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是王富贵 青史尽成灰

第618章 属于大明的世界(大结局)

    一艘大船从亚平宁半岛出发,穿过地中海,前往三皇港,然后顺着运河南下,进入红海!

    没错!

    苏伊士运河修通了!

    只不过这条闻名天下的运河有了另外的名字,被称为“工部河”。

    身为这条运河的总工程师,欧阳必进完成了运河的修建工作。

    由于他此前是工部尚书,所以此河得名工部河。

    就在三皇港,王岳替欧阳必进立下了石碑,铭刻修河过程。这是一条可供蒸汽大船通行的大运河。

    参与修河的工人,在运河修通之后,全数被安置在了三皇港。随后各地商贾也悉数云集,几乎在一夜之间,一座十万人的城市,拔地而起!

    繁荣的三皇港超越了巴黎,成为了西方最耀眼的一颗明珠,闪烁着迷人的光芒。三洲商贾,悉数牢牢吸引。

    在这一刻,最郁闷的就要数奥斯曼帝国了。

    这里本来是帝国的疆土,结果让大明先租走了,随后又稀里糊涂,成了大明的地盘,整个伸向非洲的一臂,都被大明给切断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越来越多的奥斯曼臣子,希望鼓动苏莱曼大帝,发动攻击,夺回三皇港,将运河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他们渴望着伟大的陛下,带领帝国,重新走向辉煌。

    但是他们没有料到,苏莱曼早就志不在此。

    他的手边放着一本论语,大帝不断翻阅,书页变毛变黑……他也越发能体会到书中的奥妙,仿佛有一个伟岸的老者,穿越文明和时空,不断跟他交谈,灌输智慧。

    “你知道吗?大明最大的错误是什么?”苏莱曼笑着对朱载垕道:“你们最大的错误,就是推翻了孔夫子,抛弃了儒家!”

    朱载垕抱着一个混血小宝宝,笑嘻嘻道:“也不能说错误,师父已经在红海岸边,竖起来孔夫子的雕像。更何况儒家教化,深入东方的骨髓,我们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孔夫子!”

    苏莱曼眯起老眼,思量许久,怅然若失。

    “是啊,你们真是幸运!”苏莱曼叹息道:“你知道吗?一个超越国家的认同,是何等重要!中原有着儒家作为纽带,拥有庞大的根基,可以承受任何风云变幻,长盛不衰!这正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

    朱载垕眨眨眼睛,笑道:“您手握论语,心怀夫子,不是已经得道了吗?”

    苏莱曼用力摇头,“不够,远远不够!要让所有人都接受儒学才行。唯有如此,才能消除隔阂,建立强大的认同,保证帝国永远兴旺下去!”

    苏莱曼语气坚定,不容置疑,突然,他伸出手,让朱载垕搀扶着站起。

    这位曾经横行三大洲的帝王,此刻也老迈了,他的腿脚不再灵便,手臂也失去了力量。对于一个帝王来说,变老是最可怕的事情。

    变老意味着精力不济,意味着失去控制,意味着各种各样的宵小之徒会跳出来,用各种办法,干掉老皇帝,重新扶持新君。

    这个过程在奥斯曼帝国,就像是草原的狮王交替一样,残酷而无情,且无法避免。

    但是放在东方,情况就迥然不同。

    虽然东方也有不少君主不得善终,但是大多数皇帝,即便只有一口气,也能号令天下,至高无上。

    你能想象吗?

    对一个老人来说,尊老爱幼,君父如天,三纲五常,忠孝仁义……这一套理论,有多大的吸引力!

    非孝子不忠臣!

    说得多好啊!要是每个孩子都孝顺父亲,他们就不会为了皇位,彼此杀戮不休,更不敢阴谋弑父。

    皇位继承,严格按照嫡长子继承制,定下千古不变的传统,再也没有纷争,没有混乱,又是何等吸引人!

    “对不起,我怕是不能把皇位交给你了。”

    苏莱曼不无遗憾道:“虽然你很聪明,也很仁厚,但你毕竟只是我的女婿,按照原来的传统,我大约是可以让你继位的。但是这不符合儒家的传统……你明白我的意思?”

    朱载垕无奈苦笑,他还能说什么!

    他极力在奥斯曼帝国推动儒学,他成功了,前所未有地成功!

    以至于他都没法继承皇位了!

    朱载垕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苏莱曼感觉到了女婿的异样,他笑了,“我虽然不能给你皇位,但是我可以给你一项权力,日后有人敢违背嫡长子继承制,你可以率领兵马讨伐,将帝国带回正路,你就是这个制度的捍卫者!”

    朱载垕浑身一震,这岂不是成了太上皇吗?

    很好,我非常满意!

    同样打算偃武修文的还有俺答汗。

    他也老了,年过半百,身体发福,硕大的肚皮,仿佛塞了个大南瓜似的。他也曾慷慨激昂过。

    但是俺答终于放弃了,印度这块宝地,根本不是能争雄天下的地方。

    炎热的气候,让人懒得动弹。

    更要命的是奇葩的印度宗教,把人天然分成了四大种姓,上下割裂之严重,简直让人欲哭无泪。

    如果说大明的传统士人是不接地气,那么印度的上层婆罗门,全都在天上。

    也不愧是祭祀,就是不食人间烟火!

    对于他们来说,不关心民间,那是理所当然的,

    因为他们天生是思想者,是哲学家,只负责治疗人的灵魂,给底层人带来开悟……说白了,就是四千年职业嘴炮。

    让他们真正做事,岂不是失节了?

    饿死可以,失节却是万万不能!

    上层不能行,下层就是推诿扯皮,散漫懈怠……反正生生世世都这样了,凭什么奋斗啊?打工不如带薪拉屎舒服。

    面对这么个印度,即便是神仙,也只能徒呼奈何。

    俺答放弃治疗了。

    但是别说啊,这人只要选择躺平,就会变得舒服太多。

    俺答只要散漫了做,平时可以做一百件坏事,只要遇到了灾难,象征性表示一下,就能得到无数赞誉。

    而且他也办了教育,广纳贤才。

    只不过这些贤才却不是给印度培养的,而是要送去大明。

    有人不理解了,辛辛苦苦,耗费巨资,培养了人才,自己用不着,岂不是亏大了?

    这么想就是眼光不够开阔了。

    你想想啊,花一点钱,把这个国家最聪明的大脑都送出去,留下一群笨蛋,谁还能撼动俺答的统治啊!

    说白了,这就叫破财免灾。

    简直就是天才!

    和俺答比起来,朱载基的日子就难过多了。

    他承袭了朱厚熜的禅让,登上了皇位。

    而成为皇帝之后,却是朱载基繁忙的开始,他不得不到处物色人才,不管是西方来的,还是天竺的,只要真正有才学,都要纳入大明的体系。

    行政,科研,如饥似渴,拼命吸收一切,唯有胸怀开阔,才能成就上国的浩大。 :(/

    可也正因为如此,朱载基只当了二十年皇帝,就匆匆准备禅让,他要退休!

    至于此刻,王岳和朱厚熜已经退休了很多年。

    皇次子朱载壡被安排在非洲,开枝散叶。

    皇四子朱载圳则是继承了讨伐欧洲的大业,王岳和朱厚熜进占意大利之后,又抢占了瑞士,随后直取奥地利。

    在另一边,戚继光对大西洋沿岸进行了扫荡。

    他先是灭掉了葡萄牙,又攻占了荷兰,丹麦,随后突袭英国。

    这位名震天下的将领一生灭国两位数,留下了赫赫战功。

    朱载圳在接手之后,继续攻击普鲁士,并且攻击罗刹国,把他们赶到了乌拉尔山以东。

    世界谈不上太平,大明的辐射范围也没有到极致,但是朱厚熜和王岳都很满意,反正他们能留下的就是这么多了,要是后世子孙不肖,把家底儿败光了,也跟他们没关系了。

    两个最大的爱好就是在海边散散步,偶尔捡捡贝壳螃蟹什么的。

    这一天,两个人正在随意聊着,一个年轻的小家伙跑过来。

    “皇爷爷,外祖父!”

    朱翊钧兴奋叫着,“父皇发来了电报,说他环球巡游,下一站就要来看望你们了!”

    王岳的眼睛一亮,电报来了,也不知道有生之年,能不能等到其乐无穷的小霸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