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兰若仙缘 糖醋于

第五六零章 摸金校尉

    蒙着脸的修士露出的双眼之中透出惊慌神色。

    右手被抓住,左手一拳,无生抬手一点。

    浩荡的法力一下子破去了这人拳头之上的光芒的,露出青金色的铁手套,他的只觉得自己左手的手臂疼的厉害,似乎里面的骨头都碎掉了似的。

    一片黄沙从他身上飘出来,好似一张硕大的斗篷,直罩无生。

    “小心,那黄沙有毒!”身后武鹰卫喊道。

    无生甩手一掌,嘭的一声,那黄沙立时破碎,然后一下子缩回了那个男子的身体之中。他本想借着这个机会离开,结果还是被无生牢牢的捏住。

    哗啦一声响动,

    那人身上光华一闪,却是突然挣脱了无生的钳制,原来他是脱掉了身上右手的那件法宝,好似壁虎断臂求生,虽然让他很是心疼,但是在法宝和性命两者之间,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

    够决断!无生也是有些惊讶。

    “即是如此,你这件宝物,我就收下了!”

    后退之后,他身体一纵,离地三尺,然后朝着地下而去。

    “他会土遁。”伸手武鹰卫的声音再次传来。

    无生一指点在脚下地上。一道法力注入大地之中,迅速传遍方圆百步之内。那人猛地一顿,结果人还是站在地上,不要说没入地下,连个地皮都没有破开。

    无生施展了神通。

    三十六天罡神通之一的“指地成钢”。

    专克土遁。

    虽然尚未练习娴熟,但是此时却也能够勉强使用,起码对付眼前这个修士是足够了。

    那人转头望着无生,眼中已经全是忌惮。

    走

    他伸手一招,一道风沙卷起来就要飞,无生一步来到他的身前,一掌拍散了风沙,将他从半空之中打落下来,落地之后他哇的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你是何人?”

    不远处那两个武鹰卫也是目瞪口呆,本以今天会命丧于此,还要连累一个无辜之人,却不想对方居然是一位修为高深的修士。轻而易举的降伏了那个他们无法应付的修士。这真是意外之喜。

    “多谢阁下出手相救。”两人来到无生身旁表示感谢。

    “两位客气。”

    若非他们先前让自己先走,舍身相护,无生还真就未必会有这般做法。因为他对武鹰卫的印象不佳,现在看来,武鹰卫之中并非完全是朝廷的鹰犬,也有除魔卫道,护佑百姓的正直之士。

    无生隔空一指点在那修士后背之上,挣扎起身的修士只觉得一道热力落在自己身上,然后一身的法力顷刻间被打散,浑身没了力气,一下子瘫倒在地上,脸色煞白。

    完了,这次是栽了!

    “这是何人?”无生指着地上那个修士。

    “我们也不知道他是谁,只是在追踪一伙邪修的时候遇到了他,他正在盗墓,于是就起了争斗。”

    这两个武鹰卫将与这人相遇时候的经过简明扼要的说与无生听。

    这人若是一般的盗墓贼他们还真就未必会管那闲事,关键的是这人盗的居然是一处皇家的陵墓。那处陵墓乃是一王爷的陵墓,从辈分上来论,应该是当今皇帝的叔叔。当年他的封地就在杨州,死后也葬在了这里。

    修士盗墓多半不是为了一般的金银财宝,多半是那古墓之中有什么宝物。

    “为何盗取那陵墓?”无生问了一句,那修士沉默不语。

    “蒙着脸,见不得人,说不定是朝廷通缉的要犯!”一个武鹰卫说着话上前撕下了他脸上的面罩。

    露出一张满是刀疤的脸,只见他脸上纵横交错,长短不一足有一十二道,让他的脸看上去十分的狰狞可怕,如同厉鬼一般。

    蒙面被撕下来之后,这人的目光瞬间变得冰冷无比,身上透出一股惊人的杀气。

    “这是?”看着这张脸,那武鹰卫猛地倒退了一步。

    “很熟悉吧?这是你们武鹰卫给我留下的!”那人冷冷道。“周俊臣,周大人他还好吗?”

    “周大人,他还好。”那武鹰卫闻言愣了片刻回了一句。

    “哎,那可惜了。”这修士叹了口气。

    这两个武鹰卫正要带着这修士离开,突然听到远处一阵巨大的响声,好似山崩地裂一般,隐隐然还有龙吟之声。

    “那墓葬之中有什么东西?”无生又问了一句。

    “我不知道,我还未进入墓葬,他们二人便出现了,我便离开那里追杀他们。”这修士道。

    “你们带他离开,我去看看。”说完话,无生一步消失不见。

    “这人好高深的修为。”其中一个武鹰卫叹道。

    这两人取出钩子刀,穿了这修士的琵琶骨,押着他朝附近的城池而去。

    另一边,无生一步来到一片山中,当中有一座山甚至俊秀,形如一只巨龟。山上有飞鸟盘旋不定,有野兽从林中逃出、惊慌不已。

    无生站在高处运法望去,过了一会功夫突然看到一道青气从山中冲出,直上半空,笔直如狼烟。又过了一会功夫,有两道人影从山中裂缝冲了出来。随后轰隆一声响,山中裂缝冲出一阵烟尘。

    “呸呸,想不到一处王爷墓葬居然有什么多的机关,还好爷我命大。”其中人吐了两口唾沫道。

    “我说老管你也真是的,怎么会想到和妖魔做交易呢?那些可都是吃人的主。”

    “我有我的苦衷,这次一我欠你的。”

    “嗨,我还欠你一条命呢,这点事算什么,唉,老崔呢,怎么还没来,对付那两个武鹰卫应该不会出什么意外吧?”

    “你在这里稍等,我去看看。”说完话,身材高瘦,背后背着两柄长刀的男子一跳五六丈高,来到半空,然后半空一踏,一阵风起,裹着他远去。

    留下一个那个人胖乎乎,大脸盘子的男子,他伸手扫了扫身上的尘土,找了块干净的石头坐下,取出一个酒壶,打开塞子咕咚咕咚,喝了两口。

    站在不远处的无生望着他,想着刚才他们之间的对话。

    “和妖魔做交易?什么交易?”

    又过了一会功夫之后,嘭的一声,不远处的天空之中团爆开一团烟火。

    不好,出事了!

    那正在喝酒的男子看到烟火之后脸色大变。收起酒壶,催动法术,脚下泥土一阵松软,身体一顿就要遁入土中。却不知为何,原本松软的土地一下子变得坚硬起来,好的钢铁一般,他的法术失灵了。

    谁?!

    他急忙环视四周,却见一人站在自己身前几步之外。

    看着眼前这人那白白胖胖的一张大圆脸,无生不由自主的笑了。

    一个盗墓之人居然长的如此富态、白嫩,面相还十分的喜庆,实在是不像是盗墓贼。

    “摸金校尉?”

    嗯?那人听了无生的话之后脸上露出疑惑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