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奶爸学园 剑沉黄海

468、收视开门红?

    小白和嘟嘟的皮球溜到张叹脚边,张叹弯腰捡起来,起身对两个小朋友说:“不要玩了,要准备睡觉。”

    小白还没说话,嘟嘟已经咿咿呀呀,虽然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但是看表情和肢体语言,多半是在要他还球,不然要他好看。

    小白把嘟嘟拉到身后,让这个瓜娃子回去睡告告。

    嘟嘟不满地咿呀了两句,被小白警告:“想屁屁儿开花是不是?快去睡告,张老板都说唠。”

    嘟嘟嘟嘟小嘴,不情愿地回去教室。

    张叹笑着把皮球还给小白,和她一起回去,“今天叫你来吃饭你怎么不来?”

    小白呵呵笑,不说话。

    张叹:“看绘本吗?要不要我给你读故事?”

    “好喔。”

    小白高兴地哒哒哒跑去教室里,从阅读区的书架上找到一本绘本,交给张叹,请他读这个。

    封面上是一只五彩斑斓的蝴蝶,绘本名字很美丽,叫《蝴蝶公园》。

    张叹翻了翻,这是讲述蝴蝶蝶变的故事,同时普及蝴蝶知识,全世界有多少种蝴蝶等等。

    小白满脸期待,眼睛放光呢。

    她老早就想看这本绘本,但是看不懂,字很多,太难认了,她读的非常吃劲。

    即便如此,她这段时间依然有事没事捧着这本绘本看,津津有味,里面各种彩色蝴蝶真漂亮,她超级喜欢。

    “那就讲这本绘本,走,我们到那边去。”

    小白兴奋地哒哒哒当先跑过去,找好座位,用小手擦了擦长椅子,让张叹坐这里。

    张叹翻开绘本,刚要念,喜儿出现了,小白招手喊她一起来听故事。

    好吧,多了一个小朋友听众。

    张叹看了小萝卜头一眼,刚要讲,小萝卜头hiahiahia笑了起来。

    张叹和小白莫名其妙地看向她,不明白她笑什么。

    喜儿连忙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小嘴巴,一只手捂住自己的眼睛,连带着把她那张小脸也遮住了。

    小宝宝不是故意的吖。

    是习惯性地笑出了声。

    张叹好笑地说:“想笑就笑吧,笑口常开,我们都要向喜儿学习。”

    喜儿没想到张老板不仅没有责怪她,反而还夸奖她,要向她学习,顿时笑的合不拢嘴。

    看到的她的笑容,听到她的笑声,张叹也情不自禁脸上露出笑容,小白也笑嘻嘻地一只手搭在喜儿肩膀上。

    张叹这时讲道:“从前,有……两个小女孩,她们是姐妹,有一天她们搬家了。新家在一座小镇上,她们很伤心,因为她们想念那些鸟儿、蟋蟀和蝴蝶。幸运的是,新家旁边就是一个叫蝴蝶公园的地方……”

    张叹在给小朋友讲故事的时候,苏澜正在房间的阳台上练瑜伽,没有听到有人敲门声,不知道门外走廊里有个人十分烦恼,焦急地走来走去,时不时看一眼手机。

    “要不要提醒苏苏姐啊,天啊,为什么要我做这样的事!我不想当灯泡啊,但是……苏苏姐不会真的在张老师家里过夜吧,会吗?不会吧?会不会?是我就会呀,咦?珠珠你在想什么!你别乱想,苏苏姐你要hold住啊,你不是那么随便的女孩,你要稳重,你一定要回来啊,你到底回来没回来啊,你怎么不回应啊,你不会真没回来吧??……”

    杨珠嘀嘀咕咕,操碎了心,担心苏澜留在小红马过夜不回来了,这种担心在变成事实,她敲门,房间里没有回应,显示苏苏姐不在酒店,那不在酒店在哪里呢?用腰子都能想到,肯定是在张老师家!

    她想到自己的职责,烦恼万分,要不要给苏苏姐打个电话,或者发条短信也好,说什么好呢?就说“苏苏姐我们明天还是7点钟从酒店出发吗?”,类似这样的,随便一句都行,暗示苏苏姐明天还要工作,不要沉迷男色,要回头是岸啊。

    她思前想后,最终鼓起勇气,做好了坏人好事,被人惦记的最坏打算,拿出手机,按下了苏澜的手机号码。

    显示在拨打,但一直没有接通,直到,电话因为太久没人接而自动挂断。

    杨珠瞬间失魂落魄,心中想的是苏苏姐完蛋了,她交代了,她被张老师玩了!!!

    这个女人!

    杨珠忽然心中生起一股莫名的愤怒。

    她怎么不知道矜持一点呢!

    得不到的才是最珍贵的!苏

    苏姐怎么就不知道呢!

    糊涂啊,傻啊~

    这个爱情小白痴!

    杨珠爱好以情圣自居,没少给人分析爱情难题,经常出谋划策,是远近闻名的爱情圣手,有点石成金的能力。

    但其实,很少有人知道,她是个爱情绝缘体,至今没有恋爱。

    甚至连她自己都忘了,她没有实践经验。

    此刻,她又自然而然地代入了爱情圣手的身份,对苏澜的献身分析了九九八十一条有用的信息,其中八十条是坏信息,只有一条是好的。

    她不禁为苏澜惋惜,多漂亮的一个女人啊,怎么就经不住诱惑呢。

    想到这里,她颓然,为志同道合的路上又失去了一位战友而惋惜,不禁捶了一拳房门,正好捶在门铃上,再踢一脚……

    咔嚓

    房门开了,穿着睡衣的苏澜出现在门口,莫名其妙地看着她说:“珠珠你干嘛?这么晚了踢我的门??”

    第二天一早,张叹来到公司,熟门熟路进入会议室,大家都在,《沉默的真相》剧组中,他和盛潇潇参加会议。

    以前《隐秘的角落》,就是他俩参加每天的项目晨会,如今这样的日子又开始了。

    收视率还没出来,朱若浦还没到,但是会议室里的其他项目组负责人纷纷先送上祝贺,不用脑袋想都能知道,《沉默的真相》这部剧收视率肯定不会差,至少第一集不会差。

    除非质量真的很差,与期待值相去甚远,但那也有一个过程,至少可以保证,第一集的收视率会很不错。

    这是假设,实际上他们昨晚基本都收看了《沉默的真相》,可能没看完,可能只是出于调查了解的目的才看,不管怎样,看了后,没谁会认为这部剧的质量不行,质量很差,相反,质量出奇的好,品质是电影级的,刘金路和张叹的组合果然是品质的保障,现在,就看这个故事能否吸引到更广泛的观众。

    他们都相信,按照第一集的质量,只要后续能够延续,这部剧的收视率将会爆炸,甚至超过《隐秘的角落》。

    祝贺的人中,就有编剧曹文。

    他写的抗战剧《绝地反击》力压张叹的《潜伏》,成功立项,已经播出了两集,比《沉默的真相》快了一点。

    张叹一一回应大家,直到朱若浦端着保温杯进来了,和往常一样,今天的晨会由他主持。

    放下保温杯,刚落座,朱若浦瞥了一眼右下手的张叹和盛潇潇,笑道:“一阵子没在这个会上看到你们,心里少了点什么,这回终于来了,踏实了许多。”

    众人纷纷笑。

    “好啦,按照惯例,先相关负责人汇报各自项目的进展情况,接着我来通报收视率。”朱若浦说道。

    按照顺时针的顺序,参会人员依次汇报了各自负责的项目进展情况,时间很快,不到半个小时就结束了,终于轮到朱若浦通报收视率。

    只见他拿起手机,在上面划拨几下,念道:“《绝地反击》,收视率0.676%,收视份额3.001%,排名第11位。”更新最快 电脑端::/

    曹文只是点了点头,不露声色。

    张叹则在心里想,这部剧是抗战剧,只在电视台播出,没有上视频网站,排名第11,只能说不错,绝算不上好,但也不差就是。

    中间通报了另外一部剧,轮到了《沉默的真相》,众人纷纷集中精神,这是今天的重头戏。

    张叹显得很轻松,他昨晚已经知道了收视率,是王珍告诉他的。

    王珍昨晚守在电视台的控制中心,实时掌握了《沉默的真相》的收视情况,并且迫不及待地和张叹进行了分享。

    他知道,但别人不知道,比如身边的盛潇潇,两只手在桌子下紧紧拧在一起。

    朱若浦的声音在会议室里回响:

    “《沉默的真相》收视率1.094%,收视份额4.002%,排名第1位。昨天一天的播放量是2100万,网络热度88,网络排名第2位。”

    话音还没落下,会议室里已经嗡嗡嗡响起了嘈杂声,众人纷纷看向念数据的朱若浦,确认他不是念错了,接着看向张叹,有人羡慕有人嫉妒有人不甘有人震惊。

    空降榜首!

    大爆啊。

    咔铛

    盛潇潇动作不稳,把茶杯盖子掉在了桌上。张叹伸手按住溜溜转的盖子,防止掉地上摔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