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 这很科学啊

267:我可不是乱打的啊

    白色月牙在看到EDG基地爆炸的那一刻欣喜如狂。

    在这一瞬间他脑海中闪掠而过无数想法:

    YM选手前些天训练赛成绩下滑不过是没找到新版本的适应方法、几名队员都属于大赛型选手,训练赛成绩不影响他们比赛发挥……

    但是身为教练的他迅速排空了这些念头,看透了事物本质。

    YM这局碾压式胜利的原因很简单。

    说好听点叫EDG失误多,说难听点叫EDG菜。

    从sout莽撞换血上头送一血开始,EDG就没的玩了。

    因为在这支EDG中,只要最强进攻点小学弟发育严重受阻,他们就基本不可能赢下比赛。

    EDG原本引以为傲的运营战术仰仗的就是两个核心输出位在后期无敌的偷伤害能力毕竟双C强的队伍团战水平都不会太差。

    巅峰时期他们有胖将军+戴先生的三星蓝白顶级双C;S6他们有小学弟+戴先生,实力也不差。

    到今年,ADC换成了Z皇,输出能力一下就滑落几个档次。

    EDG剩下的人中:

    阿光的输出能力并不强,今年春季赛还打出了兰博放火烧山的名场面。

    厂长本来就不擅长玩输出核心类打野,他最喜欢的还是用草食性控图英雄打视野战。

    这样一来,团战输出重任压在了小学弟身上。

    只要他一崩盘,EDG十有八九赢不了。

    EDG教练组也清楚现在团队的问题出在哪里ADC太菜了,输出能力不足。

    他们也找到了解决问题的答案。

    但是答案现在正在啃汉堡。

    一个长相酷似比目鱼的瘦弱男孩坐在休息室中,嘴里啃着麦辣鸡腿堡,看向自己身前的人群。

    小学弟被训斥的低头啃手指。

    “对线不要被他勾引到,不起杀心你就不会漏破绽……”阿布苦口婆心的说,“林燃那个老阴币全是恶心人的套路,胖将军都玩不过他,你可千万不能上当。”

    比目鱼男孩听到阿布如此评价林燃,没忍住笑了。

    阿布嗓音细而尖利,“下一局你还是和明凯联动,注意对线细节和团战走位。”

    “明白了吗?”他拍拍小学弟的肩膀。

    小学弟讷讷点头。

    头颅大小堪比杰克的比目鱼男孩吃掉汉堡,看向休息室中的大屏幕,屏幕中还在静音播放赛事直播。

    上一局的MVP给到林燃,看着身穿新款黑红色队服的帅气男孩,‘比目鱼’眼中满是渴望。

    身后两名EDG运营人员还在讨论林燃。

    出道即巅峰,这是他听到的关于林燃的另一个评价。

    他也想上场比赛,也想如林燃这般出道即巅峰,可是年龄不允许。

    他舔舔嘴唇上的汉堡酱料。

    快了。

    等7月份,他就可以登台享受粉丝的掌声与欢呼。

    5分钟的休息时间转瞬即逝,双方选手再次回到舞台选手席,准备进行下一场比赛。

    伴随着清脆金属声响起,揭幕战的第二场比赛拉开序幕!

    EDG选择蓝色方,YM则位于红色方,双方第一轮Ban人与上一局如出一辙。

    只是蓝红方互换,先抢猪妹的变成了EDG。

    “给我霞给我霞!”杰克非常兴奋。

    上一局看对面Z皇也用了霞,杰克已经控制不住自己蠢蠢欲动的双手了。

    尽管这个来自瓦斯塔亚的狗粮宗师方才登陆联盟一个月,但是杰克已经苦苦练习了上百盘。

    这个练习量对平时要打训练赛的职业选手来说相当夸张,毕竟还有选手如今一盘霞还没练过。

    对于霞这个英雄的掌握,杰克自认走在LPL其他ADC前面。

    “YM拿到皇子和霞,”米勒发现了华点,颇为兴奋的喊道,“这是要互换BP玩教学局?”

    “但是上一局贡子哥可以用比较克制皇子的剑姬,阿光这……”娃娃欲言又止。

    言下之意非常明显。

    他不看好队伍定位为前排的mouse玩剑姬这种吃操作的极致边带英雄。

    “维鲁斯+露露,EDG决定先锁下路组合!”

    白色月牙第一轮最后给小天补到版本T1打野酒桶。

    第二轮BP开始,白色月牙先把岩雀送上ban位,而EDG反手禁用飞机。

    “YM把最后一个位置给了蛇女,而EDG则是禁掉加里奥!”

    预言家成功拿到另外一个软辅卡尔玛,EDG拿到克烈和发条!

    至此EDG阵容已经完全亮出。

    “燃哥怎么说?”预言家侧头看向林燃,“拿不拿维克托?”

    “拿拿拿!”小天激动的面色潮红,“我想看燃哥维克托教学!”

    “神他喵你想看教学,”杰克一眼就看破了蒜头王八的心思,“你就是想看对面中单破防吧?”

    站在林燃身后的白色月牙颇为殷勤的伸手捏捏林燃的肩膀,询问他的意见,“林燃你怎么看?”

    林燃模仿元芳,略微一思索便点头同意:“我觉得OK。”

    英雄锁下的那一刻,现场观众已经沸腾!

    “又是维克托打发条!”娃娃眼前一亮,“只不过这一次双方英雄进行了互换!”

    【教学局是吧?Ran虾仁还要猪心?】

    【开个盘吧,sout这局10分钟之前死几次?】

    【保守点,Ran单杀一次不过分吧?】

    【一点都不过分,我甚至觉得EDG夏季赛说不定都打不赢TOP……小学弟C不了其他人也站不出来。】

    小学弟看着对面锁定维克托,握着鼠标的右手紧了紧。

    上一局他被林燃教育的很惨。

    去年也是这样,他甚至没能从林燃手中赢下任何一个小局。

    这对于出道便以天才著称、加入豪门SKT的他来说无法接受。

    sout咬咬牙,调整好符文,准备再次向林燃发起挑战。

    双方阵容如下。

    蓝色方EDG:上单克烈、打野猪妹、中单发条、下路维鲁斯+露露。

    红色方YM:上单皇子、打野酒桶、中单维克托、下路霞+卡尔玛。

    短暂的加载画面过后,双方十名选手再次出现在召唤师峡谷中!

    林燃大致衡量了一下双方一级团实力,觉得己方并不占有几分优势,便安排队友站一字长蛇阵守住河道。

    “双方看样子都没有想入侵对手野区的意思,”米勒看着屏幕中双方十人的动向,“不过值得一提的是,Ran并没有带净化,而是和上局一样使用疾跑。”

    在林燃看来维克托与疾跑的适配性比较好。

    不光是方便游走支援,还可以弥补维克托在团战中笨重的缺陷。

    他并没必要太过担心猪妹和维鲁斯的强开预言家的卡尔玛第二件准备买出坩埚,帮林燃提升团战容错率。

    林燃跟在兵线后面离开中路一塔,与小学弟遥遥相望。

    sout倒是现学现卖,仿照林燃上一局的前期处理,走位向前,想要勾引林燃换血。

    送上门的便宜林燃自然要捡,他普攻接QA出手,打出雷霆消耗发条的血量。

    而他自己也吃了小学弟的一记QA。

    走位靠前的小学弟吸引了全部六只小兵的仇恨向后退去。

    而林燃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丝毫没有上前的意思。

    sout心中并不讶异。

    他早就料定林燃不会追上前来。

    毕竟对手上局就是这么安排他的,此时怎么会上当?

    他吸引了对面6只小兵的仇恨,其中三只远程兵直接集火了一轮,而三只近战兵受限于攻击距离,只是移动身体跟着发条魔灵走了两步。

    这三只小兵一移动,兵线就全乱了。

    发条带着YM三只近战兵进入自家兵线之中,这三只小兵陷入围攻之中,没撑一会儿就被发条补掉。

    吸引了远程兵一波集火,还把近战兵集火处理掉,现在兵线自然而然在朝着YM方向推进。

    林燃一点点补着尾刀,看起来人畜无害,一脸只想要发育的模样。

    实际上他正在切屏。

    上下两条边路的兵线比中路晚到十秒钟,此时八名线上英雄都已经出现在地图视野范围中。

    花费心神用在切屏和观察对手信息的林燃,自然不想也没有心思去消耗小学弟。

    sout知道自己计划得逞,将兵线处理干净之后向YM上半野区移动。

    林燃也跟过去两步,看到小学弟在YM锋喙鸟草丛插下视野。

    另一边的小学弟看到六只小鸟老老实实呆在营地里,连忙提醒厂长,“他F6还没刷。”

    一听到F6,厂长顿时双目放光。

    刚刚吃掉蓝BUFF的他立马越过河道,往YM锋喙鸟营地赶。

    同样是蓝开的小天此时还在吃魔沼蛙,并不知道自己可爱的小鸟即将遭遇黑手。

    解说台上的米勒也看到了双方打野的动向,“厂长二级带着惩戒直接来反小天的F6,小天刚吃完魔沼蛙,看样子赶不过来了!”

    “应该是让掉了,如果厂长接下来刷野顺利的话,会领先小天两组野怪……”

    娃娃话音刚落,方才补掉近战兵升至二级的林燃鬼使神差朝着锋喙鸟营地就是一激光!

    现场惊呼声连连!

    “这是什么?”娃娃大吃一惊,“维克托盲视野的死亡射线从厂长手中抢掉了4只小锋喙鸟!”

    米勒同样觉得难以置信,“Ran开天眼了吗?”

    弹幕在看到维克托隔墙死亡射线收割掉四只小锋喙鸟的性命,顿时满屏弹幕起飞。

    林燃的操作太离谱了!站在观众视角根本解释不通!

    【别?了,小透不是挂嗷!】

    【真就透视?@英雄联盟官方,你们这不检查他电脑?】

    【太假了吧?这不是蒙的我倒立吃屎!】

    厂长看到自己辛辛苦苦聚好的四只残血小锋喙鸟被林燃一手激光清理干净,死鱼眼中顿时杀气凛然。

    “他没布置视野的!”小学弟脱口而出,经过锻炼的普通话已经相当娴熟。

    这句话主要是对战队休息室中的阿布说的。

    看到了吧?对面没做视野哒,厂长想吃的小鸟被偷的可和我没半毛钱关系!

    别怪我!

    “这……”米勒觉得自己用常理很难去解释林燃的这一波操作,“我真的很好奇Ran是怎么猜到的?”

    林燃看着头顶蹦出的金币和增长的经验,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滴乖乖,你这能猜到的?”按照正常职业打野思路一边刷野一边切屏的小天自然也发现了这条信息,他有些惊诧。

    “很简单,基本操作罢了,”林燃淡定一笑,边补刀边说道,然后标记厂长的动向,“他应该是准备刷上半区河道蟹。”

    观众都说他是乱打的。

    他可不是乱打的啊,自然是训练有素,有备而来。

    主要依靠的就是战场信息的捕获与判断分析。

    之前他切屏观看各路上线情况时就察觉到事情不太对劲,阿光操作的克烈上线时间比兵线汇聚时间1分48秒晚了5秒钟,也就是1分53秒他才上线。

    晚上线,在克烈对皇子的上单对局中是非常亏的。

    因为这种战士上单抢二的价值太高了,谁先抢二谁占有优势。

    那阿光是因为什么晚上线呢?

    林燃思考的时间点非常多。

    要说阿光从第一波兵线就开始放线稳健发育,这不太现实。

    要知道小天的酒桶要等到三级才能抓人,而且如果厂长正常在下半区红开,阿光也不会惧怕小天的gank。

    因为猪妹红开一路刷上来同样升至三级,进行上野对拼的话,EDG根本不虚YM,克烈+猪妹的战斗力要比皇子+酒桶强一些。

    那么剩下的答案呼之欲出。

    厂长是蓝开,而且很有可能呼叫阿光帮忙开野,因为猪妹一级独自开野非常伤,不叫队友帮忙状态很难保持住。

    那厂长为什么要蓝开,而不去找能更好帮他开野的下路,从下半区开始刷呢?

    林燃想到了小学弟当着他的面往红区走,然后还在锋喙鸟营地旁边插了假眼。

    厂长肯定是对F6有什么企图。

    在这种情况下,林燃再次进行计算。

    由于当前版本第一波野怪刷新时间为1分38秒,而从蓝BUFF处赶往上路兵线汇聚处大致需要11秒。

    而之前已经知道阿光上线时间是1分53秒。

    余下的4秒钟空隙时间阿光大概率在帮忙打野,这样的话,猪妹大约只需要25秒钟就可以刷完蓝BUFF。

    猪妹前两级肯定是学WE两个技能,没有位移的前提下从蓝BUFF处越过河道到达对面锋喙鸟营地需要15秒。

    几个时间相加,林燃能得出厂长猪妹到达自家F6时大致时间是在2分18秒(1分38+25秒+15秒)。

    当然,这只是一个大致时间,也是一个不确定的猜测厂长不一定会来偷F6,而且到达时间也不确定。

    虽然厂长对野区的掌控力相当强,但是除了他自己之外谁也无法确定刷野的准确速度不小心把蓝BUFF拉到草丛里卡丢自己视野然后气急败坏交惩戒这种事情也是有可能发生的。

    但如果厂长确实来反F6,这2分18秒也是最靠谱合理的时间点。

    一切的一切都依赖于林燃对战场信息的提炼分析与把控。

    就算不依靠系统,林燃也可以成为合格的团队大脑。

    林燃刚好升到2级,卡着时间学了一个E【死亡射线】就往里面丢丢看。

    能偷到锋喙鸟就是赚,偷不到鸟也就是亏施放E技能的70点蓝而已,林燃完全可以接受。

    但是厂长不能接受啊!

    四只小鸟被偷掉,厂长来刷这组锋喙鸟的价值就相当低了因为他的行踪也暴露出来。

    这次可不是猜测,而是确定。

    此时的小天肯定会越过河道钻进EDG的下半野区,把那里的三组野怪全部吃干抹净。

    这样一来,EDG牺牲小学弟状态换来的中路线权、布置下去的饰品眼、上路被抢二压制这些布置换来的野区优势顷刻荡然无存。

    厂长思量片刻,大致知道是哪里出了岔子,被林燃猜透了。

    但是越能想明白,他就越生气。

    要是不深思,他只以为是一场巧合;仔细一琢磨,厂长就发现自己被智商碾压了。

    这种滋味不好受啊!

    林燃这个老阴币!和他做对手简直就是在折磨自己!

    厂长骂骂咧咧骑着魄罗猪继续去刷YM的红BUFF。

    林燃盲猜厂长位置成功,吃掉四只小鸟还省下了一只饰品眼。

    实际上他刚刚完全可以隔墙插下这只饰品眼来窥探厂长是否出现在F6。

    但是他并没有这样做。

    因为这只饰品眼他有大用。

    小学弟先前将兵线位置推的很深,林燃继续处理下去,待会儿又要形成一波回推线。

    到时候他又要离开中路防御塔的庇护。

    上一场比赛林燃因为回推线被抓了一次,尽管当时小天误打误撞前来护驾,将他保护下来。

    但还是给林燃提了一个醒。

    他必须得提防厂长随时有可能出现的gank。

    因此林燃打算让这颗饰品眼来为自己的前推兵线做掩护。

    之前看透了厂长的位置,林燃知道鬼脚七肯定在上半野区。

    因此他借着这波前推兵线,离开中路将这颗饰品眼插在自家锋喙鸟营地与河道相连的中间位置。

    回到中路之后林燃的走位也是刻意向下,力求离厂长有可能出现的区域更远一些。

    娃娃看着屏幕中谨慎的维克托,忍不住夸赞起来。

    “Ran这一盘非常稳健啊,这个走位和视野的布控堪称完美!”

    米勒在一旁接话,“你这话说的,Ran还有不稳健的时候吗?”

    “这倒是,”娃娃点头赞同,“Ran似乎没有送到飞起的时候,被针对死两次也就开始猥琐发育,闷声发大财了。”

    而小学弟由于一级刻意换血损失了一大截血量,加上兵线的回推也没有办法再为难林燃。

    林燃利用E【死亡射线】吃掉三个残血远程兵,背包里的金币数量也顺利突破至一千。

    刚刚后退回城的林燃发现下路爆发了冲突,杰克与预言家急促的交流声充斥着队伍语音。

    “Zet又吃了卡尔玛一发Q,杰克这是要带着辅助越塔强杀吗?”

    在娃娃因激动而略显尖利的嗓音中,杰克开启W【致死羽衣】提升攻速的同时普攻剐蹭到维鲁斯身上,预言家也挂上引燃。

    “meiko交出变羊,但是抗塔的是预言家啊,这个变羊只能阻挡杰克一段时间的输出!”

    Zet也交出治疗,把输出全部灌在预言家身上。

    但是预言家果断交出RW灵链拴在维鲁斯身上,回复一大口血量,然后给杰克挂上E技能加速,让他往塔里冲。

    杰克丢出一发带有羽毛的普攻,而后甩出Q【双刃】!

    在两根羽毛飞出霞手指的瞬间,杰克再交出E【倒钩】!

    霞的AQE连招让她在Q的两道羽毛即将落地时就已经开始召回地上的剩余羽毛!

    Zet反应不及没有交闪,直接被定在原地,杰克再附上两发普攻,直接击杀维鲁斯拿到一血!

    而预言家终究扛不住防御塔的输出,倒在塔下,但是人头是被meiko斩获。

    “YM下路率先开花!”米勒侧头看向自己的搭档,“杰克这个霞的熟练度不低,连招施放的很顺,而且伤害计算的也很到位!”

    虽然是内战,但娃娃语气中竟透着一分不易察觉的喜意,解说立场还是稍稍偏向于YM:

    “这就是我佩服YM的一个点,他们五个人的职业态度都没的说,新出的、不熟练的英雄都会一直练,我前段时间看韩服OB,预言家的锤石和日女胜率也不算低了。”

    “大头儿子你很可以啊?”林燃回城升级海克斯科技核心,看到下路收获一血,赶紧夸夸队友,来彰显一下他的存在感。

    杰克咧嘴哈气柴犬笑,“哪里哪里,预言家打的好……这波抗塔很关键啊!”

    后半句是对一直不吭声的辅助说的。

    预言家舔舔因缺水而稍有些干裂的嘴唇,笑了起来。

    “厂长也来到上路,不过很难抓死皇子……”

    米勒口中说道,看着金贡借助草丛的视野掩护,一个EQ挑飞猪妹的同时成功位移撤退,连闪现都省了。

    金贡小声咒骂厂长,塔下回城购买装备。

    尽管EDG前期几波交锋还是小亏居多,但比起上局来可以说好上太多了。

    经济差距一直到7分钟都只有200金。

    小天升到6级的第一个大招就去炸EDG下路,被厂长反蹲到打出2换2。

    只是YM方存活的是杰克,而EDG活下来的是厂长。

    不过这也见怪不怪了。

    杰克看着骑着猪狂奔的厂长甚至连杀他的心都没有。

    中路林燃趁机赶紧推线,想和小学弟换一波血。

    但是sout谨遵阿布教诲,就是不和林燃换血,给自己套上护盾就后撤到塔下吃兵。

    太稳了。

    林燃都感觉到对手的风格和上一局截然不同。

    sout这种级别的职业选手在装备均势的情况下想苟是肯定能苟住的。

    林燃只能放弃单杀念头,尝试进行补刀压制。

    被压制在塔下的小学弟为了保持状态,难免漏了点兵。

    如此一来,10分钟时林燃将补刀差扩大到两位数。

    而双方经济还在300-400金之间波动。

    此时,YM对这个版本最不适应的生物峡谷先锋诞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