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市井之辈 第十个名字

562 死性不改+完本感言

    “……他妈的,还是低估你个老东西了……原来挨刀就是这种感觉啊……”洪涛都松手了,刘若愚还保持着一只脚在门外,一只脚在门内的姿势。

    先是活动了活动腰,再用手摸摸,确定没有血,也不疼,这才走回沙发上坐下,拿烟的手还抖呢。实际上他的裤裆已经湿了,只是吃饭前洗手时去过一趟卫生间,里面存货不多,否则还就真尿了,太刺激!

    “可你是怎么把现场伪造得那么像呢?我看过照片和法医报告,他们真的没找到第八个人参与的痕迹,所有伤痕、弹道都是由公安部的专家鉴定的,也排除了于亚楠的可能性。”

    抽了几口烟,刚把肾上腺素的分泌水平降下来,刘若愚的好奇心又开始萌动了,经过这次遇险,他是更不怕洪涛杀人灭口了。

    “我他娘的根本就是躺在医院病床上呢,不信你去问护士啊,她们见天来换药都挨我骂!”洪涛还是不承认,不过他自己心里也清楚,此时嘴上认不认已经于事无补了,自己的脚腕子这下算是被人家攥死了。

    “……你他娘的怎么不去当特务呢?我也没有别的要求,让你加入公司帮忙你肯定不乐意,可是放着你这么个大能人不用吧,我又不甘心。要不这样,于亚楠回国了,你干脆给我当私人助理吧?就和当初你帮于亚楠一样,平时啥事儿也不用干,也不用上班,有事儿的时候帮我参详参详,出出主意,这不难吧?”

    对于这个铁嘴钢牙,瞪着眼都能把瞎话说的滴水不漏的家伙,刘若愚算是彻底断了套话的心思,同时也让招揽的心思更加强烈。

    自打这家伙在西山会所里无意中聊起高层变动之日起,自己就一直致力于让他成为助力,实际上提过不止一次了,次次都被拒绝。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但自己从来没死心过,坚信是人就有弱点,是人也都有价格,只要双方都合适了,而且物有所值,那就是笔好买卖。

    “……我主要是在床上帮助于亚楠,你马上就要结婚了,这么做不担心让雅静知道,回家把你那玩意咬下来?”洪涛知道刘若愚一直都在打自己的主意,但没想到这家伙如此坚韧不拔,简直就是属王八的,咬上就不撒嘴!

    “真恶心……其实你这个要求也不算难,我招聘几个女秘书就是了,你没事可以去骚扰她们,车、表、会员卡我都可以提供。另外我还得劝你一句,别琢磨于亚楠了,她这些年都不被允许入境了,就算让她入境她也不会为了你回来的,很快当地就要向于世达发传票了,我就不信这个世界上真有女人为了你不惜坐牢,现实点吧。”

    对于这个要求,刘若愚只是表达了有限的反对,然后又提供了更多便利,最后很诚恳很关心的劝慰洪涛,别在一棵树上吊死,多关心关心小秘书也不错。

    “我就算为了若霜,帮她照顾照顾你吧……握啊,难不成你还想写份合同?”洪涛连想都没想,就把手伸了出去。

    不是没想,是想也没用,反正自己孤身一个,刘家是打算拿自己去顶锅啊,还是让自己去做脏活儿,都随他们吧。混一天算一天,愿意的就帮一把,权当是报答刘若霜了,不愿意的还是那一套,死也不干,爱谁谁!

    “先等等,你不提我姐我还给忘了,你只能骚扰秘书,不许借机去骚扰我姐,这是死规定!照片我看过了,你们俩居然在……那种地方……姓洪的,这可是我最大的忍耐了,不要以为我就真不敢怎么样你!”

    但刘若愚反倒迟疑了,不是怕被骗,而是想起了另外一个事儿。现在他突然有点后悔了,不该这么草率,会不会引狼入室呢?

    “我保证,绝对不会主动去找她!”洪涛无奈的举起了手。

    “还有雅静!”刘若愚突然又想起了自己的未婚妻,这家伙居然睡过自己未婚妻的床,虽然不是两个人,也没这方面的迹象,但很可疑啊!

    “姓刘的,你丫是不是心理有问题啊,要是这么不放心,干脆别结婚了,让大丫再搬回来吧,我这里正好太冷清了,没事儿还能拿她磨磨牙!”

    这下洪涛不干了,怎么什么屎盆子都往自己脑袋上扣呢,好嘛,快让你说成采花大盗了,还专门找有丈夫、有男朋友的女人,我有那么不开眼吗!

    “去去去,你丫才有病呢!记住时间别去晚了,穿好点,你有那么多钱了,给自己置办几身好衣服,别老穿原来的……韩立知道那是我姐买的,你也体谅体谅他的感受!”目标达成,刘若愚也不打算在这里和洪涛磨牙,拿起头盔就走。

    “谁说我有钱了?我这几个月的房子保不齐全得空着。以后少拿这些话试探,我确实没钱。对了,你知道不知道孟津的消息,我这些日子一直联络不上他。”洪涛才不会上这种当,嘴上必须咬死,但实际上该问啥还是问啥,一点不耽误。

    “对啊,我怎么把他给忘了!哦,我明白了,这里面还有他呢,否则你怎么能掌握于世达的一举一动。还知道陶潜来自南通商会!靠,不成不成,咱们再重新捋一遍……”

    刚刚走到门边的刘若愚突然定住了,慢慢转回头,就像发现了一个大金矿,满眼都是兴奋之情,两步又走了回来,往沙发上一坐,继续当他的福尔摩斯。

    这一下午,洪涛陪着刘若愚把案情从头到尾捋了不下五遍,怎么编排都没法把逻辑推通,最终勉强来了个定论,樊小虎和孟津是一伙儿的,和洪涛也是一伙儿的,他假公济私去帮洪涛救于亚楠,结果碰上了姜彦哲和那两个当地警察,发生了火并,然后洪涛和于亚楠趁机跑了!

    “幸亏你没当警察,否则得出多少冤假错案啊!”好不容易把这个福尔摩斯附体的家伙糊弄走,看着他骑着大摩托渐行渐远,洪涛抹了一把额头,大冬天的都见汗了,真累啊。

    不过也没白受累,好歹是打听到了孟津的现状。他是专案组的副组长,不光没受到樊小虎的影响,还深受市局领导的倚重,正带队在当地做具体工作呢。

    根据案情的发展,他这个工作应该做的不错,充分理解了领导的意图,该一丝不苟的环节必须一查到底,该模棱两可的细节,就顾全大局了。

    除了陶家和南通商会倒霉之外,最终结果对各方都不是坏事儿。估计不日就将结案返回,就算没有立功受奖,也得给个实权位置多锻炼几年吧,这么好的干部怎么能不用到刀刃上呢!

    “大叔,来听听课吧,我们的产品对糖尿病、痛风、高血压、冠心病都有非常好的疗效。您不买也没关系,可以去居委会做个体检,有居委会在,谁也不会骗您对吧!”

    就在洪涛满脑子都是案情,尽可能的寻找漏洞时,身边突然传来个清脆的女声。转头一看,嘿,有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穿着白大褂,手里举着一份彩页,正和自己说话呢。

    “天生胶囊……天生磁疗仪……天生磁力枕……姑娘,这东西都咋卖啊?”洪涛本想把人轰走,啥破玩意啊,又来骗人。

    可是一想到骗人,心里突然就是一动。黑吃黑好像也挺有意思的,有了于世达的案子垫底,自己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主要是这东西有百利无一害嘛,醋舅舅、小舅舅、王雅静、周必成、吴友良、纠妈妈、刘婶两口子、包括孙连胜一家,不都因为黑吃黑获益了嘛。

    既然阻止不了大小骗子们继续横行,那不如就继续黑他们,黑掉一个算一个。古人不是说过,不以善小而不为。能救一个人也是救嘛,哪怕一个人都救不了,救救自己也成啊。自己也算人呗,还是穷人!

    “不是卖的,那样要是用的不好,不就是骗人了嘛。我们采用的是新模式,您投资、您治病、您享受、您获利……来来来,我们有专门的老师讲课,您听听就明白了。”

    女人看到洪涛对这些产品有点感兴趣,立刻就更热情了,小嘴叭叭叭的一顿喷,全是新词儿,别说老年人听不懂,洪涛都听不太明白。

    “好好好,等我锁上门啊!”世界上居然还有这种好事儿?治病了还获利,好嘛,这是公产主义提前实现了啊。不成,必须去听听,听明白了看我怎么把你们也给公产喽!

    “哦,对了大叔,您今年有五十了吗?”刚走两步,女人看着洪涛灵活的步伐有点犹豫,看着头发两侧的花白头发和有些浮肿的脸,确实岁数不小了,身体还不太好,可是怎么走起来这么有劲儿呢!

    “五十五啦……姑娘啊,你这身体不成吗。我和你说啊,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你看我,每天围着后海走两圈,这腿脚怎么样?就是血压有点高,血糖也不太稳……”

    洪涛马上就意识到自己装的不像,这些讲座啥的,专门找老年人,年纪小的不好骗,人家不带玩。这个女人眼有点瞎,也不知道是从哪儿觉得自己够岁数了,那就将错就错吧,要是连你都忽悠不住,谈何黑吃黑!

    (全书完)

    完本感言,这本书虽然写完了,但字数好像不太多。怎么说呢,当初的计划和大纲应该还要多一些,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现在河蟹太强大了。

    我是玩了命的收着,还被封了好几章。以前我还能大概摸到脉络,知道哪儿该写哪儿不碰。可是随着检索软件的智能化,我也摸不清了,很多计划的内容就不敢写了。不写还能有本书存在,写了说不定就全本完蛋了。

    我不知道大家怎么想,还是说根本没想,已经习惯了。我是真不习惯,也不想习惯。但大家都是人,我可以不吃这碗饭,但不想因此连累家人,这就是河蟹的威力,它能潜移默化的改变我们。

    下一本书我就不想在都市里挣扎了,这个题材基本没法碰。我准备再去挑战一下末日题材,没有异能、没有进化的末日。

    不过在新书之前,我可能要出去转一圈,大概一个月吧,新书预计五月份左右再发。

    最后多谢书友们的支持,还是那句话,不管我的意志多坚定,没有您们的关注,肯定坚持不到今天,就算有了那么一点小成果,也是……我自己努力获得的!哈哈哈哈……

    其实感言应该是发在免费章节里的,我就假装忘了,手一哆嗦,几百字又赚到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