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倾鸦

第二百三十章 装杯无极限

    早上,威廉很早就床上起来了。

    被波波莎每天同一个时间舔醒,连续舔了八年……他都形成生物钟了。

    反正最近是到点就醒,他还没有调整过来时差。

    他一抬头……好家伙,室友居然已经起来。

    这太不科学,也不魔法了。

    要知道,经过五年学校生涯,他们都变成老油条了。

    平时第一节课,也是看情况逃课。碰到麦格教授的课,都能上课前十五分钟起来,恰着准点,从容走进教室。

    甚至还能解决掉早饭问题。

    布拉利德坐在床边,红着眼道:“太紧张了,我昨晚就没怎么睡着。”

    “我也是,我害怕睡过,一夜醒来好几次。”钱伯斯痛苦地说。

    “我中间梦见弗利维教授,带着傲罗来考场了,他说我带小抄,要送我进阿兹卡班。”

    “……”

    “我是想早点起来,再复习一下。毕竟临阵磨杖,不粗也尖嘛。”马科斯揪着头发。

    他突然尖叫起来。

    “啊……我掉头发了!完了,我要秃了吗!我才刚刚过了十六岁生日!”

    有时候,一个人的崩溃,往往只在一瞬间。

    威廉丢过去几瓶振奋药剂,说道:“都喝一点,会精神好很多的,起码考试时不会困。”

    五人走了出去,来到礼堂……礼堂更已经坐着很多五年级和七年级的学生。

    七年级的学生还好,他们经历过OWL考试,早就身经百战了。

    但五年级的学生,则无比的紧张,几乎没有人多说些什么。

    秋正低声练习咒语,餐桌上的盐瓶在她面前抽搐着;

    玛丽埃塔飞快地复习《中级魔药》,看得眼神都显得有点迷糊了。

    芙蓉也在,她手里捧着一本威廉的古代魔文笔记。

    眼看威廉来了就丢给了他,让他帮忙提问可能的考点。

    布斯巴顿和德姆斯特朗的学生,也要在霍格沃茨参加考试。

    此时也是在着急等待。

    “那个是主考官吗?”芙蓉突然说道。

    威廉朝礼堂门口望去,只见麦格教授走了出来,正和一小群看起来年纪很老的巫师站在一起。

    很多巫师威廉都是认识。那年梅林勋章的颁奖仪式,很多巫师都在。

    邓布利多帮他拓展过人脉。

    这些巫师很多年龄甚至比邓布利多还大。

    比如玛奇班教授,她当年就是邓布利多考试时的主考官。

    时光匆匆,都快一个世纪了,她依旧是主考官。

    玛奇班教授明显在寻找邓布利多,不过校长此时可不在学校。

    他正在四处活动呢。

    玛奇班教授也知道这一点,只是随口询问了几句,便被麦格教授带去休息了。

    早饭结束后,其他年级的学生都去上课了。

    七年级和五年级的学生,在门厅里漫无目的地转来转去? 好像差点没头的尼克;

    接着? 等到九点半? 他们被叫回了礼堂里。

    礼堂已经被重新布置过了。

    四张学院桌子被搬走了? 换上了许多单人小桌子? 全都面向礼堂尽头的教工桌子,麦格教授独自站在那里。

    上午考笔试? 下午是实践课。第一门就是魔咒课。

    当他们坐好、安静下来时,麦格教授看了眼时间? 开始展示试卷袋。

    “大家看好了,都是严格密封的……试卷发下去后? 要检查正反面,有没有缺印漏页的。

    名字和学号都要填好? 然后就可以开始答题了。”

    试卷飘向了每张桌子,麦格教授把桌子上的一个巨大沙漏? 颠倒过来放在旁边。

    桌上还有备用的羽毛笔、墨水瓶和一卷卷羊皮纸。

    布拉利德瞥了眼威廉,威廉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

    他早上教给室友们不少考场装杯小技巧,此时不展现? 更待何时!

    只见布拉利德没有着急填名字,而是慢腾腾地把卷子浏览一遍? 然后运足洪荒之力,轻柔却有力地说一句:

    “哎呀,都做过了啊,好多原题呢。”

    “……”

    很多学生都听到了这句话,他们仇恨地看着布拉利德。

    布拉利德心里暗爽,顿时精神百倍。

    威廉点点头。

    很好,相信到这里,不少学生的心理防线,已经出现裂缝了。

    威廉也翻开试卷,开始低头写答案。

    他低头看着第一个问题:

    看来邓布利多没少将霍格沃茨的教学进展,报给魔法部。

    不然不可能出这种题目。

    只见第一题写着:

    请问不可饶恕咒之一的杀戮咒的咒语是:)阿瓦达啃大瓜;)阿瓦达苟命;)阿瓦达索命;)阿瓦隆大陆;

    d)瓦坎达王国。

    威廉只是瞥了一眼,就开始快速答题,几乎每道题都是不假思索。

    他身后的夏比,还想瞥一眼第一题答案,没想到威廉已经做完这一面,开始翻页了。

    夏比目瞪口呆,愣在了座位上。

    和威廉一块翻页的,还有他的室友马科斯,他只做了这一页的最后一个选择题,所以才能这么快。

    马科斯想着威廉的交代:

    翻页的声音一定要巨大,干脆。

    这翻页的力度饱含着你对OWL考试的蔑视,和试卷简单的自信。

    越早翻页越好,做完选择题就翻最好。翻卷就要翻得震天响,翻得那些考生怀疑人生。

    确实……很多学生开始心里崩溃了,恨不得上来打马科斯一顿。

    威廉开始了最后一个表演。

    只过了半个小时,他就站起身,朝着麦格教授走去。

    “威廉,你要上厕所吗?”麦格瞥了眼沙漏。

    “不,我要交卷……我一会还有个约会呢,先走了,麦格教授。”

    威廉将卷子轻轻放在桌子上,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礼堂里顿时哄闹起来。

    “安静!”

    麦格教授愣了两秒,大声地训斥着,然后才检查起威廉的卷子。

    好吧,没啥可检查的。都可以当标准答案来看了。

    午饭的时候,大家都在讨论这件事。

    两个小时的考试,威廉半个小时就交卷了,这给大家造成了心理和生理的不适。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APP www.mimiread.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果然,我不适合上学,就该出去打工啊。

    不少小巫师都这样想。

    “嗯,还不是很糟吧?”坐在餐桌旁,秋不安地问道,手里还紧紧地着法式小面包。

    “我拿不准自己是不是把复制咒都答出来了,时间刚好用完。

    你们写出防风咒了吗?我好像拼错字母了还有第十五题……”

    秋忍不住和威廉对着答案。

    反正他的肯定是标准答案。

    威廉安慰道:“考后不要对答案,会影响接下来的考试。”

    很多学生就是考后对答案,然后就缺席了之后的考试。

    心态崩了!

    布拉利德和马科斯心情也不太好。

    他们的逼是装了,但考试做的不怎么好。

    最尴尬的是,别最后成绩下来,魔咒证书没拿到,那就太尴尬了。

    ……

    ……

    (求推荐票各位大佬。

    感谢“月下人已逝”大佬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