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兰若仙缘 糖醋于

第六一四章 帝星黯淡 千里烧鸡

    画中之人似曾相识,在记忆深处,有那么一道模糊的身影,那是在很久之前。

    “这位施主现在还好吗?”

    “身体不适很好,病的比较重。”苏赫鲁道。

    无恼听后沉默了好一会。

    “大人,格琪大人希望能在去见天神之前见您一面。”

    “贫僧现在是出家人,四大皆空,六根清净,你们回去吧。”

    “大人。”两个人一听很是着急,他们两个人在来之前,大祭司可是特意叮嘱过他们,务必把人请回去,还不能惹恼了对方。现在看来这事很好办。

    两个人站在屋子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你们先回吧,寺里也不管饭。”无生笑着对两个人道。

    苏赫鲁和乌塔娜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犹豫了片刻对着无恼躬身行礼之后告辞离开了兰若寺。

    空虚和尚轻轻的拍了拍无恼的肩膀,示意无生出了会客室。

    “师父,我看师兄明显的是有些心动了。”出了屋子,无生回头看了一眼道。

    “嗯,亲情这一关是极难看破的。”

    “为什么要看破?”无生反问道。

    “出家人就该四大皆空。”

    “你看到安王妃不还是慌得的不行?”无生十分不屑的反驳自家师父。

    “师兄如果想去,我就陪他去一趟。”

    “无生啊,为师发现你有些膨胀了?”

    “膨胀了吗?”

    “不是一般的膨胀,你这还只是半步人仙,你要知道这天下之大,大修士何其多,方外之地有许多不世出的大能,随便有一个下山,就会搅动天下风云。”

    “管我什么事,我又不去惹他们!”无生说的是理直气壮。

    空虚和尚听后居然一时间无言以对,看着自己的这个徒弟。

    “你越来越不像一个出家人了。”良久之后,他说了这样一番话。

    “什么出家人不出家人,心中有佛即可,师父你着相了。”

    “嘶,你这辩才也进步了?”

    “不跟你扯了,我回禅房里了。”无生转身就走。

    无恼在禅房里呆了很久,做的饭比往日也咸了一些。吃着饭,无生知道自己的师兄怕是心真的有些乱了。

    吃过饭的,空虚和尚叫住了无生。

    “你且在山中呆上几日,哪里都不要去,我下山一趟,多则三日,少则两天,定然回来。”空虚和尚叮嘱道。

    “知道了,师父您万事小心。”

    空虚当天就匆匆下山。

    刚过一天,那苏赫鲁和乌塔娜两个人又来到了兰若寺,却被无生拦在门外不让进。

    “今天兰若寺不接待客人去,你们下山去吧。”他看着这两个人就觉得有些心烦。

    “我们来上香。”乌塔娜听后急忙道。

    “今天佛祖休息。”

    “你……”

    咣当一声,无生将大门关上。那两个人站在门外对视了一眼。

    “要不咱们硬闯进去吧?”

    “不可,要是惹恼了大人怎么办,我们先回去,过两天再来。”

    兰若寺中,无恼和尚把自己关在禅房之中,无生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劝慰自己的师兄。

    好在不到两天的时间,空虚和尚匆匆归来。

    “师父,你下山做什么去了?”

    “给。”空虚递给他一个包裹。

    “什么啊?”无生打开,顿时一股香味涌了出来。包裹里是几只烧鸡。

    “好香啊,哪来的烧鸡?”

    “专门给你们带的,很香吧?”

    “嗯,嗯,师父你下山干嘛去了?”

    “买烧鸡啊,这是从邺城带回来,距离金华千里,尝尝可好吃了。”

    无生听后脸色一黑,就想把这烧鸡摔空虚和尚脸上。

    “师父,弟子近几日于佛掌有所感悟,还请师父指点一二。”说着话,一掌立于身前,金光灿灿。

    “先等等,为师闻到了血腥污秽之气。”空虚和尚一脸严肃道。

    “血腥污秽,什么东西?师父你是不是在转移话题?”

    “不是,定然是这兰若寺下罗刹王的残躯在作怪,事不宜迟,你立即叫上你的师兄,一起吃了烧鸡然后下阵伏魔。”

    无生看着空虚和尚一脸凝重的表情,观察了好一会。

    “师父,我这就去找师兄下阵,出来再向师父请教。”

    说完之后无生带着烧鸡就去找无恼师兄。

    “烧鸡别全吃了,给你师伯留两只。”

    “呼,这小子!”空虚松了口气。

    无生去无恼的禅房之中说要与他一起下阵伏魔,无恼听后没有丝毫的犹豫,拿起“平山棍”就出了禅房。

    师兄弟二人一同下了兰若寺下的伏魔大阵。

    大阵之中,罗刹王的肉身虽然被毁掉,但是那些断臂残肢还未彻底的消融,血雾弥漫。

    佛剑在手,挥手间一道道剑光好似燃烧的金焰飞射出去。

    瞬间吞吐十丈,所过之处将那血雾尽数蒸干。

    无恼催动法力,身后出现一尊金身罗汉法相,金光灿灿,所过之处驱散了血雾。

    两人径直来到了罗刹王身旁,满地断臂残肢,手臂、腿骨、身躯,依旧是血红如玉,只是其上满是裂痕,晦暗犹如蒙尘,不是曾经那般光洁如玉。

    无生扬剑,横断,剑虹过处,残躯平断。

    无恼举棍,平山,铁棒落下,骨肉蹦碎。

    师兄弟二人齐心协力,在这地下的伏魔大阵之中对着那罗刹王肉身残躯尽情施展神通。

    这些肉身不再是一个整体,毁掉了罗刹王的心脏和头颅之后,这些残躯的强度也一下子弱了许多。

    且此时这师兄弟二人修为较之他们上次下来伏魔的时候又高深了许多,这次伏魔要远比上次轻松一些。

    大阵之中血雾翻涌,渐渐如惊涛骇浪。

    无生身后出现大日如来金身法相,发出万道金光,犹如万道金炎,万道剑光。切开血雾,将其燃烧殆尽。

    他们在大阵之中销毁罗刹王的肉身残躯,空空和空虚和尚两个人却在院中那棵菩提树下下棋。

    “师弟是有什么事想要和我说吧?”

    “是,师兄,我看无恼怕是要去一趟北疆。”

    “要去便去!”空空和尚微微一怔之后大手一挥。

    “师兄,无恼此去可能要很长时间才会回来。”空虚和尚落子,抬头看着自家师兄。

    他知道师兄和无恼之间的感情,名为师徒,实如父子。

    儿行千里,担忧的不只是母亲,还有传奇,只是他不善表达罢了。

    “噢,那于他而言是好是坏?”

    “应该是好的。”空虚道。

    “这两天我下山,专程找观天阁的那位朋友。据他所讲北疆帝星黯淡,北疆的那位帝王应该是撑不了多久了。”

    “新的帝星迟迟未现,观天阁主动用天机盘测出北疆新的帝王不在北疆,师兄你也知道,无恼身怀大气运。”空虚微微顿了顿,抬头望着空空和尚。

    “师弟是说无恼他……”

    “有这个可能,北疆大祭司蒙图于占卜一道的能力不比观天阁主差多少。”

    “照师弟你这么说,那无恼此行怕是十分凶险啊!”

    “让无生和他一起去,一明一暗也好有个照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