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百分之七

第一百九十章 这孩子挺可怜的

    与殷江红说笑间看,江北然发现自己走回了寝宫,刚才他便是在这更换的帝袍。

    在官宦与宫女的一声声“陛下”中,江北然来到了一处高有十一丈的大殿前。

    这座宫殿的的装修跟刚才让江北然直接“好家伙”的玄听殿有的一比,外梁和楣都是上古瑞兽的彩画,往里进,龙椅上方是金漆蟠龙藻井,靠近龙椅的六根沥粉蟠龙金柱直抵殿顶,上下左右连成一片,金光灿烂,极尽豪华。

    殿内安有宝座台基,台基为七级台阶,金漆木雕龙纹宝座高踞在七层台级的座基上,宝座后面背倚雕龙髹漆屏风……

    就在江北然四处打量时,却听银江红一声咳嗽。

    “人呢。”

    江北然听完一愣,不知道殷江红在喊谁。

    然而大殿内一片寂静,没有人回答他。

    间无人应答,殷江红面露愠色,深吸一口气,抬高一些嗓音道:“人呢!”

    “在这……在这呢,大爹你别生气,气坏了身子可不好。”

    龙椅后,穿着一袭淡粉衣裙沐瑶又惊又惧的跑出来连声道歉。

    半年未见,这沐瑶身高虽是没多少变化,但身材却是越发玲珑有致,那小细腰被云带一约束,更显出不盈一握,发间一支七宝珊瑚簪,映得面若芙蓉,那双扑闪扑闪的大眼睛更是灵动有光。

    一头青丝梳成华髻,繁丽雍容,小指大小的明珠,莹亮如雪,星星点点在她发间闪烁,

    可以说从江湖女侠摇身一变,成了婀娜多姿的小秀女。

    不过从她那抓着裙摆时别扭的表情来看,可以看出她是真不习惯。

    ‘淦,她怎么在这!?’

    江北然心里胯下一阵难以言喻的疼,因为下一秒他就猜到原因了,就算没猜对,估计也八九不离十。

    “前些日教你的规矩都忘了?手该怎么放!”殷江红厉声道。

    沐瑶一听,连忙松开了抓着裙摆的手,如宫女一般站直身体,双手手心向下,左手上右手下叠于胸腹前。

    “脚呢?”

    沐瑶先是看了眼江北然,接着猜觉得有些屈辱的抬起左脚向后挪了半步,同时又保持双肩齐平,上身正直。

    殷江红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看向江北然道:“北然啊,我家这丫头实在是太过顽劣,而我知道的年轻弟子中,属你城府最深,所以想让她跟在你身边多学学,算本尊欠你一份人情。”

    ‘艹!’

    殷江红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江北然还怎么拒绝?这根本就是硬塞进来啊。

    而且跟着多学学什么的那都是屁话,不就是皇帝让他这正派弟子做了,魔教总也要安插些人进来,但你安插个傻妞进来有啥用啊???

    为了避免这个正用余光不停向自己投来‘不许看,再看杀了你’的傻妞真留在这宫里作妖,江北然思索片刻后朝着殷江红拱手道。

    “殷教主,朕以为沐小姐不爱红装爱武装,让她进宫恐是可惜了修炼奇才,朕记得九日兄精通诗词,在那次英杰会上,从诗词中朕看出他胸怀大志,不如让他进宫,朕给他封个一品大员,共同治理晟国,您看如何?”

    听到这话,沐瑶在心里一顿拍手,一种知己感油然而生,顿时觉得江北然眉清目秀的。

    殷江红听完则是先用奇怪的眼神看了江北然一样,感觉这段对话曾经有出现过,不过稍微想想也就释然了。

    上次他想撮合这一对,特意让江北然和沐瑶一起去查黄帮这个几乎没有线索的无头案件,但没想到江北然仅仅花了三天时间就解决了,还急不可耐的就把沐瑶给塞了回来。

    看得出一路上两人相处并不愉快。

    殷江红也只能叹息,毕竟沐瑶那性子他这做爹的再清楚不过,除了自己和她大哥,她是谁也不放在眼里。

    但殷江红相信,感情这种东西,只要多花点时间培养,总能开花结果的。

    上次是因为时间太短,这次直接把沐瑶扔进宫里让她和江北然朝夕相处,殷江红相信江北然一定会发现自己女儿身上的可爱之处。

    所以殷江红听完直接摇头道:“先不说九日的个人意愿,你觉得关十安会同意这事吗?修炼者不能当的,可不仅仅只是皇帝而已。”

    ‘唉……’

    眼看着最后的希望破碎,江北然也只能点头道:“既如此,朕遵从殷教主的安排。”

    见江北然这么快败下阵来,沐瑶连忙喊道:“大爹~瑶儿保证不会再惹祸了,您别不要瑶儿嘛~大爹~”

    “少来这套!你觉得我还会信你吗!竟做些荒唐之事,这次本尊若不再好好磨磨你的性子,你下次怕是要把这天都戳出一个窟窿来!给我站好!”

    “唔……”

    沐瑶恢复站姿,脸上满是委屈。

    ‘唉……还是个连自己爹都搞不定的战五渣女儿,你咋就这么没出息呢!’

    不过殷江红这次会说的如此严厉,江北然估计还是跟上次沐瑶被抓一事有关系,估计被殷江红救回去之后没少挨训。

    知道结局已经没法改变的江北然先是看了眼沐瑶,然后又看向殷江红道:“不知殷教主想要朕如何安排沐小姐?”

    殷江红随意的甩手道:“随便给她个女官做做就好了,主要是让她能跟着你多学多看。”

    沐瑶听完脸上的委屈更明显,但她又不敢开口反对,只能不停咬自己的下嘴唇。

    ‘女官啊……’

    女官又称宫官,听起来好听,就是就是高级宫女,平时负责管那些普通宫女,训练训练刚入宫的小宫女,当然,照顾皇室成员肯定是她的主要工作。

    ‘太惨了……’

    《我的魔教教主父亲把我送到宫里当宫女这件事怎么想都觉得不正常》

    江北然觉得沐瑶心里应该是有这么一本书想写的。

    在江北然想着要怎么安排这小女官时,殷江红突然拍着他的肩膀说道:“来,你先跟我出来一趟。”

    江北然点点头,顺势跟着殷江红走了出去。

    等两人离开,沐瑶委屈的蹲了下来。

    ‘大爹这次怎么这么狠心呀……’

    来到外面的花园中,殷江红看着江北然道:“北然啊,我知道沐瑶在你眼里顽劣不堪,但如果你能多花些时间去了解她,会发现这并不是她真实的样子。”

    ‘靠……这是要硬灌迷魂汤吗?’

    殷江红自然听不到江北然心里的吐槽,依旧自顾自的继续说着。

    “沐瑶这孩子小时候很苦,村子里闹瘟疫,天天都在死人,但因为当地县令瞒报,所以迟迟没人来救他们。”

    闹瘟疫的村子江北然见过非常多,在这缺乏卫生意识和医疗条件的时代中,每年因为瘟疫而死的人甚至比饿死的人还多。

    “沐瑶因为天生体质好,所以她全家人都感染上瘟疫时就她一个人好好的,所以她就扛起了照顾一家人的重担,但瘟疫尤其是孩童时期的她能治好的。”

    “第一天,她两岁大的弟弟死了,是她亲手埋的,第二天她娘死了,还是她亲手埋的,直到我教的教众找到她时,全家八个人,已经只剩下了她一个。”

    “她刚被带到教里时,好几天都没说过一句话,也不哭,但却是什么活都抢着干,教里的人都很心疼她,包括我在内,所以后来我便收她做了我的义女。”

    “沐瑶天赋很好,很快就成为了同龄弟子中的佼佼者,同时她懂的事情也越来越多,认为她家人直到死的那天都没等到大夫是因为朝廷毫无作为,而朝廷之所以好无所作为,就是因为正派的打压。”

    “至此之后,她只要看到你这样的正派弟子都不会给好脸色,但其实她真的是个好孩子,教里的人也都很喜欢她。”

    这句话江北然倒不觉得殷江红硬要把黑的说成白的。

    因为当初孔芊芊也跟他说过沐瑶平时对她很好,只是因为孔芊芊的胳膊肘老往他这拐才会常常生气。

    长吁一口气,殷江红看着江北然认真道:“之所以将她交给你,是因为她对正派的恨已经太盲目了,而且经常会做出一些冲动之事,甚至……算了,不提也罢,有些事情我教不了她,但身为正派弟子的你一定可以,沐瑶是我很重要的家人,就拜托给你了。”

    ‘您对我这信心是哪来的啊……’

    但面对殷江红这样完全放下架子的话语,江北然自然也是认真回答道:“晚辈会尽力的。”

    这一刻,殷江红不是教主,他也不是皇帝。

    这是一位老父亲的嘱托,而他作为一个小辈接受了这份嘱托。

    “谢谢。”殷江红微笑着点了点头。

    重新回到静心殿内,正蹲在地上画圈圈的沐瑶连忙站起身调整好了站姿。

    殷江红先是瞪了她一眼,接着对江北然道:“如此,沐瑶就托付给你了,定要教好了她,她弱势不听话,你便让獬雕送信给我,我一定马上就来。”

    “朕知道了。”江北然点点头。

    “那剩下的事情你自己慢慢琢磨吧,本座也还有不少事要处理,就先走了。”

    “大爹!”听到殷江红要走了,沐瑶忍不住喊道。

    “乖乖听皇上的话,听到没。”殷江红看向她说道。

    “知……知道了。”沐瑶点头。

    “嗯,那我就放心了,等事情都结束,爹会来看你的。”

    殷江红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大爹……”沐瑶呢喃一句,身体一下放松了下来。

    “哎,谁让你放松的,保持好站姿,你可是女官,要给其他宫女做榜样的。”

    “你!”沐瑶指向江北然,但想起之前反抗江北然的经历,和大爹的话语,最终还是乖乖保持好了站姿。

    满意的点点头,江北然走到她旁边道:“朕也是讲道理的人,若是你表现的好,朕也会如实告诉殷教主,说不定你就能早点回去继续当你的魔教侠女了,听明白没?”

    “哼!我才不要听你的话!”沐瑶说完将头扭到了一边。

    “站好!”

    沐瑶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将头摆正了。

    “很好,只要你保持住,很快就能回去了。”说完便朝着旁边的书架走去。

    用余光瞥了眼江北然,沐瑶在心里安慰自己道:‘这都是为了能早点回去,才不是听他的话呢!’

    看了眼数十米高的书架,江北然看向刚才就一直站在数米外跟着他的宦官问道:“你叫什么名?”

    那宦官立马跪下回答道:“奴才贱名叫顾尽忠。”

    “尽忠?”江北然笑了一声,“是何职务?”

    “小的是内官监司礼……”

    “负责什么的?”

    顾尽忠听完先是有些紧张的吞了口唾沫,接着才回答道:“小的主要管采办皇上您所用的器物。”

    江北然听完随手从书架上拿下一本书问道:“书呢,也归你管吗?”

    顾尽忠听完连忙叩首道:“殿内所有的书都是陛下的。”

    江北然听完哈哈大笑道:“倒是圆滑,好,朕换个方式问你,这些书籍都是你采办的吗?”

    “是小人采办的。”顾尽忠回答道。

    “好,晚些你列个清单,朕要知道所有书的名字,和里面的大概内容,给你一天时间,办妥它。”

    顾尽忠听完浑身一颤,这么多书,一天内想整理出个大纲来那简直是强人所难。

    但顾尽忠还是立即叩首道:“遵旨。”

    “嗯,去吧。”

    顾尽忠听完先是有些紧张的吞了口唾沫,接着才回答道:“小的主要管采办皇上您所用的器物。”

    江北然听完随手从书架上拿下一本书问道:“书呢,也归你管吗?”

    顾尽忠听完连忙叩首道:“殿内所有的书都是陛下的。”

    江北然听完哈哈大笑道:“倒是圆滑,好,朕换个方式问你,这些书籍都是你采办的吗?”

    “是小人采办的。”顾尽忠回答道。

    “好,晚些你列个清单,朕要知道所有书的名字,和里面的大概内容,给你一天时间,办妥它。”

    顾尽忠听完浑身一颤,这么多书,一天内想整理出个大纲来那简直是强人所难。

    但顾尽忠还是立即叩首道:“遵旨。”

    “嗯,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