想是被柱子给穿透了一般,连血肉都不见了。

    要是再偏一点,恐怕这时候,消失的便会是心脏……

    “大意了。”

    徐小受苦笑。

    他确实是存在有见识一番真正古剑修的想法,甚至想要依靠自己那最夯实的“剑道精通”基础知识,想要复制下顾青三的招式。

    毕竟,往日里不是没有成功的例子。

    但这一次,真的托大了。

    这家伙太强了!

    强到徐小受只是等了那么一下,便是被控住。

    而一个被控住,这家伙也根本不像自己先前遇到的对手一般,完全不会抓住机会……

    或者说,他有能力抓住自己被定住这个稍纵即逝的机会。

    而随后的一指……

    “‘炸裂姿态’的气珠,也不过如此吧!”

    徐小受挣扎着起身,看着胸口血迹在快速恢复,目中露出了决绝。

    面对这家伙,根本不能留手。

    自己,还是虐菜虐得太多了,真面对上此等级别的同道,一时还是无法撇下轻视之心。

    “战!”

    一字。

    于地面深处十余丈的泥土瞬间翻炸开来。

    酒席之前,所有人还有些担忧徐小受会不会在这一指之下,直接被碾成粉末。

    却见安静不过几息,整座擂台之下的地面都是轰然炸开。

    像是巨兽从下顶起,半个宴客厅的地板就这样被掀翻,继而裹挟着恐怖剑气的石板块掉沙飞起。

    徐小受一跃而出。

    “无剑,赐!”

    顾青三早有预料,甚至连徐小受从何地方飞起,他都了如指掌。

    应声而动,虚空巨瞳再度眼皮一睁,那道水桶粗细的剑气瞬间再度呼啸而下,当头劈向徐小受。

    “小心!”

    人群中已经有人担忧着喊出了声。

    然而徐小受岂会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

    他掏出藏苦,轻轻一刺,刺入这修罗剑气,继而顺势转身,缓缓一拨。

    “白云悠悠二:拨剑式。”

    以太极之力,分阴阳昏晓,渡修罗剑气,反送顾青三!

    “好剑!”

    这深谙剑道精解的一剑,直接让得稳坐酒席半天不动的顾青一,一下子站了起来。

    顾青二眸子瞬间爆开了精芒。

    只有真正修炼过古剑术的人,才能看出徐小受这一剑,是有多么精妙。

    在此等间隙之内,他明明来不及反应,但是这随手的一刺,却依旧摸到了这水桶粗细剑气中的根。

    四两拨千斤,全部反弹!

    “好剑!”

    果不其然,连徐小受都自认为通解了“剑术精通”的唯一一式剑技,也引发了顾青三的赞叹。

    这家伙像是疯了一般,竟然直接无视了呼啸而来的剑气,当即闭上了眼睛,想要摸住方才那闪烁即逝的剑道真意。

    “嘭!”

    剑气直接轰在了他的躯体之上,顾青三身子炸开了血花,身形被抛飞。

    然而,下一秒,他的眸子睁开,火热涌现,“好剑,徐小受,你这真的是好剑!”

    “卧槽,疯子!”

    “这家伙头太铁了吧?当场悟道?”

    围观人群直接炸开了花。

    他们突然意识到,也许人家在古剑修之路上能修炼到此等境界,并非全然是背后的大势力所为。

    顾青三身子甚至还没回弹,口中便是再度轻呵一字。

    “赐!”

    转瞬,又是一道修罗剑气从天而降!

    徐小受再一拨,那剑气再度呼向了顾青三。

    这一次,连带着场外的顾青一、顾青二都是仔细观悟了起来。

    徐小受的一剑,太精妙绝伦了。

    八品的灵剑,明明应该在此等剑气之下粉碎,却仍旧还能保持剑形,甚至成功使出“拨剑式”。

    这是怎样的控制啊!

    “赐!”

    “赐赐!”

    顾青三像是疯魔了一般,完全不顾自身伤势,就想要摸清徐小受这一剑的路数。

    拨完一道剑气,又是一道,再拨开一道,还有三道。

    徐小受也是厌烦了。

    他看着顾青三,一下子明白了他的想法。

    “老子的‘无剑术’还没有偷过来,那‘点道’也当没悟透,你竟然想要偷师于我?”

    他瞬间便是将藏苦收归入鞘。

    “白云悠悠一:网剑式!”

    一剑斩出,那秘密麻麻的白色剑气形成剑网,以剑道洪流的方式,直斩天穹,瞬间将修罗剑气给抵消。

    砰砰砰!

    虚空的爆破不断,剑气一层层往上炸开。

    众人的眼皮完全不敢眨,双方的战斗俨然进入了白热化阶段,一眨,说不得战斗就要结束!

    果不其然,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下,徐小受一剑过后,再是一剑。

    这家伙的手速和剑速之快,哪怕是守夜都要为之咋舌。

    “铿锵”一声之后,又是一剑拔出。

    然而黑剑的残影掠过,众人却是没能看到有丝毫动静。

    “失招了?”

    心里头闪过这个想法的,恐怕都是真的憨憨了。

    所有人瞬息之间,便是想到了徐小受先前的“拔剑式”。

    自己没看到,不代表徐小受终止了出剑啊!

    “嚯!”

    几乎是同一时间,众人齐齐转头,竟然在酒席之处响起了整齐的轻响。

    果然,在顾青三的一袭血衣之前,那白色的剑气再度显现。

    而令众人惊骇的是,这一次,徐小受拔出来的剑,并不是一道剑光,而是密密麻麻的剑气。

    “千叶流,拔剑式,黑落斩!”

    不错。

    这一式,便是黑落剑鞘自身所附带的上万剑气。

    而这一刻,每一道出鞘的剑气,更加是经过了徐小受的增幅。

    一次拔剑。

    一万倍的拔剑式!

    “卧槽!”

    顾青三是经受过徐小受先前“拔剑式”一击的,他看到徐小受的动作便有了心理准备。

    不曾想,自己的心理准备,根本跟不上徐小受剑技的升级速度。

    这特娘的是多大的仇恨啊!

    这上万的剑光?

    我特么该死!

    刚才就不应该悟道的!

    “‘无’已经挡不住了……”

    追悔莫及的顾青三没有用他那神奇的“扭身消失之术”,而是于这数万剑光之中,腾挪辗跃。

    像是鱼儿入了海,这一番自如展露着青年大好身姿,在众人面前仅用了一息便完全呈现了无数姿势的顾青三,彻彻底底把众人给看呆了。

    “这不可能!”

    “这么密密麻麻的剑光,怎的有人可以用身法给躲过去?”

    有着嘶声大叫,也有人反驳。

    “不。”

    “这似乎不是身法,是顾青三对剑意的把控已然妙到毫巅,他完全能嗅到所有剑气的存在!”

    “知道,也不代表能避开啊?”

    立即又有人驳斥他的观点:“我特么也知道面前有这么多剑光,在场的谁没看到,但是避开?”

    “这已经超脱人类的范畴了吧……”

    所有人沉默了。

    哪怕是剑修,都被顾青三一系列的骚操作给惊到。

    分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怎会就这样被闪过去了?

    “呼!”

    躲过剑光的顾青三,汗水已经和着血水流淌而下。

    而对面的徐小受,却仿佛入了顾青三先前的魔怔状态一般,完全傻眼,甚至连接着攻击都忘记了。

    “嗯?”

    顾青三看着徐小受这熟悉的状态,心头一个咯噔。

    不会吧?

    这家伙,也悟了?

    徐小受确实悟了,和别人不一样,有着“感知”的他,清清楚楚看到了顾青三方才的一系列动作。

    本该可以化身为“无”的他,为何还要多此一举,要这闪避动作?

    “无剑术……”

    “无有剑流……”

    先前顾青三不经意间喊出的词汇,再度在徐小受脑海中飘荡而过。

    这一刻,他的眸子乍亮。

    “无剑术,并不是无,而是极致的有!”

    “你的消失,同样的,也并不是不存在,而是同化!”

    “和剑气、剑意的同化!”

    同化?

    场下的人都给听懵了,有些摸不着头脑。

    酒席前的顾青一和顾青二却是对视了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惊。

    这徐小受……

    他先前不是还说完全没接触过“无剑术”?

    难不成,这家伙仅仅一次战斗,光是听着名字,便能悟到这种境界?

    “受到怀疑,被动值,2。”

    “你……”

    顾青三结巴了,他张着嘴,眸中满是不可置信。

    徐小受看到他的表情,已经明了了一切。

    他重重碰着拳。

    “也就是说,你的无剑,便非真正的无剑,而是……你依旧修炼成了真正的剑人,人即是剑,剑就是人!”徐小受定然道。

    “是又如何?”

    顾青三出奇的没有反驳,“看破,你能突破?”

    “呵呵。”

    徐小受突然笑出了声,他缓缓的收起了藏苦。

    “比赛,结束了。”

    “?”

    所有人都是懵了,顾青三也是一愣:“徐小受,你要认输?”

    “不。”

    徐小受笑着拍打着身上的尘土,继而负手,低眉道:“如若你能被当成是剑的话,这一场战斗,我不该出剑的。”

    “我用眼神,便能杀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