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市井之辈 第十个名字

182 防不胜防4

    “好吧,我们言归正传,就聊奶茶店!孙哥,如果我告诉你,按照这个加盟方式执行,最终要付出差不多三十万的费用才能勉强开业,不包括房租,你认为能承受吗?”

    洪涛不想当着于亚楠把自己了解的东西都说出来,她不像这些租客,即便心里有疑问也会归咎于自己的青年时代,应该叫先入为主吧。在他们眼中自己就是个退休的流氓加混混,知道些骗局内幕啥的再正常不过,不知道才不正常。

    但现在已经没法两头兼顾了,要不就把孙连胜一家舍了,要不就得力挽狂澜,思来想去还是选择了后者。原因很简单,无论轨道上那个人是谁、为什么在哪儿、无辜不无辜,自己总是会选择先救更多人。

    “三十万!可加盟费只有六万,加上装修和桌椅设备也到不了十五万吧!”一听洪涛爆出来的投资总额,孙连胜媳妇立马也急了。她对钱数非常敏感,家里的钱也应该是她在管。

    不过这话听在洪涛耳中意思又不太一样了,孙家能拿出来的投资总数很可能就是十五万左右,只要超过这个阈值,就会显得特别焦虑。

    “对,佳颖也说了,她男朋友家里最多能拿出来三四万,差不多够付房租了。如果不够一年的就先付半年,只要店里挣了钱,工资什么的都没问题。”为了把可行性说的再多一些,孙连胜也开始画大饼了。

    “米粒妈妈,麻烦您帮我算笔账。加盟费六万,装修材料大概得八万。茶水塔、萃茶奶盖机、制冰机、沙冰机、开水器、气泡机、电磁炉、小吃的油炸炉,哪一样不得来个三五千,还有空调、冰箱、冷饮柜,按照市场价上浮百分之五十不多吧?差不多还得八万。原材料呢?一次不让你进个几万块钱货,买卖那么火够几天卖的?所以再来个四五万,就按最低消费吧,四万……我想想啊,还有点什么呢?”

    眼看光靠笼统的说说已经没有什么说服力,洪涛只能搜肠刮肚的在记忆力里找,把前世被媒体曝光的加盟骗局细节弄出几条。可是吧,让他掌握大方向成,抠细节真不太灵,连想带编也没凑够三十万。

    “大兄弟,别想啦、别想啦,够多了!这些都是必须花的钱?可、可他们怎么没和我们说啊!”别看洪涛说着不满意,觉得还不够细致,但孙连胜两口子已经听傻了。

    这个机那个器的,都不知道是干啥的,但要说一点道理没有吧,好像也不是,看过的旗舰店里确实有好多奇形怪状的机器,应该不便宜。

    “这种钱肯定不会提前说,等交了加盟费之后会一步一步讲,每讲一次就的多交一份钱,交的钱越多你就越不舍得半途而废,直到被榨干最后一个钢镚儿。说白了就这么简单,可轮到每个人头上,没几个能躲开。”

    这才是洪涛的长项,不说具体细节,没有准确的数字,就聊大战略层面的东西,怎么说怎么通顺,怎么讲怎么有理。

    “洪哥说的倒是不假,用行话讲叫挤牙膏,挤不动就踩,踩不出来还能用擀面棍卷起来压。只要迈出第一步,后面就由不得你了。这件事儿吧,我觉得还得慎重点!”响鼓不用重锤,第一个听明白的不是孙家公母俩,也不是于亚楠,而是吴友良。

    无论怎么变,其实骗术的核心内容都一样,招数也差不多,无非就是排列组合不同,再披上时代感很强的外衣,就能让人眼花缭乱了。但不包括吴友良这样的业内人士,他们能一时被外包装迷了眼,只要窗户纸破了立马就醒。

    “装修费不应该这么高,我帮格洛丽亚算过她的房屋装修费用,就算再提高一倍,四万块也就够了。”

    吴友良刚刚回归正途,可纠妈妈又突然反水了。可见在这座院子里,有多少人乐意看到洪涛被打败,估计除了刘婶和老高,其他人都有这种心思。

    “还可以找咱舅舅,就像帮格洛丽亚一样,帮孙先生把奶茶店装修好。只是个小工程,不会耽误太长时间的!”本来听了洪涛和吴友良的话,谢尔曼和戴夫也有点含糊了,可是让纠妈妈一说,他们俩又重新坚定了立场。

    “那是我舅舅,和你们俩没半毛钱关系!让我舅舅知道奶茶店是加盟的,别说装修,他不给砸了就算我白说。麻烦你们仔细看看签约条款,加盟店的一切装修、设备、餐具、原材料都是要由加盟公司统一采购并指导安装、使用。明白这是啥意思不?来,柏律师,麻烦您给这俩位法盲解释解释!”

    啥叫小心眼,这就是,不用得罪,但凡是没站在他一边的都要遭到报复,还不用等十年八年,往往就是现世报,立马兑现。这次该轮到柏云了,谁让她站错了队呢。

    “……这个,对方会把价格弄那么高吗?”柏云的脸有点红,她刚才只关注了合同内容,但没考虑到这些内容的后续具体操作问题。现在让洪涛有目的的针对,很是措手不及,也有点心虚,可嘴上还得抵抗抵抗。

    “假如真这么高,你能帮着孙哥打官司,把加盟费、因此造成的损失都要回来吗?”一旦让洪涛占据了主动,那就说明后面还有一连串招数,步步紧逼,绝对没有喘息的功夫。

    “……好吧,我承认刚才有些疏忽了,像这类案件谁也无法保证一点不损失,还会拖很长时间,毕竟时间也是成本!”和王雅静相比柏云有性格上的优势,或者叫专业优势。

    她非常清楚在丧失主动权且无法挽回时,痛痛快快的认错往往比负隅顽抗结局好,多少能挽回点态度分。至于说脸面,律师如果要脸,基本等于失业。

    “再假如一下,如果案件还没结束对方就把公司放弃了,账面上一分钱没有,保不齐还有外债,顶多留下个远在某个山沟小村里的不知情法人,孙哥的投资该向谁要呢?”

    认错就完了吗?肯定不成,如果是平时聊天抬杠,洪涛还愿意当个大度的人,得饶人处且饶人。但现在牵扯到孙连胜一家的投资,那就必须得把责任区分的明明白白,丑话先说在前面,哪怕得罪人。

    “……”柏云不光脸红,胸脯也在起伏,饶是有一肚子法律知识和实际操作经验,面对房东的问题,除了低头认罪之外好像也没法解释。

    不光是她无法解释,把法学院里的博士后导师叫来同样得哑口无言,这些问题恰恰就是目前法律上的漏洞,漏了多少年一直也没补上过。

    “有没有可能在投资之前,先搞清楚这家公司的情况?”见到最有力的支持者被洪涛一顿乱拳打得无法招架,于亚楠不得不亲自出面,冒着也被喷一顿的风险,试图提醒柏云换个思路。

    “嘿嘿嘿,小于啊,你想多了,这里不是美国,对方也不是上市公司。别说咱们几个,检察院出面都查不明白。你可能不知道,有些公司一开始注册的时候就没打算好好经营,大部分注册资料都是假的,用完之后连清算注销手续都不用,就扔在那里管都不管。回头随便找个身份资料就又注册一家,全套下来也花不了几千块钱。”

    可惜她的建议没法给柏云提供什么帮助,还遭到了吴友良善意的奚落。一番话说出来心平气和,但内容却让人很容易觉得自己是个傻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