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市井之辈 第十个名字

316 忙死大闲人

    “嘘,先别急,深呼吸两口气,带着速效救心丸没?等我告诉你她是谁之后,别一下子挺过去……”孟津能看到刘若霜,刘若霜自然也能看到这边的动静,为了不让她有什么误会,洪涛赶紧把孟津拉住,压低了声音。

    “我就说要出事儿,你看,到底还是出了吧!你就不能小心点,管住这张破嘴!”刚听了个开头,知道刘若霜是谁家闺女,孟津的血压就蹭蹭往上涨。

    对于洪涛来讲,刘家只不过是个富人,可是对于孟津而言,就不仅仅是富人了。在国内,富裕到一定程度就必须掺和政治了,多少也得认识几个实权人物。这种人的能量很大,随便说句话就有可能造成无法预估的变化,非常麻烦。

    “嘶,你都五十出头的人了,怎么还这么毛糙啊!能不能听我说完再发火?”对于孟津的反应洪涛也在预料之中,他在体制内混,就怕乱接触这类有本事的人,大家很可能不是一个派系的,万一传出风言风语,对前途很不利。

    “唉……我们家老爷子当初还不如去干校呢,认识你家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强忍着听完了全部描述,孟津也泄气了。

    如果洪涛没说瞎话,那这件事儿确实不怪谁,属于碰巧了。而且洪涛还属于受害者,可以想象出来为了安抚刘家姐弟用了多大力气。但抱怨的话必须得说,谁让洪涛名声一贯不咋地呢。

    “成了啊,我孟大爷当年要是去了干校,说不定就等不到平反了呢。没有我孟大爷帮忙,就凭你这点智商,能当上副局长?充其量也就是工厂的命,前几年下了岗? 鼓楼前面摆个摊? 不是还得靠我罩着!”

    这话洪涛可真不爱听,孟津他老爹为啥明知道犯纪律也得让儿子给自己当保护伞? 还不是当初差点死在牛棚里。

    他老爹有糖尿病? 没有自己老妈四处求人偷偷弄胰岛素送进去,一年也扛不住就得挂。这叫报恩? 救命之恩!所以自己使唤孟津并没有太多内疚,理所应当的? 这是他上辈子欠的债? 父债子偿,天经地义!

    “得得得,少扯没用的,我真快来不及了? 你把要查的人和时间给我发短信……下不为例啊!”

    一说起这些陈芝麻烂谷子? 孟津就没话了,只能认怂。为了不再受刺激,赶紧找借口跑。最后这句只是场面话,下次洪涛求上门来,只要不是为非作歹? 那就还得办。

    “是……”洪涛也是闲的,双脚一磕鞋后跟? 冲着孟津的车就来个军礼。到底标准不标准,他也不清楚? 反正把几个经侦的队员看傻了。

    “嗨,别仗着回个三脚猫的功夫就冲大个儿? 有事儿打110让他们抓人? 实在不成给我打电话? 怂玩意!”出大门的时候,孟津的车正好也路过,车里又传出一声呵斥,这才加大油门跑了。

    “他对你还不错,有点当哥哥的样子。”这一声也让刘若霜听见了,印象不错。

    说来也怪,孟津身上带着浓重的军警味道,长得顶多是比自己强点,还不如小舅舅呢,但大多数人头次见到他印象都不错,到底是什么因素起作用,至今也没研究出来。

    “……我要哪天我帮你约约吧,别看他长得老梆,其实还不到五十呢,身体也不错。好歹是个副局级,有了你们家帮忙,再往上走一两步也不是梦。当个副部长太太,你也不冤吧?”

    为了能更加深入的研究,洪涛打算在孟津身边安插个奸细。要是刘若霜能和孟津凑成对儿,对自己来讲是有百利无一害。到时候不光是一张保护伞了,还能拉着刘家一起帮自己擦屁股。

    “你再废话,信不信我晚上睡你屋里,早上再让若愚来接我!”刘若霜没有急眼,也没忙着反对,现在她也慢慢总结出对付洪涛的办法来了,那就是抛开一切表面现象,找准了弱点猛捅。

    “得咧,我闭嘴,那您是回办公室,还是去俱乐部?”弱点找的还真准,洪涛立马就怂了,老老实实切换成司机状态。

    “俱乐部的事情格洛丽亚帮我先盯着,这段时间也没什么活儿,所以啊,你也别想甩包袱,我天天就和你耗上了,直到这件事儿结束为止。你给亚楠打个电话,问问她想不想打冰球,打完球吃饭,吃完饭去SPA!”

    可惜想装老实也晚了,刘若霜还真把洪涛当成司机使唤了,啪啪啪一顿安排,严丝合缝,整套下来一天时间基本也就没了,比上班还忙。

    “你认不认识比较隐秘的私人会馆?”被人这么白白使唤,洪涛肯定心有不甘,既然无法反抗,那就尽量捞点好处吧。

    刚才孟津已经说了,下个周末就能抽出时间见于世达,醋舅舅那边也准备好了。时间定了,可是去什么地方见面呢?按说应该由于世达请客,但为了保险起见,洪涛还是想自己找个地方,减少不可控因素。

    那么问题就来了,这个地方不光要够安全还得够档次,最好有熟人照应,条件挺苛刻。本来想让孟津在他辖区里找一家,但被刘若霜这顿折腾,让洪涛突发奇想,要是能从她这儿找个不那么普通的地方,岂不更能凸显醋舅舅的实力。

    “要请什么人?男的还是女的,官员还是商人,或者亲属?”刘若霜显然心里有答案,还不止一个。

    “官员……并不是我请客,是亚楠的父亲请刚才那位孟队长,我只是中间人。”既然刘若霜连孟津都见过了,也就不用再和她编瞎话。

    “这种事儿还得让若愚帮着安排,告诉我什么时间、几个人!”其实这件事儿表面上看起来都是明的,并没什么古怪,外地商人进京托关系跑门路太正常了,甚至连潜规则都不算,洪涛一说刘若霜就明白了。

    “……真要是有你这么一个女朋友,好像也挺不错的。”让洪涛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的请客地点,刘若霜只打了个电话就给搞定了,加上她和刘若愚闲聊了几句,前后也不到五分钟。怪不得有人说钱能解决世界上99%烦恼呢,确实有点道理。

    “你们男人就是贪得无厌,要漂亮和身材,还要才情和性格,最好再有钱和事业。如果女人把这些条件全具备了,那还要你们男人何用!”对于洪涛这种感悟刘若霜从骨子里就不能赞同,这不是道理而是立场。

    “繁育后代啊!你看公狮子,整天好吃好喝狗屁不干,但还是狮群的主心骨。”洪涛的立场也很坚定,说出了全世界99%男人的心声。

    “哦?公狮子在发情期每天能交配上百次,你有这个能力吗?”刘若霜不光没受洪涛的歪理影响,一针见血的戳破了这个理论,表情还很轻蔑。

    “在这种问题上挑衅流氓可是很危险的……好吧,我们换个话题,要是咱们努力了,依旧找不到那个女人,或者找到人了,要不回来钱,你打算怎么办?”眼看话题又要走入死胡同,洪涛只能主动认输。

    “不管找得到找不到,只要努力了就成。能帮到那位窦先生算是善事,帮不上也不能强求。这段时间你要应付于家,还要查案,可能会非常忙,需要帮忙尽管和我提。但不管怎么忙,必须要跟着若愚和我在圈子里露几次面,到底什么时候回家,还得看老人家的身体状况。”刘若霜也没乘胜追击,同样转换了话题,说的很严肃,甚至有一点最后通牒的意思。

    “呃……你说我这么个大闲人,怎么混的比国家总理还忙呢!”洪涛想了想,确实和刘若霜说的一样,自己接下来这段时间里会非常非常忙,甚至比她想象的还忙,毕竟有些事她并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