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市井之辈 第十个名字

181 防不胜防3

    按照这么计算的话奶茶店确实能干,投资不大、见效期短,唯一不可控的就是店面位置。中老年人肯定不喝这个玩意,想赚钱就得把它开到年轻人比较集中的地方,比如办公楼比较集中的bd,再比如商业中心、商业街什么的,酒吧街好像也成!

    “哦合算你们找我不是想问能不能干,是打算找房子对吧?!”听到这里洪涛又开始犯贼心眼了,以为人家根本没指望让自己拿主意,而是有具体请求。以咱这身份,能光跑房子不拿大主意吗?必然不能够啊!

    “大兄弟,你这么说就让我们俩没脸见人了。淑珍和我都没读过多少书,人也混了点,平时和街坊们关系不好。可咱知道好坏,你救了我们一家子,不管别人怎么说,反正我们俩都念一辈子好。佳颖开店的事儿吧,刚开始我们也不同意,总觉得世界上没这么好的事儿。但看过人家的旗舰店之后真信了,明明白白就在哪儿摆着,总不会也是骗人的吧。要是咱干不好,那不怨人家,赔了也认!”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孙连胜突然站了起来,情绪有点激动,说话都结巴了。但意思表达的挺清楚,人家知恩图报,不管嘴上还是心里都认,但不想总被当成什么都不懂的傻子看待。

    “呦呦呦还急了别说啊,你这一急反倒有点老爷们劲儿了。我还是头次一听说嫂子真名,来来来,走一个!”孙连胜这一急,倒是让洪涛得到了意外收获。当了这么多年邻居,只知道她媳妇姓杨,愣是不知道全名。

    “中午吃过了”孙连胜两口子确实是吃完饭过来的,求人办事儿,就算再混蛋也没有赶着饭点儿空着肚子登门的。

    但酒这个玩意是他的命门,质量越好吸引力越大。面对桌上摆的瓷瓶百年二锅头,孙连胜的火气立马消了,只是碍着众人的面没好意思接。

    “这又占不了多少肚子,来一杯,吃口菜”洪涛又把酒杯往前推了推,他不是要用酒引诱孙连胜犯糊涂,只是觉得人家刚才说的对。自己是有点瞧不起人了,不是故意的,好像成了习惯。

    “没出息,不禁让!”看到丈夫真坐下端起了酒杯,孙连胜媳妇很不满意,嘴上不留情面,桌下还狠狠踢了一脚。“嫂子,孙哥就这么点爱好,您也不能一下就给断了。少喝点没毛病,我刚才讲的也没毛病,来,走一个!”略微调整下心情,重新捋了捋思路,洪涛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滋啊,啥?没毛病!咋还是没毛病呢,要不你当着大家说说毛病到底在哪儿!我还就不信了我,让人骗一次不长记性,还上赶着挨第二次!”

    孙连胜一仰脖,酒干了,砸吧砸吧嘴,好酒!但一小杯还达不到把脑子好没了的地步,他听出来了,洪涛话里的意思不太对。

    明明把事情都说清楚了,怎么还死咬着不放了呢。啥恩人的先放一边,既然喝上了,那天大地大老子最大,不说明白就不行!

    “洪哥,老孙说的也有点道理,我认真看了看这份资料,只要签合同的时候找个明白律师确实没什么毛病。”看到这两位要顶牛,吴友良赶紧出来打圆场。

    孙连胜受不受骗和他没啥关系,但如果因为他家的破事儿让洪涛掉了面子就不太值当。爱死就让他死去呗,何必非拦着,这种事儿拦不住,拦住了也不落好。

    再说了,从现有的资料里确实也看不出太大纰漏,谁规定连锁加盟就一定要骗人。这些年从国外传来了很多新鲜事物,公平说不全是坏的。

    “我单位里的同事也喜欢喝奶茶,尤其是女的。我真尝不出有什么好喝的,既不像奶也不是茶。”钱德利还没到盲目崇拜洪涛的程度,经过孙连胜两口子有理有据的描述,再加上吴友良的倒戈,观点也开始松动了。

    “现在是九比一,还有三票弃权”于亚楠很会掌握主动权,别看她话不多,但每次都说的恰如其分,很有画龙点睛的感觉。不知道这是一种天赋呢,还是后天教育的结果。

    “我也算一个,我投洪叔!”纠妈妈、刘婶、老高都默认了弃权,她们确实也搞不清到底谁对谁错。但小米粒不愿意放弃自己的权利,并把神圣的一票投给了洪涛,估计是用来补偿之前的表现。

    “好吧,那就算九比二!”于亚楠非常大度的算上了小米粒的一票,不过这对结果没什么改变,反倒像是一种讥笑。暗示对手已经处于绝对下风,即便连小孩子都算上仍旧没有赢的希望。

    洪涛也觉得于亚楠有领导的天赋,至少柏云、格洛丽亚、戴夫、谢尔曼愿意听她的意见,还把吴友良、钱德利和周必成也说服了,这还没算上王雅静和徐颖呢。好家伙,细极思恐啊,一顿中午饭就快把自己费了好几年才建立起来的声望破坏的干干净净。

    “数量,即是正义?”如果这次不把她打败,那以后院子里的租客还不得合起伙来造反啊!好在洪涛是胸有成竹,底气和底牌也足够用。那就先不忙着揭开呢,前戏有时候越慢越刺激。

    “真想不到你也看乌合之众?读书是个好习惯,但书里的话也不是每句都对,用的时候更要准确。这位孙先生和夫人准备投资的项目前景看上去不错,大家也都这么认为。而洪哥仅凭个人好恶就断言是个骗局,显然证据不足,或者说根本没有。除非你能拿出新的证据,否则我以为现在就可以投票表决了。”

    于亚楠知道这句话的出处,也知道它的意思,但并不为所动,继续发挥现有的优势进行穷追猛打,好像在这里打败洪涛比在凌晨小路上跑赢还过瘾。

    “这件事儿对你可能只是一道题目,用来证明自己知识储备和生活阅历的选择题,对了沾沾自喜,错了也无伤大雅。可是这笔投资对于他们两位就是全部、所有、一切是他们所有的财产。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投资要理智,不能冲动。请把那套美国中产阶级的理论暂时收起来吧,它在这里不适用。你所看到的这些人,也包括外面街道上的大多数人,想改变生活就只能孤注一掷,还不一定够。现在你愿意再重新考虑下刚才的提议吗?”

    这段话洪涛是用英说的,还特意模仿了美国东部黑人口音,确保柏云、周必成、纠妈妈听不懂。现在对于亚楠的好感必须要下调一截儿了,她身上所有的优点都不足矣掩饰那种发自骨头缝里的无情和高高在上。这玩意肯定不是天生的,但也很难改掉。

    “不!我依旧认为我是对的,无论讨论对象是平民还是富翁,阶级和道理无关,请你不要试图引发范围更广的辩论!”

    于亚楠对于洪涛的口音很是纳闷,但她肯定听懂了,也没有马上纠结这个问题,依旧坚持着自己的观点和立场,寸步不让。

    “我要提出抗议,既然这件事已经拿上了台面,还要大家一起表决,你们俩就不应该进行私下交易。最好还是用中交流,这样对大家都公平一些!”

    不光于亚楠听懂了,谢尔曼也听懂了,对洪涛的狡诈和无耻表示了有限度抗议,也是用英,也在模仿美国东部黑人口音,但真没洪涛模仿的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