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兰若仙缘 糖醋于

第四一六章 求荣难

    无生、叶琼楼、东海王、海平潮四人一同回到了海陵城。

    那东海边上,掀起的海潮已经退去,两个水妖站在沙滩上,身前是一具尸体。

    这关和一路逃来本身就被叶琼楼打伤,接着强行挑衅叶琼楼被打的伤上加伤,被废掉修为之后就剩下一口气,结果直接被东海少君掀起的海浪拍死在沙滩上。

    也就是说最终杀死他的,是他投靠的这个主子。

    两个水妖立在那里,看着自家主子脸色铁青也不敢多言,生怕惹祸上身。

    望着趴在地上的尸体,东海少龙君深吸了口几口气,然后转身回到了东海,没入了翻滚的波涛之中,身后那两个水妖见状急忙跟上。

    泥沙之中,那关和的尸体趴在那里,被海浪打来打去,无比的凄惨。

    海陵城中,无生第一次来到了东海王府。

    王府自然很是大气,院中有四季常青之树,冬日盛开之花,有假山,有奇石,有亭台水榭,有曲院风荷。

    这一顿私宴很是丰盛,山珍海味,美酒佳肴。

    这位东海王身上也没有王爷架子,当听闻无生就在海陵城,乃是八方楼的宾客之后,这位东海王脸上的笑意似乎更盛了几分。

    从东海王府出来之后,叶琼楼再次对无生表示了感谢,因为接受了东海王的邀请,他也要在这海陵城呆上几日。

    王府之中,东海王的书房之内,东海王,海平潮两个人。

    “海将军觉得那两位先生的修为如何?”

    “能和那东海少君一时不分高下,自然是极高。”海平潮如实回道。

    “让我想不到的是其中一位居然还是八方楼的宾客。”东海王说着话拿起桌上的一只小巧玉狮子把玩起来。

    “那要恭喜王爷了。”海平潮拱手。

    “现在说恭喜还为时过早,他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是走还是留都难说。”东海王摆摆手。

    “将军自京城而来,可有什么消息?”

    “自祭天之后,皇上一直没有临朝,国师也闭关不出,朝廷一应事宜由丞相处理。”

    “边关呢?”

    “西域和北疆已经打下了十七座城池,攻势有所放缓。”

    东海王听后眼睛微微一眯。

    “明明占着上峰,为何攻势突然间放缓了呢?”

    “听说是西域和北疆之间出了矛盾。”

    “心不齐啊!”东海王听后叹了一句。

    “大晋之幸啊!”

    王府之外,无生以法眼望去,这座王府蒙蒙一片,看不到其中的气息,应该是有什么法宝或者是法阵遮挡了其中的气息。

    “王兄来海陵做什么?”

    “找一个人。”无生沉思了片刻之后道。

    “找人,什么人,或许我能帮上忙?”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他现在什么样子,哪怕是见到他本人也未必认得出来。”他这说的都是大实话。

    “王兄要找的这人该不会是在东海王府之中吧?”叶琼楼转身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那座王府。

    “有这个可能。”

    “东海王此人心思缜密,志向高远,他手下也是藏龙卧虎,王兄万事要小心。”叶琼楼善意的提醒了一句。

    “这个自然。”无生道。

    虽然借着这个机会靠近了东海王,但是也仅仅是迈出了一步而已,后面还是困难重重。

    叶琼楼本想单独感谢无生一番被他婉拒了。

    回到小院之后没多久卫明便前来拜访,他已经接到了上面的命令,这位乃是东海王看重的贵客,且今日王爷设宴款待,他自然是要更加上心。

    和卫明先聊起来,谈及东海王麾下得力之人,卫明说了一些,无生都记在心里,此外,王府还有几位供奉,平日也不出门,只在不知名的地方潜修,同时护卫王府之安全。

    接连几日,八方楼对无生的招待都是无微不至,而他也从卫明口中多少知道了一些东海王的事情,当然这些都不是什么秘密了。

    王爷,供奉,到底是哪一个呢?

    眼见着距离东海王宴请那几位贵客的时间越来越近,海陵城有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街上巡逻的兵士多了起来,东海王府也比以前热闹了许多,最近来了一些客人。

    无生偶尔也会“路过”。

    咦,这一日,他突然驻足停下,望着站在门口的一个男子。

    “可算是找到你了!”

    这人正是在江宁“留香”,无生见到的那人,也就是让丁家二公子打探兰若寺的那个人。

    当天无生就知道了那人的消息,陈寿,王府管家之一

    又进了一步。

    接下来两天,无生知道了陈寿的家在何处,知道这位管家身体似乎不怎么好,总是差人去固定的医馆取药,取得还是固本补血的药,此外,这位陈管家还喜食血鳝。

    “一个修士,身体会这么差,这么个补法就不怕补的七窍流血,或者是修行出了岔子?总不能像是女人那般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

    无生越发的对这位陈管家感兴趣了。

    观海楼,东海王的私宴如期举行,无生不在受邀之列。

    这是很私密的聚会,无生虽然因为修为高深收到了东海王的赏识,但毕竟乃是“新人”,这东海王对他的也不是知根知底,需要在“观察”一段时间方可重用。

    他没去观海楼,却是被请到了八方楼,八方楼的大掌柜亲自作陪。八方楼第四层,诺大的厅中只有一张桌子,请的是两个人,无生,还有一位武将,乃是海平潮的副将,名为韩晓峰。

    饭菜很是丰盛,甚至可以用奢侈来形容,这一桌子餐,够十个人吃。

    这位霍大掌柜的谈吐不凡,见识渊博,那位韩晓峰却不怎么喜欢说话,倒是好喝酒,无生则是该吃吃该喝喝,偶尔说几句话闲话。

    从这八方楼出来,无生便朝着那位陈管家宅子走去,寻思着该如何制造些“偶遇”。恰巧看到有人给他送了一个铁箱子,里面装着什么不得而知,但应该是个活物。

    无生并指一挥,一道风起,掀起外面的布帘,里面却是一只梅花鹿,正眨着一双大眼睛。

    “梅花鹿?”无生微微有些疑惑。

    这个陈寿还养鹿?

    这几个人急忙盖住幕帘,将那箱子抬进了院子里,然后又抬出一个麻袋里,无生跟着他们到了一处酒家,麻袋里显出两只死去的梅花鹿。

    “又是这样子,最珍贵的鹿血都没了,肉质也差了。”这酒家的厨子感觉有些可惜,抱怨了两句。

    “哪那么多的废话,做事!”那掌柜的低声道。

    没血了?原来那位陈管家还喝鹿血?

    是夜,陈寿很晚才从王府离开,他的宅子离着王府很近,方便听后使唤。

    就在快要到家的时候他突然咳嗽起来,连续不断的咳嗽,接着他的嘴角慢慢渗出血来,他急忙服用一颗丹药方才压制住,然后回到了家中。

    身上血气这么重,不怕在王府之中被发现吗?跟在暗处的无生盯着那回到了家里的陈寿。发现他在咳嗽的那一瞬间,身上突然涌出来十分显眼的血气。

    陈寿进屋之后看了一下熟睡的孩子,然后去了厨房,从一个暗格之中取出一个坛子,从其中倒出一碗血,然后喝了下去。

    “老爷,你这病越来越重了。”站在门口的女子面露担忧。

    “不碍事。”陈寿藏好了坛子,结果妻子递过来的茶杯,漱口之后吐掉。

    “吃了这么些药也不见好转,你去求求王爷吧,侍奉他这么多年,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呢?”

    “这点小事不能劳烦王爷。”

    “那就去求求那位供奉,他不是很赏识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