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奶爸学园 剑沉黄海

363、老白的一天(2/2)

    “老白来啦。”

    “嗯~”

    “老白今天怎么有时间来。”

    “看看你们噻。”

    “哟,是老白啊。”

    “嚯嚯~”

    ……

    白建平这阵子休息,送完小白去幼儿园,就逛到了工地上。

    如今老马不在,他在浦江没几个朋友,还是工地上的“老白们”亲切,所以没事的时候总是下意识地逛到那里。

    只是今天他来的早了,大家正在干活呢,没人有空,于是他在工地上转了一圈,背着手准备回去,一路上遇到一些曾经的工友,纷纷朝他打招呼。

    工地上的人都知道他牛逼了,但主要是仗着他小甥女牛逼,这两天大家都在传《隐秘的角落》。本来工地上的人不爱看这种片子,但谁让里面有工地上走出去的“工地之光”呢,小白小朋友以前是工地上的长大的啊,如今上了电视,大家与有荣焉,都跟着自豪。

    白建平爱端着,背着手在工地上绕了一圈,遇到他的人纷纷打趣,他也不觉得有什么,反正大家都知道他这副德行,不坏,就是稍微有些嘚瑟。  m

    但谁不喜欢嘚瑟呢,换了别人,没准嘚瑟的更厉害,甚至招人讨厌。

    起码,白建平嘚瑟的有分寸,不让人讨厌,反而觉得有趣。

    “老于才来啊~昨晚喝醉了吧。”白建平朝臂弯里夹着黑色公文包,低头匆匆走来的包工头打招呼。

    老于呆了呆,“您是?”

    他诧异地停下脚步,回头看看这是谁,可惜人家不搭理他,背着手?优哉游哉地走了?那架势,不得了的人物似的。

    老于心想不会是遇到了总公司的领导吧?他昨晚确实喝醉了?以至于今天姗姗来迟?这都快11点了,他属于严重迟到。

    他没敢追上去?若真是总公司领导,他岂不是自投罗网?

    他呆在原地?打量越走越远的那道背影?越看越像是公司领导,气质这一块拿捏的死死的,比他视察工地更威风,那就只能是工地领导了。

    草!被抓了现行?老于心里骂了句脏话?晦气地来到自己的办公房间,询问工程师:“刚刚是不是公司领导来了?”

    “公司领导?没有吧,我没看到。”

    “就一个穿黑色的外套戴黑色棉帽的人。”

    “emmm,长啥样?”

    “还能长啥样,长人样呗。”

    “……没?没见过,噢”

    “想起来了?”

    “老白好像就戴一顶黑色棉帽。”

    “哪个老白?”

    “就是白家村的那个老白。”

    包工头老于骂了一句脏话:“老子往工地扔块砖头?砸的都是老白!”

    “……就是上了电视的那个老白。”

    包工头想起来了,狗日的?不就是和他作对,趁夜海扁了他一顿的那个刺头嘛!

    “是他?”

    “是他。”

    包工头老于气的鼻子冒烟?原来是那个老白!狗日的显摆什么?吓他一跳?还叫他老于!害的他以为是哪个大领导来了。

    中午的时候,老白又来了,提着刚买的菜和酒,找老兄弟们吃饭。

    在家他一个人吃饭,孤孤单单,冷冷清清,不如到工地上和大家凑一起。

    “叔,你啷个来了?”白家村年轻一点的看到他,都喊他叔。

    “看你们噻,来来,我这里有菜有酒,给你们加餐嘛。”

    “哈哈叔我不白吃你的,我有故事。”

    “你有个锤子。”

    白家村的人围聚在一起,热热闹闹地吃饭,一瓶大熊酒每个人倒了一小杯,喝不醉,能活血长精神。

    “小白家的,你要得嗷,现在喝酒都喝大熊酒。”

    “喊我啥子?小白家的?老子不是有名字吗?”

    “白建平你要得嗷。”

    “滚,哪个让你直呼我的名字。”

    “平头哥你好噻。”

    众人哄笑,你一言我一句,比平常热闹多了。

    忽然有人小声提醒白建平,包工头于总来了。

    白建平和上午一样,朝经过的老于打了声招呼。

    “老于来了。”

    老于闻声,停住脚步,认出是白建平!好啊,他心中一喜,正愁上午憋了一肚子气呢,没想到这家伙没走还在,顿时没好气地呵斥道:“你是哪个?是工地上的吗?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他话音刚落,正在说说笑笑吃饭的众人不约而同地停下动作,端着饭碗,拿着筷子,齐刷刷地看向他,不说话。

    老于的气势立刻被压住,担心这些乡下人不会打他吧?

    想到这里,后脑勺隐隐作痛,上一次被锤的记忆清晰如昨日。当时他被蒙了,后来一想,立刻明白是这帮人干的,当时贼喊捉贼而已,把他唬过去了。

    事后他想算账,但没有证据,当时没抓到现行事后就难了。

    “看什么看!”老于装着胆气大声说道,“吃你们的饭!菜都要冷了。”

    说完转身匆匆走了,仿佛前方有天大的事等着他处理。

    “吃莽莽吃莽莽。”

    众人笑呵呵地继续吃饭,说说笑笑,没把老于于总放在眼里,刚才还以为这货能说出什么狠话,没想到是用最狠的语气说最怂的话。

    “爪子不带小白来咧?我好久没见过小白了。”

    “小白白了一些不咯?”

    “小白的普通话学的啷个样了?叔你要好好教一教她嗷,哪个燕燕不会唆普通话嘛。”

    白建平连连点头,一口应下,说一定好好教小白说普通话,但其实心里在想,他自己的普通话都是小白教的,歪头斜脑的,没几句是正宗的。

    在工地上和老乡们吃了午饭,白建平背着手踱步离开,下午不知道去哪里,就在繁华的西长安街上闲逛,看到路边有人弹钢琴,驻足听了好久,觉得真好听,以前怎么只觉得很吵呢. :(/

    他用手机录了一段,发给老马看,说要是小白学这个会不会淑女一点?

    老马回了一句,说要那么淑女干嘛,小白现在就很好,在外面混不会吃亏。

    白建平继续背着手在西长安街上逛,路边的高档商店橱窗后挂着各式各样精美的衣服,价格看的他咋舌。本来想进去逛逛的,顿时没了底气。

    好不容易混了一个下午,白建平看看时间,差不多该去幼儿园接小白了。

    不上班不得劲,白建平心想。他这一天过的特别空虚,干活的人突然闲下来,浑身不得劲,处处不适应,总想给自己找点事干。

    他准备晚上找张老板,看能不能给他找点事干,他不想放假了。

    放假还拿着工资,他总觉得拿得没有底气。

    灰色的天空下起了下雨,因为雨小,所以白建平没有在意,在幼儿园门口等了一阵,等到放学铃声响起来,接到了小白。

    他把外套脱下来,罩在小白头顶挡雨,带着小朋友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