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百分之七

第二百六十六章 模拟江湖

    “你发现你的朋友躺在血泊中,你连忙冲上群询问是谁杀了他,你的朋友提起最后一口气,说道:‘你终于来了……我一直在等你,仔细听好了,杀我的人是……啊……’”

    “就在你的朋友快要说出凶手的名字时,突然失去了意识,如果你有百花玉露丸,就可以暂时唤醒他,让他继续说凶手的名字。”

    听着江北然将事件卡念完,施凤兰猛地拍案而起道:“他有时间说这么一大堆废话,就不能直接先说凶手的名字吗!”

    “你喊也没用,总之他现在晕过去了,你有百花玉露丸吗?没有的话你这个连续事件就失败了。”

    “呜……啊!!”施凤兰发泄似的喊了一声,“我好不容易才连续抽到两次事件后续卡的!我让锁链仙子给他传一些内力好不好,就只是说个名字嘛。”

    “所以就是你没有百花玉露丸是吧,那这个事件就算失……”

    “哎!等等,等等!”这时施凤兰突然喊了一声,抽出一张药品卡说道:“我有续命丹!我可以先让他活着,等我拿到百花玉露丸时再给他吃,这总行了吧?”

    “哦?这回很聪明嘛,可以,那这张事件卡先放你那吧”江北然说着将续命丹放进了公共卡池,将事件卡交给了施凤兰。

    “嘿嘿!”为自己机智感到十分高兴的施凤兰接过事件卡,小蛮腰一扭一扭的,明显十分嘚瑟。

    这时一旁的于曼文拿起那张续命丹问道:“还可以这样的吗?事件卡难道不是只能用上面写着的丹药吗?”

    “当然不是。”江北然晃了晃食指,“这款模拟江湖和江湖逍遥行最大的区别就是自由度很高,只要在规则范围内,只要你能逻辑自洽,就能做任何事情。”

    “原来如此……”于曼文拿着【续命丹】点了点头。

    “好玩,好玩,真好玩!”施凤兰听着一顿拍手:“小北然你也太厉害了,总能找来这么有意思的赌法,好玩!真好玩!”

    从已经有些忘乎所以的施凤兰手中接过骰子,于曼文轻轻一丢。

    “四。”

    喃喃自语一句,于曼文拿起自己的剑仙子往前走了四格。

    “魔兽森林,你要进去抓捕吗?”江北然作为支持人询问道。

    于曼文拿起自己仅有的两张装备卡,想了想还是摇头道:“不进去了。”,但紧接着她就拿起自己的人物卡道:“我要在这里发动天命光环。”

    “可以。”江北然点点头,“只要你骰到四以上,就可以抽属于魔兽森林的奇遇卡,另外提醒一下,不许用玄气作弊。”

    “我又不是堂主。”于曼文拿起骰子说道。

    “我也没有作弊过啊!”施凤兰喊冤道,就是话语里底气有些不足。

    没有理会施凤兰的无力反驳,于曼文将骰子轻轻丢在了棋盘上。

    只见骰子在棋盘上滚了好几圈后,最终稳稳停在了五这一面。

    “中了!”于曼文不禁欢呼道。

    这样的表现不禁让施凤兰捂住嘴一顿偷笑。

    ‘明明以前还老说我不务正业,现在不也玩的很高兴。’

    从魔兽森林区域的卡池中抽出一张黄色的奇遇卡,施凤兰将它交给了作为主持的江北然。

    拿起奇遇卡,江北然念道:“你误闯进了魔兽森林,阴差阳错的救下了一名可爱少女,你悉心照顾了她三天后,她终于醒来,并跟着你一起离开了魔兽森林。”

    “获得同伴,谜之少女。”

    念完最后一个字,江北然立即从魔兽森林卡池中将那张谜之少女的人物卡交给了于曼文。

    拿起谜之少女的人物卡,于曼文发现她的各项属性都非常高,尤其是潜力,竟然达到了惊人的十点满值,也就是说这谜之少女只要遇到提高修为的事件,只要不是运气差到极点骰出一个一,那其他数字都是满值成长,很快修为就会超过剑仙子的。

    “好厉害啊……”于曼文惊叹道。

    惊叹完,于曼文还发现谜之少女的备注里还写着【当你的人物濒死时,谜之少女将开启第二形态。】

    “这第二形态是什么?”于曼文指着人物卡问江北然道。

    “第一次玩的话,还是不剧透比较有意思,当然,你想提前知道也可以。”

    “那……还是等到触发的时候再看吧。”于曼文说完将骰子递给了小朵。

    就这样,在江北然的主持下,四人玩了大概一个时辰,也逐渐都明白了这游戏的乐趣。

    “五!”

    施凤兰念了一声,拿起锁链仙子往前开始走。

    “哎呀。”

    施凤兰喊了一声,因为在第五格上站着的正是剑仙子,按照模拟江湖的规则,当两个人物相遇时,就必须进行战斗。

    因为两人还不熟悉战斗的规则,江北然看了看两人的人物卡和道具卡之后说道:“锁链仙子的身法是十四,所以可以出招四次,剑仙子三次,剑仙子根骨有十五点,所以锁链仙子造成的伤害要下降三点……”

    等江北然将规则科普了一遍,两人便拿起自己的招式卡和装备卡研究了起来。

    最终大战七个回合后,施凤兰运气爆表,每个招式都骰到了最高点,直接就把于曼文的剑仙子打到濒死了。

    “哈哈哈!曼文,不要怪我哟~看来我今天运气特别好呢~先说好,我可没作弊,谁作弊谁是小狗!”

    “我可还没输呢。”这时于曼文拿出神秘少女的人物卡看向江北然道:“我的剑仙子现在斌死了,可以发动她的第二形态了吧?”

    “当然可以。”江北然说完从魔兽森林卡池中将少美少女的第二形态卡抽出来递给了于曼文。

    “第二形态……尖尾雨燕,十万年魂兽?”

    “嗯,尖尾雨燕可以化作十万年魂环救活你的剑仙子,并赋予她强大的力量,具体增加多少,卡上都有写。”

    “这也太厉害了吧。”于曼文稍微算了一下,就发现剑仙子有了十万年魂环后所有数值都暴增了三倍,就算最普通的一招也足以杀掉已经残血的锁链仙子。

    这时施凤兰也已经凑过来看到了十万年魂环的效果,大呼不公平道:“这也太厉害了!不公平!”

    “我刚才就说过了,这年头没个奇遇还想出来混?早就让你想办法去触发一个奇遇了,你自己舍不得用指北针。”

    “我想再去一次绝壁谷提升我的玄铁锁链嘛……”

    而已经满血复活的于曼文则是问道:“那我现在是不是可以发动攻击了?”

    “当然。”江北然点头道。

    于是于曼文立即发动了招式,狂风剑法。

    但施凤兰听完却是“嘿嘿”一笑,拿出一张道具卡道:“我要用这张高人相救,不管在什么状态下,我都可以立即撤离战斗,并前进四格。”

    “可以。”江北然点点头。

    “嘿嘿~我先走喽。”施凤兰说完拿起锁链仙子往前走了四格。

    当骰子重新回到于曼文手中,他先是看了江北然一眼,然后才将骰子扔了出去。

    在骰子旋转时,于曼文突然开口道:“那天晚上是你吗?”

    “不知于护法指的是哪天?”

    “你打算就这样蒙混过去?”

    “无凭无据的,于护法可别冤枉好人。”

    施凤兰听着两人的对话,顿时感觉到一阵云里雾里的,便问道:“你们在说什么呀?哪天晚上?”

    在施凤兰提问的同事,骰子也已经停来。

    “五。”

    拿起剑仙子,于曼文边走边说道:“濒死的时候有人来救的确是一件很幸运的事啊。”

    施凤兰听完还以为于曼文是在嘚瑟,立即叉腰道:“哼!下次在遇到你可就没这么好运气了。”

    于曼文听完微微一笑,看向江北然问道:“你说下次我还会有这么好的运气吗?”

    “那得看你还能不能抽到这么好的奇遇卡了。”

    “既然你不想说,那我就不问了,但你夜里悄悄潜进来,又对我……你会负责的吧?”

    小朵和施凤兰越听越迷茫,完全不知道于曼文究竟在说赌局里的事情,还是别的。

    “我想于护法真的是误会了什么,你该抽卡了。”江北然笑着说道。

    “还真是有喜欢做好事不留名的人呢。”于曼文微微一笑,从事件卡里抽了一张。

    一直下到晚饭的点,四人终于决出了胜负,施凤兰今天运气的确爆表,靠着连续碰到三次奇遇,一路碾压了另外三人,得到了胜利。

    “哈哈哈哈!真是太好玩了!”

    拿到开门红的施凤兰简直爱惨了这个模拟江湖,拿起自己的锁链仙子又亲又抱的。

    “好了,我得走了,这个模拟江湖就留给在这吧。”江北然起身说道。

    听到江北然破天荒的将赌盘留在这里,施凤兰不禁心里一紧,连忙跑过来拽去江北然的右臂道:“小北然,你要去哪啊?”

    “有些重要的事情要办,得离开一段时间。”

    “一段时间是多久啊?”施凤兰问问题时双手不禁抓的更紧了。

    “快则一个月,慢则三个月吧。”

    听到只是一个月,施凤兰这才松了口气,松开手道:“什么嘛,你吓死我了。”

    “那你这次为什么愿意把赌盘留下了呀?”

    江北然上前一步揉了揉施凤兰的头发道:“算是你通过了考验的奖励吧。”

    施凤兰虽然贵为堂主,但却丝毫不介意江北然这样以下犯上的行为,相反心里还十分开心。

    “考验?什么考验?”

    “以后你会知道的,我走啦。”江北然说完挥挥手,离开了汀兰水榭。

    之前江北然一直不把赌盘留给施凤兰,是因为系统每次都会跳出选项,但这一次他看着施凤兰如此高兴,就又兴起了将棋盘留给她的念头。

    出乎意料的,这次系统没有给出任何选项。

    会出现这样的结果,原因大概率应该是施凤兰现在也已经很清楚和自己相处时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算是有了不小的进步。

    拿起剑仙子,于曼文边走边说道:“濒死的时候有人来救的确是一件很幸运的事啊。”

    施凤兰听完还以为于曼文是在嘚瑟,立即叉腰道:“哼!下次在遇到你可就没这么好运气了。”

    于曼文听完微微一笑,看向江北然问道:“你说下次我还会有这么好的运气吗?”

    “那得看你还能不能抽到这么好的奇遇卡了。”

    “既然你不想说,那我就不问了,但你夜里悄悄潜进来,又对我……你会负责的吧?”

    小朵和施凤兰越听越迷茫,完全不知道于曼文究竟在说赌局里的事情,还是别的。

    “我想于护法真的是误会了什么,你该抽卡了。”江北然笑着说道。

    “还真是有喜欢做好事不留名的人呢。”于曼文微微一笑,从事件卡里抽了一张。

    一直下到晚饭的点,四人终于决出了胜负,施凤兰今天运气的确爆表,靠着连续碰到三次奇遇,一路碾压了另外三人,得到了胜利。

    “哈哈哈哈!真是太好玩了!”

    拿到开门红的施凤兰简直爱惨了这个模拟江湖,拿起自己的锁链仙子又亲又抱的。

    “好了,我得走了,这个模拟江湖就留给在这吧。”江北然起身说道。

    听到江北然破天荒的将赌盘留在这里,施凤兰不禁心里一紧,连忙跑过来拽去江北然的右臂道:“小北然,你要去哪啊?”

    “有些重要的事情要办,得离开一段时间。”

    “一段时间是多久啊?”施凤兰问问题时双手不禁抓的更紧了。

    “快则一个月,慢则三个月吧。”

    听到只是一个月,施凤兰这才松了口气,松开手道:“什么嘛,你吓死我了。”

    “那你这次为什么愿意把赌盘留下了呀?”

    江北然上前一步揉了揉施凤兰的头发道:“算是你通过了考验的奖励吧。”

    施凤兰虽然贵为堂主,但却丝毫不介意江北然这样以下犯上的行为,相反心里还十分开心。

    “考验?什么考验?”

    “以后你会知道的,我走啦。”江北然说完挥挥手,离开了汀兰水榭。

    之前江北然一直不把赌盘留给施凤兰,是因为系统每次都会跳出选项,但这一次他看着施凤兰如此高兴,就又兴起了将棋盘留给她的念头。

    出乎意料的,这次系统没有给出任何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