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奶爸学园 剑沉黄海

770、心跳(1/2)

    喜儿问的谭锦儿脸色通红,瞪了她妹妹一眼,让她一边玩去。

    张叹则脸色自然地笑道:“喜儿你知道的还蛮多嘛,你知道什么是男朋友女朋友吗?”

    喜儿刚要被姐姐赶走,闻言停了下来,hiahia笑道:“亲亲嘛,mua!(*╯3╰)”

    这家伙抱着身边的小白想要亲亲,被小白嫌弃地推开了小脸,“瓜娃子!你住啥子!爬开!”

    “hiahiahia,亲亲嘛小白~”

    “我才不亲亲。”

    小白对嘟着小嘴的喜儿熟视无睹,把她推开。

    小白对这种亲密接触比较抵触,和喜儿不同。

    谭锦儿对喜儿的教育比较现代,经常会对小人儿说我好爱你呀,鼓励她,赞美她,抱抱,以身作则。

    而小白不同。

    没人教小白这些,她舅妈连抱都不抱她的,哪怕小白索抱抱也不会得逞。

    马兰花和白建平的教育是内敛的,对孩子的爱藏在心里,拙于表达。他们不习惯把爱挂在嘴边。

    至于奶奶,是抱不动,但她会鼓励小白,会赞扬小白。

    谭锦儿挥手让喜儿快走快走,“羞不羞呀你。”

    “hiahiahiahia~”

    喜儿大笑,告诉张叹,说她姐姐脸红了,她姐姐羞羞呢,她才不羞羞。

    谭锦儿恼羞成怒,举起棒子要揍她,喜儿这才一溜烟跑出了厨房。

    留下小白在。

    谭锦儿埋头切牛肉,不好意思抬头,她的脸是真的红了。

    张叹看了她一眼,心说女孩子的脸皮真薄,这就脸红的熟透了似的。

    “小白你不去客厅和喜儿玩吗?”张叹一边做饭一边问道。

    喜儿走后,这个小家伙并没有跟着离开,而是杵在门口,眼巴巴地看着他们。

    谭锦儿闻言,看了看小白,继续低头切肉。喜娃娃那个小傻瓜说傻话调侃她,害的她有点不好意思面对小白,就像她要抢了小朋友的玩具似的,罪大恶极。

    小白没有回答,而是指了指谭锦儿手里的刀。

    “你要刀?干嘛?小孩子不能玩刀。”张叹说。

    小白:“这是我的强项噻。”

    张叹怔了怔,问她:“你会切菜?”

    小白点点头,嚯嚯笑,说她会切菜,还会切肉肉呢。

    她以前经常做这些。

    张叹有点严肃地问:“你舅妈让你切菜啊?”

    小白没有察觉到他的神情,还在自得地点头,夸自己可厉害啦,她也能像锦儿姐姐这样切。

    张叹突然心痛,过来想摸摸小白的脑袋,但想到手上沾了油,便随手在谭锦儿腰间的围裙上擦了擦,再摸摸小白的小脑袋,把她往厨房外推,“现在不需要你切菜,你还这么小,不用做饭,以后你想吃什么,我来给你做,你点菜就行了。”

    小白被往外推,闻言诧异地回头问:“嚯嚯嚯,想吃啥子菜都可以吗?”

    “对啊,想吃什么都行。”

    “我先吃嘎嘎。”

    “啊?……哦哦,是肉吧,没问题啊,等会儿就有肉给你吃。”

    “嚯嚯嚯,张老板你啷个这么好呢?”

    “我是你老汉嘛。”

    小白怔了怔,似乎才想起来,眼前的这不仅是张老板,而且还是她老汉呢。

    尽管她从来没有喊过张老板老板,但是心里已经慢慢在接受了,只是很多时候想不起,依然把他当成自己的好朋友张老板。

    她小脸复杂地看了张叹一眼,想问是不是老汉都这么好呢?

    但她根本不可能问出口,而且她只神色复杂地看了张叹一眼,很快就变成了鬼脸,朝他吐舌头,略略略还喊喜儿一起来略略略。

    张叹笑着也朝她们扮鬼脸,嗷呜嗷呜说要吃了她们俩小只,吓得两小只嗷嗷叫,蹦蹦跳跳,溜得远远的。

    厨房里,悄咪咪切牛肉的谭锦儿脸色红扑扑的,低头打量有些皱的围裙,刚才张叹突然在她的围裙上擦手,把她吓一跳,心跳的厉害。

    怎么,怎么能这样呢?!

    不过想到他是为了摸小白的头,便释然了,不仅不以为意,甚至觉得他有爱心。

    趁张叹没有回头之际,她大胆地看着他,很少见张老板这么调皮的时候!倒是见过他谈判的时候坑人的场景,把那么强势的香江人坑的服服帖帖。

    可能只有在和小孩子相处的时候,张老板才会显示出纯真的一面吧。

    张叹笑着回头,继续炒菜,谭锦儿连忙低下头,收敛脸上的傻笑,专心切牛肉。

    “快好了吗?”张叹问,要做灯影牛肉了。

    谭锦儿看了看案板上的牛肉,还有一半呢!

    她吐了吐舌头说:“我,我今天状态不大好,切的慢了些。”

    张叹:“没事没事,我就是随口问问,不打紧,慢慢来,不要切到手了,灯影牛肉要求切的薄,特别考验刀工。”

    谭锦儿收拢心神,告诫自己不能再这样三心二意啦,这不是正常状态下的谭锦儿啊,她可是厨娘呀!喜娃娃嗷嗷叫竖起两个大拇指的大厨娘!

    这下谭锦儿展现出了出色的刀工,咄咄咄连出十几刀,很快把剩下的牛肉都切好了,牛肉片薄如蝉翼,筷子夹起来放到灯光下,能够透光。

    “好啦,我洗一下。”

    谭锦儿把切好的牛肉装在篮子里,准备清洗,但是被张叹抢先了,让她不要碰水。

    谭锦儿:“……”

    没明白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娇贵了。

    灯影牛肉是她的拿手好菜,张叹做不来,他只负责打下手,但是当做完了灯影牛肉后,张叹便把她“赶”出了厨房,说什么也不让她再做菜了。

    “你到客厅休息,和小白喜儿她们玩,厨房里剩下的交给我。”张叹说。

    懵懵的谭锦儿就这么被“释了兵权”,直到厨房的门被关上,她都没明白自己怎么就被剥夺了做饭的权力呢?好多菜是她买的,她想显身手,结果……

    “小白小白~我姐姐也被张老板赶出来了,和你一样呢,你们好可怜吖。”

    喜儿坐在沙发上,晃动脚丫子,一边和小白看电视,一边说啥大实话呢!

    谭锦儿懵懵懂懂地在厨房外站了一会儿,见张老板真没打算再让她进去,无奈回到客厅,接过喜儿给的一颗糖,塞嘴里,愣了半晌,突然反应过来,瞪着喜儿!

    “你在吃糖!”

    喜儿hiahia大笑,不仅不害怕,反而很骄傲,要大声说出来!

    “对吖,我在吃糖呢,hiahiahia~谁来抓我吖!”

    谭锦儿捏开她的小嘴,好啊,不止一颗糖果!竟然有两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