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有一身被动技 熬夜吃苹果

第五百零四章 可以吗?

    “禁武令,之前?”

    守夜微怔。

    其实一开始独自面对说书人时,他是抱着必死决心的。

    但从对方接不住“诛天之手”的那一刹开始,他便猜到了面前这个“圣奴”七把手,有点问题。

    什么问题?

    这家伙,出乎意料的,太弱了!

    本来在圣神殿堂内部传得神乎其神的大人物。

    今日一见,不管是战力上,还是性格言语上,都让守夜大跌眼镜。

    可即便如此,他依旧没有想到。

    这家伙,竟然在看到禁武令之前,就已经打着玉石俱焚的心思了!

    “直接破碎空间吗……”

    守夜凝眸,无声看着手上的古籍。

    对于空间之道的运用,他涉猎的根本不多。

    以至于连对方什么时候出手,以何种方式,都几乎摸不清楚。

    但对空间规则的呈现,守夜还是见识过几番的。

    手中的古籍不间断传来大道崩解的气息。

    定然是里头的所有空间,都在开始崩解。

    即便这家伙不是要放出什么东西来,也定然有着其他深意。

    “想隐瞒些什么吗……”

    守夜心头思量着,抬起了头,道:“看来你的书中,还隐藏了不少秘密?”

    “也不多。”

    说书人笑眼一弯,“只不过都是你想要的。”

    “咔咔”

    冰寒气息渗透得更加明显了。

    守夜的左手之上,完全被冰晶覆盖。

    即便是用了灵元隔绝,他依旧感受到了一股特殊的劫难之力,在隐晦的渗入到气海之中。

    但是……

    太弱了!

    守夜拳头一紧,气海灵元一震,那股劫难之力便瞬间被黑暗吞噬。

    他看着古籍。

    良久,似乎终于明白了什么。

    “灵器虚影?”

    “对。”

    说书人毫不避讳点头。

    守夜眸色终于多了一丝恍然。

    再度看向古籍之时,面上更添几分讶异。

    “灵器虚影便有如此强度,若是本体到来,岂不是能直接将白窟小世界给封禁了?”

    他这般想着,感觉自己已经找到了对方为何如此弱小的原因。

    “等等……”

    “本体?”

    思绪突然一定,守夜惊愕住了,“所以,古籍是假的,你,你呢?也是假的?”

    说书人终于露出了最为灿烂的笑容,一口银牙在绯红天色下熠熠生辉。

    “可以这么说。”

    他点着头。

    “难怪……”

    守夜摇着头,不住惊叹着:“难怪了!我就说堂堂‘圣奴’七把手,怎么会这么轻易就被老夫给拿下。”

    “等等。”

    “你是假的?”

    他这才反应了过来,心头涌现震骇。

    “假人假物,怎么可能给人以如此真实的感受?”

    “又怎么可能,连老夫斩道之境,都判断不出……”

    心头思维一滞,守夜想到了一个根本不切实际的想法,不由惊呼出声:“身外化身?半圣之境?”

    “嘻嘻。”

    说书人目中多了丝讥讽,啧啧道:“你这战力是不错,但脑子这方面……相对于外面那家伙来说,迟钝了不止一星半点!”

    “外面那家伙,黑冥?”

    守夜完全明白了。

    敢情自己打了这么久,也就只打了一个身外化身。

    即便是禁武令下了,也是下到了这么一具对方随时可以抛弃的替身之上?

    但他又想不明白了……

    “即便是身外化身,老夫也能瞧出你的修为并不曾臻至半圣之境,甚至连太虚都没有。”

    “怎么做到的?”

    手上冰霜之力涌现得更加强烈了。

    但守夜全然不顾。

    他完全被吸引住了。

    斩道之境,便能炼出身外化身?

    这完全不可能!

    “你问,人家就要回答你吗?”

    说书人将面上血迹完全擦干,话音突然一停,反问道:“其实,也不是不可以,但前提是你要先告诉人家。”

    “区区斩道,连‘九死雷劫’都不曾渡过。”

    “你,又是怎么悟出的‘太虚之力’?”

    守夜眸子一凝。

    “交换?”

    “对。”

    “呵,不可能。”守夜冷笑。

    圣神殿堂最大的秘密,怎么可能就这么交换出去?

    “你不说,我猜猜?”

    说书人捏着手指头,脑海中重新出现了方才交战的一幕。

    “黑暗系先天属性之力,即便是斩道成功,‘九死雷劫’渡成,一般而言,所能感悟出的太虚之力,也不可能会是‘浩然正气’。”

    “两种完全截然相反的力量,怎会集于一身?”

    “所以,你的太虚之力,并非自己感悟出来的,而是来自别人!”

    说书人一笑,“人家猜得可对?”

    守夜不语,面不改色,完全看不出什么来。

    说书人继续道:“这应该是你最大的秘密吧?”

    “也是,你听说过人家,所以在不知道人家是身外化身的前提之下,必然是要全力以赴的。”

    “即便后来发现人家力量不对的时候,收手,也已经晚了。”

    他俯身娇笑,捂着红唇,低声道:“是想要用尽全力把人家拿下,好去邀功吧?”

    “可惜了呢,最后发现,所战的,其实不过是一具身外化身。”

    “竹篮打水一场空。”

    “人没捉到,反而将最大的秘密暴露给了人家。”

    “太虚之力……”

    说书人咯咯笑了起来。

    良久,他面色肃然,声音冷冽起来,“是杀了你的哪个队友,继而掠夺而来的呢?”

    “嘭!”

    守夜攥着古籍的冰晶之手挥出。

    说书人当即有如炮弹般,被轰射上了天际。

    直至过了许久,才砰一声响,重新砸到了地面之上。

    “噗!”

    “咳咳,呵,呵呵……”

    说书人摸着唇角血迹,再度笑出了声,“恼羞成怒呀你这是。”

    守夜沉着脸,迈步上前。

    可这时候,还不待再有所动作。

    古籍之上传来声响,像是完全发生质变了一般,变得清晰可闻。

    “咔咔”

    “咔咔”

    空气温度骤然降低。

    这一下,不仅守夜握书的手掌化作冰晶。

    “冻劫之力”攀附之下,连带着整条臂膀,以及半个身子,都在一瞬间,直接被凝结了。

    “嘭!”

    守夜身子一震,再度将寒冰气息震碎。

    他有些惊讶的望向了古籍。

    怎么有种不对劲的味道?

    回过神,再一环顾四周。

    周遭景色在一个愣神之际,俨然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方圆数十丈之地,全部冻结出了一层厚厚冰晶。

    就连躺在地上尚且来不及起身的说书人,也在骤降的温度之下,化作一具完全无法动弹的冰雕。

    “这?”

    守夜震惊了。

    他先前感受到的,不过是古籍空间破碎的气息。

    但仅仅这么几句话的功夫,那里头的空间之道,便完全被冰寒之道给压制下去了?

    “怎么可能?”

    古籍空间之中,怎么可能还有比破碎了的空间之道更加强悍的气息存在?

    “都?”

    守夜豁然想起了说书人方才话语中的那一个字眼。

    “难不成,这家伙临死之际,真把封印在里面的什么大能给放了出来?”

    守夜面色惊疑不定了起来。

    不怪他多疑。

    实在是当这冰晶世界颠覆一切的时候,他俨能从中感受到一股十分熟悉的,自己即将要面临,但又不敢去面对的……

    劫难之力!

    这种劫难之力,只会在渡“九死雷劫”的时候出现。

    现在冰寒气息中大量夹杂着这等气息,不就是意味着。

    即将从古籍空间中逃脱的,至少会是一个真正渡过了“九死雷劫”的斩道存在?

    也许,不止是斩道!

    也也许,不止一个!

    “嗤嗤~”

    地面开始蒸腾出了寒气。

    仅一瞬间,漫天雪花便是款款凋零。

    守夜感觉自己已经要握不住古籍了。

    那浓郁的“冻劫之力”从掌心传来,顷刻间便是渗入了气海。

    猝不及防之下,气海灵元,甚至已经被冻住了一小部分。

    “夜色,吞天!”

    守夜不由抛开了古籍,双掌合印。

    顷刻间,气海化作黑暗漩涡,疯狂旋转,直接将那沁体的“冻劫之力”给吞噬殆尽。

    他瞥了眼天色。

    大雪纷飞。

    此刻,就连抬头望天,都不见一丝绯红,只有浓密的雪花遮眼。

    “噬!”

    一字令下。

    地面开始被黑暗吞袭,继而夜色攀附上了高空,将这一方白色世界,完全染黑。

    守夜这才心头一松。

    但紧接着。

    “咔咔”

    本该吞尽天下景语的黑暗之中,竟然传来了声音!

    守夜一惊。

    举头望去,终于是发现了自己的夜幕仅仅只笼罩住了方圆数百丈地区。

    可余外的,依旧是雪花纷飞!

    “这是……什么?”

    他震惊了。

    自己召唤出来的夜色,竟然像是被冰寒之力给禁锢住了一般。

    仿若有一层无形的空间壁障,将自身给困在其中。

    守夜突然心生一种荒谬无比的想法。

    这等情形,简直像极了自己落座于一个巨大的无形丹鼎之内。

    寒冰之力就像是火焰,在外边炙烤着内里的自己。

    而身处鼎内世界的自己,就像是一颗丹药般渺小。

    即便再挣扎,夜色再想要扩张。

    一旦触及到鼎壁,就再难往外神展了。

    “什么鬼玩意!”

    守夜不敢大意,直接夺身上前,一脚将困住说书人的冰晶踢成了碎块。

    “你的古籍空间之中,封禁着的,到底是你说的封印鬼兽,还是寒冰鬼兽?”

    “咯咯卧……”

    “咯咯槽……”

    说书人整张脸都被冻僵成青紫色了。

    “禁武令”之下,体内灵元半分动用不得,他又怎么能够扛得住这般“冻劫之力”?

    “说话!”

    守夜一掌覆下,直接将其体内的力量吸收,说书人这才好受了些。

    “人人人家、家人家……”

    “不不不清、楚清不楚……”

    “说人话!”

    守夜一巴掌甩到到了这结巴人的脸上。

    “啪嗒嗒!”

    说书人一口银牙直接被拍飞了。

    但疼痛似乎也终于唤醒了一点意识,他捂着脸,眸色也满是震惊。

    “不,不对劲啊……”

    “人家,人家也只不过是……”

    他突然收口。更新最快 手机端::

    有些事情,守夜不知道,但他说书的,是完全知根知底的。

    自己这个古籍虚影分化出来的时间不长,也就是在回到东域前搞定的。

    而一到东域,便找到了哥哥,入了白窟。

    这其间虽然有些时间。

    但真正封禁在古籍空间中的,也没有说很厉害的大能。

    冰属性的大能,更加不可能存在。

    真正的好货,都在古籍原本上呢!

    唯一能说得过去的……

    封印鬼兽?

    “所以,这冰寒属性,来自‘三日冻劫’,来自封印鬼兽?”

    “可,不对啊!”

    说书人又不解了。

    即便他知道那封印鬼兽在古籍空间中,可能会选择吞噬“三日冻劫”。

    但吞噬就吞噬。

    封印属性,即便能封住“三日冻劫”,不给对方一些时间,也完全做不到收服。

    即便那鬼兽有特殊手段,亦或是走了狗屎运,“三日冻劫”选择直接认主。

    一时半会儿之下,它又怎么可能掌握到如此程度?

    “那可是‘三日冻劫’!”

    他说书人不在意,那是因为属性不匹配,不代表“三日冻劫”不强。

    即便是“三日冻劫”认主,封印鬼兽可以自如掌握。

    自己先前所做的,也不过是帮忙敲裂空间,让其有机会逃遁出来,继而看看在乱局中,自己能有何保命之法罢了。

    “但它是怎么做到,隔着破碎空间,便能自如运用‘三日冻劫’之力,直接影响到外界天地的?”

    “还是如此严重的程度!”

    说书人不可置信的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

    冰雪寸寸逼迫。

    黑暗节节败退。

    这个时候,即便守夜再想抵抗。

    身处结界之内,他似乎也完全压制不了冰雪之道对黑暗的吞没了。

    这种程度的空间压制,简直要比得上冰寒界域!

    “你,红衣,搞不定那头鬼兽?”

    说书人回头,震惊问道。

    守夜龇着牙,差点没冲动得一巴掌将这家伙的脑袋扇飞。

    但他强行遏制住,不再去管这完全问不出什么内容的变态男了。

    举目眺望开去。

    夜色已经不复存在,完全被冰雪吞噬了。

    守夜知道,他中计了!

    先是用微不足道的“冻劫之力”侵袭,让自己掉以轻心,完全放松警惕。

    再在自己心神被吸引走的时候,暗中将天地禁锢起来,还是隐藏得密不透风的那种。

    在这等先决条件之下,即便自己的黑暗属性要强过这“冻劫之力”。

    但对方所用的,也不止是从古籍中渗透而出的力量啊!

    它偷偷的用那一缕缕的“冻劫之力”做牵引,成功沟通了天道。

    界域一开之下。

    此刻压制自己的,就不再是古籍之上的“冻劫之力”,而是白窟小世界的冰系规则!

    天命所在。

    人,又怎可胜天?

    他守夜是自负,但还没自负到认为仅凭一己之力,便可以抗衡整个白窟空间的冰系规则!

    “好家伙……”

    守夜嘘声摇头,盯着地上重新被冻得瑟瑟发抖,开始结冰的说书人,忍不住赞叹。

    “老夫从未佩服过谁,但你这般算计,确实是惊艳到我了。”

    “仅仅看到一眼‘禁武令’,便能够想到这么远的一步棋。”

    “甚至在老夫完全不曾察觉的情况下,沟通到了古籍空间里头的存在,算计于我……”

    他竖出大拇指。

    “厉害!”

    说书人:???

    您在说什么?

    他只来得及从额头上打出几个问号,便带着一头雾水,再度化成了冰雕。

    “很好!”

    “很好的算计!”

    守夜腾空,不敢沾地。

    他俯身深深凝视着地上的古籍,感受着周遭破裂的空间,一把将此方空间也给禁锢住。

    既然自己都出不去,那就等人出来,一决雌雄!

    “救兵是吧?”

    “很好,那就让老夫看看,你,究竟是谁?!”

    ……

    古籍空间。

    “轰轰轰”

    天崩地裂之间,冰雹如落山巨石,一大块、一大块的扑面砸下。

    无数空间裂痕在古籍空间中崩飞着。

    像是黑色的闪电。

    一会儿出现在这,一会儿又闪现到了另一方虚空。

    皑皑冰雹上夹杂着点点的黑斑。

    但即便如此,灰雾人依旧撑着灰雾之伞,谨防被砸。

    它完全震惊了。

    虽说先前徐小受大言不惭说要收取“三日冻劫”。

    但它也从未想过。

    这家伙收就收。

    怎么也能够搞出如此大的动静?!

    这有如神界崩溃般的画面,如若不是亲眼所见。

    它这搞封印的,还真不敢相信,这是一个先天修为的家伙,可以搞出来的。

    “麻麻……”

    阿戒立在灰雾人的身侧呢喃。

    二人那较之于此方灾难景象的儿戏追逐,早已被强行终止了。

    风暴降临之下。

    只要有一把伞,大家都是好朋友。

    阿戒蹭伞,此刻也是和灰雾人一样,躲在这封印之力下避冰,看着远方的那一座冰山发怔。

    如若不是亲眼所见。

    它这个天机傀儡,也不信那高耸入云的雪山,其实是“麻麻”的本体……

    “该死的,你家主子到底在干嘛?”

    灰雾人忍不住骂口了,“他什么都没跟你说?”

    阿戒扭头。

    “麻麻……”

    灰雾人:“……”

    他此刻从脚底到心底,全是无语。

    一开始快乐追逐游戏,大家玩得挺欢的。

    可当徐小受开始沉默不语的时候,一切就变了。

    像是完全掌控了“三日冻劫”一般。

    随着这家伙收取宝物的时间延长,所能释放的“三日冻劫”的力量,简直是在以几何倍数增长。

    从小雪,到大雪……

    从冰霰,到冰雹……

    直至此刻的末日场景!

    当“三日冻劫”的力量被完全释放的时候,就连其身侧本该爆炸开来的天地大阵,都是被直接冻结了。

    “小世界的天机规则都被冻结……”

    灰雾人满脸不信。

    但看着面前画面,又不得不信。

    冰雪之力蔓延开时,徐小受直接从冰雕化作冰团,再成冰柱,继而是冰山……

    此刻。

    即便外界疑似红裙变态男在插手这方天地的规则,也是只能作无用功了。

    天道之力被干扰,那家伙完全不可能进得来。

    说不得,一个强闯,只能直接入到空间碎流里头。

    毕竟,这可是连灰雾人都不敢乱动的空间裂缝啊!

    “轰轰轰”

    冰雹从天而坠。

    空间完全承受不住这等力量了,片片坍塌。

    “跑!”

    灰雾人拉起阿戒的小手,直接就往雪山的方向飞去。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即便再不信,他此刻也意识到。

    徐小受,有可能真的可以掌握“三日冻劫”了。

    拿捏住阿戒。

    它才有可能、有希望,跟着这家伙,冲出这片崩溃的小世界,再浑水摸鱼,躲开红裙变态男的追杀!

    阿戒低头,目中红光一闪。

    这个牵手的动作……

    如若自己没有领悟错的话,应该都是这些人类,表达善意的方式。

    “麻麻……”

    ……

    雪山内部。

    “叮铃叮铃……”

    “叮铃叮铃……”

    徐小受双目失焦,神魂似乎都伴随着“三日冻劫”的雀跃声响,而飞到了古籍空间外部了。

    本来仅仅只是一次尝试。

    真就只是一次想要炒菜的尝试。

    但真正用“厨艺精通”的方式,去理解“三日冻劫”的时候,得到的反馈,太令人惊喜了!

    “三日冻劫”确实是火。

    但它并不是“烬照天炎”。

    它不是天底下最焦灼、最霸道的那类型火焰。

    相反。

    它很平静、温顺。

    温顺到了什么程度呢?

    连冰蓝白骷髅常年冰封于雪山之中,一出来,想要借用一点力量的时候,它也直接借用了。

    徐小受也是这般。

    当他尝试着去沟通这一朵冰焰,而不是吞噬它的时候。

    对方的回应,也是如此大方的给予!

    而作为火候掌控者,徐小受对“三日冻劫”的运用,也同样也是出乎了“三日冻劫”的意料。

    这个人类,太厉害了!

    各种方式,各种手法……

    这是在冰蓝白骷髅那个木讷家伙身上,完全不曾体验到的快感。

    就像是干柴烈……呸!

    就像是孤男寡……呸!

    就像是……

    一拍即合!

    总之就是一拍即合!

    徐小受也能察觉得到,“三日冻劫”不似“烬照原种”那般霸道、傲娇。

    即便烬照白骷髅在其身侧蹲点数年之久,依旧不肯让对方哪怕是牵一下手。

    它更像是在安静、耐心的等待。

    等待一个适合自己的宿主到来。

    没有丝毫灵物自晦,夺空而飞的想法。

    “三日冻劫”本身,就是在等着有缘人,能够很好的掌握自己。

    于是。

    徐小受来了。

    它感受到了“三日冻劫”的意念,也知道这家伙是吃软不吃硬的。

    所以一个勾……沟通,便完全上手了。

    吞过“烬照原种”,拿过名剑“焱蟒”。

    但从来没有一次,自己想要的宝物,是自愿上门,而不是强制的。

    徐小受欣喜若狂。

    他竭力释放着“三日冻劫”的力量。

    这是他第一次理论化作实践,仅一次尝试,便成功了。

    成功沟通到外面的空间!

    甚至,在这冰焰的帮助之下,他还能完全看清楚天道白窟世界的冰系规则!

    “太强了!”

    这种一拍即合的体验之下,甚至不用完全释放“三日冻劫”的威力,仅仅只用到了一半,徐小受便能察觉到。

    用不着“烬照火种”,自己便能炸掉这方空间。

    甚至依托面前冰焰,还能毫发无伤的穿越空间碎流,直接抵达外界!

    出去的方法有了。

    但,在此之前……

    徐小受一吸气,困住嘴唇的冰晶便化作灵元注入了气海。

    “想跟我一起走吗?浪迹天涯的那种。”望着面前不间断律动着的冰焰,他轻柔出声。

    “叮铃叮铃……”

    “三日冻劫”跳动着,十分欣喜。

    徐小受明白了。

    但他必须还要确证一下。

    “我的气海之内,有着先前和你对峙的‘烬照原种’,你们是两种极端的存在,要跟我,就要先学会接受它。”

    果不其然。

    “三日冻劫”一僵。

    徐小受急了,连忙补充道:“但它已经决定跟我了,有我在,它不会乱来,也不敢对你做什么的。”

    哎?

    话一出口,徐小受感觉不对劲。

    怎么,有种渣渣的味道?

    还好“三日冻劫”是不明白的,它仅仅犹豫了一下,便继续律动起了莲瓣。

    “你确定了哦?不能反悔的那种。”

    徐小受再三发问。

    冰莲一停,再度跳动起来。

    “可以吗?”

    “叮铃叮铃……”

    听到这声音,徐小受笑容绽放了。

    “三日冻劫”不言,但他听出来对方的回应了。

    “可以。”

    ……

    PS:感谢“喵小峰”大佬万赏,明天再加更哈,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