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兰若蝉声 扫叶僧

第一零四章 委蛇虚与难上下 黄雀后发弄虚实(下)

    “萧叔已经先下城去了。

    城门还没开,我们也沿绳索滑下去吧。

    你们先走,我殿后。”

    庆云自持轻功了得,就算无人替他守住绞盘,只要能先借助绳索溜下去一小截,便也应可保无恙。

    宗罗云应了一声,冲到绞盘处,却发现贾仁准备的绳索只够半个城墙的高度,

    “兀那贼子,忒也歹毒!”

    宗罗云暗骂一声,转头向庆云道,

    “绳索只有这么长,你我加上郦侯爷都应该没问题。

    可是宗婆非不谙武艺,殷姑娘现在的状态也不是很好,怕是无法下去啊。”

    众人挤在城边研究逃离方案,郦侯爷却退开了几步。

    他被城中渐涨的杀声吸引,奔向内城方向,扶垛观望,

    “快看,城里乱了!”

    庆云等人赶到郦道元身边,望见城中四处火气,杀声震天,似乎起了内讧。

    士兵,流民,还有许多穿着牢衣的壮汉在街上横行隳突。

    “我明白了!”

    宗罗云一拍城垛,恍然大悟,

    “那名长史是忽律!

    他是天机!

    策划济阴叛乱的,不是普通的飞刀,而是天机!

    我见到浣花剑法的时候,就应该想到的!”

    诸人之中大概只有宗罗云与萧锋对忽律军编制比较熟悉,可萧锋此时跌落在城下,宗罗云的感叹自然没有引起什么同感。

    庆云出于礼貌的问了一句,

    “天机,听上去很厉害啊?”

    宗罗云嘿了一声,

    “何止厉害。

    我大宋朝末代天机就是斩蛇山庄主人刘昶,否则他哪里来的能量将元凶捎带到北国。

    天机必须有绝对的忠诚,所以一般都是从宗氏子孙里挑选。

    宗室子孙成器者能有几人?

    他们再通过层层选拔,培养,还要有适当的机会按插入敌国。

    最终能够成功登入敌国庙堂者风毛菱角,

    不到关键时刻,如何能够轻动!

    天机一旦发动,他们所图谋的,便不可能只是济阴这种无关紧要的小地方。

    他们必然还有下一步行动。

    这济阴城,怕是要变天了。

    我们下去,走城门。”

    “城门?”

    庆云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城门必开!

    天机夺城,定有后手。

    济阴在大魏腹心,他们守不住,必然会拉走精锐人马出城另作图谋。

    按照我的预计,他们应该会南下徐州,与南齐呼应,以谋下邳,东海。”

    听了宗罗云的分说,庆云不再犹豫。

    他相信专业,宗罗云可是为了一个任务能够隐忍三十余年的前朝忽律连环。

    济阴城中一片沸腾,早已杀得不分敌我。

    可是庆云这一行五人哪儿是普通杂鱼能够阻挡的?

    他们不费吹灰之力便杀开一条路,下了城头。

    城门的争夺战正在进行,争斗的双方却都是同样的服色。

    守城门的一方只能全部龟缩在门洞里不住后退。

    宗罗云说得没错,城门内侧无险可守,破门只是时间的问题。

    但庆云惦念萧锋安危,没时间等眼前的狗斗分出胜负。

    于是他将殷色可托给宗罗云照应,再借郦道元一掌之力,踩着那些杂兵的头顶,窜入了门洞。

    重剑厉啸声中,城门应声而破!

    暴民如洪,齐涌出城。

    萧锋早已在一座土丘上点燃了篝火,倒是不难寻得。

    “我们一进济阴城,济阴就发生民变。

    济阴王,济阴尉,济阴总捕头皆死。

    恐怕魏王的文牒真得是要不管用咯。”

    六人复见,萧锋打招呼的方式却如当头泼下一盆冷水。

    可惜这盆冷水是避不开的,也许他们早就是忽律天机算计中的一环。

    “恐怕从得知我们的行程开始,那名忽律天机就把诈城的所有细节全都敲定了。

    将我们甩在明处吸引官方的注意力,他们的下一步行动压力也会小些。”

    庆云望着丘下奔散的流民,一声叹息,送给未卜的前途。

    在他们身后更高的山坡上,也有几名黑衣人,正俯视着他们,以及那滚滚人潮。

    “下面那几个人,是今上派出的使团么?”

    “从人数和特征上来看,应该是的。”

    “他们一进城就生了变数,难道也与济阴叛乱有关?”

    “按情理来说不能。

    在洛京的同僚对庆宗主的评价都很高,任城王尤其不吝溢美之词。

    也许,他们只是被当做烟雾弹利用了。”

    “济阴王长史的情报收集得如何了。”

    “有些仓促。

    之前并没有怀疑到他的头上。

    据说这名长史是前南宋刀笔小吏,名叫何金虎,国破北来,投在亲戚家中。

    他不但确有些真才实学,吃喝玩乐也样样内行,

    因此被济阴王看中,纳入府中做了长史。”

    “投亲戚?哪家亲戚?可查清楚了?”

    “回大人,自然查过。

    那人所投的亲戚还是关外内迁的人家,本属鲜卑。

    是连氏,是连库瓦。”

    “鲜卑人?怎么可能。”

    “下官继续查了下去,发现那是连库瓦平时和三名兄弟走的极近,时人并称四虎。

    是连本是老大,还有老二是贲青,老三是娄阿暑以及老幺是云宝。

    这几人都是鲜卑人,早年好勇斗狠,欺压华人。

    岂知华人中藏龙卧虎,还真让他们碰上了个硬点子,将这四虎收拾成了四虫。

    巧的是这名华人单姓是,名大戈。

    四虎便将这位大戈推为大哥,凑作济阴五虎。”

    “所以,可能是那名叫是大戈的大哥出了问题?”

    “是,是氏本氏氏。

    因为孔融所嘲,有是仪者易氏南仕东吴,渐成望族。

    是氏多出南国。”

    “嗯,看来他们倒是下了不少功夫。

    可惜,千不该,万不该,竟然撞到我呼保义的地盘来!

    走!回郓城!

    我要让他们知道知道,这齐鲁之地,

    真正镇场的是我山东呼保义!”

    “需要派个人跟着那几名特使吗?”

    “哼,些许小事,也要问我的意思?”

    “是!大人。”

    几道黑影悄悄隐于夜色,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萧锋身边的火堆略微摇曳了几下,

    他皱了皱眉头,似乎略有所感,抬头望向高处灰蒙的山色,

    “也许不该生火的。

    现在,我们被照在了明处。”

    宗罗云大笑,

    “你生不生火,我们都已经被照在了明处。

    走吧!该走的路,还是要走。

    今晚,只能在郓城过夜了。”

    》敲黑板时间《

    下一节我们将会讲解古代河口地理。中国的水文在过去的两千年中,变动是非常大的。有许多的大湖,河流消失,改道。然而绝大部分写手没有意识去校对水文,所以这一块就是情节bug的重灾区。重到什么程度,咱们下一节就知道了。

    为什么要在这一节提到了下一节的内容呢,因为毕竟本节里就提到了郓城。许多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在北魏的时候郓城没有置县,但这座古城一直是在的。郓城为鲁国所筑,与廪丘互为姐妹城。廪丘踞小丘,郓城临大泽,相聚不过二十余里,在历史上互为治所。南北朝时期治所放在了廪丘,因此郓城不设县治。郓城的地理标志是春秋故城,置县于斯时也叫郓城县而不叫郓县。在大的地理概念上,郓城,廪丘属济阴,也就是今日菏泽,古代此地水网发达,有四泽十水之说,其中最大的一处湖泊就是郓城所临的巨野泽。巨野泽之大,不在今日太湖之下。南北朝时期南宋御史中丞何承天曾有言“巨野湖泽广大,南通洙、泗,北连清、济。”。其北浅处就是宋时梁山泊,而今只余下了东平湖一个尾巴。今日的梁山,巨野两县,曾经都是泡在湖里的。水泊梁山这路匪寇由来已久,汉代的时候称作青州兵,泰山寇。对,青州兵和泰山寇其实是一回事,泰山四寇就是随青州兵降曹的将领代表。当年青州兵的下落并不是迷,这是题外话,扯远了,日后笔者有暇写三国的时候,我们再细说。

    本章的章节名用了委蛇二字。委蛇,音伟移,是传说中楚国大泽中的一种神奇生物,类似螣蛇,似蛇而能立,朱顶紫神,善翻滚。最早见于楚辞:驾八龙之婉婉兮,载云旗之委蛇。也就是说,委蛇能够像腾云一样翻滚。但是将这个传说发扬光大的,乃是楚公族庄周。庄氏出楚庄王,所以庄周虽是宋人,祖籍在楚。他婉拒楚威王的延揽,显然是因为家族故事。中有六篇都提到了委蛇这种生物,虚与委蛇的成语也出自。然而唯一对委蛇有外貌描写的在篇,桓公见鬼一节。桓公见鬼这个故事,是说桓公在田间见鬼,于是捉着管仲的手问他有没有见鬼。管仲说没有。皇子告敖说这个纯粹是心里作用。桓公问世间真的有鬼吗?管仲说有,有一种叫委蛇的生物,见之者霸。桓公一听,觉得这是个吉兆,他说我见的就是这个,心病就好了。这个故事呢,说明道家早期都是无神论者。其中管仲云:委蛇,其大如毂,其长如辕,紫衣而朱冠。其为物也恶,闻雷车之声,则捧其首而立。委蛇闻雷声就会捂脑袋,可见它还有前肢或翼,百分百蛇神还原体。不过最重要的是皇子告敖说心病的这段:夫忿滀之气,散而不反,则为不足。上而不下,则使人善怒;下而不上,则使人善忘;不上不下,中身当心,则为病。也就是说这心病啊,是忿懑之气憋出来的,不上不下就见鬼。所谓委蛇虚与难上下,就是指心中有鬼。也可指被虚与委蛇的庆宗主被吊在城墙腰上不上不下的窘境。

    在这一章里,出现了好多虚构人物……哎,这篇小说里得挑虚构人物来解说,其余诸如齐罗,元抚,丘大千,婆非,刘武英,张远游……这些龙套人物他也都是在正史上留下过字号的。贾仁贾义,这名字实在太假,除了他们性格形象的原因,其出处是中济阴之贾人的典故。说济阴有贾人落水,许白金求救。结果被救上传不肯兑现承诺,与船老大讨价还价。结果遭了现世报,返程的时候再次落水,没人施救,GG了。恰巧说得也是食言而肥的伪君子形象。有人说这都是什么偏门典故,这郁离子又是谁啊……这人也不太出名,姓刘名基字伯温的那位便是。没想到他还有子集传世是吧?泱泱华夏五千年,有趣的灵魂多了,深入进去,好故事一辈子都读不完。

    济阴五虎,是大戈,是连库瓦,是贲青,是娄阿暑,是云宝……这里面倒是有一个史实人物,是云宝啊。这氏氏是氏的都玩起了鼠来宝,其实就是为了引入是云宝这个人物。顺便说一说是这个姓氏。是氏的正根为氏姓,是仪遭孔融嘲笑改姓这都是真实典故,出,。又:是,……又虏复姓四氏,西魏有开府是云宝。后魏书又有是连,是娄,是贲三氏。可见是连,是娄,是贲,是云这四个鲜卑姓氏,都有后来改姓是氏的。

    北国之行这一章的意义,可能要到小说的结尾才能显现出来。对于主线而言,这一个分卷情节推进得比较慢,但是里面也会有意想不到的爆点哦。总之,请读者们多担待啦!感谢你们的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