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兰若仙缘 糖醋于

第四九九章 人间帝王 幽冥君上

    空虚和尚走了几步,突然感觉头晕目眩,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无生急忙一把扶住他。

    “人参炖母鸡。”

    “您说什么,师父?”

    “我需要补补。”空虚和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一次身体是真的被掏空了。

    无生惹出来的那一颗血珠引来的血潮十分的厉害,要远比前两次血潮翻涌厉害的多,而且上一次入梦之法引来心魔,他险些被困锁在那梦境之中,其实到现在并未彻底的恢复

    他是真的很累,需要好好休息一番。

    见到他们平安无事的出来,空空方丈和无恼和尚都十分的高兴。

    无恼准备一桌子丰盛的饭菜,有肉有酒,有人参炖母鸡,四个和尚,就数空虚和尚吃的最多。他是的确需要好好补一补。

    吃过晚饭之后,无生回到禅房之中,诵读了一篇佛经,而后上床休息,一觉到天明。

    次日清晨,雪住天晴,

    不知道多久没见面的太阳难得露出了半边脸。

    无生张开双手,拥抱天空,拥抱阳光。

    趁热打铁,他想着是不是再去那神霄门一趟,仔细想了想,上次被他们发现了,现在那天雷山附近一定是风声鹤唳,如果最近过去的话,想要再获取雷火,绝对不会像上次那般容易。

    他一个人,又要引雷,又要对付神霄门的弟子,肯定是要施展佛门神通。

    再等等,得想一个靠谱点的办法。

    太阳出来了,无生站在大殿前修行,一直到了傍晚。

    吃晚饭的时候,空虚和尚的脸色还是有些苍白,数日的消耗绝对不是一顿人参炖母鸡能够补回来的。吃过晚饭,空虚和尚叫着无生一起在寺院之中慢慢的散步。

    “师父叫我有事吧?”

    “有事,你对佛门法咒钻研的如何啊?”

    “马马虎虎吧,师父怎么突然问这个啊?”

    “在你下山回来之前,我去寺外的佛塔看了看,残破的厉害,得修葺一下了?要不然又得塌几座?那大阵就更差了,前些日子你不说嚷嚷着要给这金顶山布置一座护山大阵吗?当时我也说过?先从塔林那边开始。”

    “好啊。”无生点点头。

    “那大阵可不是那么好修的,很费心神。”

    “我就当是修行了。”无生笑着道。

    “现在还后不后悔当和尚啊?”

    “师父您说呢。”

    空虚和尚望着无生?然后笑了。

    “好啊,你去忙吧?我自己走会。”空虚和尚朝着无生挥挥手。

    “师父?好好休息吧,走路都发飘了。”

    “什么发飘,为师下盘稳得很,腰好腿也好!”

    又来?

    无生笑着转身一步消失不见。

    “喂?不用那么急啊!”

    “迟则生变。”

    在这一次下山去取雷火的时候,无生就考虑着今后的打算,他是兰若寺的和尚,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对于兰若寺?他从最开始的排斥,到慢慢的接受?现在已经将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了,不管外面怎么乱?回到了这里心便能安静下来。

    外面很乱,家里不能乱?首先要做的就是先把家守护好?保护好自己的家人。

    罗刹王的肉身正在不一步步的毁掉?相比而言,这塔林的佛法大阵或许还之更加容易一些。

    这里和地下的大阵内外相合、相通,那就一定共通之处。

    前段时间他已经对塔林之中的阵法符记录整理了一部分,只是因为临安苏家的事情牵扯到了了不少的精力,没有沉下心来静静的研究,

    接下来的日子里,无生每日除了修行之外便就是在那寺庙外的塔林之中研究阵法符咒,夜里点一盏油灯,诵读佛经,不知不觉到了该和曲东来与叶琼楼见面的日子。

    无生和师伯、师父说了一声之后便下了山,直朝玉屏山而去。

    当他赶到那里的时候曲东来早到了一步,正在吃着烧鸡,喝着美酒,看样子十分的逍遥自在。

    “我都在这里等了两天了,可算是有人来了。”见到无生之后,曲东来很是高兴。

    “来,一起喝酒。”

    “查到什么了吗?”

    “在荆州一共出现了五具黑棺,其中三具黑棺里面的鬼物已经被消灭掉了,另外两具不知所踪,另外,京城出事了。”

    “京城,出了什么事?该不会是那皇帝老儿又杀了一个儿子吧?”

    “不是儿子,是孙子。”

    “连孙子都杀,康王的儿子?”

    “对!”曲东来点点头。

    “那皇帝莫不是疯了?”

    “我也看他是疯了!”曲东来喝了口酒。

    “那几位王爷就在京城等死?”更新最快 手机端::

    那几位可都是人精,如果说他们没有后手,无生是绝对不会信的,别人不说,那东海王在拖了数日之后方才入京城,因为他在海陵城布置了后手,萧广老儿那般人物,生了儿子岂会是傻子。更新最快 电脑端::/

    引颈受戮?

    要么是时机不到,要么是那他们那老子的手段太过厉害,超乎了他们的想象,他们真的被困住了,不得不等死!要真是那样的话,那只能说明那萧广的确是了得。

    “王兄,你在想什么呢?”

    “没事,突然觉得这萧广好生了得啊!”

    “九州之主,统御天下的帝王,何止是了得啊!”曲东来听后笑着道。

    “那些心思不用在治理国家,造福百姓身上,一心修道,妄图长生,你说他想干什么啊?”

    “你怎么这么关注那皇家之事啊?”

    “因为那是天下动乱的源头!”无生抬头望向京城的方向。

    “哎!”无生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

    “怎么了?”

    “这位皇帝该不是想要……”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一个很可怕的可能。

    “你这是怎么了,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啊?”曲东来突然发现无生的脸色在顷刻之间变得很难看。

    “京城之中的那位皇帝不单单想要长生不老,人仙之上,他想要掌控的也不单单是人间!”

    “不单单是人间?”曲东来重复了这一句话,脸色突然也变得十分的难看。

    “难不成他还想管阴司?”

    “是啊,人间的帝王,幽冥的帝君,阳间的事他要管,阴间的事他也想管,生他要管,死他也要管,他要掌人间帝王权,也要掌三界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