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真就想当个厨子啊 参江

第四一二章 你这条狗命,老子要定了!(一更)

    “江监察救我!”

    呼救声传得很远很远,甚至惊起远处丛林的一对野鸳鸯。

    但扑腾两下之后,空气中就只剩下余音缭绕,还有无数亮起的火把下,那一双双蕴满杀气的眸子和再次拉出满弦的弓箭,根根箭头锋锐,寒意渗人。

    “江监察救我!”

    见没有反应,蒋政又连呼两声。

    他知晓江平十有八九就在暗中关注。

    但他为何不出现?

    蒋政心中既是惶恐,又是愤怒。

    他可是神刀门的长老,他的师父是神刀门的太上长老,他地位尊崇,他家世显贵。

    江平怎么敢不救他?!

    若他死了,江平如何向神刀门交代?

    可这时候,他只能放低姿态,大声求救:

    “江监察,是我错了,是我没听您的话!

    是我收了金逸伦那贼子的银子,是我看上了他的女人!

    是我不该怠慢您,我错了啊!

    求您看在闻人太上的面子上救我一救啊!”

    可空气中还是毫无反应,仿佛一切只是蒋政自说自话。

    被吓得够呛的金逸伦不由冷喝道:

    “老王八蛋,你还想虚张声势,我告诉你,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了都救不了你。

    你这条狗命,老子要定了!”

    “射箭!”

    嗖嗖嗖!!!

    也不知道金逸伦是如何经营的,独臂刀门不过是一县之霸,顶多最近吞并了周围几个县城。

    按照道理来说,其实也就和江平曾经待过的青云门半斤八两。

    可他叫来的门中数十位高手,基本都是高品武者,其中还有五六个宗师武者,加上金逸伦本人,差不多相当于四点五个青云门。

    这股力量汇聚在一起,搞定一个毒性深入的巅峰宗师,不说十拿九稳,但也差不多了。

    而且金逸伦还很鸡贼的用弓箭先行消耗,就是让蒋政不停运功抵抗,让毒性快速挥发起来。

    等到毒药深入他的肺腑之中,他都不用出手,蒋政就得自个嗝屁。

    “小吕。”

    一边盯着左闪右躲的蒋政,金逸伦一边叫来一个满脸兴奋的青年男子。

    没想到青年男子性子还挺傲,听到金逸伦的呼叫,先朝着蒋政射出一箭,而后不耐烦地挥手道:

    “谁啊?正打boss呢。”

    金逸伦脸色一黑,但他知道这些异人脾气古怪,只是默默记下一笔,准备下次搞个难点的任务送他死上一回。

    “小吕过来!”

    金逸伦语气加重道。

    那位名为‘驴那玩意的男人’的玩家不耐烦地走了过来:

    “什么事啊老大?我还要拿首杀呢。”

    金逸伦选择性忽略了后半句,直接说道:

    “给上面发消息,就说我暴露了,需要他们接应。”

    他知道异人之间有一套独特的联络方式,就算身处天南地北,也能隔空传音。

    这个名为吕南的异人就是上面派过来的联络官之一。

    为何是之一?

    自然是因为异人喜好作死天下皆知,要是只派一个,岂不是随时可能联络中断。

    “哦,知道了。”

    吕南答了一声,倒是还算尽职尽责,赶紧把消息发了出去。

    毕竟他也是拿工资的公会玩家,要是误了事,扣工资也就算了,要是没了年终奖,那才真要欲哭无泪。

    “好了老大,还有事情吗?”

    只见吕南手上随便比划几下,嘴里念念叨叨的好似在念咒一样,就把消息传了出去。

    起码在金逸伦看来是如此的。

    异人果然是得天独厚,不仅拥有不死之身,还会隔空传音,要是我也成为异人就好了。

    金逸伦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念头。

    但面上他摆了摆手道:“没了,你做自己的事去吧。”

    “好勒!”

    吕南迫不及待地转身射出一箭,口里不忘大喊道:

    “老梆子,给爷死!”

    而蒋政此刻左至右拙,面对漫天箭雨,他是进退失据。

    脚下的屋子被夹杂的火箭点燃,大火已经蔓延上来,他马上连立足之地都要失去。

    到时候没了掩体,他就更难支撑。

    可他每次想要冲出去之时,就会一阵阵急促的箭雨射过来,其中还有不少夹杂着气劲罡气的暗器,导致他每前进一步,就要付出成倍的努力。

    最成功的一次他都要冲到人群当中,却还是被逼了回来。

    毒性已经从蔓延至肺腑,他的嘴唇已经彻底乌黑,眼球深处更有一丝丝紫红色的血丝蔓延而上。

    同时一股股难闻的臭气正从喉咙中涌出,那是毒药在腐蚀肺腑发出的味道。

    他命不久矣!

    可我还不想死!

    脑袋有些发晕的蒋政满脑子都是求活的意志。

    至于拼命,他是不肯的。

    如果他之前肯召唤出天门,以他的境界和武道积累,不说灭尽独臂刀门满门,但在场的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都逃不了。

    可现在毒素已经深入肺腑,他的体力和功力都是大损,就算召唤天门,也是让他回光返照一阵,别说杀遍全场,能拉一半陪葬就不错了。

    “我是神刀门的长老!”

    蒋政身体爆发出一层浑厚的罡气,将所有向他射来箭矢都化作齑粉,而后他真气鼓动,让自己的声音传得更远。

    “你们今天敢杀我,就不怕神刀门的报复吗?!”

    “等我身死的消息传出,在场之人,都要为我陪葬,甚至你们的家人朋友都要被你们牵连。”

    “放我离去,我保证只诛首恶,对你们既往不咎!”

    金逸伦见蒋政的半死不活的模样,便知毒药已经深入,他心中一定,大笑道:

    “老匹夫,你以为这样就能让我的人退缩了吗?

    我敢叫他们来,就不怕他们临阵反水。

    你以为我做的那些事他们就没做吗?

    兄弟们!

    这老家伙就是神刀门的蒋老匹夫,就是我为大家认的师祖爷。

    可他娘的说咱们坏事干尽,污了他们神刀门的名声,让我自裁当场。

    但他收钱的时候可没手软,那都是兄弟们拿命拼出来的银子啊!

    现在他想翻脸不认账了,你们说答不答应?”

    “不答应!”

    “老家伙现在不行了,我们该怎么回敬他?”

    “杀!杀!杀!”

    “好!杀!!!”

    金逸伦一马当先,身体被一层金光裹住,双手上举,身后六道气脉凝聚成形,又很快随着掌势重重打出:

    “大力神掌!”

    一道金色大手印立刻凝聚成形,随着金逸伦的冲势朝着蒋政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