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亮剑开始打卡 肥宅火龙果

第377章 张家九子

    由于保密工作做得好,甚至连秀儿等地方上同志也认为王岩他们就是“顺路”保护他们到黄沙村做宣传工作而已。

    压根没想到王岩他们是来找金矿的。

    当王岩他们回到村里,宣传工作已经做得差不多了。

    宣传的效果只能说是差强人意,要说黄沙村的村民有多欢迎、多踊跃绝谈不上,但也不是一个参军的青壮年没有。

    听说只需要报名参军,家里就可以领取五十斤地瓜加三尺布,当时就有十几个青壮年表示要参加八路军,打鬼子。

    其中就包括张家九兄弟的八个。

    不过张家兄弟只来了个张大牛。

    秀儿不明就里,问道:“大牛,你的几个兄弟呢?”

    “他们在家里。”张大牛说道,“让俄替他们报名。”

    “他们为啥不自己来?”秀儿道,“为啥要让你替他们报名?”

    张大牛立刻羞红了脸,扭扭捏捏的说不出话,这事儿真有些说不出口啊。

    旁边便有个闲汉说道:“秀儿妹子,因为他们老张家就只有一条裤子,大牛穿了,二牛他们就没得穿了,总不能让二牛、三牛他们光着屁股蛋子过来吧?他们倒是没啥关系,你一个黄花大闺女看见了不该看见的屌玩意,会长针眼哟。”

    秀儿顿时气得柳眉倒竖,手一指说:“小勇,小武!”

    魏小勇和魏小武便嗖的窜出去,一下抓住那个闲汉。

    那个闲汉正待要反抗,一股无可抗拒的大力传过来,一下被摁倒在地。

    “再敢胡说,把你抓大牢里去!”秀儿警告闲汉一句,示意魏小勇和魏小武松手。

    那闲汉便立刻逃也似的逃到几十米外,心有余悸的看着魏小勇和魏小勇,心忖这两个娃娃咋这么大手劲?

    王岩走过来问张大牛:“你叫做张大牛?”

    “是。”张大牛点点头,局促的回答道,“俄叫张大牛。”

    然后,王岩便把身上的军装和长裤脱下来递给张大牛:“给你。”

    王岩长裤底下还有平角短裤,但是军装底下就没衣服,一身肌肉便显露出来。

    旁边的孙铭、魏大勇还有王喜奎他们看见了,便也赶紧跟着脱下军装还有长裤,一并递给张大牛。

    “不,这个俄可不能要。”张大牛双手连摇,“老总,可不敢要你们军装。”

    “不要叫我老总,我们是八路军,人民子弟兵,跟你们是兄弟。”王岩道,“兄弟之间帮忙难道不是应该的吗?拿着。”

    秀儿也点点头说:“快拿着吧。”

    王岩又接着说道:“快拿回家,让你的几个兄弟都过来集合了。”

    “嗳。”张大牛点头答应一声,抹着眼泪火急火燎的跑回家去了。

    秀儿偷瞄了一眼魏大勇的肌肉,脸红红的问道:“王参谋长,你们任务完成了?”

    “我们就是例行勘测地形而已。”王岩点点头说,“附近几个地图上没有注明的山头都已经注明了,所以算是完成任务了吧。”

    两人又闲聊几句,张老汉一家就远远的过来了。

    包括张老汉在内,一家十口都已经换上了军装。

    王岩、孙铭等人看得目瞪口呆,真他妈的绝了!

    一老九少,十个人简直就跟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

    而且一个个都是大高个,魏大勇、王岩的军装穿在身上居然也不显大。

    唯一显大的只有跟在后面的一个小不点,这个小不点看着也就十二三岁左右,明显还没有长开,等他长开了之后估计也是个大高个。

    至于张老汉,就是一个典型的农家汉子。

    岁月已经在他的脸上刻下一道道的风霜,就像王岩他们刚刚走过来的河谷,布满一道道纵横交叉的沟壑。

    张老汉快步走到王岩几个狼牙队员跟前。

    然后示意他身后的九个儿子排成了一队,喝道:“跪下!”

    张家的九个儿子,包括那个小不点在内,便齐刷刷的跪下。

    “呀,这是干吗?”王岩赶紧上前把张大牛搀起来,又让魏大勇他们把另外八头牛也都搀扶起来,一边说道,“张大爷,咱们八路军不兴这个。”

    “恩人哪,八路军是恩人哪。”张老汉哭天抹泪道,“老汉也给你们叩一个。”

    “使不得,千万使不得。”王岩赶紧的架住张老汉,开玩笑,他可不敢让一个上了岁数的老人家给自己叩头。

    当然,张老汉其实也没多老,也就五十岁刚刚出头。

    只是因为太操劳,所以显得比实际年龄要苍老得多。

    张老汉抹了一把眼泪,说道:“老总,俄这八个儿子留在家里也只能饿死,就送给你们了,有什么力气活尽管让他们做,只求赏他们一碗饭吃。”

    王岩顿时间哭笑不得,这跟他预想中的情形可不一样。

    敢情张老汉把他的八个儿子送到八路军来当兵,并不是因为国家民族大义,而完全是因为实在养活不了九个儿子。

    不过这也在情理之中,一个大字都不识的文盲,甚至一辈子都没有踏出过黄沙村的庄稼汉,又哪知道什么是国家、民族?

    这些庄稼汉能有点宗族观念,就已经是极限了。

    当下王岩耐心的说道:“大爷,我们这招的可不是长工,而是当兵的……”

    “知道,俄知道什么是当兵的。”张老汉连连的点头道,“阎都督也曾到俄们黄沙村来招兵,村东头张老六家的小儿子就跟了阎都督,不过后来没了。”

    王岩越发的哭笑不得,阎都督?这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民国元年?

    张老汉又说道:“老总,俄这八个儿子的力气都很大,就是吃的有点多,但他们都很听话,你让他们往东,他们绝不往西,你让他们追鸡,他们绝不撵狗!”

    说到这里一顿,张老汉又喝道:“大牛、二牛、三牛、四牛、五牛、六牛、七牛、八牛你们都给老子听着,你们能够跟了这位老总,是你们福气!”

    “到了军队里,一定要听从老总的招呼,你们听到没?”

    “大,放心吧,俄们一定听从老总招呼。”八个儿子齐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