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灵魂补丁 现钞

第323章 出事了

    文杰面前是一片崭新的高板楼,看起来也就是近几年才交付使用的。

    板楼的底商有各种店铺,店铺敞开着门,门口摆放着琳琅满目的商品。

    一阵微风拂过,他感到周身气压骤然降低,紧跟着一股种奇怪的味道冲入鼻腔。

    似乎是鱿鱼丝,鱼片,虾皮之类的东西,咸香带着甜腥的味道……

    可那些商户门口堆放的大多数是塑封的成品,半成品。

    也就是说,这里应该没有活的海鲜产品,不像水产市场那样,活的鱼啊,虾啊,螃蟹,皮皮虾,龙虾,在水池子里游来爬去……

    塑封的成品,半成品,哪里来的那么浓重的甜腥味道?

    就算是那些吃的东西散发出的味道,为何会给人这种阴森恐怖的感觉?

    这味道任凭谁闻到了,都会从内心里产生一种寒冷和恐惧的感觉。

    他深吸一口气……那感觉更强烈了,带着死亡的气息。

    难道是血腥味?

    想到这里,他心里猛地一沉,目光定在了面前的那扇门上。

    那扇大门紧紧关闭着,与周围敞开门来做生意的商品形成鲜明的对比。

    门楣的位置悬挂着一个红色的招牌,招牌上写着川岛水产批发字样。

    那行中文的下头还写着一行日语。

    文杰不懂日语,捉摸着那应该就是“川岛水产”的日文意思吧。

    在他凝望的时候,门板似乎动了一下。

    一种危险逼近的感觉,让他来不急多想,脱口而出:“小心!”

    猛地转身,回头望去。

    他的那句小心是对杨珊珊说的,回过头,也是看向杨珊珊的。

    马路边上,几秒钟前杨珊珊站着的位置,现在空了。

    杨珊珊,人呢?

    他瞬间有些慌了,不祥的预感萦绕在心头,感觉越来越强烈。

    如同被什么恐怖的东西揪住了命脉。

    “砰”那扇紧紧关闭的大门被踹开了。

    那扇门看起来挺结实的,就那样被踹的稀巴零碎。

    碎裂的门板,散落在地上,一双皮靴踩在门板碎片上,卡蹦卡蹦直响。

    顺着皮靴往上看,一个身穿迷彩军装的强健男人出现在视野范围。这是个二十出头的白人男子,皮肤白的耀眼,额骨高高隆起,棕色的眼眸隐在了眼眶的阴影中。

    他手里端着一杆机枪,嘴里似乎嚼着什么东西,歪头看着文杰。

    触及文杰警惕的目光,他索性把嘴里的东西一吐,戏谑地笑了笑,熟络道:

    “Hay,guy.Nie2seeUagrain”

    文杰眯起眼睛,认真端详着面前这位大兵。

    他脑子里快速的闪过一幅幅画面,却始终无法与面前的这个形象重合。

    这让文杰有点疑惑:自己在哪里见过这个人呢?

    老外似乎明白文杰的疑惑,笑容更加肆无忌惮起来:“Don’t??Urememberme”

    说着他从兜里掏出个东西,朝这边扔了过来。

    “啪”

    一个细脚伶仃的东西正掉落在文杰脚边,他低头一看,内心猛地一震:

    是一支笔。

    一支羽毛笔。

    复古,刻着”soul”英文单词的羽毛笔。

    他返回2019年,站在华海国际的电梯里,一位黑衣男人朝他扔羽毛笔的情形在记忆深处凸显出来。

    当时他那个黑衣人帽檐压的很低很低,他根本没看清那个人的样子。

    虽然感觉那个黑衣人怪怪的,只当是跟之后的反系统联盟一伙的,没有放在心上。

    现在回想起当时的一幕,他终于明白黑衣人乔装打扮成了黄种人的模样,显然没有搞美瞳之类的东西,所以干脆用帽子遮住了瞳孔。

    文杰缓缓捡起地上的羽毛笔,沉声道:“你……是……詹姆斯?”

    他实在想不出,除了詹姆斯还有谁要这么处心积虑地找到他,找到灵石。

    对面的老外扑哧一声笑了,操着生硬的汉语:“聪明!”

    说罢,詹姆斯把枪端了起来,用枪指着文杰道:“THESOULSTONE”

    对着黑洞洞的枪口,文杰并没有害怕。

    他知道没有得到灵石之前,詹姆斯不会杀他。

    见文杰不为所动,詹姆斯把枪口往前伸了伸,悠悠然开口道:“你应该知道我又预见能力吧,所以我能预见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估计你是有了一些不好的感觉,所以没有让你的小女朋友跟你在一起,但是……”

    说到这里,詹姆斯故意停顿了下来,把端着的机关枪枪口冲上,砰地放了一枪。

    一瞬间,刚刚还有零星看热闹的人,鸟兽般四散而逃,周围的商铺纷纷关闭了店门,躲到屋子里,大气不敢喘了。

    川岛的邻居是个经营珍珠,项链,贝壳,海螺等工艺品的店面,妻子关了店门,战战兢兢地跑回屋里,低声道:“老头子,打起来了,打起来了。”

    里屋,一位中年男人正往外搬东西,猫腰弓背两手捧着一个红色底座的工艺品,见老婆惊慌失措的样子,呵斥道:“外面怎么了?刚刚什么东西响了?是不是谁家燃气管炸了?”

    显然他也听到了那一声空枪。

    “哎呀,什么燃气管炸了啊,是枪!“

    一听这话,中年男人手里贝壳黏贴的大帆船“啪”掉地上了,嘴唇抖着:“什么?你说什么?””阁楼上听到隔壁有动静,我翻了翻黄历,黄历上说今天大凶,不宜娶亲,不宜走动……”

    中年男人瞪了她一眼,她咽了咽口水道:

    ??“川岛家肯定是出事了,她家走出来一个大兵,那个样子啊……就跟越狱里那个男主角一样,那个帅啊!

    “呸!说重点!”

    “哦,哦,枪,他手里里有枪,刚刚就是他开枪的,他要杀人呢。”

    说到这里,中年女人闭紧了嘴巴,惊恐地看着自己老公。

    中年男人也害怕了,心突突突直跳。

    “嘘”他强装镇定,用手指头比划了一下,让妻子别哇啦哇啦说话了。

    他哆哆嗦嗦起身,悄悄趴在店门口,透过门框上的缝隙朝外望去。

    “砰”一声枪响。

    他一个屁墩坐在了地上,连连往后退着。

    他老婆凑过了过来,两个人撞在了一起,看到自己老公跟撞了鬼似的,她晃了晃老公的肩膀。

    “怎么了?真开枪了啊?”

    “我问你呢?那个人真开枪了打那个男的了啊?”

    过了好一会儿,地上屁滚尿流的男人才缓过神来,目光呆滞,嘴唇微微蠕动着:“打到个女的。”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