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大哥叫朱重八 南城二爷

八十三 短暂

    天地之间,万箭齐发。

    火炮轰鸣之下,城墙的石头炸裂,一个个的垛口被弹丸砸碎,夹杂着人类的残肢断臂飞上天空。

    但与此同时,无数的箭枝,投石机发射的石弹落在运河上,汉水中。奋力前行的汉军登陆船,不断被打翻,江面慢慢被血色浸染。

    汉军的炮舰也被射中了许多炮弩,桅杆碎裂,有水手战死。这还是自从脱脱之战之后,汉军水师第一次吃亏。打红眼的炮手,光着膀子,在军官的指挥下继续射击。

    两军一个在城里,一个在水上,已经是眼对着眼,脸贴着脸。

    轰隆!

    大都号上巨大的火炮发射,城墙人仰马翻。弹到城墙上的炮弹,在人群之中翻滚,穿过人群,砸碎了两台准备发射的投石机。

    紧接着无数炮弹下雨一样落下,城投的弓弩和投石机损失一片。

    尽管襄阳王博罗不花把襄阳防守的威力,提升到了极端。但是汉军的火炮,是有代差的武器,破怪力惊人,元军开始渐渐不支。

    就在这时,几艘运兵船也在滩头登陆,汉军士兵翻下船,把铁链拴在岸上的大树上,准备架设浮桥。

    “杀呀!”

    忽然间,数百骑兵自汉水边高处的营寨里杀出,直奔滩头。

    “炮口低三,延伸五!”

    瞭望塔上,年轻的水师军官在大吼。

    战舰甲板上,炮手拼命的调整火炮。

    天地间,血与火的交织。

    “火器还是不够,回头和老头研究一下,捣鼓两个完全燧发枪和火炮的,全火器兵团出来!”

    每一秒都有人死去,但是朱五的心思忽然有些飘远,想到了很远之后。

    滩头短兵相接,元军的骑兵在炮火中彪悍的杀出,手中马刀挥舞带起阵阵血雾。

    列队的汉军士卒用火绳枪,霰弹炮拼死防御。他们的身后越来越多的士卒顺着铁索,在无数炮弩和投石机的打击下登陆到岸上开始作战。

    轰轰轰!

    火炮轰鸣,暴露在汉军视线中的投石机炮弩等物遭到火炮的反击元军开始哑火。滩头的汉军士卒,开始渐渐占据上风。步兵把失去冲击力的骑兵,反包围起来。

    后面岸上,在炮兵的掩护下黑压压大队的汉军冲了上来。

    元军猛汉军更猛。

    朱五亲眼看见,水军副帅之一的双刀赵普胜,手持双刀在滩头上带领士卒向前。

    樊城下面,许多暗堡和木寨组成的抵抗防线,在汉军的冲击下开始破碎。

    赵普胜出身水匪,打仗向来都是身先士卒。

    “杀呀!”

    前面有木寨挡住了汉军的去路安阳滩上到处都是陷阱。木寨里的元军用弓箭和床弩阻挡上岸的汉军。

    轰!

    掌心雷和白磷瓶在木寨的木墙上爆炸,燃烧。霰弹炮加掌心雷汉军士卒中不断有人在元军的弓箭中倒下,但是更多的人冲了过去。

    赵普胜跳过木寨的围墙一刀砍死一个拉弓的元军。

    “兄弟们推过去推到城墙下!”

    身后,无数的士卒齐声呐喊,“大汉!大汉!”

    即便是艰难,但是汉军必胜。

    朱五在船头欣慰的笑了。

    “杀呀!”

    又是震天的杀声,襄阳城的水门大开,无数箭鱼一样的小船从水城里冲出来,直接杀向汉军炮舰。

    一条汉水,襄樊再两岸。

    汉军集中火力攻打樊城,襄阳的守军自然要出来攻击汉军的后背。

    在汉军巨大的炮舰面前,襄阳的小船像是鱼儿和鲸鱼的区别。但是蚂蚁多了咬死大象,元军的小船上装载了火油,硫磺和燃烧的火药,冲向汉军战舰,妄想玉石俱焚。

    轰!轰!

    此时汉水和运河上汉军的炮舰共有十二艘,除却攻击樊城的炮舰外,尚有六七艘没有包裹铁皮的战舰,作为后队防御。

    沉寂已久的火炮迅速发射,炮弹在让汉水沸腾,冲出来的小船一艘艘被掀翻。但是精锐之所以是精锐,不会因为死亡就退去。

    汉水狭窄,依然有燃烧的小船,撞击到汉军战舰之上。

    “烧了他们的船!”博罗不花襄阳王之尊,一直矗立城头,已身督战。

    这时,看到襄阳的水军小船撞击到汉军战船上,情不自禁的大喊。

    可是,想象中热焰滔天,却没有出现。

    反而是装在汉军大船上的小船,被一个个炸翻。汉军战船短暂的起火之后,迅速被扑灭了,有烧伤严重的慢慢退出战斗序列,汉水远处,自然有新的战舰补充进来。

    “朱五,到底有多少船?”城头的博罗不花,眼见襄阳的敢死队死于汉水之上,汉军的战舰只是稍有损伤,失魂落魄的问。

    但是,当他刚说完,边上忽然发出惊恐的呼喊。

    “朱贼的船,在拽浮桥?”

    博罗不花望去,顿时大惊失色。

    襄阳和樊城之间,在汉水上架设了一道铁索浮桥。说是浮桥,但其实是铁桥,上面不但能走人,还能通过车马,是两座城池彼此相通救援的要道。

    可是此刻,一艘六丈高的汉军大船,缓缓靠近浮桥。汉军大船上的铁钩,挂在了浮桥之上。

    然后,汉军大船桅杆风帆变向,慢慢的改变航线。随着汉军大船越来越远,汉江上的浮桥也被拉扯得剧烈了震颤起来。

    轰隆!

    还没等博罗不花做出决定,身边突然传来爆炸声,投石机碎裂成烂木头,垛口后的三公炮弩被砖石砸碎,掩盖。那些操控的元军士兵,倒在血泊中,生死不知。

    “王爷,滩头的寨子和暗堡都让朱贼的人推了差不多了!”

    听了亲兵的禀告,博罗不花抬头,看看渐暗的天色,面无表情,“传本王令,坚持到天黑!”

    战斗从刚有夕阳打起,到最后一丝余晖落下停止。

    大地上,江面上,满是弥漫的硝烟。

    战争持续了一个半时辰,雄伟的樊城城墙,满目疮痍到处都是破碎的缺口和散落的守城器械。

    运河之上,变成碎木的小船在原地打转,几具汉军得尸体被冲到了岸边。汉江之水,不断的冲刷着身上的血迹。

    滩上,熊熊火光,寨子剧烈的燃烧着,元军破碎的尸体,纵横交错。

    这就是战争,短短一个时辰,死了很多人。

    几个水手,吊在大都号的船身上,艰难的摘除那些射在包裹船身铁皮里的炮弩。

    朱五依旧静静看着前方的城池。

    今天只是开胃菜,明天会更残酷。

    对不住大家,我在老家,烧百天。

    家里人太多,事多。对不住大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