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百分之七

第一百五十六章 奇才

    等三人熟络了一些,江北然重新走回来对他们说道:“既然都认识了,那就先上云吧,剩下的话云里聊。”

    “是。”三人朝着江北然一拱手,一个个走进了云中,就是骆闻舟第一次上云,脸上还带着些许好奇。

    最后等江北然进入云中,云朵慢慢浮起。

    已经有过一次飞行经验的吴清策作为过来人,看向骆闻舟说道:“骆师弟,等会儿速度会非常快,你最好做些心理准备。”

    “多谢师兄提醒。”朝着吴清策拱拱手,骆闻舟从乾坤戒中拿出一个紫晶瓶往手里倒了一颗丹药,正是江北然刚才拿给吴清策他们吃的清心丹。

    “闻舟。”

    听到师父突然叫自己名字,骆闻舟立即转过身拱手道:“弟子在。”

    “把清心丹拿来给我看看。”

    “是。”骆闻舟应了一声上前将丹药双手奉上。

    拿过骆闻舟奉上的清心丸看了一眼,江北然不得不在心里惊叹此子在炼丹一道上的天赋之高。

    “如此短的时间内你就已经能炼制出此等品质的清心丹,看得出你的确照我说的刻苦练习过了。”

    “师父的训诫,每一句弟子都牢记在心,若是整整一年时间连这点进步都没有的话,那我才是愧对师父的教导。”

    ‘已经一年了吗……’

    在心里感慨一句,江北然不禁回忆起一年前第一次见到骆闻舟的时候。

    那次江北然下山是打算去寻些矿石,途径一个小村庄时,发现村里爆发了瘟疫。

    在没有触发选项的情况下,江北然走进了村庄。

    但就在他准备医治这些村民时,却发现已经有人先他一步,已经将生病的村民们隔离到了村子的一角,另外还用木芙草制成的药粉给整个村庄进行了“消毒”,可以说是相当专业。

    在一阵阵的咳嗽声中,江北然很快就问到了这位村民口中的“神医”在哪。

    初见骆闻舟时,江北然就对他印象非常好,他的修为并不算高,不过玄者二阶,如果被瘟疫感染上,他的身体同样也要垮。

    但他却丝毫没有担心这些,独自一人穿梭在隔离区中,为里面所有的病人带去了希望之光。

    在外观察一阵后,江北然发现他的医术也算不上很高明,最多也就是将玄气输入村民体内,用这种治标不治本的方式拖延他们的死亡。

    观察了半天时间,确定骆闻舟无法靠自己能力拯救这次瘟疫的江北然走了上去。

    对于修炼者来说,治疗普通人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首先不能灌输大量玄气来治愈他们,要不然普通人那脆弱无比的身板根本扛不住,在病还没治愈前,身体就已经先被玄气撑爆了。

    另外丹药也不行,这种对于修炼者来说都有三分毒性的丹药,喂给普通人吃那简直比砒霜还毒,所以除非能炼制出毒素非常低的极品丹药,其他修炼者的丹药对于普通人来说都是毒药。

    在这两大限制的情况下,江北然要救治这些村民也得靠传统艺术,也就是针灸和中药。

    一开始,骆闻舟对于江北然的突然出现感到很诧异,但在看到他迅速安抚了一名快要把肺咳出来的病人时,就知道来的是一位很厉害的医师。

    于是他上前一步问江北然道:“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江北然看了他一眼,点点头道:“宫人草三钱、矢车菊二钱,六谷迷半钱,月见草一分。四味和匀,先大火煮沸,再以文火慢炖。择良辰停火取药,滤去罐中素馨、麻膏等杂质,药成。”

    “好,我立即去煎药。”

    最终两人忙活了三天,就将村里的瘟疫基本控制住,隔离区也不断有被治疗好的病人回到家人身边,与妻女紧紧相拥。

    期间江北然对骆闻舟的感官越来越好,勤奋,好学,不怕脏也不怕苦,不论再累也总是能露出笑容安抚那些病人,告诉他们一切都会好的。

    就是有一点小毛病让江北然很无语,那就是这货实在太来者不拒了。

    骆闻舟本就生的一副好皮囊,江北然来到玄龙大陆这么久,这是他第一次认为有人能在颜值上与他一较高低。

    玉树临风的外表再加上又完美的性格,又救了一村的人,搞的一村的黄花闺女都把他当成了梦中情人,冒着被瘟疫感染的危险也要来给他端茶送水,或者递上一条热毛巾。

    骆闻舟呢也是来者不拒,而且是非常光明正大的那种来者不拒,他会当着所有姑娘的面接受另一个姑娘的爱意,没有隐瞒,也没有欺骗,就差没对所有姑娘说出那句“你们都是我的翅膀。”

    虽说在这一夫多妻的社会里吧,也不能叫他渣男,当江北然还是觉得这货实在太过花心了。

    不过在人家都你情我愿的情况,江北然也没啥好说,不然显得他多管闲事。

    到第五天时,朝廷派出的太医才迟迟到来,江北然也懒得吐槽这办事效率,要是靠他来救的话,这一村子的人早就死光了。

    其实就江北然的了解来说,朝廷对于瘟疫的防治还是非常重视的,法律上明确规定了各地方官员一旦发现疫情必须及时上报,毕竟瘟疫一旦蔓延开来,那死的人可是要以百万计的。

    可惜上面重视,不代表下面也跟着重视,瞒报疫情的情况简直是屡见不鲜。

    其中原因也很简单,就是为了政绩,他怕他一上报,立马被同僚弹劾,说这么大一个郡,怎么就你们县闹瘟疫啊?一定是你治理不利,一番抨击下来,就算他运气好能保住乌纱帽,仕途也算是毁了。

    不过既然官方的人来了,江北然自然也不打算多留,他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然而就在江北然准备离开时,骆闻舟快步追了上来,直接跪在地上求江北然教他医术。

    江北然也没想到骆闻舟会直接行此大礼,但同时也明白了他的确有一颗悬壶济世之心。

    思考片刻后,江北然决定给这个给他留下了极好印象的年轻人一个机会,看看他是不是学医的料。

    但没想到一番测试下来后,江北然发现这骆闻舟不仅是学医的料,更是炼丹的料。

    据他自己所说,他学炼丹不过数月,却已经能炼制出一品丹药。

    一品丹药听起来虽然很弱,但一般初学者想要炼制出一颗吃不死人的丹药来,最起码也得学个两三年,先把基础都给学扎实了,所以骆闻舟这种几个月就能炼丹的绝对属于天赋异禀,堪称鬼才。

    而且江北然还发现他炼的药品质非常高,一般新手练出来的丹药不仅杂质多,而且毒性也非常高,但骆闻舟练的丹药却完全没有这种问题,完全可以媲美一名两品炼丹师。

    被勾起好奇心的江北然开始仔细观察骆闻舟的整个炼药过程,可无论是控火还是提纯,他都没有表现出什么非常惊艳的手法,可最后炼制出来的药就是品质很不错

    ‘怪事……’

    感慨着,江北然拿起骆闻舟刚炼制出来的复伤丹仔细观察起来,但就在他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特殊之处时,他的鼻子突然耸动了一下,一股微乎其微的特殊香味钻入了他的鼻腔中。

    瞬间,五个字出现再他的脑海中。

    ‘先天碧麟体。’

    这是江北然在某次炼丹点增加时突然得到的知识,说是只要拥有这种体质,那么他修炼出来的玄气就会对炼制丹药有着极大的加成,而且能够降低丹药中毒素的含量,是一种极为罕见的体质。

    而这种体质的特征就是他们炼制出来的药会附带一种奇特的香味。

    江北然的嗅觉向来都是十分敏感,也非常清楚普通复伤丹中绝不该有这种特殊的香味。

    ‘好像捡到宝了。’

    二话不说,江北然为骆闻舟准备了一盆药浴,用来彻底激活他的先天碧麟体。

    就这样一脸泡了三天,骆闻舟自己都能感觉到到自己的身体产生了某种变化。

    在先天碧麟体被彻底激活的情况下,骆闻舟练出来的复伤丹品质变的更加出色,甚至江北然认为他练的复伤丹比自己练的还要好。

    这并不是说骆闻舟真的牛逼上天了,而是复伤丹只是一品丹药而已,上限就这么点,炼出花来他也就是颗普通的伤药。

    可骆闻舟却能让复伤丹突破作为一品丹药的上限,发挥出更大的作用来。

    对于此等奇才,江北然彻底起了收服之心,在安排了几重考验,以及确定了系统的确不会为之跳出选项后,江北然同意了骆闻舟的拜师请求。

    毕竟他收小弟就是为了应对各种情况,如今遇到一个炼丹奇才,自然也没有不收的道理。

    收起回忆,江北然朝着骆闻舟点点头:“嗯,等这次事情结束,我再教你一些控火之术。”

    骆闻舟听完连忙拱手道:“多谢师父!”

    一个时辰后,江北然发现云朵已经快达到澜州。

    其实在州与州之间是存在关隘的,想要通过的话必须先做相应的流动人口登记,江北然第第一次见到这政策时,就想到了暂住证和临时户口,基本上两者作用是一样的。

    不过这条规定只对老百姓适用,作为能飞的修炼者,江北然直接就从上面进去了,管你关隘不关隘的,就算在里面惹了事被抓着了,那些人也不敢把一个大宗派弟子怎么样。

    出发前,江北然做的最多的功课自然就是关于这叶家的,并知道了他们扎根在泗盘郡的集源镇中。

    拿出连夜赶制出的澜州地图看了眼,江北然继续控制着云朵快速前进。

    一直到快天黑时,江北然才来终于到了地图上标记的集源镇,

    找到一处无人的僻静地方将云降下,江北然起身给身前的三人开始派发任务。

    “这次我来要找一个叶姓大族,清欢。”

    “在。”顾清欢立即一声道。

    “给你五天时间,在这集源镇建立起自己的关系网。”

    “是。”

    “闻舟。”

    “弟子在。”

    “给你一天时间,查出叶家的位置回来告诉我,事成之后我再告诉你接下来该干嘛。”

    “是。”

    “清策。”

    听到终于轮到自己,吴清策立即激动的抱拳道:“在!”

    “你就一直跟在我身边。”

    吴清策听完立即喜出望外。

    “好了,分头行动,五天后我在这等你们的情报。”

    “是。”顾清欢和骆闻舟同时拱手后朝着夜晚的集源镇走了过去。

    “师兄,你是不是有什么秘密任务要交给我啊?”

    见到顾清欢和骆闻舟都走了,吴清策走到江北然面前拱手道。

    “是的。”江北然点点头,“在这给我搭个帐篷出来。”

    “啊……”很明显不是太满意这个秘密任务的吴清策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但他还是立即拱手道:“弟子遵命。”然后便跑到一边搭帐篷去了。

    江北然选得是县外的一处小山坡。

    一直到快天黑时,江北然才来终于到了地图上标记的集源镇,

    找到一处无人的僻静地方将云降下,江北然起身给身前的三人开始派发任务。

    “这次我来要找一个叶姓大族,清欢。”

    “在。”顾清欢立即一声道。

    “给你五天时间,在这集源镇建立起自己的关系网。”

    “是。”

    “闻舟。”

    “弟子在。”

    “给你一天时间,查出叶家的位置回来告诉我,事成之后我再告诉你接下来该干嘛。”

    “是。”

    “清策。”

    听到终于轮到自己,吴清策立即激动的抱拳道:“在!”

    “你就一直跟在我身边。”

    吴清策听完立即喜出望外。

    “好了,分头行动,五天后我在这等你们的情报。”

    “是。”顾清欢和骆闻舟同时拱手后朝着夜晚的集源镇走了过去。

    “师兄,你是不是有什么秘密任务要交给我啊?”

    见到顾清欢和骆闻舟都走了,吴清策走到江北然面前拱手道。

    “是的。”江北然点点头,“在这给我搭个帐篷出来。”

    “啊……”很明显不是太满意这个秘密任务的吴清策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但他还是立即拱手道:“弟子遵命。”然后便跑到一边搭帐篷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