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百分之七

第二百二十五章 华山论剑

    “你这回来也不换身衣服?”于曼文看着江北然身上的帝袍问道。

    江北然点点头。“是啊,这次回来要以皇帝的身份和宗主谈些事情,自然要穿的正式些。”

    于曼文听完轻笑一声:“好一个以皇帝的身份,看来你这皇帝当的挺投入啊。”

    “当然,我做事向来认真。”

    于曼文听完刚想反驳一句,但仔细回忆一番,江北然这话也地权不算假,虽然他遇到大多数事情时第一反应都是推脱,可一旦他接下了这件事,便会做的比谁都好。

    陪堂主玩如是,去参加英杰会亦如是。

    “小北然~”

    就在于曼文准备夸两句江北然时,一道倩影从正厅内飞奔而出,快到江北然都来不及闪,就被扑了个正着。

    其实也不是江北然没法闪,只是这速度绝不该是他一个练气境弟子能闪开的。

    “说好一旬就回来一趟呢!怎么这次这么久!”施凤兰一双小拳头锤着江北然喊道。

    “最近朝廷上实在太忙了,我不是有写信给你吗?”江北然回道。

    “我不管!你说好一旬回来一趟的!寄信又什么用!”

    “哦,那我下次信也不寄了。”

    “别别别,要寄的,要寄的。”施凤兰说着一顿摆手。

    笑了一声,江北然说道:“这次算是我说大话了,给你做条鱼补偿一下吧。”

    “两条,要两条!”施凤兰立即伸出两个手指道。

    “别得寸进尺,就一条,爱吃不吃。”说完江北然看向于曼文道:“于护法要留下一起吃吗?”

    “我倒是想尝尝,只是我那五个徒儿还等着我呢。”说到自己那五个徒儿,于曼文忍不住用眼神打量了江北然一阵,但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出门去了。

    去后厨做了一顿丰盛的大餐,江北然招呼着小朵和施凤兰一起围坐在桌前吃了起来。

    吃饭时江北然向施凤兰她们说着他这两个月的皇帝生活。

    “啊?还有人吃不上饭吗?”

    听着江北然诉说着农村百姓的生活时,施凤兰惊讶的喊道。

    “是啊,还有人没衣服穿、还有人没屋子住、还有人生病只能等死呢。”

    将口中的鱼肉吞下,施凤兰拿出一个乾坤戒道:“这里面有很多宝材和银两,都分给那些百姓吧。”

    一旁的小朵也拿出腰间的小荷包道:“我……我的虽然不多,但也请江师哥拿去给那些百姓买些吃的吧。”

    看着眼前的乾坤戒和荷包,江北然笑了一声道:“心意我领了,但真正想要帮助百姓,光用钱可不行。”

    “为什么啊?有钱不就能买吃的了吗?”施凤兰歪着头问道。

    “官绅有的是办法将你送给老百姓的钱骗到他们自己口袋里,想要真正让老百姓吃饱饭,要改变的东西可多了,我这次回宗就是为了其中一件事。”

    “什么事呀?要不要我帮忙?”施凤兰十分积极的说道。

    “不用,这件事我自己能办妥。”

    “好吧……”施凤兰说着又夹起一块鱼肉放进了嘴里。

    对她来说,虽然知道老百姓吃不到饭很可怜,但到底有多可怜根本没法想象,因为她从来就没吃过这种苦,她看到的世界和老百姓看到的世界完全就是两个世界。

    饱餐一顿,施凤兰迫不及待的拿出了侠客行,准备好好的赌上两把。

    但江北然却是摆摆手,从怀中拿出一个蓝色的乾坤戒,从里面取出了一个全新的棋盘。

    “这两个月你表现的不错,没有跑来皇宫闹,也没去宗主那里吵,所以我给你做了个新的赌盘,当做奖励。”江北然说完将“赌盘”放在了桌上。

    “哇!!”施凤兰兴奋的喊了一声,看着全新的赌盘一阵出神,“这个叫什么呀?”

    “华山论剑。”

    回答完,江北然又从乾坤戒中拿出了厚厚的两叠人物卡和大量的装备技能卡。

    施凤兰迫不及待的抓起一把缓缓念道:“杀……闪……饼?”

    “嗯,现在我来简单的给你们讲一下赌法。”

    将一张张卡片拿起,江北然开始详细的讲起了每一张卡的作用和效果。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后,施凤兰点头道:“我懂了,我懂了,如果我拿这张小龙女的人物卡,我就只有三滴血对吧。”

    “没错。”江北然点点头。

    “好!快来赌,快来赌,我学会了!”

    “小朵呢,学会了吗?”

    小朵挠挠头道:“还是有些不明白。”

    “没事,赌一把你就会了。”

    将人物卡发好,定好杀下保上的规矩后,三人开始了第一把侠客杀。

    “杀!闪!再杀!”

    “啊?不是说一回合只能出一张杀吗?”

    “我装备了血滴子,就能无限出杀了。”

    “哦……那我没闪了。”

    “那就扣血。”

    看着自己仅剩一滴的血,施凤兰看向小朵道:“小朵,你有没有饼啊?快救我,不然我输了就等于你也输了。”

    “哦哦。”小朵看了看自己的手牌,掏出其中一张问道:“这个是饼吗?”

    “对对对,就是这个!”施凤兰大笑着拿过这张【饼】,“我又活啦~”

    “哦,那再杀。”

    看着江北然又丢出一张杀,施凤兰的笑容顿时凝固在脸上,连忙再次向小朵求救。

    但这一回小朵也没饼了,施凤兰只能遗憾出局。

    “再来,再来!这个人物不厉害!我下次要挑你那个。”

    ……

    “千斤坠!这次的杀你不能用防具抵挡了。”

    “独孤九剑,你猜我一张牌的花色,猜不中的话就强制扣血。”

    “乾坤大挪移!我要把伤害转给小朵!”

    “啊?我就一滴血了,小姐,我死了你也会输的。”

    随着一轮新月升起,小小的汀兰水榭内还在华山论剑。

    这时江北然耳朵突然一动,听到了外面的敲门声。

    “我去开门。”小朵说着跳下了桌子。

    江北然则是拿出一块布盖住了桌上的卡牌。

    “吱呀”一声,门被打开,于曼文领着自己的五个小徒弟走进了院中。

    五个人东瞧瞧,西看看的,找寻着师兄的踪迹。

    刚才遇到师兄时,因为太过意外,她们大脑都是一片空白,后来缓过神来后才开始觉得奇怪,师兄为什么会跑到施堂主这来,要知道一般弟子连进水镜堂都不好进,就更别说堂主府了。

    修炼时她们数次想开口询问师父,但还是没问出声。

    因为她们都觉得师父大概率不会回答她们。

    ‘师兄果然好神秘呢……’

    作为水镜堂弟子,她们深知自家堂主有多难见到,宗内许多堂主来求见都是被拒之门外的,但偏偏师兄又是那个例外。

    恭敬的走进堂中,柳子衿五人朝着正襟危坐在主人位上的施凤兰行礼道:“堂主。”

    “嗯。”施凤兰点点头,“今日就无需药浴了,直接去偏厅打坐吧,本堂过会儿就来。”

    听到今日无需药浴,柳子衿五人有些奇怪,因为自从师父带她们来向堂主求教后,每天泡药浴就是她们的必修课。

    “是,堂主。”

    没有多问,五人行了一礼后熟门熟路的朝着偏厅走去。

    等到柳子衿她们走远了,于曼文看向施凤兰道:“堂主,您是忘了准备药浴了吗?”

    施凤兰听完不禁浑身一颤,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嘿嘿,小北然带了新的赌具回来,好好玩的!所以就……”

    “药浴必须要天天泡,这一点你应该……”

    “哎呀~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准备嘛,小朵,我们走。”

    “哎,等等,他人呢?”于曼文打量着整个大厅问道。

    施凤兰没直接回答,而是悄悄用手指指了指后堂。

    表示明白的于曼文点点头,便去偏厅照看她的五个徒弟了。

    在施凤兰准备药浴时,江北然突然出现在门口问道:“那五个也是你徒弟了?”

    正用玄气催动着浴桶内药物灵气散发的施凤兰回答道:“不是啊,我只是帮曼文的忙而已。”

    耸动了两下鼻子,江北然闻了闻浴桶中的味道。

    ‘好家伙,金阳芝、天元果、菩提花……都是极品药材啊,大小姐就是大小姐……太奢侈了。’

    心中感慨一句,江北然问道:“浴桶里尽是些修补身体的灵材,她们每天都会受伤?”

    “可不是。”施凤兰点点头,“别人修炼都是努力,她们五个可都是拼命呢,每天都是透支自己身体来练的,跟曼文过招时也让她不要留手,有时候身上好几处内伤呢,我也是被她们这份努力打动了,才给她们用这么好的药材。”

    “呼~”吐出一口气,施凤兰走向下一个浴桶道:“也不知道她们为什么这么拼命,还真是挺少见的。”

    江北然听完沉默了片刻,走进屋内道:“你这样太浪费这些药材里蕴含的灵力了,应该先将他们碾一下的……把天元果给我。”

    施凤兰听着一愣,有些惊讶的打量了江北然一遍,倒不是奇怪江北然竟然还懂药材,而且是奇怪江北然竟然会主动出手帮忙。

    “你也认识曼文那五个徒弟吗?”施凤兰有些好奇的问道。

    “嗯,算是吧。”江北然说着接过施凤兰递来的天元果开始研磨。

    看着江北然仔细调制着药材,施凤兰一边惊讶于他的熟练,一边好奇着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

    “小北然~如果我有一天也练功受伤了,你会不会也帮我准备药材呀~”

    “不会。”江北然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嗯!!!”施凤兰的双颊瞬间鼓了起来,“为什么嘛!”

    “因为你问无聊的问题。”

    “呜……”知道自己不能再往下问的施凤兰只好蹲在一边看着江北然将所有药材按照不同的方法处理好,并装进一个蓝色的布袋中。

    “这个好了,放浴桶里去吧。”江北然将布袋递给施凤兰说道。

    忙活了一炷香的时间,将所有药材都处理好后江北然便直接离开了房间。

    柳子衿她们五个为什么会如此拼命的原因他自然再清楚不过,其实他原本想的是当她们五个看到清策的修为后悔知难而退,却不曾想她们竟然会迎难而上,拼到这个地步。

    这让他还是有些许感动的。

    ‘啧,看来晚点要再给清策多弄些高品丹药和功法了,可别真的让她们赶超了过去。’

    看着时间已经差不多,江北然也就没再逗留,离开水镜堂再次回到了天云峰。

    来到宗主府,这一回,么满告诉江北然宗主已经回来了,而且已经得知他来找过的事情,让他直接来了以后直接去中堂就好。

    (后面为防盗内容,晚些会改,不会产生任何额外收费)

    江北然听完沉默了片刻,走进屋内道:“你这样太浪费这些药材里蕴含的灵力了,应该先将他们碾一下的……把天元果给我。”

    施凤兰听着一愣,有些惊讶的打量了江北然一遍,倒不是奇怪江北然竟然还懂药材,而且是奇怪江北然竟然会主动出手帮忙。

    “你也认识曼文那五个徒弟吗?”施凤兰有些好奇的问道。

    “嗯,算是吧。”江北然说着接过施凤兰递来的天元果开始研磨。

    看着江北然仔细调制着药材,施凤兰一边惊讶于他的熟练,一边好奇着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

    “小北然~如果我有一天也练功受伤了,你会不会也帮我准备药材呀~”

    “不会。”江北然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嗯!!!”施凤兰的双颊瞬间鼓了起来,“为什么嘛!”

    “因为你问无聊的问题。”

    “呜……”知道自己不能再往下问的施凤兰只好蹲在一边看着江北然将所有药材按照不同的方法处理好,并装进一个蓝色的布袋中。

    “这个好了,放浴桶里去吧。”江北然将布袋递给施凤兰说道。

    忙活了一炷香的时间,将所有药材都处理好后江北然便直接离开了房间。

    柳子衿她们五个为什么会如此拼命的原因他自然再清楚不过,其实他原本想的是当她们五个看到清策的修为后悔知难而退,却不曾想她们竟然会迎难而上,拼到这个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