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市井之辈 第十个名字

246 有力出力

    “我不会修车!”几分钟之后洪涛就知道为啥古人把女人心形容成毒针了,刘若霜居然想让自己检查车况,更换油水、三滤,再把已经到货的三条备胎全放到车顶的行李架上去。

    检查车况凑合能干,更换油水三滤就差点意思了,这里没地沟也没升降机,总不能钻车底下弄吧。固定轮胎是真不成,这种胎,连轮毂在内五六十斤重,举起来两米高,真没那把子力气,腰闪了算谁的啊。

    还不是一辆车,是三,一辆坦途、一辆FJ酷路泽、一辆牧马人卢比肯。先不说车价,没一辆是素车,光这三辆车的改装费用,很大可能就比洪涛的那辆车贵。

    “会开车吧?你不是说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吗,我非常赞成,所以呢,我约亚楠出钱买装备,你拿着它们的手续去4S店做保养。”

    见到洪涛不上当,没打算在美女面前展示羽毛,刘若霜马上退而求其次,提了一嘟噜车钥匙出来,美其名曰各司其职。

    “装备不是已经挺全的了,还买什么?”洪涛不打算认命,也不想接钥匙。这种活儿累倒是不累,但特别耗时间,赶上人多一辆车就得大半天。

    “我们去买女人用的东西,你也想跟着?”可惜刘若霜根本不给机会,表情还特别不好意思,分明就是不想让跟着呗。

    “万一要是剐了蹭了我也赔不起啊!”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好车谁都喜欢,可把车钥匙都穿成串提着感觉就不那么好了,怎么看怎么像看车场的大爷。

    “我说你成不成啊,要是在大马路上还开不利落,干脆也别去什么罗布泊了,去驾校回回炉吧,什么时候学好了什么时候再去!”女中豪杰又有点要烦的意思,她好像不太喜欢斗嘴,一件事儿多重复几次很容易发火。

    “可架不住别人蹭我,这玩意谁说的准呢!”但洪涛真不太怕别人急,要是能骂自己一顿,然后取消这次活动,更好。

    “只要你不主动撞别人,车坏了算我倒霉。拿着啊,先保养吉姆尼,明天我还得用呢。今天让你这么一搅合,美容院也没去成,顺路送我一趟!”

    眼见着一串豪车钥匙愣是送不出去,刘若霜干脆动手了,抓着洪涛就往怀里塞,然后自己坐上了那辆既小巧又彪悍的吉姆尼。

    从顺义开到银泰中心又是两个小时,一路上把洪涛烦的啊,除了得应付刘若霜的各种问题,还得忍受这辆破车的折磨。

    吉姆尼这辆车除了自重轻、轴距短、外型小巧,能当个大玩具之外,真是没有一点可取之处。内饰和公交车一个档次,噪音和拖拉机相仿,减震如同三蹦子,油耗堪比满载大卡。

    这还是没改装过的,要是再把悬挂升高两寸、轮胎换成AT的,前面的缺点就再加一个档次。碰上堵车,刚起步就得踩刹车,忽悠忽悠和船差不多。

    “我找亚楠一起去美容院,你不想当次护花使者吗?”刘若霜倒没觉得难受,兴致还很高,不断的诱惑洪涛去当傻老爷们。

    “你们俩都是死不了,放地上踩两脚明天照样盛开。我比较娇嫩,还是别给您添乱了。拜拜、撒由那拉……”

    对于洪涛这样的老男人来讲,陪女人逛街、采购、做头发美容,都是避之不及的祸事,还没任何占便宜的可能,但凡生命有保障就不能去。挂挡、松离合、踩油门,用1.3升小破发动机的嘶吼,把刘若霜后面的屁话全给盖住了。

    回到家洪涛就忙活开了,先给小舅舅和孟津打电话,告诉他们自己近期要陪于亚楠出趟远门,还没敢说是去无人区里嘬死,用出差给搪塞了。

    接下来就是把王雅静、柏云、纠妈妈、格洛丽亚叫到一起,叮嘱她们在自己出门的这段时间里也别忘公司的事情,尤其是别说漏嘴,再把小舅舅的电话留个。

    “我能不能也一起去?”柏云和纠妈妈都比较沉稳,一听说要去无人区,除了祝福还是祝福,半点要和老板共进退的意思也没表示。王雅静别看平时龇牙咧嘴老作对,关键时候还是挺忠心的。

    “用不用写个遗书啥的,万一回不来总不能把我们都轰出去吧!”但当她听说那里除了日晒就是风沙,每天喝水还得定量,不能洗脸、洗脚更没法洗澡之后,立刻就露出了本来面目。

    “我已经和我舅舅说好了,万一我回不来就把你也弄死,和我的衣服埋一起,殉葬!”洪涛也不客气,抓着王雅静的脖子按到沙发上就是一顿捶,我让你实诚,我让你嘴快,倒霉玩意!

    白挨了一顿揍,吃完饭还得凑一起玩。天气暖和了,把麻将桌抬出来,掌上灯,社区小麻将走起。但洪涛暂时还不能上阵,八点之前纠妈妈先上场,洪涛得在屋里给孙佳慧补课,顺便盯着小米粒写功课。

    这姑娘今年就要中考了,目标自然是奔着西城区的几所知名高中去的。别的科目得靠她自己努力,数理化和英语洪涛还是能帮上点忙的。

    也不是说能做出什么花儿来,但在解题方式和语法的灵活运用上可以提供更多思路。死记硬背、题海攻势得有,活学活用、透彻理解也不能少。

    现在的孩子啊,洪涛看着都可怜。不是物质上,是精神方面。像孙佳慧这样家庭条件不算太好的孩子,反倒因祸得福了,除了认真学习之外没参加任何课外班、补习班。

    但课程本身也不轻松,比自己上学那会儿可多得多,除了有时候跟着王雅静蹦蹦操、练练瑜伽之外,整天也没什么闲工夫娱乐,周末休息照样得背书做题,寓教于乐基本享受不到。

    可是和小米粒一比她又算幸福的,小胖子还有几个月就该正式入学了,除了英语不用发愁之外,好像起跑线都不怎么靠前。

    为此纠妈妈准备先给他报个小提琴课外班,因为学前班里的孩子几乎都报了课外班,总不能就让小米粒一个人例外。

    而且纠妈妈还说了,上学之后还得多报几个课外补习班。老师倒是没明着要求,可有一些比较明白的家长私下告诉她,不给孩子报补习班,考试保证考不好。

    为啥呢?因为考试的知识老师在课堂上基本不怎么讲,全留到补习班里去开小灶。现在已经不是孙佳慧的年代了,老师们也在与时俱进。不是提高教学水平,而是强化挣钱手段。

    以前还捏着半拉要点脸,现在干脆把脸皮一扔赤膊上阵。补课啥的太麻烦,干脆到教材里面想办法。我上课不给你讲有用的东西,看你还舍不得花钱给孩子报班!

    要说教育改革真是开创了世界教育界的先河,每年喊着减负减负,可学生的书包一年比一年大、一代比一代沉。

    不知道是老师们都胆大包天,专门和国家政策对着干呢,还是上面说一套做一套,故意把考学难度向着自古华山一条路发展。

    可问题是在小学就把原本初中的东西学完,恨不得高中就学大学课程,折腾半天也不见大学生们在科研方面有啥长进,还越来越不值钱了。

    洪涛也不太理解,难道说把所有工作岗位都换成大学生来干,四个现代化就能实现吗?科技强国能不能达到不清楚,反正学生家长们得把大半积蓄和时间都扔进去是真的,这玩意好像比收税都厉害,会不会是智商税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