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奶爸学园 剑沉黄海

545、爱就要大声说出来

    谭锦儿已经想好了,只要喜儿不同意,她就不去培训。

    但是喜儿听了后,懵懵的,只是点头说了声好,继续滋滋吸小熊饮料喝。

    谭锦儿以为她没听进心里,再次说道:“喜儿,先不要光顾着喝小熊饮料,先听姐姐说好不好?姐姐告诉你,姐姐要去出差7天,这7天你可能见不到我了,你住在小红马,小白会陪你,张老板会照顾你,你觉得怎么样?”

    “嗯嗯。”喜儿点头。

    谭锦儿不放心,这反应不对啊,她预想的几种可能都没发生,唯独没想过这种傻乎乎的回应。

    她不确定地询问:“喜儿你不担心姐姐走了吗?”

    喜儿点头,说不担心,姐姐都这么大的人了。

    谭锦儿又问:“那你舍得姐姐走吗?”

    好在喜儿这回没有点头,而是摇头说不舍得。

    谭锦儿继续问:“那姐姐走了你能照顾好自己吗?”

    喜儿点头,她不仅能照顾好自己,她还打算照顾好小白和张老板,乖乖的不让她们扔了她。

    谭锦儿欣慰又有点心酸,摸摸喜儿的小脑瓜子,“我家喜儿真懂事,但是姐姐舍不得你呢,想到7天见不到你,姐姐就好难过。”

    她把喜儿抱在怀里,眼睛有点红了,真丢人啊,喜儿没有哭,反而是她差点流眼泪了。

    喜儿被她抱在怀里,反过来拍她的后背,哦喂哦喂安慰她。

    晚上,喜儿抱着趴趴马,来和姐姐一起睡。

    第二天,谭锦儿一大早收拾好了行李,自己的,喜儿的,然后带着喜儿,以及做好的丰盛的早餐去小红马学园。

    同时,在小白家。

    小白正站在镜子前自己给自己扎小辫子,没人能帮忙,那不就只能自己上。

    西瓜头头都经常是她自己用手抓出来的,小辫子她兴许也能用手刨出来呢。

    但是!她把自己的小爪子放到眼前,打量打量再打量,辣么厉害的小爪子现在怎么不行了呢?怎么不行了呢!小辫子抓不出来。

    “小白你在干嘛?你头发痒吗?是不是太久没有洗头发了?”白建平从厨房出来,见到小白在自己的脑袋上做窝,不禁说道。

    他抓了抓小白的西瓜头头,闻了闻,说:“喷臭。”

    小白气的抬手打他,把他打跑,气的鬼火冒。

    “人家香着呢!”

    “你先不要弄头发,你先去刷牙洗脸,吃了饭舅舅给你扎头发。”

    “小白要小辫子。”

    “好,没问题。”

    “小白要好多小辫子,10条,80条,100条!小白要100条小辫子。”

    “行,一根头发一条。”

    小白这才兴高采烈地去刷牙洗脸,吃了早饭,她搬来小凳子坐在镜子齐纳,招呼白建平快来给她扎小辫子。

    “舅舅给你露一手。”

    白建平洗了手,坐在小白身后,开始给她扎小辫子。昨晚他自学到好晚,实验对象是小白放在沙发上的小美人玩偶。小白还没发现,小美人玩偶现在是一头的小辫子,乱七八糟,毫无美感。

    这你是乱七八糟,毫无美感!

    小白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点坐不住了,舅舅给她弄的什么吖,也太不可爱了叭。

    白建平也知道自己扎的小辫子丑,他都不好意思看向镜子,还是低头干活吧,同时安慰鬼火要冒的小白,“别急嘛,小白,给舅舅一点时间,熟能生巧,多给你扎两条,我就会顺手了,后面的越来越好看。”

    “你莫要欺负我哟。”小白不放心地说,想生气但还是决定给舅舅多一点时间。

    然而,随着时间流逝,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变得像个屁儿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已经处在爆发的边缘……

    小红马学园里。

    谭锦儿把喜儿交给了张叹,还把他刚吃了早餐的餐桌整理干净,洗了碗筷,要走了。

    她再次和喜儿叮嘱,要乖乖的听话哦。

    “hiahia,喜儿会乖乖的听话的,姐姐。”

    “那就好,那姐姐走了。”谭锦儿来到玄关穿鞋子,准李离开,见喜儿跟着来,便说,“喜儿你不要送了,就在家里玩吧,小白她们很快就会到的,有事打电话哦。”

    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

    “打电话哦。”喜儿也跟着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站在门口目送姐姐下楼梯。

    谭锦儿站在楼道转弯的地方,朝门口的喜儿挥手,“拜拜喜儿,要听话哦,有事给姐姐打电话,要开心哦。”

    喜儿绷着小脸,朝她使劲挥手,“姐姐要开心哦,hiahiahia,你要加油哦。”

    谭锦儿愣了愣,旋即笑道:“谢谢妹妹,姐姐会加油的,拜拜,我真的走啦。”

    她消失在楼道里,喜儿飞快地跑进屋。

    “喜儿你去哪里?”张叹问道。

    喜儿没有答话,而是跑到了阳台上,趴在栏杆前,盯着楼下,紧张地等待,忽然松了口气,蹦蹦跳跳挥手,大声喊:“姐姐拜拜~”

    谭锦儿抬头看过来,笑着挥手:“拜拜~乖乖的哦。”

    喜儿一直喊姐姐拜拜,直到谭锦儿骑着小摩托完全消失了,她才没再喊,但依然趴在栏杆前张望。

    “喜儿~喜儿快过来喝热牛奶。”张叹喊她,她没有半点回应,过去一看,只见喜儿在无声地流眼泪呢,大颗大颗的往下掉。

    张叹的心为之一疼,蹲下来给她擦掉,“舍不得姐姐吗?我们不哭,姐姐去几天就回来啦,你要是想姐姐,我们可以和她打视频电话,也可以见到姐姐的,而且你不要担心自己,我会照顾好你的,告诉你,小白也会住在这里哦,你和小白一起起床,一起吃饭,一起玩,你不是好喜欢让小白带你玩吗?这下好了,小白走到哪里都能和你在一起,好不好?”

    喜儿眼泪汪汪地点头,“好~”

    委屈巴巴的样子。

    张叹继续说:“你是不是第一次和姐姐分开这么久呀?”

    喜儿点点头,更加委屈了,眼泪还在流,只是没有出声而已。

    张叹纸巾都用了三张了,抽出第四张,继续给喜儿擦眼泪,同时安慰:“姐姐刚走,你肯定很想她,我很能理解你,这不是坏事,这是好事呀,说明你真的很爱很爱你的姐姐,对不对?”

    喜儿抽了抽小鼻子,点头,哽咽地说:“对,我好爱姐姐。”

    张叹:“爱就要大声说出来呀,来,对着外头,大声说出来,不要忍着。”

    喜儿看了看张叹,碰到张叹鼓励的目光,鼓起勇气,大声朝院子里大喊:“姐姐我好舍不得你吖你不要走好不好?”

    “哎我不走哈哈哈哈~啷里个啷~”

    学园门口立刻传来回应,张叹和喜儿看去,见到榴榴在用力朝他们挥手,这个瓜娃子哈哈大笑,喜儿竟然喊她姐姐呢,她骄傲了吗?她没有!她只是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