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开局就杀皇帝 咸鱼少点盐

第一百零三章灭佛(下)

    “呵……”

    少年郎望着那宝相庄严如同怒目金刚菩萨的老和尚轻呵一声,抬头望远处望去几位面如枯缟苦行僧一般模样的老和尚默然不语,重重叠叠古柏之间铜钟经久不息,无论怎么看这藏在深山之中的古刹都是正派的一方。

    “可终归而言都是你要杀我再前啊。”

    “不管世人如何看,我本就是睚眦必报的俗人。”

    少年郎轻声念叨着什么,手摆了摆三百余红衣黑甲的亲卫从两侧穿过,话音落下没有在看那带着龙吟虎啸的百余武僧,蟒袍扬起大踏步往寺庙深处走去,

    “何况做反派也没什么不好的。”

    “这世道好人总是不长命的,既然如此那不如做天底下最大的反派让这世间的的坏人战战兢兢,这样那些好人也能过得好些,至少往后他们只用怕一个人。”

    少年郎笑了笑释怀道。

    “诸叔,练练手吧。”

    “诺!”

    诸元奎咧嘴一笑,脸上裂开的疤痕一直延伸到嘴角很平常的一个笑容却显出了嗜血的味道,和满身的戾气。

    “举盾!”

    “合围!”

    以八百军中最为精锐之士,对阵一百余入了品6级的武僧,在加上诸元奎这个杀胚,徐闲是很放心的,无论怎么来说都是占了优势的,所谓的江湖品级在军中被弱化到了极致。

    诸元奎手中的老式凉刀扬起,四五百名大乾锐士举盾开始往前推进,余下的三百多人举起手中的阔口大剑周旋着,场中那百余武僧面对的是扑面而来的战场肃杀之气。

    “不对劲,这不是寻常兵卒!”

    “不要贸然出击!”

    不怒和尚低喝一声,额头有细密的汗珠滴落到伏魔金刚杵上,周遭的兵卒实在是给了太大的压力,和那些围剿的郡兵简直是天壤之别,牛皮大盾嵌有铁皮紧紧的合拢在一起如同一面铜墙铁壁,那大盾后方一双双冰冷眸子不带一丝感情。

    降龙伏虎阵本就是以多击少,以弱合力破强,若是放入江湖中,寻常两三名三品武夫入阵自己也有把握将对方留下。

    可眼前的兵卒和江湖中人好勇斗狠不同,论起列阵的功夫比起自己这边更是只强不弱,放眼望去皆是气血旺盛孔武有力的汉子,沉稳的握着手中的大盾不露丝毫破绽。

    “击!”

    铁盾合拢后,武僧压力陡然增大,风火棍两段用铜浇筑,迅猛无匹,舞得虎虎生风便是落到镶铁的大盾之上都是印下一个深深的棍印。

    诸元奎大喝一声,第二排往后的兵卒将手中的盾牌压低,靴底踏在大盾之上,猛然一沉,后者已经跳跃到了半空,势大力沉的一刀当头劈下,数名武僧挑起的风火棍木质那一截被拦腰斩断。

    晃荡,前端落地金铁交鸣之声不绝于耳。

    “三品武夫!”

    不怒和尚也是惊呼出声,军中走出的品武夫大开大合之势远非江湖中人可比拟的,眼下也不再犹豫,武僧露出一个空挡不怒和尚正面迎上那悍勇无匹的诸元奎。

    “呔,那莽汉吃贫僧一杖!”

    带着呼啸的风声老和尚正面对上那手持凉刀的诸元奎,终归是兵器上占了优势,这一杖下来诸元奎脚下青砖碎裂,连连后退,口中一口鲜血猛然吐出,可本就是个杀胚。

    “他娘的!”

    眼下更是激发了血液中的凶戾,吐出一口浓痰,暴喝一声再度抽身上前,与此同时眼神一撇,身后的校尉很快反应过来,右手一挥。

    “杀!”

    第二排的上百兵卒俱是将手中盾牌压低成一个斜坡,后方的大乾锐士手持宽口阔剑猛然跳跃而起学着自家主将的方才的动作挥剑而下。

    “如今看来,”

    闻着空气中飘散的血腥味少年郎顿了顿,

    “白将军练兵一事成果还是挺不错的。”

    身穿蟒袍的少年郎听着身后利器入肉沉闷的声响轻笑道,在古寺中闲庭漫步一般没有回身,可也能想象身后的场景。

    抽身入降龙伏虎阵的兵卒悍勇厮杀,稍有体力不支,后方的大盾便会裂开一个口子,养精蓄锐的兵卒接替之前的位置继续厮杀,如同一个大磨盘一般不断的剿灭着这群武僧的生机。

    场地之中不少大乾锐士,已经倒地讲到底这些都是入了品级的武僧,风火棍前端又有镶有铜箍,一棒子砸在身上便是土墙都得余下一个大窟窿,可更多的确是武僧的尸体。

    并非实力不济,只是奈何大乾锐士之间的配合,战阵合击之术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白起的用战场铁血练就的兵卒早就已经做到了令行禁止,何况这八百人还是从十万人中挑选而出精锐中的精锐。

    “苦行僧?”

    少年郎望着寺庙中央正在打坐的枯瘦僧人诧异道,簇新的袈裟下隐隐可见黑皱的皮肤,和那些得道高僧慈眉善目的模样完全不同,甚至可以用面无二两肉的形容,更像是西域那些用脚步丈量天下的苦行僧。

    “似乎是修炼了辟谷一类的功法。”

    “似乎是在镇压着什么东西!”

    一旁的百晓生思虑片刻后沉声道,细细看去枯瘦的身子下有无数的生机在渐渐复苏,胸腹之间更是有气血在翻涌,虽然达不到巅峰的状态可比起那些已经到了大限之日,用密法苟延残喘的强者不同。

    他们是在最巅峰之时强行进入辟谷的状态,减少气血的消耗,和自身对外界食物的摄入,如同江湖中所谓的闭关,不过又要时常保持警觉,并不能进入那种玄而又玄的顿悟状态之中,修为是毫无寸进。

    “镇压?”

    少年郎望着那场中的老僧疑惑道,古往今来无数的传说之中佛门本就和妖魔鬼怪一类的生物相挂钩,就比如上辈子一步很出名的高僧法海一般,以镇压世间妖魔为己任,一句大威天龙,不知道吓得多少妖魔鬼怪魂飞魄散,所以眼下百晓生的言语并不如何让自己太过意外。

    “嗯,不然也不至于如此。”

    百晓生目光灼灼的看着那些枯瘦老者。

    “想不出其他的可能?”

    百晓生点了点头,自己行走江湖许多年对于很多传闻中的秘法都有所了解,眼下但也绝不是无的放矢。

    “如今来看,五十年前的封山说不定便是与此有关,要知道庆帝的父皇可是信佛之人,作为大乾境内地位最好的寺庙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却陡然封山,而且从未透露出半分消息,也从未解释过,其中缘由实在令人费解。”

    百晓生抽丝剥茧道,

    与此同时其他的三位枯瘦僧人已经对上了少年郎麾下的众人。

    东边,

    一身白衣手持长剑西门吹雪的正站在一大殿上方,对面是方丈口中的玄德大师,两人刚好对上,西门吹雪望着对面的枯瘦老者同样是诧异的神情,因为对面的者生机恢复的速度实在是超过了自己的想象,

    没有丝毫的犹豫长剑扬起,

    笔直的刺出,

    剑很快,

    快到了极致,

    隐隐有破空之声传来,

    冷冽的剑身倒映出一张清冷的面孔,

    剑尖在老僧的眼中不断放大,

    “哗哗哗……”

    寺庙的南侧有孤高清冷的剑意正在升腾,平地起风,这是风吹过树叶的声响,在狂风之中甚至有不少树干细些的树木顷倒而下,与此同时还有漫天的金光洒下,玄策大师双手合十,身前有无数铭文飘荡。

    剑出的时候,

    天上的云层破开一道空洞,

    细碎的朝阳洒下,

    那人从西方的天上而来,

    那人如梦如幻好似仙人,

    剑落下的时候,无数的参天古柏倒下,隔着很远都能感受到那股子纵横的剑气,和在半空中绽放的漫天金光。

    西方的院墙外,

    有狭长的台阶,遍布青苔远远看着便有一股子幽深的禅意,周遭还有许多雕刻的佛像,如同西天无数的佛陀拱卫着身后的庙宇。

    一头戴斗笠身穿藏青色长衫的刀客,正默默地从下方的台阶下往上走来,斗笠压得很低看不清神情。

    沉默,

    是死一般的沉默,

    便是窸窸窣窣的虫鸣都压了下去,

    周遭的杀气正如汪洋大海一般翻腾起来,北凉城一役,那位三戒大师也是出自眼前的寺庙,说起来他也有一份的,出刀之前他曾说过一句话,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可这刀不止在手中,也不止在心中,已经刻进了骨子里,如何能够放下?

    奇怪的是,

    每往上踏出一步台阶,

    身上的杀意便减弱一分,

    最上方的老僧只是默默地看着正在登山的那位刀客,感受着那不断减弱的杀意,脸上的神情反而更加郑重起来。

    走到长阶的尽头时,

    已经没有半分杀意,

    那刀客仰头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眸子很是清明,

    没有任何的情绪,颜色,思虑,

    右手空空荡荡长袖飘飞,

    左手持刀猛然往前挥出,

    上辈子有一个叫霸刀的人,

    曾教过归海一刀一门刀法,

    绝情绝义,绝怜绝爱,绝亲绝友……

    在七年之后一刀领悟到的绝情斩便是是绝情绝义,绝怜绝爱,绝亲绝友之后,达到绝天绝地,绝神绝魔,天地之间,唯有我刀的心境。

    于是他杀死了霸刀!

    而于这方世界的他而言,

    柳儿便是他的全世界,

    柳儿死后似乎全世界都与他无关,

    他更像是一个游走在世间的孤魂,

    孑然一身,茕茕孑立,了无牵挂,

    阿鼻道三刀更像是一种由情绪而生的秘法,而绝情斩确是归海一刀达到那种心境之后自行领悟的一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绝情斩才是归海一刀的最强一刀,甚至还要强过入魔后的阿鼻道三刀。

    北凉城从入魔中走出之后,

    归海一刀就如同换了个人一般,

    在那孤坟旁,

    除了练剑,便是练剑,

    存在感极低,

    可时时刻刻都在进步着,

    甚至已经快过了西门吹雪和叶孤城,

    燕十三从徐闲使出剑十五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突破的契机,而随在“人屠”白起周遭经历过万千生灵的死亡之后终于领悟了那一剑,同样也跨入了二品之境。

    归海一刀也踏入了追寻二品的路,

    当彻底领悟这绝情斩的时候想来便是了。

    ……

    “施主,这是灭寺而来。”

    “不余半分生路。”

    那枯坐在地的老僧感受着寺院周围的激荡而出的磅礴气势苦涩的开口道,很明显场中的局势已经在往另一方倾倒,自己等人的出现并没有半分的改变。

    “嗯!”

    少年郎点了点头,没有任何多言的打算,两侧那数百衣甲鲜明的凉州兵卒已经分散开,绕开那盘腿而坐的老僧,往寺庙各处而入。

    “出剑吧。”

    话音落下,

    一身黑衣如墨的燕十三已经抽剑出鞘,

    天地间皆是森然死气,

    不是剑十五,

    而是夺命十三剑,眼前这老僧最巅峰之时也不过半步二品,如今便是气血恢复极快也不过保持着三品巅峰的修为并不值得出那一剑。

    夺命十三剑,

    剑出夺命,

    迅捷如风,

    那老僧口中轻诵着佛家典籍,当剑落入身前三丈之时,老僧双手猛然往前一推,一个硕大的金钟罩从头顶落下。

    上面的梵文无比凝实,一眼便能看出远远比会昌寺那老和尚的功力深厚,可如今的燕十三已经迈入二品,还是天底下杀伤力最为超绝的剑修,如何能够挡住?

    “滋滋滋……”

    森然死气缠绕在剑身,当剑触碰那金钟罩上的时候那原本凝实的梵文瞬间暗淡了下去,如同热刀切黄油一般,飞快的消融。

    当剑尖距离那玄策大师心窝不足三寸之时,

    一身穿布衣的藏经阁老僧已经到了,

    想要阻挡已经来不及了,

    猛然一咬舌尖,

    心喷到手中的佛经之上全力挥出,

    佛经挡在了剑前,

    无数的金光从佛经中涌出包裹住那满是死气的森然长剑,佛经破了,可长剑还是刺入了玄策老僧的心窝。

    “施主,你来了!”

    青灯方丈目光从倒地老僧的尸体上收回,双手合十望着对面那身穿蟒袍眉宇间透着冷冽的少年郎轻叹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