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兰若仙缘 糖醋于

第四六六章 夜话天下

    “可以啊,你们青衣军的手都伸到临安城里来了?”

    “未雨绸缪。”叶知秋喝了一口酒。

    “华源最近好吗?”

    “军师啊,嗯……”叶知秋低头沉吟了片刻。

    “军师过的不怎么样。”良久之后他方才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不怎么样?怎么回事,他不是你们青龙将军的左膀右臂,最为倚重之人吗?”无生听后急忙问道,说起来,他和这华源还是颇为投缘的,很欣赏他内心里那份正直,他们两个人在某些方面其实是很有共同语言的。

    “他和将军吵了一架。”

    “吵架,为什么啊?”

    “因为一个女人。”

    “女人。”无生眼睛一亮,好狗血的剧情。

    “唉,你这个表情是什么意思?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叶知秋望着无生,立即意识到这位是想歪了。

    “哪个样子,是你想多了,我没有想多,就是好奇,快说说。”

    “就是前段时间里青衣军中来了一个很妖媚的女人,唉不对,不能这么说,因为她根本就不是人,是妖怪,幽州之外不咸山上的妖怪。”

    “妖怪?她去你们青衣军做什么,有交易?”无生听后不由的留心起来,因为此时临安城中就有一只大妖,而且也是来自不咸山。

    “具体做什么我怎么会知道,她来了不久,军师就和将军吵了一架,很多人都听到了,然后军师就不辞而别了。”叶知秋提到这件事情的时候也不高兴,叹了几口气,连着喝了三杯酒。

    “哎,那女妖长得漂亮吗?”

    “很漂亮。”

    “是不是你们那位青龙将军中了美人计。”无生笑着道。

    “不会,将军不是那种人,这一点我还是确定的。”叶知秋摇了摇头。

    “那或许是你们将军想要和那妖怪达成什么协议,找你们军师商量,结果他没有同意,两个人就吵了起来,不辞而别了。”

    这件事情也让无生意识到这青衣军一定是要搞什么大动作了,能够让一直为青衣军尽心尽力的华源都十分生气,甚至不惜和青龙将军争吵的事情,一定是很让他恼火,无法接受。那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了!

    “你来平水患,那就是站在苏家那边了?”

    “算是吧。”无生点点头,认真点说,他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站在无辜的百姓那一边。

    “那你可得小心了,你们要面对的可是东海水族,虽然他们不复昔日的天下水族之首那般睥睨天下的实力,但是终究底蕴深厚,而且我在来这里之前就得到消息,南海水族的人也来了,他们来这里肯定不是为了看戏。”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不过还是还是要感谢你的提醒。”

    “尝尝这桂花糕,很好吃的。”叶知秋拿了一小块桂花糕放进了嘴里,慢慢的咀嚼,看那表情那桂花糕似乎是好吃的不得了。

    “有那么好吃吗?”无生拿了一小块尝了尝。

    很香,不是非常的甜,桂花的香气也没有那么冲,咽下去之后唇齿之间还有香气。

    “挺好吃的。”

    “好吃吧,这个桂花糕你是买不到的。”叶知秋笑容之中透着一丝柔情。

    无生闻言笑了笑。

    “你这么为青衣军来回奔波,图什么?父母是青衣军的?”

    “不是,我父母早就不在了。我加入青衣军不图现在,图将来。”叶知秋笑着吃了一口菜。

    “将来,你真以为你们那位青龙将军能够改天换地?”

    “事在人为。”叶知秋笑着道,语气之中透着几分对未来的向往。

    无生听后微微摇了摇头,看样子叶知秋对青衣军还是很有归属感的,只是那个青龙将军图的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你呢,怎么也是四处奔波?”

    “我这算是修行吧。”无生想了想如是回答道。

    在山中是修行,入世也是修行。正如空虚和尚所说,他在山下有大机缘。事实也正是如此,

    夜里很安静,外面的寒风有些大,呜呜的响个不停。

    叶知秋放下酒杯,欲言又止。

    “想说什么直说就好。”

    “你说这天下这么乱,能不能趁势而起?”叶知秋得话让无生一愣。

    “趁势而起,你们青衣军有想法了?”他敏锐的捕捉到这句话里潜藏的意思。

    叶知秋没有说话,没承认也没否认。

    “这天下的百姓已经够苦的了,兵锋一起不知道要死多少人,你觉得你们青衣军能够成事?虽说现在的大晋是风雨飘摇,但是根本还在,不说别的,八方神将,四柱十二峰,哪一个是你们青衣军能轻易对付,还有修为更高的长生观观主,更何况还有一位有可能已经在人仙之上的帝王。”

    “单凭我们自己自然是不行,如果再加上其他人呢人呢?”

    “其他人?”无生微微正了正身子。

    这是要合纵连横啊!

    无生想起刚才叶知秋说的那些话。

    幽州之外,不咸山。那是妖族之地。当今七位封王之中有一位就是镇守在幽州。

    妖?

    无生轻轻的说了一个字。

    这怎一个乱字了得。

    “你就这么愿意看着天下越来越乱?”无生反问道。

    “一时的乱能够换来长久的平安。”

    “你说这话自己信吗?”无生盯着叶知秋。

    “你们青衣军什么实力我不是特别的清楚,但是也能够猜个大概,作为青龙将军左右手的华源乃是参天境的大修士,这已经是你们青衣军的顶尖战力了,青龙将军或许能够高他一筹,除此之外,你们青衣军还有几个大修士?又有多少兵马钱粮?战事一起,如何补给?”无生话说的并不快。

    叶知秋听后沉默不语,捏着杯子的手指微微绷紧。

    “你的梦想很好,但事实很残酷,你们想要趁势而起无异于痴人说梦,做这些事之前你们该好好想想,华源的生气不是没有道理的。”

    聊着聊着,无生发现两个人之间所谈论的话题似乎是有些严肃了,叶知秋果断的转移了话题,聊了一些其它的事情。

    从叶知秋这里离开,无生在回去的路上仔细的想着今日所发生的事情。突然在半路上直接离开,连夜回到了兰若寺。

    这些事情比较的重要,他又想不明白,这个时候那就药找个可能明白的人问问,这个人必须还要信得过,想来想去只有兰若寺里面的那个胖和尚了。

    空虚和尚是睡梦之中被惊醒的。

    “无生啊,不要每次都是深夜回来,扰人清梦,为师最近晚上睡得差连皮肤也苍老了一些。”空虚和尚揉着眼睛颇有些不满。

    “你那是看书看的上火,说正事。”

    “什么事啊?”

    空虚点燃了油灯,师徒二人对坐,无生将今日来发生的事情说与自家师父听,特别是今天发生的事情。

    “不咸山?”空虚和尚听后眉头皱了皱。

    “师父您去过那里?”

    “去过,如果说西域乃是万里佛土的话,那里就是万里妖国。”

    “妖国,那就都是妖怪了?”

    “是。”空虚和尚点点头。

    “他们没有想过入关?”

    “你说呢?”空虚和尚伸手挑了挑灯芯。

    “朝廷在幽州部署了数十万的大军,就是为了防备妖族南下的。”

    “是吗,那现在可好,一只不咸山中的大妖就在临安城,长生观和海平潮怎么就能视而不见呢?而且不单单是视而不见,师父,你说他们有没有可能已经在暗地里达成了某种协议呢?”无生道。

    空虚和尚看着那燃烧的并不旺盛的油灯,轻轻的叹了口气。

    “东海王和翼王的关系不错,两个人之间达成某种协议是完全有可能的。”

    这几位王爷之间的关系十分的复杂,彼此之间有争斗也有合作,比如东海王和翼王的关系就比较好,空虚简单的将这几位王爷彼此之间的关系和无生说了一下。

    “一个想要借助东海水族的力量,一个想要借助不咸山妖族的力量,怎么听着都像是的引狼入室呢?”无生眉头微微一皱。

    正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不论是水族,还是不咸山中的妖,那可都不是人啊!与他们合作无异于是与虎谋皮!

    无生不认为那两位王爷不会考虑不到这一点,只能说是京城皇宫之中那张椅子的吸引力实在是太大了。

    一时间,禅房之中这师徒二人都没有说话。

    “师父,我觉得现在临安的事情很乱,各方的势力汇聚在了临安城中,不知道目的是什么,但是我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这事情远远没有结束,而且可能会朝着更糟糕的方向去发展。”无生说出了自己的担忧,这几日在临安城他总有这样的感觉。

    钱塘江的事情并没有解决,反而是进入临安城的人越来越多了。

    他们要做什么,只是要看戏吗?显然不是。

    一句话,要大乱!

    偏偏他不过是一人,就算是加上叶琼楼两个人能做的事情实在是有限的,关键是他们不清楚此刻那些临安城中各方人马想要做些什么。

    “有些担心?”

    “是有些担心,现在不过是钱塘江的水患就已经让不少人流离失所,在这样严寒的冬季,一旦失去了家,没了个遮风挡雨的地方,他们很可能就过不去这个冬天,而且临安城没有丝毫的作为,根本就不管这些百姓的死活。”

    提起这件事情来无生就有些生气,实际上无生是很想去临安城太守的府衙去和那人谈谈的。

    “这算什么,你没看过数十万的难民流离失所的情景,饿殍遍野,易子而食可不只是夸张的说法。”空虚和尚颇有感触道。

    阿弥陀佛,

    空虚和尚捻动手中的佛珠。

    “大晋要乱,很多人都能够看到出来,至于会乱成什么样子一时也很难说,西域、北疆、不咸山、水族,这些地方自然是希望我们越乱越好,乱中他们才能够得得利,最好是大晋兵荒马乱、诸侯割据,到时候他们就可以暗中分裂疆土了。”

    看着自己师父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无生没来由的一阵苦笑。

    他们两个人和尚,出家人,兰若寺中这还有一个大麻烦没有解决,现在居然在这里讨论外面的天下大事,关心天下的黎民苍生,而他已经下山去救助百姓了,这样事情还做了不止一次。

    然而山下,那些该管这件事的人去不去管,坐观壁上。

    “怎么了?”看着无生这般反应,空虚和尚一愣。

    “我在想我们兰若寺,下面的那具罗刹王的肉身还未解决,我们却在为外面天下黎民担心。”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若是这天下大乱,幽冥之中无尽厉鬼、鬼罗刹可能重临人间,前几日那黑棺之事就是很好的证明,现在幽冥之下也不安生,帮黎民就是帮我们自己。”

    “师父,那些方外之地,人仙大能就这么看着风云飘零,山河破碎,无动于衷?”

    “有些地方是不会的,比如太仓书院,天下若是兵锋四起,书院的弟子是要入世护民的。而有些方外之地,本身就要镇压一方,域外昆仑派虽然远在西域可是万里昆仑之中不知道有多少妖魔鬼怪,自然是需要有些人去降服。西南蜀山,其中有数万大山,也是绵亘万里,更曾经出过血魔这般惊世的大魔,若无蜀山峨眉在那里,只怕早就祸乱人间。”空虚和尚娓娓道来。

    “什么是名门正派,看他们的所作所为。”

    “师父,照你这么说,我们也是名门正派了?”

    “当然,这天下还有比我们更正派的吗?”空虚反问道。

    嗯?!

    空虚如此大言不惭、臭不要脸的回答让无生愣了好一会,无言以对。

    “这?”

    无生看着空虚,想着寺里的几个和尚。

    一个曾经的领导着几千人,擅长杀人放火的扛把子,一个喜欢看那些没羞没臊的书籍和绘画的胖子,还有一个整天闷头闷脑的憨和尚,再加自己这个半路出家的野和尚,不对,不光他自己,他们这几个人都是野和尚,半路出家的那种。

    他们正派吗?正吗?

    无生摸着自己的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