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兰若蝉声 扫叶僧

第一三八章 岳王造器勘地理 炎魔舞锤铸神兵(中)

    萧夫人心头放了事情,自然便消了死志。

    这也算一片哀鸿声里聊以慰藉的点滴。

    一行十人,两具尸体,随萧夫人入了梦窥城。

    所谓梦窥城,不过是一处简陋的寨子,本是孟亏后人萧氏族裔所建。

    萧氏凋敝时,此处只余了三五间茅棚。

    好在后来萧氏与述律合流,这里的人气才重新回复了往日人气。

    一些周边的小部落也开始聚拢到这里,抱团取暖。

    其中源出汉姓的,除了萧氏部族,还有徐氏和舒氏。

    徐太太之所以挑在大白山铸剑,大白冰火窟得天独厚的冶炼条件固然是原因之一,附近同宗的照拂自然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族中不日即将大丧,萧夫人作为述律主母,梦窥城当下的掌舵人,她肩上的担子显然不会太轻松。

    但她还是在第一时间挑选了两名熟悉大白地理的徐氏族人为庆云等人做向导:

    “你们的朋友这些日子也要发丧,原本倒是想请你们多留几日的。

    可是看这天气,过不了多久便又要大雪了。

    新雪后的山路太过危险,随时有可能崩塌。

    那可不是凭借武功高绝就可以抗衡的,更何况你们还带着病人。

    如果不赶在这几天启程,可能就要等到开春才能进山了。”

    庆云自然相信萧夫人的判断,于是只能草草和萧锋作别,跟随徐氏兄弟挺进白山。

    白山之巅路踯躅,虽然两位梦窥向导每年都要进山两到三次,但他们仍然需要许多辅助的工具判断方向和高度。

    四岳部落自上古就是司山之臣,而今白山诸族无论习俗从华从夷,多多少少也都与岳王沾些亲故。

    许多司山秘法在中原已是鲜见,可是在这莽莽白山却仍有传承。

    上古四岳氏转七十二山校正数据发明了罗盘,轩辕防得以此造指南车。

    所谓罗盘,罗者,络也,列也。

    以罗盘定位,计里画方,便能绘制出与实际地形等比例的地图,并且准确标定位置。

    当时常见的汉制罗盘受地磁矿脉的影响较大,风水家常利用这个“副作用”寻金探穴。

    但是高阶的堪舆师还可以利用日影法,画方图矫正罗盘,进行精准定位。

    在这莽莽白山之中,不但需要确定方位,还要经常复检高度来确认是否走在正确的路径。

    每到一个画方图上标定的标准测高点,徐氏兄弟都会取出一个倒置的水晶盅浸入醇醴,复核所在高度位置。

    这个装置叫做“岳王钟”,据说在中原已经失传。

    庆云对岳王钟测高的原理毫无头绪,但他相信若是暅之在此,定能窥破天机。

    有了这两样秘宝,在这百里同画的白山之中,倒也不虞走失。

    山中天气果如萧夫人所言,云头一日更比一日狰狞,眼看便是暴雪将至。

    众人如此走了两日,徐氏兄弟见势头不妙,竟然取消了第二夜的露营,催促众人连夜上山。

    大白冬夜,万物冰结,生机俱寂。

    人们只能靠着石脂火炬散发出的微微光热艰难地向山上摸去。

    云浓风劲,不见星月,不知时辰。

    庆云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爬了多久,就算是有九阳神功护体,他也能感觉到自己的血管近乎凝结,连心跳似乎都带有冰屑的杂音。

    他尚且如此,旁人便更加难熬。

    因此庆云每走些路程,都要帮傩吒运功活血,生恐他在路上出了意外。

    最坏的情况,终究还是来了。

    徐氏兄弟在最后一个标高点取出水晶盅,却发现盛盘里的醇醴几乎已经冻结。

    “连夜上山,我们兄弟也是第一次。

    都知道山中子夜寒,却没料到能冷到这个程度。

    这烈酒一旦结冰,测得的高度也不会准。

    马上就要到山顶了,老弟,你看看,能不能望见火口。”

    “这大半夜的,又是阴天,如何看得到远处?

    若着实无法测高,那也只能撞大运了,

    希望我们上一次矫正的方向,没有偏离太多。”

    他们两人正在摸索交流,忽然听到一声爆破声响,仿佛是千百颗烨鹄弹一起炸裂的声音。

    一阵山摇地动,抖得周围草木簌簌战栗,积雪哗啦啦地倾落。

    一道红焰拔地而起,照亮了半壁天空。

    红焰来得快,去得也快,可是随焰而起的烟雾被染成了橙红的颜色,一时却不曾散去,在天边画出了一个狰狞的恶鬼形状,仿佛正挥舞着狼牙棒,准备制裁侵入领地的不速之客。

    “不好,大白又喷火了!”

    徐家哥哥满脸惊惧之色。

    庆云冲破九阳玄关的时候,曾经在梦中见过火山喷发,看景致竟似与眼前大白仿佛。

    当时梦中光景称得上是烈焰焚天,尘霾蔽日,咫尺不辨人形。

    眼前这冷不丁的一炮与之相比,简直就是稚童之戏。

    因此他的口气可以格外轻松,

    “看上去还有些距离呢,应该伤不到我们。”

    徐家弟弟则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一边快速收拾着地图和测量设备,一边解释道,

    “若是平时,的确也无甚大碍。可是乌云压顶,炮打盘头,这暴风雪可马上就要来了啊!”

    哎呦!

    庆云忽然想起了杜晦求雨的法门。

    当时也是乌云压顶,杜晦见天宗敢用火攻,当时便作法召雷引雹。

    而今这架势,的确与当时有几分相似……

    莫非这乌云压顶,炮打盘头就是杜老神仙求雨的秘诀?

    远处轰隆隆一阵响,那赤色妖魔锤光舞处,已然是雷鸣电掣。

    “哥哥,你看!那,那会不会是拉格纳傩师!”

    徐家哥哥明显比弟弟沉稳许多。

    “胡乱想什么,赶快收拾好东西上路。这附近根本没有地方躲避风雪,我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徐太太的窑洞!”

    庆云赶忙吩咐金吒将傩吒扶起,负在他的身上。

    可他终究还是少年,在这火烧眉毛的当口,仍不忘猎奇,

    “那个什么拉格纳傩师是什么东西?”

    徐家哥哥咧嘴一笑,

    “嗨,不过是些白山部落里的志怪传说。那是大白炎灵萨满的名字,据说他蛰伏于大白山顶的冰火窟,每次翻身,大白便会喷火。拉格纳傩师通体生焰,挥舞着一柄火焰战锤。他不单单是火焰的象征,也是铸造的魔灵。经过他锤炼的镔铁,能够打造出传说级的神器。所以徐太太才会结庐于此替魏王铸神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