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百分之七

第五百五十四章 超纲

    “云前辈。”在意识到云厉大概率不是主谋之一后,江北然朝着他拱了拱手,“不管如何,令弟要杀我一事也是确凿无疑,对于这件事,不知云前辈您怎么想?”

    “这……”

    云厉是被问住了,同时意识到现在的确不是奇怪云厉为什么要做这种事的时候。

    既然谷梁仙尊现在已经带着气味玄圣杀上了门,就说明这事情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

    而在这个节骨眼上去杀害江北然是什么概念?

    这是要渊城,乃至整个潼国给他陪葬啊!

    这种罪,足以直接把他定义为叛徒,人类的叛徒!

    如此罪名,大的云厉简直有些窒息,他但凡敢硬保他这个弟弟,迎来的将是整个渊城的怒火,再看看眼前这八位严阵以待的玄圣。

    云厉只能说一句“惹不起”。

    就算破天宗是潼国四大宗门之一,但也绝对不能犯此等众怒。

    云厉这会儿是真感觉有点晕了,本来背后那伤就痒的他浑身难受,这会儿更是觉得身心俱疲,只想先倒头好好睡上一觉,然后再来想究竟该怎么办。

    可惜,眼前这八位玄圣明显不会给他这样的时间。

    ‘到底怎么了……老二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云厉真的是用力在想了,可却是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自己这个弟弟为什么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去做这种事情,没有任何好处啊!

    见云厉表情变换不停,江北然开口提醒道:“云前辈不如想想令弟最近有什么反常的行为,蛊修袭来前,或者袭来后。”

    云厉听完直接摇头道:“没有,你是在怀疑吾弟通敌,与蛊修有关系!?”

    “不。”江北然也摇了摇头,“不是怀疑,是确认,除了这个理由外,云前辈还能想到任何理由值得令弟做这种事吗?”

    云厉听完再次沉默了,因为江北然说的完全没错。

    这种时候做这种事,除了便宜那些蛊修外,还能是什么其他理由?

    “几位前辈,先放开云前辈吧,我相信他应该的确完全不知晓他兄弟的事情。”

    谷梁谦听完点点头,做了个手势,示意另外几位玄圣松开玄识。

    等到所有玄圣将玄识松开,江北然上前一步看着云厉道:“云前辈,我知道你现在肯定很担心令弟,也知道你现在也跟我们一样疑惑,但在这身死存亡之际,我希望你先帮助我们想出令弟为什么要这样做的理由,也许……他也是被迫的,甚至被操纵的。”

    听到被操纵的三个字,在场所有人表情都是一震。

    要是这蛊毒真的还具备如此效果,那他们被各个击破就是迟早的事情。

    一想到和蛊修大战时,自己的同伴可能会从背后给自己来一刀,所有玄圣就感觉不寒而栗。

    若换做平时听到这种事情,他们肯定会嗤之以鼻。

    以他们的玄识和心境,再加上心念所生的灵幻塔,绝不可能有人能从精神上彻底控制他们。

    可现在他们真是有点被蛊毒毒懵了,毒怕了。

    不仅一身的修为被这蛊毒给封印了七七八八,甚至还随时有生命危险。

    如此厉害的毒他们前所未见,所以即使不敢,也不愿相信,但他们还是要做好这蛊的确能控制他们心神的准备。

    而江北然之所以会问这个问题,自然是因为他也做过用蛊来控制人的事情。

    不过他这个控制主要还是以威胁为主,真的要用蛊彻底控制一个人,还是一位玄圣,江北然还是觉得有些难以想象。

    虽说蛊修那边肯定把蛊毒这门玄艺继承的很好,但江北然的蛊毒点也是相当高,在所有选一种能排前五。

    要是玄龙大陆蛊师也有品级的话,他当个九品那是妥妥的。

    所以江北然认为那些蛊修就算在蛊术上比他要高明一些,但也不至于高明到那份上。

    除非……他们那有“十品”蛊师这样的存在。

    这也不是江北然无端猜测,因为光是这瘴气对江北然来说就有点超纲了。

    就跟他高考满分上了北大,然后导师拿出来一本量子力学让他自学一样。

    ‘看不懂啊!’

    这瘴气毕竟超纲,而且超模,绝对的BUG级环境卡,要是放游戏里,那绝对是要被连削几个版本的。

    但现实就没这么讲道理了,这瘴气的问题必须得靠他们自己慢慢解决。

    所以在对方能释放出这种瘴气的情况下,真有什么能控制玄圣身心的蛊术也完全可以理解。

    反正都是BUG,能有一个,自然能有第二个。

    “江大师……你觉得吾弟……真有可能是被那些蛊修给控制了?”

    “不排除这个可能,所以还望云宗主可以好好配合我们,一起找出真相,说不定还能帮令弟恢复神智。”

    “好,让我再想想,再想想……”

    听到云厉这话,谷梁谦不禁在心中又将江北然的位置拔高了一截。

    话术,绝对的话术!

    哪有什么可以控制忍心的蛊毒,这只是江北然用来套话的手段而已,一旦让云厉知道自己弟弟还可能有救,自然会全力配合。

    这比什么严刑拷打可管用多了。

    ‘难怪能身兼数艺,果然是个顶级的聪明人,三言两语间就让一个玄圣乖乖就范了。’

    见云厉肯全力配合,江北然便继续引导道:“云前辈,也不一定是近期才发生的事情,更久以前也有可能,只要是一切存在反常的情况,您都能说出来,我们帮您一起想原因。”

    “更久……”云厉说着突然面色一变,变的非常不好看。

    “不知云前辈想到了什么?”

    云厉听完不禁深呼一口气,一双紧握的拳头刚松开又握紧,刚握紧却又松开……

    看得出他内心十分挣扎。

    江北然也不催他,就这么静静等着,其他几位玄圣虽然有些等不及,但因为江北然之前就说过,等会儿若不是激战,而是谈判,那就请让他一个人来就好。

    江北然这话虽然说的很委婉,但谷梁谦他们还是都听懂了。

    意识就是让他们别插嘴,也别插手呗。

    虽然对于被一个晚辈这么说让他们有些不痛快,但想到他那一身本事,最终还是……

    忍了!

    (后半部分还没写完,先发出来就是因为既然发了就必须补上,以保证每天能有4000字,不然断更真的上瘾,影响各位阅读体验很抱歉。)

    “云前辈。”在意识到云厉大概率不是主谋之一后,江北然朝着他拱了拱手,“不管如何,令弟要杀我一事也是确凿无疑,对于这件事,不知云前辈您怎么想?”

    “这……”

    云厉是被问住了,同时意识到现在的确不是奇怪云厉为什么要做这种事的时候。

    既然谷梁仙尊现在已经带着气味玄圣杀上了门,就说明这事情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

    而在这个节骨眼上去杀害江北然是什么概念?

    这是要渊城,乃至整个潼国给他陪葬啊!

    这种罪,足以直接把他定义为叛徒,人类的叛徒!

    如此罪名,大的云厉简直有些窒息,他但凡敢硬保他这个弟弟,迎来的将是整个渊城的怒火,再看看眼前这八位严阵以待的玄圣。

    云厉只能说一句“惹不起”。

    就算破天宗是潼国四大宗门之一,但也绝对不能犯此等众怒。

    云厉这会儿是真感觉有点晕了,本来背后那伤就痒的他浑身难受,这会儿更是觉得身心俱疲,只想先倒头好好睡上一觉,然后再来想究竟该怎么办。

    可惜,眼前这八位玄圣明显不会给他这样的时间。

    ‘到底怎么了……老二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云厉真的是用力在想了,可却是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自己这个弟弟为什么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去做这种事情,没有任何好处啊!

    见云厉表情变换不停,江北然开口提醒道:“云前辈不如想想令弟最近有什么反常的行为,蛊修袭来前,或者袭来后。”

    云厉听完直接摇头道:“没有,你是在怀疑吾弟通敌,与蛊修有关系!?”

    “不。”江北然也摇了摇头,“不是怀疑,是确认,除了这个理由外,云前辈还能想到任何理由值得令弟做这种事吗?”

    云厉听完再次沉默了,因为江北然说的完全没错。

    这种时候做这种事,除了便宜那些蛊修外,还能是什么其他理由?

    “几位前辈,先放开云前辈吧,我相信他应该的确完全不知晓他兄弟的事情。”

    谷梁谦听完点点头,做了个手势,示意另外几位玄圣松开玄识。

    等到所有玄圣将玄识松开,江北然上前一步看着云厉道:“云前辈,我知道你现在肯定很担心令弟,也知道你现在也跟我们一样疑惑,但在这身死存亡之际,我希望你先帮助我们想出令弟为什么要这样做的理由,也许……他也是被迫的,甚至被操纵的。”

    听到被操纵的三个字,在场所有人表情都是一震。

    要是这蛊毒真的还具备如此效果,那他们被各个击破就是迟早的事情。

    一想到和蛊修大战时,自己的同伴可能会从背后给自己来一刀,所有玄圣就感觉不寒而栗。

    若换做平时听到这种事情,他们肯定会嗤之以鼻。

    以他们的玄识和心境,再加上心念所生的灵幻塔,绝不可能有人能从精神上彻底控制他们。

    可现在他们真是有点被蛊毒毒懵了,毒怕了。

    不仅一身的修为被这蛊毒给封印了七七八八,甚至还随时有生命危险。

    如此厉害的毒他们前所未见,所以即使不敢,也不愿相信,但他们还是要做好这蛊的确能控制他们心神的准备。

    而江北然之所以会问这个问题,自然是因为他也做过用蛊来控制人的事情。

    不过他这个控制主要还是以威胁为主,真的要用蛊彻底控制一个人,还是一位玄圣,江北然还是觉得有些难以想象。

    虽说蛊修那边肯定把蛊毒这门玄艺继承的很好,但江北然的蛊毒点也是相当高,在所有选一种能排前五。

    要是玄龙大陆蛊师也有品级的话,他当个九品那是妥妥的。

    所以江北然认为那些蛊修就算在蛊术上比他要高明一些,但也不至于高明到那份上。

    除非……他们那有“十品”蛊师这样的存在。

    这也不是江北然无端猜测,因为光是这瘴气对江北然来说就有点超纲了。

    就跟他高考满分上了北大,然后导师拿出来一本量子力学让他自学一样。

    ‘看不懂啊!’

    这瘴气毕竟超纲,而且超模,绝对的BUG级环境卡,要是放游戏里,那绝对是要被连削几个版本的。

    但现实就没这么讲道理了,这瘴气的问题必须得靠他们自己慢慢解决。

    所以在对方能释放出这种瘴气的情况下,真有什么能控制玄圣身心的蛊术也完全可以理解。

    反正都是BUG,能有一个,自然能有第二个。

    “江大师……你觉得吾弟……真有可能是被那些蛊修给控制了?”

    “不排除这个可能,所以还望云宗主可以好好配合我们,一起找出真相,说不定还能帮令弟恢复神智。”

    “好,让我再想想,再想想……”

    听到云厉这话,谷梁谦不禁在心中又将江北然的位置拔高了一截。

    话术,绝对的话术!

    哪有什么可以控制忍心的蛊毒,这只是江北然用来套话的手段而已,一旦让云厉知道自己弟弟还可能有救,自然会全力配合。

    这比什么严刑拷打可管用多了。

    ‘难怪能身兼数艺,果然是个顶级的聪明人,三言两语间就让一个玄圣乖乖就范了。’

    见云厉肯全力配合,江北然便继续引导道:“云前辈,也不一定是近期才发生的事情,更久以前也有可能,只要是一切存在反常的情况,您都能说出来,我们帮您一起想原因。”

    “更久……”云厉说着突然面色一变,变的非常不好看。

    “不知云前辈想到了什么?”

    云厉听完不禁深呼一口气,一双紧握的拳头刚松开又握紧,刚握紧却又松开……

    看得出他内心十分挣扎。

    江北然也不催他,就这么静静等着,其他几位玄圣虽然有些等不及,但因为江北然之前就说过,等会儿若不是激战,而是谈判,那就请让他一个人来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