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是王富贵 青史尽成灰

第469章 来自儿子的劝谏

    “颜钧,你的罪名已经确定下来了。”

    颜钧听到这话,不但没有害怕,反而还有一丝的欣喜,放下了石头,轻松了许多。他扫了眼王岳,却没有发现食盒,颜钧有点失落。

    “没想到要做个饿死鬼了,大人,难道就不能网开一面吗?”

    王岳笑道:“你想要酒菜都可以,不过却要付钱。”

    “付钱?”

    颜钧仰头大笑,“我身上一文钱也没有,就算大人肯借,只怕也要下辈子才能还上了。”

    王岳轻叹口气,“你误会了,如果你努力的话,应该在几十年内,有机会还上!”

    “几十年?”

    颜钧傻了,“大人,我死在旦夕,哪还有几十年好活。你也太会说笑话了。”

    王岳摇头,“我说了,你的罪不是死罪。”

    “怎么会?”

    颜钧半点都不信,他把朱厚熜骂得那么惨,又不肯低头,除了死,还有别的可能吗?又或者,天子表面上宽大处置,然后再偷偷把自己弄死?

    就像杨廷和落水一样?

    不对劲啊!

    他一个蝼蚁般的东西,哪来的首辅才有的待遇……

    这家伙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整个人都傻了。

    王岳干脆挑明了,“是太子殿下的意思,他认为你的罪在于伙同许多百姓,躲避朝廷田赋徭役,经过计算,有五千两之多,按照五倍处罚,你需要偿还两万五千两,我可以给你做个二十年分期付款,每个月只需要还一千两就可以了。”

    居然没死!

    颜钧大吃一惊,“怎么会?我不信!”

    王岳随手掏出了刑部的判决,扔给了他。

    “你信不信,结果都在这里了,自己看吧!”

    颜钧接过来,匆忙展开,仔细阅读。

    王岳没有骗他,有关他的主张部分,一点没有提到,说的都是他跟家乡人结成萃和会,抗拒朝廷官吏,恶意拖欠税赋,也不承担徭役。

    因此罪过极大,需要交纳罚款,同时要被发配海外赎罪。

    颜钧足足看了三遍,终于确定,王岳没有骗他,辱骂天子,居然没死!

    这让颜钧大吃一惊。

    直到此刻,他对朱厚熜才略微升起一丝敬佩,这位皇帝陛下,至少还是有点胸襟的。不过小恩小惠,还撼动不了他的心志。

    尤其是让他赔偿这么多钱,根本还是逼着他去死。

    说到底,还是为了找个合适的罪名罢了。

    “王大人,何必使这种小人伎俩,直接杀了我就是。”

    王岳冷哼,“颜钧,你也不要把自己想得太重要了,陛下还不至于处心积虑对付你。是死是活,还要看你自己的本事吧!”

    王岳说完,转身离去。

    走到了门口,一个小小的身影,等在这里。

    “殿下,你来凑什么热闹?还是赶快回去上学吧!”

    朱载基迟疑片刻,仰头道:“师父,我想去看看颜钧,行吗?他是我判的,我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弄错了?”

    王岳轻笑,“是这样吗?”

    小家伙眼珠冒光,拼命点头,“没错的!”

    王岳停顿片刻,还是让开了路,朱载基立刻撒腿往里面跑,那叫一个积极啊!王岳看着他的背影,突然想到了他爹朱厚熜。

    朱载基毛岁快十岁了,已经不算太小了。

    小孩子长得就是这么快。

    朱厚熜在这个年纪,已经开始负责一些兴王府的事务了。没有办法,谁让朱佑杬一心修道呢!

    朱厚熜倒是改了修道的毛病,但是他依旧有些散漫,任性。算起来,他绝对不是完美的帝王,只是不知道朱载基这小子,能不能超过他爹?

    王岳思忖着,而朱载基则是见到了颜钧,他先是很认真打量这个人,然后才对他道:“我不太喜欢你说的东西,可我又不能否认,你说的是对的。你能不能每隔几个月,给我写点东西,向我汇报你的动向?”

    颜钧哭笑不得,这是哪冒出来的孩子?也太大言不惭了吧?

    “对了,我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朱载基,是大明的太子。你对天家的责骂有些是很过分的,也有些也是对的,我也不觉得需要那么多太监宫女伺候。我在西山读书,我就可以照顾自己。还有,我觉得黄伴伴很可怜,他是个好人,真正的好人。或许,或许有朝一日,可以废除太监吧!”

    朱载基顿了顿,又道:“我建议你去辽东。虽然安南那边天气热一些,农产也丰富。但你欠了这么多钱,靠着种田肯定是行不通了。必须要发横财才行。我听说有山东的人,迁居辽东之后,占据岛屿,发了大财。”

    “你去辽东吧!或者还可以带着萃和会的成员。在那里不会有人抓你们的,你可以随便实验。如果你有幸成功了,就告诉我一声……当然了,失败也行,反正我想知道答案。”朱载基喃喃道:“师父他们一直在说,该怎么治理天下,或许你给我的资料,就够我写一篇文章,顺利从西山学堂毕业了。”

    “你给我听着,可不许马虎啊!不然我不答应!”朱载基凶巴巴告诫。

    奈何他一个小孩子,哪来什么力度!

    只是显得软萌罢了。

    可看在颜钧的眼里,心里却没来由一动。

    这是大明的太子,未来的皇帝。

    自己先说服天下人,那这位储君能不能听自己的呢?

    貌似这是个很傻的问题,人家可是未来的皇帝,能挖自己的墙角吗?但是颜钧却不这么看。

    朱厚熜没有杀他,其实已经说明了一些事情,而朱载基却说,他支持一部分看法,就更让人雀跃了。

    说到底,不管身份立场如何,真正的道理,还是能打动人心的!

    “好,我答应殿下了!只不过我怕是连第一个月的钱都还不上啊!”

    朱载基哼道:“那我就不管了,这是我给你们提供地盘的好处。我师父说过,无论如何,也不能干亏本的买卖!行了,我走了!”

    朱载基蹦蹦跳跳离开,心中充满了成就感。

    师父已经回府了,朱载基追了过去,他总算掌握了对付王家大熊的办法……这只大笨熊,在王岳的无限度投喂之下,已经突破了四百斤,变成了一个结结实实的大胖子,圆的和球差不多,一点也没有猛兽的威严。

    只要给他准备一只烧鸡,就可以轻松过关。

    绕过了拦路的大熊,直奔东边的院落,王家一对龙凤胎,正在这边骑着木马玩耍,看到了朱载基,他们毫不犹豫冲过来,索要礼物,跟他们大哥的套路是一样的。

    朱载基塞给了师弟一块糖,塞给了师妹一块糖,加一串珍珠,然后才去乐颠颠见师父。

    “那个颜钧已经成为了弟子的棋子,多谢师父教导有方啊!”

    王岳哂笑,“你小子还是最好冷静一点,你把人家当棋子,人家何尝不是把你当成了棋子。”

    朱载基点头,煞有介事道:“这既是传说中的互相利用呗?弟子知道的。不过我觉得没什么不妥,只要各取所需就好,您说是不?”

    “嗯!”王岳点头,“殿下的确长大了,对了,殿下,你想回安陆瞧瞧吗?”

    “安陆?”

    “对!”王岳道:“你父皇是有意将你祖父的陵寝迁到京城,安葬天寿山,然后再让他进入太庙,享受香火。殿下身为皇长孙,也应该回去的,至少替陛下打前站!”

    朱载基听到这话,眉头微皱,突然用力摇头,“不对,父皇这么想不对!”

    “为什么?”

    “因为没用!”

    “没用?”

    “嗯!”朱载基道:“皇祖父就是普通藩王,勉强上了皇帝尊号,也没人把他真正当成天子。就算放进了太庙,也没有什么用处!而且太庙之中,除了太祖爷和太宗爷,也就是那么回事罢了!父皇根本是劳民伤财,多此一举!”

    “殿下真是这么想的?”

    “嗯!”朱载基道:“不光如此,他折腾皇祖父的陵寝,他老人家会不高兴的。与其怎么想着把神位放进庙里,还不如琢磨着,把名字写到人心里!”

    王岳愣住了,这小子说话怎么还带着哲理了?

    “师父,这是我见过颜钧之后想到的,他就是个草民,可他真的替百姓着想,且不论方式如何,都是值得敬佩的。在那些萃和会百姓的心里,他一定比任何神明都重要。父皇应该想着怎么做个恩泽天下的明君圣主,尽量获得更多百姓的支持,这才是正路。不然就算放在了太庙里面,也不会有多少人敬重的。”

    朱载基侃侃而谈,全然没有注意到,在门口,有个人正在死死盯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