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奶爸学园 剑沉黄海

1054、我回来唠

    当张叹擦干净鞋子上楼时,看到小白和她舅舅坐在小餐桌前,举起小被子,高呼一声干杯,咕噜咕噜,把杯子里的液体喝了下去,痛快地哎呀一声,放下杯子后,才看到出现在门口的张叹,嚯嚯笑,喊他一起来喝酒酒噻,旋即又捏了一颗煮花生塞自己的嘴里,吧唧吧唧,巴适得很。

    白建平见张叹吃惊的样子,连忙解释说,小白喝的不是酒,只是白桃味的小熊饮料,有味无色,看起来像大熊酒而已。

    小白伸长脖子,闻了闻白建平的杯子,“舅舅,和你的一样呢。”

    “什么一样,根本不一样,你的是小熊饮料,我的是白开水,无色无味。”白建平说。

    小白哈哈笑,“舅舅你喝的是酒!!”

    张叹默默闻了闻,隔着好几米远都能闻到房间里一股酒味,看样子白建平躲在家里偷偷喝酒。

    据说,白建平以前好酒,虽不至于嗜酒醉酒,但是每天都要喝一点,像是生活的调味,不能没有,否则无味。

    他那时候喝的酒都是一些低档酒,街边小店里卖的,论斤,多是米酒,掺了水,喝一斤不会醉人。喝这种酒,人人都可以是酒神,久而久之,酒量没见长,气势已经冲出三界外。

    因为不会醉,所以马兰花没有管的太严,也体谅他工地上工作辛苦,喝点酒能够麻痹身体的酸痛。有的人常年在工地做重活,长年累月下来,身体积劳,到了晚上躺下,就全身酸痛,睡梦中都在痛的呻吟。为此他们往往都会喝点酒,酒量都不错,为的就是能够睡个安稳觉。

    后来白建平和马兰花从白家村带走了才两三岁的小白,为了她的成长环境,马兰花就把白建平的酒禁了。

    但是一下子白建平哪里受得了,便偷偷的喝一点,一段时间没有出事,直到有一次就他和小白在家,他又偷偷喝酒了,这回买的酒老板有良心,没有掺太多水,酒的后劲很足。他喝醉了,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总之当马兰花回来时,他被一桶水浇在头上,终于醒了,旋即被告知,他训哭了小白,把小朋友吓的不敢做声。

    白建平至此就把酒戒了,好几年没有喝了,直到这两年才又喝一点,但是绝对不敢多喝,自己控制量,哪怕是去工地上找老乡们吃饭。

    “呵呵呵,只有小半瓶大熊酒,我掺了水。”白建平主动向张叹解释,虽然张叹并没有询问。

    餐桌上放了一瓶大熊酒,是51度的,500毫升装。这瓶酒有大半没有喝,按照白建平的意思,这大半瓶中掺了许多水,所以酒精度数其实降了很多。

    “重要的是适度适量。”张叹说,没有怀疑白建平的话,却拿起了小白的杯子,闻了闻,甜甜的气味,其实是小熊饮料。

    “嚯嚯嚯~”小白傻笑,兴致勃勃地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剥花生吃,气质拿捏的很准,不比她舅舅差。

    张叹笑道:“少喝点,马上要吃饭了。”

    他叫上白建平,到城中村中找家饭店吃饭。

    吃晚饭出来,已经是夜色沉沉,华灯初上,巷子里响起犬吠,路灯下小虫子乱飞。

    白建平去黄家村的广场上看跳广场舞,喊小白一起去,小白拒绝了,但是答应帮他保密。

    小白惦记小红马里的瓜娃子,回到浦江好几个小时了,还没见到一个呢,十分想念。现在哪怕是出现一个榴榴,她都能喜出望外,更别说小米、喜娃娃一众小可爱啦。

    小红马的招牌在夜色里闪闪发光,小孩子很喜欢这种装饰,但是大人中许多说这很土,有种90年代的风潮,劝他换个现代化点的招牌。

    张叹虚心听取,绝不更改。这又不是给大人开的,重要的是小朋友们喜欢。

    小白迫不及待,甩开张叹,一溜烟跑到小红马门口,想要找口子钻进去,但是却发现铁门关上了!

    “开门吖开门吖李摆摆~”

    小白抓住铁门摇晃,哗啦啦响。

    “来啦来啦~”

    老李给她开了门,小白刚一进去,就看到院子里正在上演一处追击战。

    一个小不点追着另一个小不点满园子疯跑。

    后面追的那个忽然站住了!她胸前绑了一排娃娃,急刹车停在原地,看向铁门,吃惊地盯着小白。

    下一秒,这个小娃娃一蹦三尺高,大喊道:“*¥#¥@#¥¥%”

    这人是嘟嘟。

    嘟嘟一激动,就不会说话了。她口吐婴语,激动的语无伦次,跑到小白面前,一把抱住她,嗯咦一声,竟然抱了起来。

    “哟呵”小白吃惊,胖嘟嘟力气真大吖。

    这会儿,嘟嘟缓过来了,终于可以说话了,大声朝教室里喊道:“胖榴榴胖榴榴是小白回来啦小白回来啦”

    史包包化成一溜烟,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奔向教室,送鸡毛信去了……

    很快,教室里冲出来一个小身影,快的只剩下影子。

    下一秒,小白又被抱住了。

    一个小身子扑向了她,撞的她连连后退,差点就坐在地上,好在张叹见势不妙,扶了一把。

    “hiahiahia~”小白怀里的瓜娃子抬起头来,是喜儿。

    在她身后,接连跑出来好几个,纷纷围在她们身边蹦蹦跳跳,叽叽喳喳。

    “好家伙鸭,好家伙,我的好家伙,小白回来啦,她都胖了呢,她肯定吃了好多好吃的叭……喜儿你快点让开,我也要抱抱小白。”

    榴榴的关注点总是很特别,但又不意外。

    闺蜜团都来了,闺蜜团预备役也都来了。史包包牵着小郑郑的手,小悠悠在嘟嘟和喜儿身边转来转去,小年站在远处的台阶上,怯生生喜滋滋地看着这边,哦,还有小圆圆,此刻已经站在了张叹脚边,十分自然地把自己的小手递了出去……

    “嗨,瓜娃子,嗨瓜娃子你好噻,我回来唠啊哈哈哈……”

    小白在小闺蜜们的簇拥下,视察了小红马,热情地和瓜娃子们打招呼。

    几天没来,这里就多了许多新面孔,当然也走了几个老面孔。

    暑假即将结束,新学期就要开学了,人员新增是正常的现象。

    他们来到三楼的家里,小白把她和张叹一同挑选的小礼物送给大家。

    不是什么珍贵的礼物,诸如一只小小的布娃娃吖,一只小铅笔吖,一只橡皮擦吖,一只色彩斑斓的弹珠吖,一张她游玩乐园的照片吖,上面有她画的笑脸呢……

    小小的布娃娃是给嘟嘟的,这样她胸前绑着的那一排又多了一个新成员。

    当然,还有带来的零食。

    张叹忙前忙后,负责伺候这群小朋友,给她们准备好零食,切好水果,备上小熊饮料,超大屏电视打开,必须是流行的动画片……

    忙完这些,他才有空休息一下,沙发上已经坐满了瓜娃子,他便坐在沙发扶手边的懒人沙发上。

    坐在沙发边缘的小年拿了一颗无籽葡萄,默不作声地递给他。

    “给我吃的?”张叹问道。

    小年点点头,害羞地低下头。

    张叹接在手里,说了声谢谢。

    小白不仅准备了给小闺蜜们的零食,而且有给小红马所有小朋友的,在家玩了会儿,在张叹的提醒下,她终于舍得下楼,给小朋友们送零食。

    “小白,小白~”小年忽然喊住小白。

    “啷个了?”

    “我,我过生日你来吗?”小年鼓足勇气才说。

    喜儿立即告诉小白,小年过几天要过生日了,邀请她们都去呢,“小白你也去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