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奶爸学园 剑沉黄海

966、这是我的强项(1/2)

    张叹带着小白和喜儿以及墩子赶回家,刚好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一开始还小,但没一会儿就变成了大雨点,没头没脑地打下来。

    大公鸡带着两只老母鸡落荒而逃,嗖的一下超过了他们,先一步回到了窝里,在三只身后,跟着一串“小黄球”,都撅着屁股往鸡窝里冲,看的一行人目瞪口呆。

    喜儿被逗的hiahia大笑,下意识地想要去追小鸡仔,但是当先的那只大公鸡站在鸡窝门口,瞪着她,勾起了她心中的恐惧,意识到这是鸡大王,坏得很,赶紧调转方向,去追小白和墩子,回家。

    姜老师站在院子里眺望来的方向,看到他们出现,松了一口气,招呼他们快点回来。

    天地间一下子仿佛被雨水填充,再也容不下别的。

    山林呼啸,暴雨不止,雷声阵阵,看样子一时半会停不下来。

    大家洗了澡,换了干爽的衣服,坐在家里休息,小白和喜儿蹲在门槛上,拖着腮帮子看屋外的倾盆大雨,讨论这些雨是从哪里来的,又讨论上午遇见的那只小刺猬怎么样了,有没有找到家,这么大的雨它可别淋雨生病了吖……

    在屋檐下,大公鸡带着老母鸡和一串小鸡仔在走廊里踱步,昂首挺胸,神气活现的。

    张叹问姜老师:“这几只鸡不是墩子家的吗?怎么到我们这边来了?鸡也串门的?”

    姜老师说是到这边来觅食,遇到了大雨就留下了。

    要是榴榴和嘟嘟在这里,肯定磨刀霍霍向鸡群,嚷嚷吃鸡吃鸡。

    但是小白和喜儿不会,小白不舍得吃鸡,虽然她没少去菜市场牵鸡回家做棒棒鸡,但那是被马兰花逼的,不是她的本意。而喜儿更不会,她现在看到大公鸡和老母鸡就怕怕的,躲着走,人不如鸡。

    晚上姜老师做了棒棒鸡!

    马兰花逗小孩子,说这是宰了墩子家的鸡,吃的就是啄喜儿的那只。

    本以为喜儿会解气,没想到她哇的一下就哭了,把嘴里的鸡肉吐出来,说她不要吃,她不生那只鸡的气,为什么要杀了它呢?!!

    马兰花被白建平趁机奚落了一顿,嫌她幼稚,然后安慰喜儿,说这不是墩子家的鸡,而是村民在山里打的一只野鸡,因为感谢张老板给她们修路而送来的。

    雨下了一整晚,伴随着雷声。

    下雨天好睡觉,一夜无话,第二天雨停了,阴天,张叹站在院子里往外望,山野中空气清新无比,带着浓郁的草木和泥土气息。

    小河一夜涨水,饱满了许多,水田里水盈盈的,水稻摇曳。

    吃了早饭,张叹见到白建平在摆弄一根竹子,往竹子一头系丝线。

    “这是在干嘛?”张叹问。

    “做鱼竿,钓鱼摆摆。”白建平说。

    涨水了,小河里出现许多良好的钓点,白建平见张叹感兴趣,就给他也做了一根,小白凑上来,他又不得不为小白做一根迷你鱼竿,喜儿眼巴巴地看着,他又不得不为喜儿做一根,最后在墩子老实巴交的期望的眼神下,为墩子也做了一根。

    “用什么钓鱼?蚯蚓吗?”张叹问。

    白建平说是,拎着锄头到院子边缘挖了几下,就出现肥腻的蚯蚓,看的张叹一阵头皮发麻。

    喜儿本来很感兴趣,见状赶紧逃的远远的,她还记得被蚂蟥支配的恐惧。

    小白和墩子不怕,尤其是墩子,主动去抓,扯面条似的,一一装进玻璃罐里。

    钓鱼的地方不用走很远,就在小河边,小河涨水,灌进了河边的水渠里,交汇处形成了一片五六米直径的水湾,河水在这里比较平静,可以垂钓。

    白建平以老师自居,给其他人讲解注意事项,鱼钩扔进水里,坐在凳子上等待。

    墩子默不作声地把自己的鱼钩也扔进了水里,然后给小白和喜儿串蚯蚓,手脚麻利,蚯蚓在他手里就是橡皮泥。

    “hiahiahia~~~”

    喜儿跃跃欲试,把鱼钩扔进了水里,咚的一声,就落在白建平身前一米处的水里。

    白建平看了又看,见喜儿期待满满,便没有多说什么,心想靠他这么近,能有鱼敢咬钩才怪。

    小白哈哈大笑,也甩钩,直接甩在了白建平裤子上,钩住了他的裤脚。

    白建平无语,“你钓谁呢???”

    小白不好意思地从他裤脚上解下鱼钩,一甩,这回成功甩进了水里,咕噜一下,鱼漂浮在水面上。

    小小的一块水面,直径不到一米,漂了三个鱼漂!!

    白建平忍不住说道:“你们三个鱼漂是不是凑太近了?离远点不好吗?”

    回答他的是山风的呼啸,三个小朋友眼巴巴地看着鱼漂,就像三只期待大鱼的小猫咪。

    至于张叹,他在小声请求墩子给他串蚯蚓。

    “好孩子~”张叹夸道,把墩子给串好的鱼钩甩到水里,问一旁的白建平,“这河里有鱼吗?”

    白建平笑呵呵地说:“有,肯定有,绝对有,大鱼,好多大鱼,哈哈,上游的鱼塘漫水了,鱼跑了,都在这小河里。”

    他自鸣得意,又嘲笑小白三人,说她们扔的这么近,差点就在他脚边,能有鱼才怪,哪条鱼敢到他脚边吃饵?!!

    “我这么一个大活人坐在这里,你当鱼摆摆是傻子吗??”

    他话音刚落,张叹就见三小只的鱼漂在动,张叹连忙说:“有鱼!是谁的钩??快拉起来!”

    唰!

    墩子动作麻利,挥杆,提杆,但是空钩!

    不是他。

    喜儿也像模像样地提起鱼竿,也是空钩!

    是小白的鱼竿上鱼了!

    张叹帮助她,提起鱼竿,只感觉手头一沉,水花荡漾,一条大鲫鱼浮在水面,被拉上了岸,三小只一拥而上,逮住它!

    “哈哈哈哈哈~~~~”小白大笑,拿眼睛瞅她舅舅。

    白建平讪讪道:“运气不错。”

    张叹夸了几句小白,墩子给小白串好蚯蚓,小白斗志满满,再次扔钩,这次扔的更近,就在白建平的脚边。

    白建平:彡(-_-;)彡

    他很怀疑小白童鞋,到底是想钓鱼,还是想钓他?

    他觉得想钓他的嫌疑更大!

    墩子和喜儿也兴致高涨,再次扔钩,咚咚两声,都扔在了白建平的脚边!

    “扔远点!不要扔在我脚边,这里没鱼!鱼不敢靠这么近!”白建平吼道。

    “有鱼在吃钩!是墩子的!”张叹说。

    墩子快速提杆,水花四溅,是一条大的!他拉不上来。

    白建平想了想,还是决定帮一把,他拿起抄网,屁股都不用离开凳子,就这么坐着,随手往水里一抄,一条两斤多的大草鱼被捞了上来!

    三小只一拥而上,连白建平和大草鱼一并逮住!

    今天喝了酒,先睡了,第二章白天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