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大哥叫朱重八 南城二爷

八十 察罕

    翌日清晨,朱五独自在花厅中吃早饭。

    “爹,昨儿晚上真人去了李善长家里!”

    “喝了几杯酒,说了一会话儿!”

    听了朱玉的禀告,朱五放下筷子笑笑,“他俩不是尿不到一个壶里吗?”

    朱玉看看朱五的脸色,又小声道,“昨天晚上,李家侄少爷李儒连同几个仆人,都消失了!”

    朱五刚要拿筷子的手停顿住,随后盯着一个方向,若有所思。

    半晌,朱五开口,“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朱玉退下。

    啪!喀嚓!

    朱玉退下没多久,朱五直接把桌上的碗筷一股脑的都摔在地上,几个侍女想过来收拾,但是被年长的嬷嬷给悄悄拉住了。

    朱五坐在那里,气得胸膛起伏,脸色有些吓人。

    “来人!”

    “爹!”朱玉又战战兢兢的出现。

    “告诉花云,从今天开始席老头身边的暗卫加倍,再出任何岔子,他们自己抹脖子!”

    “是!”

    “传令!”朱五又道,“湘地一战,胡惟庸献计有功,将功折过,调任京城尹,户部副堂,掌管军需司库,造币副使!”

    湘地的战报作业连夜送来,傅友德大败杨完者,重炮轰城门,已经拿下长沙路,占据湘地半壁。

    “是!”朱玉又道。

    “换份早饭!”朱五看看狼藉的桌子,狼藉的地面,“算了,不吃了!”

    说完,一个人背着手,朝着书房的方向走去。

    他背着的样子,和老道还真有几分相似。

    为人难,为人君更难。

    即便是算到了一切,也算不到手下那些龌龊事儿。

    更难的是,明明知道了,还得继续装糊涂,自己心里憋气。

    “告诉花云!”朱五走着忽然回头,又开口道,“那事不查了!”

    “是!”朱玉回道。

    “郭老三那边有战报,第一时间给我送来!”

    朱五的声音远远传来,花厅中无论是朱玉还是众侍卫,都长出一口气。

    伴君如伴虎!汉王有时候发脾气,太吓人了。

    跟在元顺帝身边,才是伴君如伴虎。

    四十余岁的元顺帝已经不再年轻了,但是脾气却依然如同年轻时那么难以捉摸,甚至更加残暴。

    啪!啪!啪!

    棍子打在人身上的声音传进宫殿中,元顺帝龙椅之下跪着的群臣们,两股颤颤,脸色发白,冷汗连连。

    仗刑!就是用大木棍子,打大臣的屁股。

    华夏自古以来没有这样的刑法,历朝历代皇帝和臣子虽然是君臣,但是臣子们还是有个相对独立的人格。皇帝可以处死大臣,但是不会侮辱大臣。

    但是无论是金还是大元,皇帝对臣子的处罚就苛责,甚至侮辱性极强。臣子胆敢触怒皇帝,众目睽睽之下,让侍卫扒了裤子就打。

    如此酷刑,不但残忍并且从心理上彻底摧毁了大臣的尊严。

    今天,在大殿外被仗刑的,是大元的丞相哈麻,枢密院同知秃噜帖木儿,右丞瀚勒海寿,左丞拖音。(哈麻这回死了,上一回写错没死,这回一定死!)

    这些平日高高在上的大元贵胄,现在被捆在华丽的地毯之中,堵上了嘴,被人狠命的责打。

    几棍子下去,这些健壮的贵族就没了声息,鲜血从他们的嘴角,滴落下来,很快在地上成了一个小河。

    同时龙椅上,元顺帝咆哮格外狰狞,“你们说对朱五怀柔,这就是怀柔的结果?”元顺帝手里拿着奏折,拍着御案,“闽地丢了,湘地丢了一大半,朱五在襄阳的兵马也开始调动!”

    “你们告诉朕,你们大元的南方,还有多少地可以丢给朱五!”

    砰砰!仗刑的棍子声和皇帝咆哮,先后落在耳众,殿中的臣子们不敢抬头。

    推荐一个app,媲美旧版追书神器,可换源书籍全的  !

    “陛下,哈麻死了!”穿着华丽盔甲的怯薛侍卫进来禀告。

    “死了拉出去!”元顺帝怒吼,“让淮王帖木儿不花去抄他的家!看看他这么些年收了朱五多少钱!”

    皇帝的吼声在殿众飘荡,不知过了多久,皇帝的胸膛渐渐平息。

    “你们谁告诉朕,怎么办?”元顺帝站在御案旁,看着臣子们,“朱五在南方一家独大,北方有乱成这个样子,该怎么办?”

    群臣默不作声。

    不是他们没办法,而是他们不敢说。眼前这位皇帝,心性最是暴躁,一点耐性都没有。他采纳了建议,但是稍微有些不如意,就会拿臣子撒气,动辄杀人抄家,让人不寒而栗。

    “朱五打不着,打不过就算了。刘福通那泥腿子,也敢北伐?”元顺帝再次怒吼,“一路走潼关!一路走太原!地方官府高挂免战牌,只知道找朝廷报急!大元朝养了一群废物!”

    “现在开封都丢了,下一步丢哪里?大都吗?”元顺帝犹如暴怒的老虎,在群臣中走来走去,“朱重八又发兵济南,如果他占领了齐鲁全境地,再加上刘福通,再加上朱五,大元怎么办?朕怎么办?回去放羊?”

    见群臣还是没人说话,元顺帝一拍桌子,“呔,说话呀!”

    “陛下!”枢密院平章哈喇章开口道,“红巾贼四处流窜,官军难以捉摸动向。再加上地方上掣肘太多,官军互不统属。臣以为,朝廷该派遣一员大将,全权节制朝廷兵马,剿灭叛贼!”

    “你说,用谁?”元顺帝说道。

    “梁王阿里闻之子,大将军察汗帖木儿!”哈喇章话音落下,群臣纷纷赞同。

    不赞同也没办法,当年以横扫天下之势立国的大元,到了现在居然没有拿得出手的名将了。那些世袭的贵族,被红巾贼打得丢盔弃甲。察罕帖木儿是朝廷少有的,能压制红巾贼的名将。

    “就用察罕!”元顺帝毫不犹豫,“传旨,封察罕为大抚军院都督,节制中原兵马,剿灭叛贼!”

    说着,元顺帝又下令道,“传旨辽东,上都各部,调集五万骑兵给察罕使用!”

    “朕,给他一年的时间,一年之内,灭了刘福通,宰了朱重八,南下剐了朱五!”元顺帝势若疯癫。

    一年?群臣再次面面相觑。

    天下的乱局十年能够平复就算祖宗保佑,陛下你怎敢说一年?

    可这个时候,只能口称陛下圣明,希望早早散朝。

    乱世的气象就是如此,当君臣不在一心,国家没有力挽狂澜之人,再大的帝国也不免分崩离析。

    群臣散去,元顺帝怒气未消。

    见皇帝生气,太监总管朴不花,赶紧送上参汤给皇帝补补身子。

    大元的太监多来自高丽,那个穷地方除了太监和女子,也没什么好东西能讨好上国皇帝的欢心。

    这太监跟随元顺帝多年,深得欢心,一日也离不开。

    “陛下累了,不如给您找点乐子?”朴不花微微笑道。

    元顺帝叹息一声,“哪还有那个心情!”

    朴不花又是一笑,手掌轻拍。

    啪啪两声,殿中的灯火暗淡下来。

    紧接着十数名身上裹着透明薄纱的各种佳丽,鱼跃而进。又有乐师,开始在偏殿中奏乐。

    刚才还有些心累的元顺帝,瞬间满血。

    似乎忘记了天下大事的烦恼,笑着钻入美人堆中,左拥右抱。

    (兄弟们,我今天干不动了,只双更欠一章吧!我好好琢磨下,下面的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