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奶爸学园 剑沉黄海

214、马兰花你个屁儿黑(2/2)

    张叹回到小红马时,已经过了晚上10点,小朋友们都睡了,小白已经回家,江滨今晚也不在。

    门口放着小白的鱼肚玻璃瓶,里面装了半瓶煮花生。

    他洗了澡,坐在书桌前处理邮件,有浦江国际出版社的乔荣发来的新书签售会的活动方案。

    虽然名气没几两,但是现在都兴这个。乔荣向出版社争取了,鼓励张叹也搞一个,现在电视剧那么火,把噱头立起来,也是一个新闻点。

    回复了邮件,张叹打开逼乎,私信有30多条。

    前阵子,如何看待国漫lt;倒霉熊gt;登上逼乎热搜榜榜首,他作为编剧亲自参与了回答,是点赞最多的回答,因此认识了不少动漫工作者。

    一个网名叫“右手莫名的幸”的人一直和张叹保持联系,这回也有他发来的私信。

    “周六晚上7点我们在西长安街的酒吧有个聚会,张老师要是有时间,我们盛情邀请你参加,都是动漫爱好者,大家一起聊聊天,就当认识朋友。”

    这是要面基啊,张叹想了下,西长安街不就是小红马外头嘛,到时候去看看,几步路而已,于是回了一个“好”。

    他不知道网络对面的“右手莫名的幸”为此激动不已,第一时间在群里公布了这个消息。

    倒霉熊的编剧要参加他们的周六聚会!

    大家都很兴奋,一方面是认识了一个新朋友,另一方面,这位是大触啊。

    这个群里的都是动漫工作者,有的做动画,有的画漫画,有的自己开了工作室,有的在打工,但更多的是自由创作者。混的好的,有作品出版过,甚至改编成过动画。混的不大好的,便在网络上连载漫画,就像网文作者,每天辛苦画画,赚点稿费。

    倒霉熊是现阶段国内最火的一部动画,编剧张叹是他们眼里名副其实的大触。能和大触近距离接触,这种机会很难得。  

    处理了邮件和私信,张叹关了笔记本电脑,把窗户也关了,晚上的风很大很冷,热血的小伙子受不了。

    好久没看电影了,他把私人影院打开,关了家里的灯,窝在沙发上看,一边剥小白送来的煮花生吃,喷香。

    随意点播的一部,竟然是部爱情片!

    太久没有爱情的滋润,张叹受不了这么虐,关了,换了一部战争片,突突突才符合他现在的心境。

    “对了,我的红包还没看。”

    张叹想起高小兰发的红包,还在包里。

    他放下鱼肚玻璃瓶,起身找到红包,打开书桌上的台灯,撕开口子,倒出一张银行卡和一张红纸片。

    纸片上写着:88888元。

    此外还有一段话,大意是恭喜他,夸奖他,希望他再接再厉,再创佳绩。

    好吉利的数字。

    张叹把银行卡夹到钱包里,不知道小白拿到的是多少,明天打听打听。

    深秋时节,夜来的早。白建平下班从地铁出来时,天已经半黑了。

    他找到路口的煎饼果子摊,围着车子转了一圈。

    “住啥子?”马兰花问。

    “我们的小白咧?”

    “今晚到丁警官家吃饭。”

    “她好巴适嗷,警察请她吃莽莽。”

    “比你出息噻。”

    白建平不知道嘀咕了一句什么,给她打下手。两人一直忙到华灯初上,煎饼果子终于全部卖完,准备回家。

    “上车坐到副驾驶上。”白建平骑上小摊车。

    “锤子个副驾驶。”

    话虽如此,但还是坐上了车,由白建平蹬着回到了家里。

    上楼梯时,发现楼道里的声控灯坏了。

    “老马你先回家,我去买个灯泡来。”

    他到楼下的小店买了灯泡,又买了两个冰淇淋,回到家里,先把冰淇淋给老马。

    马兰花见状,瞪着他说:“爪子买这个?你是今天又发了红包是不是?交出来!”

    “莫有莫有!我只是想请你吃噻。”

    “我不吃,给小白吃。”

    “小白人不在嘛。”

    “那就等她回来给她吃。”

    “我家又莫有冰箱,会化掉的。”

    “小白要是晓得唠,会骂你屁儿黑。”

    “哈哈哈,就是要趁她不在,偷偷的吃。”

    “你果然是屁儿黑,小白就是跟你学的。”

    “废话少说,吃不吃?不吃我一个人吃两个我也莫有问题,这是我的强项。”

    “谁说我不吃,拿来。”

    马兰花把冰淇淋吃了,盒子丢在垃圾篓里,白建平捡出来说:“莫要乱丢嗷,会被小白发现的。”

    “爪子,你还要吃盒子?”

    “我吃个锤子,我扔到外头去噻,这叫毁尸灭迹。”

    “你好熟练嗷,没少做吧?”

    “我是个好人噻,我发誓,老马,这是第一次。”更新最快 电脑端::/

    马兰花暂且放过他。

    白建平去丢了冰淇淋盒子,顺便把楼道里的灯泡换了,回来时,马兰花已经做好了晚饭,只是太寒碜了,只有两个菜,看样子还是中午剩的。

    “老马,你好小气嗷,我请你吃冰淇淋,你就给我吃这个?”

    “小白不在,我俩随意一点噻。”

    “这不是随意一点,这是随意好几点唠!”

    “你有酒,有花生米,还不够?”

    见老马要发飙了,白建平讪讪不已,将就着吃吧。

    “对唠,你会不会用手机弄银行?”马兰花问。

    “我当然会咯,这是我的强项。”

    马兰花起身,把手机拿来,再拿来了一张银行卡。

    “你想住啥子嘛?要转钱?”

    “对头,这是小白的银行卡,转钱到里头。”

    她拿过来的银行卡是小白红包里的那张,工行的金卡。

    “为啥子要转钱到这个卡里?”

    “给小白存起来噻。”

    “哦,这里头的1万你取出来了?”

    “莫有。”

    “那还存啥子钱?”

    “小白还有拍戏的钱!”

    也就是那8块钱里的一部分。

    白建平没再问,摆弄了一会儿手机,好了,最后问:“要转几多钱嘛?”

    “3万块。”

    “哟呵,好多嗷,我家小白要发财唠。不对呀,我们总共8万块钱,为啥子小白是3万块?”

    “嘿嘿,我3万块,小白3万块,你2万块。”

    白建平一听,不高兴了:“为啥子我2万块??!!!你2万块,我和小白各3万块!”

    马兰花冷笑:“要不要看合同噻?”

    “我不相信!我绝不相信!”

    马兰花不废话,起身去拿合同。

    白建平见状,立刻转变口风:“好唠好唠,我想起来唠,老马你3万块,我3万块,小白2万块。”

    马兰花一拍桌子:“废话少说,快赚钱,3万块。”

    白建平:“你和蔼一些好不好嗷?吓得我手一抖,转了30万咋个整儿。”

    “我家没有30万,你转个锤子。”

    “……好唠,你要把银行卡给小白?”

    “她那么小,是个瓜娃子,还以为这是纸飞飞,瓜兮兮的,我咋个能给她咧。我先给她存起来,这次回家给她奶奶买东西,用她自己的钱钱。”

    白建平欣慰又感慨:“我家小白还是个4岁的娃娃,就会赚钱唠,4万块钱呐,了不起,干一杯。”

    伸手去倒酒,却发现酒瓶没了,老马先一步拿走了。

    “今天的酒喝完了,明天再来。”

    “明天我不喝,让我今天喝噻。”

    “你一个赚2万块的,还跟我讨价还价?”

    “……马兰花你个屁儿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