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倾鸦

第一百三十九章 哈利准备好赴死了吗?

    再次回到霍格沃茨,威廉恍如隔世。

    只是一个复活节假期,他却感觉过了很多年。

    美国国会大厦爆炸、伊法魔尼火山喷发,还有华盛顿纪念碑的史前奥义……

    只能说,这个假期他经历了太多,以至于整个人都无比疲倦。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得到复活石,杀死了汤姆。

    这让威廉紧绷了四年的心弦,都突然松了下来。

    他情绪波动很大,邓布利多也同样如此。

    校长办公室内,

    光是威廉的记忆,邓布利多便不厌其烦地看了六遍。

    当他还想再重播第七遍小视频时,威廉连忙阻止了他。

    好家伙,我知道教授您讨厌汤姆,但不用对他如此反复鞭尸吧。

    邓布利多当然激动,他的预料的最好结果,不过是汤姆解除魂器共同体,好有机会杀死伏地魔。

    邓布利多甚至计划好自己的死法,来完成对伏地魔的终结。

    但威廉却远远超出他的意料!

    或者说,威廉出现后,事情拐了一个大弯,笼罩在他心头的阴霾,也随之一扫而空。

    “威廉……”邓布利多感概万千道:

    “我相信,后世百年千年,很多人翻过有关我们的这段魔法史时,翻过也就翻过了。

    唯独你,会让人在夜深人静之时,缓缓翻回那几页,仔细再看几遍。

    来,我们俩喝一杯!”

    邓布利多兴致来了,他魔杖挥动,桌子上出现一大瓶冰镇杜松子酒和两只玻璃杯。

    威廉接过酒杯,喝完后,犹豫片刻,还是低声道:“教授,那个魂器斯莱特林的戒指……”

    邓布利多的手指,微微颤抖了一下,他抿了一口酒,掩饰着失态,道:

    “你毁掉了吗?”

    “汤姆的那片灵魂,已经被我毁掉了,那块复活石也被我带回来了……”

    短暂的沉默后,邓布利多问道:“你用过它了?”

    威廉点点头。

    得到戒指后,他就立即将汤姆的灵魂,让摄魂怪吸收了。

    然后使用了复活石。

    威廉试图召唤四巨头和梅林,但都失败了。

    这种强大的巫师无法召唤,威廉又召唤泰温教授和小巴蒂克劳奇这俩食死徒。

    “他们俩都出现了。”威廉回忆道:“只是他们俩既不是幽灵,也不是活人,更像是从我的记忆中诞生的存在。

    您如果想要使用复活石的话……”

    那块石头,此刻,就静静地躺在威廉口袋。

    他右手在口袋摩挲,甚至能摸到石头上死亡圣器的标志。

    邓布利多强忍着欲望,他的表情变得痛苦而狰狞。

    最终,理智占了上风,老人低垂眼睑,望着膝头,悲痛道:

    “不,别给我,威廉!

    还记得那次吗?在冈特老宅,我失控了,发了疯的想要得到复活石。

    那一瞬间,我真得很想见到阿利安娜、我的母亲、我的父亲……”

    “我是个傻瓜,彻头彻尾的傻瓜。”

    泪水在邓布利多的眼眶中打转,他摘下半月形眼镜,擦了擦道:

    “复活石对我的诱惑太大,如果它在我面前,我会把持不住,彻底沉迷进去。

    就像年轻时,我曾沉迷在厄里斯魔镜的虚幻之中。

    复活石对我的影响,比任何人都大。它蛊惑的力量,强大到足以占据我的身心,就像三兄弟故事里的老二。”

    “死亡圣器里,我只适合拥有其中最微不足道,最没有用处的老魔杖。”邓布利多敲了敲手里的魔杖。

    “我可以驯服它,使用它,因为我拿它不是为了征服,而是为了拯救。”

    “但面对那块石头,我却想用它,将那些长眠者,拽回生者的世界。

    这无论如何都是不被允许的!

    威廉,你才真正有资格拥有它。

    复活石,就放在你那里好了,永远不能让我看见,除非我要死了。”

    威廉叹息一声,最终还是没有掏出复活石。

    两人都沉默不语,不停地喝着松子酒,气氛有些压抑。

    一瓶酒喝完后,邓布利多终于恢复平静,他缓缓问道:

    “现在还剩下最后两个魂器。如尼纹蛇,我已经安排了斯内普教授去处理。

    藏在古灵阁的那个魂器,你打算怎么办?”

    威廉早有预案,他回答道:

    “决战的时候,我们困住伏地魔。

    赫敏会带着安妮、秋,塞德里克、双胞胎,还有纳威……潜入古灵阁。

    我还会把贝拉特里克斯给她们,有赫敏在,应该不会出现问题。”

    邓布利多也是如此认为,有赫敏带队,他很放心。

    “找到赫奇帕奇的金杯后,你打算怎么处理贝拉特里克斯?”邓布利多又问道。

    威廉迟疑了一下道:“我想把给她交给纳威与隆巴顿夫人。”

    “纳威……”邓布利多神色复杂,感叹道:

    “说起来,我一直觉得分院帽,分院的时候太过草率。

    但它有时候,却又无比准确。”

    “您是想说纳威?”威廉问道。

    “没错。”邓布利多点点头。

    “纳威在赫奇帕奇,或许会过的比在格兰芬多自在,那里的学生更宽容些,他会成长地更快乐。”

    “但纳威就彻底失去了拥有勇气的能力。

    那孩子欠缺勇气,而这些力量其实就隐藏在他体内。

    他的内心,也对于勇气十分渴望,比任何人都要渴望。

    赫奇帕奇不缺一个纳威,格兰芬多却需要纳威,同样的,纳威也需要格兰芬多。”

    “在这一点上,你做的很好。”邓布利多说。“总是在帮那孩子建立信心。

    威廉,你以后一定会成为霍格沃茨最伟大的校长。”

    威廉愣了愣,真是要钦定的意思吗?

    老人哀伤道:“我就不行了,这辈子一直都很失败。

    作为教授,作为校长,明明有责任去引导和保护年轻人。

    但这些年,我根本没有做好……也没能保护好许多人。”

    威廉望着身形佝偻的邓布利多。

    不知道老人是想起了误入歧途的汤姆,还是牺牲的詹姆和莉莉。

    又或者是……哈利。

    最后的决战,即将到来,剩下两个魂器也都在掌握之中。

    唯一的问题在于哈利,他的生命长短,由消灭所有魂器需要多少时间而决定的。

    此时,无疑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

    他该去赴死了。

    “哈利……做好准备了吗?”威廉终于问道。

    邓布利多睁开了眼睛,嘴唇蠕动道:

    “我不知道……但我希望他做好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