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倾鸦

第六十九章 新的死神,新的人间(大结局!)

    这个匆匆来临的秋天,

    对于所有人来说,注定都是一段难以忘怀的记忆。

    先是英国巫师战争猝然结束,食死徒溃败,伏地魔身死;

    然后,冒出一个杀人如麻的三代黑魔王,灭了梵蒂冈后,又在七天毁掉四座城市;

    最可怕的,还是一天之内,分别遭遇陨石、地震以及大洪水袭击。

    陨石没有砸下,震感也已经消失,但这洪水袭击……却实实在在发生了。

    最先开始的地方,是君士坦丁堡。

    落日余辉中染成一片金黄的金角湾,沿着海滩,坐着很多钓鱼佬。

    作为专业钓鱼佬,鱼没钓上来一条,却蓦然看见马尔马拉海,喷出数百米高的水柱。

    那水柱却不是海水,而是……血水。

    赤红的血水,像是染色剂一般,以最快的速度,将马尔马拉海水赤化。

    如同地狱的幽冥,爬上人间。

    站在圣·索菲大教堂上,信徒们俯身望去,尸体成倍地堆积在血水中。

    有几百人,或许几千;有些还残存一口气,在痛苦地扭动挣扎,承受匪夷所思的死法……

    而那一抹血红,朝着地中海铺展开去,如同乡野间蔓延的火海。

    “真主啊,这是您降下的神罚吗?!”

    虔诚地信徒跪倒在地,恳求神的原谅。

    可是他们不知道,上帝已死……被凡人斩杀。

    ……

    ……

    站在一块开阔平原,受伤严重、有些摇摇欲坠的威廉,还是举起魔杖。

    那头百米蛇怪,用橘黄色的瞳孔,瞪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年轻人。

    直视蛇怪的目光,巫师会瞬间死亡。

    这头死神培育的蛇怪,体型百米,更是可以瞬间石化一座城市。

    但威廉此刻却不躲不避,直视蛇瞳,蛇怪的魔法没有对他奏效。

    甚至在那平静的目光中,蛇怪竟然畏惧地转过头,不敢与他对视。

    它已经感受到主人的死亡,而杀了死神的男人……它岂能不畏惧!

    “直视我,崽种!”

    威廉仿佛怒目金刚,声音在蛇怪耳边炸响。

    他高举魔杖,那把断裂的三叉戟,从高空刺下,钉入蛇怪背脊。

    处理完死神遗留的小宠物后,威廉坐在地上,长长呼出一口气,终于有口喘息的机会。

    杀掉死神后,威廉就立即出现在这儿,增援邓布利多与纽特。

    他其实也樯橹之末,如同纸老虎一般,再经不起一场大战。

    但困住这头蛇怪,还是能够做到的。

    身后传来脚步声,邓布利多与纽特走来了。

    如果没有两位老人,牵制住这头蛇怪,与死神那一战,肯定必败无疑。

    纽特看着威廉那瞧着疲惫不堪的背影,顿时升起无穷感概。

    谁敢相信死神,会死在这个年轻人手中?

    纽特临行前,都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与蒂娜告别了。

    说威廉是第二个梅林,不为过了吧?

    邓布利多没有出声,弯腰坐在地上,突然问道:“威廉,你还能坚持多久?”

    威廉愕然地转过头,看向校长,然后又看向天空。

    天空之上,

    黑云越来越厚重,越来越压低,粗如合抱之木的闪电疯狂滚动。

    黑云压顶,

    山雨欲来。

    仿佛天被捅破!

    死神要所有人陪葬……并非随口说说。

    他成为死神两千多年,与冥界化为一体,可以做手脚的地方太多。

    不止是冥河水倒灌,还有天空即将下起……冥河雨!

    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有着一条条银线,在天空绵延如同法网。

    威廉使用最后的力量,将整个天空都冻结住了,这才防止冥雨如瀑布般,直泻而下。

    可他现在的状况糟糕,根本坚持不了太久。

    但,邓布利多教授没理由会知道这些。

    威廉为了杀死神,在时间循环待太久,实力已经完全超脱太多。

    换句话说,他现在想杀伏地魔……一招罢了。

    他的状况,邓布利多教授不应该能感受的到。

    威廉还是老实回答道:“只能支撑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啊……”邓布利多沉吟一声,平静道:“威廉,那块复活石呢?”

    复活节时,威廉得到复活石,邓布利多却没有触碰,害怕自己着迷。

    此刻却主动提起。

    威廉不明所以,还是取出那块石头,递给了老人。

    邓布利多放在手心上,凝视许久。

    他寻找一辈子复活石,终于第一次触摸,可他没有召唤亡灵,反而平静道:

    “威廉,还有一种办法,可以阻止这一切,阻止冥河落下,阻止人类毁灭……”

    威廉意识到了什么,他一脸严肃道:

    “邓布利多教授,我们可以阻止这一切的……”

    “或许吧,但之后呢?”邓布利多反问道:

    “死神没了,他的职责还在,必须有人永镇冥界,维持生与死的秩序。”

    老人抚摸着复活石,眼神迷离,他低声道:

    “我很害怕,害怕有一天盖勒特复活了,却发现我们失败了,世界毁灭了。”

    “但教授,成为死神必须永远留在冥界!”威廉急促地劝说:

    “不是一年、两年,十年、百年……而是千年、万年,

    甚至

    永远!

    没有亲人、朋友,只有你自己!!”

    “威廉,我不害怕死亡,更不害怕孤独。”

    邓布利多挺直了腰杆,望向天空,如同一个行将就木、却无比坦然的赴死者。

    “我的父亲死了,母亲死了,妹妹死了,盖勒特·格林德沃死了,朋友也都差不多离世。

    你知道吗?年龄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失去的东西很少了。”

    邓布利多抬起手,不知何时,手中已经出现死神的镰刀与斧头。

    死神死亡后,掌控这两把武器的巫师,可以选择是否成为新的神。

    威廉拒绝了。

    但邓布利多没有。

    他脑中浮现前不久,梅林出现在他面前的场景。

    梅林大声笑问道:

    “史塔克不愿拿起,冈特即将远行,邓布利多可愿成为死神,永远守护着这个世界?”

    他愿意守护这个世界!

    邓布利多举起镰刀与斧头。

    刹那之间,天地间零零落落的魔力蜂拥汇聚而起,同时涌入他的灵魂中。

    老人那张沧桑脸庞上的笑容,无比豁达,微笑道:

    “威廉,霍格沃茨就交给你了!”

    威廉点点头,嘴唇颤抖,声音带着叹息道:“我会的。”

    邓布利多伸出手,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脑袋:

    “孩子,死亡不过是另外一场伟大的冒险。

    有聚有散,缘来缘去,不用为我伤心。”

    他举起魔法石,在手里转了三次。

    一个柔弱的少女,出现在不远处,她发出清脆笑声,那双灵动眉眼宛如月牙。

    “大哥!”

    “阿利安娜?”邓布利多望着少女,这一刻,神情无比温柔。

    老人终于心满意足,仿佛在与所有人告别,他轻轻呢喃道:

    “我不会忘记曾经的朋友;不会忘记说过的每一句话;我不会忘记每一天。

    我会一直记得……我是阿不思·邓布利多!”

    新死神举起斧头与镰刀,双臂猛然往外一挥。

    镰刀与斧头的虚影,平移出去,然后一闪而逝。

    这两把扩大无数倍的武器,一把如同屏障,挡住所有流入人间的冥河河水;

    一把斩断冥界与人间联系的所有通道。

    邓布利多消失在原地。

    世界再无阿不思,

    只有……

    死神!

    ……

    ……

    冥界,

    阿瓦隆岛。

    望着远处那座新出现的死神岛屿,冈特也是无限唏嘘。

    当算计了他几百年,弄得妻离子散的死神,真得死了,他感觉是如此的不真切。

    没有大仇得报的喜悦,反而是心情复杂。

    至于成为死神,冈特当然没有这个想法。

    梅林、四巨头,乃至史塔克……都不愿意成为死神。

    他潇洒惯了,又怎么可能会愿意被束缚呢?

    死神,

    死神!

    说是神,其实更代表一种责任。

    而责任带来的,往往是无尽的痛苦。

    他没有这个能力去承担这种责任。

    “你呢,要穿过冥河的尽头去另一边吗?”

    冈特看向薇薇安——这位自己实际的大姨子。

    “去,当然要去了!”薇薇安眼神闪烁,冷冷道:

    “我要找到梅林,问问他当年为什么不带我走!”

    冈特翻了个白眼,小声提醒道:“你们不是兄妹吗?”

    “我的身体早就毁掉了,重新制作一具身体,和梅林就没有任何血脉联系了!”

    “……”

    好家伙……冈特一时竟无言以对。

    这德国骨科……换个身体就解决伦理问题了吗?

    “那我们就走吧。”冈特耸耸肩。

    毕竟大姨子和大舅哥的事……关他屁事。

    “我不去。”一直不说话的芭布铃突然开口。

    “什么?”老头扭头瞪眼道。“那你想去哪?等你母亲复活,我们一家人又能整整齐齐……”

    “我要回去拿东西。”芭布玲出神地望向远处。“保护符还留在那儿呢。”

    女儿的心思,冈特哪里能不明白,他怒道:

    “留在这个世界,除了死神外,其他人不论使用什么方法……

    哪怕能活一千年,两千年,最终还是会陷入黑暗与彷徨,将生命彻底耗尽。

    越过冥河尽头,才会真正永生!”

    “女儿,你在此地没有未来,只有死亡!”

    这次轮到薇薇安在旁边看戏了,她一脸坏笑道:

    “现在留下,以后又不是不能离开。

    再说了,喜欢就去追啊。你看我和梅林。”

    冈特回瞪了她一眼。

    他还没有享受过天伦之乐,还想早点抱个大胖孙子呢!

    芭布玲蓦然涨红了脸,辩解道:“我没有喜欢……”

    “对,别喜欢史塔克,我跟你说,他可不是个好东西。”冈特连忙说道:

    “我观察他很久了,别看那小子似乎只有赫敏·格兰杰一个女朋友。

    但他跟那个叫芙蓉的混血媚娃,关系暧昧。

    还有个女狼人,天天叫他主人……啧啧,禽兽不如。

    我想想,还有那个威尼斯的女巫特蕾妮。

    还有……”

    冈特喋喋不休,把所有和威廉能扯上关系的女巫,都说了一遍。

    他甚至还提了一嘴丽塔·斯基特。

    芭布玲翻了个白眼,没有理他。

    冈特现在真想弄死史塔克。

    死神怎么不带着那小子同归于尽?

    “唉,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吧。”冈特最后长叹一声,将金约柜丢给了芭布铃。

    保护符碎掉后,冈特将芭布玲的心脏,放入金约柜内,才救活了她。

    “这样也好。”薇薇安笑了笑,低头道:“之前我答应过威廉,将艾莉亚交给他。

    我会离开这具身体,芭布玲你将艾莉亚也一块带回去吧。”

    冈特加了一嘴道:“又多了一个女人!渣男!”

    三人突然朝着远处望去,那座前新的死神岛屿,已经彻底形成。

    一位飘逸的银白色头发和胡须,身穿灰色长袍,头戴灰色尖顶帽的老人,站在冥河边。

    所有人都朝老人点头示意。

    无论如何,邓布利多愿意成为死神,守护这里,就是真正的……伟大。

    他们离去后,邓布利多举起老魔杖,那把接骨木魔杖,化作一颗种子。

    每位死神,都要种下一颗树。

    树会扎根冥界,也是死神的灵魂的所在,也是命门坐在。

    一旦被砍断,就会死去。

    邓布利多将种子种下后,用冥河水浇灌。

    他决定将这棵树,起名叫作:

    盖勒特·格林德沃!

    从此,他们会永远互相陪伴,直到……沧海桑田。

    ……

    ……

    威廉慢慢睁开眼睛。

    被一阵扑哧声吵醒。

    他打了个响指,床头灯亮起,眯着眼打量了一下环境,这才想起在自己房间内。

    邓布利多成为死神后,他就离开战场,回到了奥特里·圣卡奇波尔村的家中。

    他睡了不知道多久,赫敏已经起床了,只有枕头上还留着她几根长长的棕色卷发。

    威廉伸了个懒腰,他好像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中那个少年,收到一封猫头鹰送来的信。

    阳台的那阵“扑哧”声音,越来越大,威廉只好穿上衣服,拉开窗帘,推开阳台的门。

    阳光刺得眼疼,威廉举起右手,微微挡住了光线,朝着阳台看去。

    原来是波波茶,正在和一头猫头鹰对峙,似乎想将它扑下来。

    这场景一如当年!

    威廉瞬间恍惚。

    他走到阳台上,从猫头鹰的爪子上取下信。

    地址是霍格沃茨。

    “嘿,哥哥,快点下来啊!”悦耳的声音,突然从楼下响起。

    威廉双手扶着栏杆,俯身望去,看见安妮正在向他挥手。

    院子里还有很多人,赫敏、芙蓉、莫尔蒙、加布丽……都围在卢娜身边。

    威廉直接跳了下去,飘落在众人身前,好奇问道:“你们在干吗?”

    卢娜抬起头,从那副彩色的大眼镜后面看着他。

    “写书,我之前和你说过,对你的冒险感兴趣。”

    威廉想了想,好像有这么回事。他还以为卢娜是开玩笑,没想来真的!

    这给威廉整不会了。

    他摩挲着下巴,问道:“那想好书名了吗?”

    “我起了一个名字!”赫敏歪着脑袋,得意地说:“《赫敏和她有用的男朋友》。”

    “……”

    为什么听起来这么像是在ghs?

    他思考片刻,突然提议道:“不然就叫《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吧?”

    所有人一致通过,将赫敏的书名无情抛弃。

    一群姑娘在那儿讨论故事,威廉走到河边,赫敏跟了过来。

    风吹芦苇轻轻摇晃,苇絮宛如鹅毛大雪落大地。

    “我起的名字哪里不好!”赫敏问道。

    “你这起名能力,和你做饭技术差不了太多。”威廉脸色温柔,转头笑道:

    “以后咱儿子和女儿的名字,还是我来起吧?

    不然他们进了霍格沃茨,会被同学笑话的。”

    赫敏冷哼一声,高高扬起下巴,脸红道:

    “谁说我要嫁给你了!”

    “可是我连咱儿子的名字,都起好了。”威廉忍住笑意,也跟着抬起头,轻声叹息道:

    “你要不嫁我,我就娶别人了。”

    赫敏伸出手指,轻轻拧着威廉的腰,气乎乎道:“你敢!”

    威廉抓住女孩的手,握在手心,柔声道:

    “赫敏,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最盛大的婚礼。”

    耳根子通红的赫敏,脑袋轻轻靠着威廉的肩膀。

    一只送信的猫头鹰划过天空。

    ——全书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