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大哥叫朱重八 南城二爷

三十一

    “这儿,真她娘的好!”

    金陵城,熙攘的人群中。

    两个布衣的外乡汉子,羡慕并赞叹的打量着这座城池。

    东南重镇,江南名城。几千年的人文财富累积,乱世之中依然是繁华景象。美不胜收,让人流连忘返。

    说话的汉子,身材高大,修长的四肢像豹子一样充满着力量。古铜色的肌肤看来就彪悍,说话时声若洪钟,隐隐有金铁之声。

    “好是好,但城里的人都是羊,听说当初朱五只几万人马,就攻下了此城。”

    高大汉子的身边,另一个汉子冷笑着,开口说话。

    这个汉子没有那么高大,身材精瘦,也是古铜色的肌肤,一张脸棱角分明。

    他不像高大汉子那样,让人望而生畏。而是似乎把所有的力量都隐藏在眼神中。

    赞叹羡慕的眼神中,锋芒毕现,像是一把绝世宝剑。

    “换咱们来也行!”

    他又是笑笑,“朱五是命好,没有官军追屁股杀他。这乱世,比的就是谁不要命,谁命硬!”

    闻言,高大的汉子大笑着点头。

    “听说朱五手下有几个了不得的人物,啥子常遇春,傅友德说地神乎其神,老子真想会会他们!”

    说完,高大汉子还看看自己砂锅大的拳头。

    矮小些的汉子笑道,“兄弟,莫急,早晚地事。”

    高大汉子笑笑,摸摸自己的肚子,“兄弟,肚子饿了,前面吃酒去!”

    说完,这两人并肩说笑着,往前方的饭庄而去。

    远处,几个看起来不起眼的蓝衣服百姓,似乎在有意无意的远远尾随。

    这两人不是旁边,江西徐寿辉派来给朱五拜年的使者。

    彪悍的高大汉子姓张,名定边。

    稍矮些的精瘦男子姓陈,名友谅。

    如果朱五熟知历史,他肯定不会先见关先生,而是会先会一会,这一对名垂千古的把兄弟,好好看一看,在历史长河中一直像反派人物一样的汉皇,陈友谅。

    说他们名垂千古,是因为他们做到了义气二字。这二人若不是失败者,他们的声名将媲美桃园三结义。

    陈友谅读过书,做过小吏。张定边急公好义,一直在江湖闯荡。

    这两人从小光腚娃娃的交情,比亲兄弟还亲。

    一起参加义军,一起打天下,一起在血雨腥风中相互扶持,二人之间的忠义,举世无双。

    张定边,也是当世第一猛将。

    在原本没有朱五的时空中,陈友谅和朱重八鄱阳湖大战。张定边亲率战船直冲朱重八的战船,无人可挡,若不是常遇春一箭伤了张定边,兵败身死的,可能就是朱重八。

    不过,最让后人称道的,还是他们二人之中的义字。

    陈友谅兵败身死,张定边匡扶少主为帝。朱元璋兵临城下,张定边誓死血战。

    可无奈兵力悬殊,两军差距太大。

    张定边一生刚强果断,不可能投降,但是他可以凭借一身的武艺纵横四海,结拜兄弟留下的孤儿寡母呢。

    于是和朱元璋约定,善待陈氏后人,便献上城池人口军队财富。反之,张定边必血战到流干最后一滴血。

    朱元璋欣然答应。

    确认少主安全之后,张定边率领手下死士突围。为了兄弟的血脉,他可以低头。但是为了兄弟的遗志,他不肯能投降。

    但天下大势已定,张定边不愿再让家乡子弟白白流血。在号啕大哭中,遣散手下兵马,带着妻子隐居乡野。

    乱世中,到处都是野心勃勃之辈。为了前程利益,即使亲父子兄弟,随时都能自相残杀。

    但张定边,把华夏男儿的义气二字,诠释到了完美。

    “二位客官,用些什么?小店有新打上来的江鱼,味道鲜美!”

    饭庄的小二把这两人迎进来,用毛巾卖力的擦了擦桌子。

    陈友谅和张定边面对面对下,陈友谅不说话,不住的看着周围四方。

    张定边听了小二的话,大笑起来,“咱们最爱吃鱼,给我哥俩来两条,挑肥的,鱼头大的,另外再上些酒!”

    “这”小二犹豫下,笑道,“客官,您二位第一次来金陵吧。金陵的朱总管有令,禁酒!”

    “嗯?”

    张定边有些错愕,“这事啥规矩?这么大的金陵城不让卖酒,那这饭吃着还有啥意思?”

    小二有些尴尬,朱总管的闲话他可不敢说,想劝这汉子也别说,可是看人家一身彪悍之气,又不敢劝。

    “既然没有酒就不要了,两条鱼,两盆饭,再加一个素淡的小菜,快点。”

    陈友谅说完,小二笑着去准备。

    接着,陈友谅又对张定边道,“禁酒好!这世道粮食比命还金贵,酒这玩意又不能当饭吃。这位朱总管,是个胸有丘壑的人物!”

    张定边也是豁达之人,笑了笑,“刚才你还说人家命好!”

    “就事论事!”陈友谅端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命好也是种能耐。既命好又知道民生艰难,爱惜百姓,这位朱总管,将来错不了!”

    “耶耶,看你说地,老气横秋,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比朱五还厉害呢?咱哥俩现在跟人家比,无名小卒!”

    张定边的调侃,陈友谅不以为意,反而笑了下。但是眼神中的傲气和桀骜,却显露无疑。

    “咱们,现在缺的是机会。他命好,咱们兄弟命硬。只要有机会,不必他差了。”

    这会的功夫,店家把饭菜送了上来,二人埋头大吃。

    张定边先吃鱼头,然后用鱼汤泡饭,一口气吃了小半盆饭,又开口道。

    “这朱五,为何不见咱们呢?”

    “等吧!”陈友谅吃相斯文了些,没那么急,“听说刘福通的人也来了,等他见了那边的人,自会见咱们。”

    说着,一笑,“说起来,这位朱总管还算是北方红巾一脉,咱们这些南方红巾,是外人。”

    “他们也未见得是自己人,不然朱五为啥单干!”张定边笑道,“我看他们也就是那么回事,表面交情!”

    “不单干,连这点交情都没有。”

    陈友谅擦了嘴角的饭渣子,忽然冷笑下,“这天下,想出头还真得学朱五,拉一票家乡子弟,单干!这才一两年的功夫,他已是天下数得着的人物了,宁为鸡首不为牛后,给别人卖命,不值得。”

    话中有雄心万丈,但也有些不甘心的萧索。

    听到这话,张定边放下饭碗,放低了声音轻声道,“兄弟莫急,你也说了咱们差一个机会,凭咱们兄弟的能耐,还怕不能出人头地?”

    乱世中,最不缺少的就是有野心的人。

    这哥俩投奔徐寿辉的义军,摩拳擦掌的准备大干一番事业。

    可是徐寿辉称帝,成了朝廷的眼中钉,肉中刺,百万大军追着他们的屁股打。

    被动挨打,英雄无用武之地。

    再加上徐寿辉那边,都是些眼光短浅之人,哪怕兄弟两人屡立战功,现在也只是个不大不小的官职。地盘小,兵马少。

    “这话对!”

    陈友谅笑道,“是我太急了,没来金陵还不觉得,到了这,看人家这份基业,眼红了。”

    说着,端起茶碗,“今天没酒,咱哥俩以茶代酒,喝一个。”

    二人碰了下被子,一饮而尽。

    随后,张定边又笑道,“兄弟,你说上面交代给咱俩的事,能成吗?”

    上面,指的就是徐寿辉。

    这次派陈友谅过来,只有两个字,结盟。

    徐寿辉和彭和尚气兵出气,风卷残云,很快就有了百万人马。

    可是徐寿辉目光短浅,居然建国称帝,招来了蒙元举全国之力的征讨。

    彭和尚战死了,地盘也没了,只能背靠大别山苦苦支撑。

    可是另一边,长江下游这里,朱五却在朝廷把主力抽走的时候捡了一个便宜,占了金陵。

    朱五声名鹊起,成了朝廷另一个大患,徐寿辉这边也能喘口气。

    南方官军的精锐此时正夹在二人中间,要是两遍结盟,朱五在官军背后发力

    陈友谅冷笑下,“够呛!谁都不是傻子,人家凭啥和咱们结盟,就凭咱们带来的金银财宝!”

    又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望着窗外,“人家可比咱们这边,有钱呢!”

    此时,外面街上忽然传来一阵喧闹。

    只见几十个没带兵器,但是穿着战袄,收拾得干净利索的定远士卒,边走边大声说笑着。

    “常统领和傅统领比箭,你们收谁能赢?”

    “当然是常统领,俺们淮西的第一好汉,还能差了!”

    “不好说,傅统领一身本事也不是吃素的,他俩都比了好几场了,不分胜负。”

    “可惜总管不让赌钱,不然咱们开个盘子,押几手~”

    陈友谅望着远去的定远士卒,若有所思道,“看到没有?定远军这份精气神,咱们那边有吗?你看人家这当兵的穿的,干干净净,一个补丁都没有,你再看看咱们那边。”

    说着,叹口气,“您再看看人家的军纪,路上到处是商贩摊子,没见哪个伸手拿东西。这要是放在咱们哪儿?扁担都给你抢喽!”

    说完,回头,却发现张定边似乎根本没听他说什么,而是魂不守舍的看着士卒消失的方向。

    “常遇春,傅友德比箭?老子真想看看,他俩到底有啥能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