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兰若蝉声 扫叶僧

第一五九章 点石成金称奇术 引雷淬剑更神通(中)

    定秦古剑,记与华阳先生的《古今刀剑录》。

    越王勾践剑,载于《绝越书》。

    民间关于这两把剑的传说甚众,无不赞之锋利难当,尤其是让外观锃亮常新,硬可攻玉的神秘淬炼法,更是被嘉为神技。

    难道这两把剑便是经由那个什么五石锻器法淬炼过?

    庆云想要反驳,但他却没有证据。若非是这等传说中的神奇法门,为何这两把剑会如此与众不同?

    庆云和刘赢义务献出劳力,将冶炼深坑回填,避免烟尘和废渣污染附近的环境。

    几个人忙了一整天,才让周围恢复了原本的自然面貌。

    闲谈中庆云知道弩机的机身已经基本组装完毕,而且开发出了两种使用模式,于是便缠着暅之想要观宝。

    暅之望了望华阳先生。

    后者嗤道,“咦?看我作甚。你对朋友又不曾隐瞒,人家好奇也是常情。”

    暅之叹了口气,“这把弩是老师和父亲的心血,但这还在其次。主要是这把武器的出世十分危险。它有可能彻底的改变战争的方式,所以,师傅并没有打算公开这件发明。”

    “这么6的吗?”,庆云,刘赢,殷色可三人面面相觑,纷纷表态。

    “我们就看看,不会到处传。”

    “是啊,不会说。”

    暅之白了几人一眼,仿佛是在说:我信你们个鬼!

    但是他还是碍于兄弟情面,去房中拎出来一只长匣。

    匣子约莫有两尺宽,长却足足有四尺,体积着实不小。

    在三名小好奇直勾勾的目光下,暅之打开了匣子。

    匣子制作的十分精巧,内部的部件被阻挡块分别隔开。

    里面放着一只弩机的主体,一支像是长筒水枪一样的杆状装置,一支带底座的小箭头,以及一个小圆筒,还有几个空置的格子应该是留给将来摆放箭矢的。

    除了弩机主体之外的装置,刘赢和殷色可都不认识。

    庆云比他们略强些,他知道那支小圆筒一定是瞄准装置,而小箭头与广陵观星阁的风向标结构仿佛,但是对于那杆水枪的用途也是一时摸不着头脑。

    “二哥,这个瞄准镜,是石膏磨得吧?可是这些风标和水枪,起什么作用啊?”

    “不错啊,竟然看懂了个大概。”,暅之握掌挑了个大指表示赞许,“不过这次镜片不是用石膏磨得,而是用颇黎。”

    暅之轻轻取出了那支瞄准镜递给庆云,“你看看,能不能看出什么门道?”

    庆云将瞄准镜夹起,故作老练地闭起了左眼,用右眼去瞧。

    “哎呦!”,他嘭得一下子跳了起来,惊得差点将手中的瞄准镜甩掉。

    庆云向见鬼了一样望向远方,众人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却见到百步之外,莫愁姑娘正款款走了过来。

    刚才庆云毫无准备,拎起镜筒,猝不及防,两团松软的云朵扑面而来,将他吓得可是不轻。

    “你小心些!”,暅之心疼瞄准镜,几乎就要从庆云手中抢回来。

    “等等!”,庆云回忆着刚刚的画面,赶快又将瞄准镜提起,嘴里不停嘟囔着,“乖乖,七寸!足足有七寸!”

    “什么七寸!”,刘赢不解地问道。

    庆云也没答话,转手就将瞄准镜递给了他。

    刘赢接过来一望,赫然呆住了!两道红线从他的鼻孔里渐渐渗了出来,“七寸,七寸!靠,五弟!你!”

    刘赢随手将瞄准镜塞给了殷色可,拔足去追庆云。

    “我不是故意的!”,庆云一边大叫冤枉,一边躲闪。

    殷色可心中疑惑,不明白两个人在争什么。

    等到她把瞄准镜举起来一望,也是惊得啊了一声,左手连忙捂在胸口,像是要遮羞。

    这瞄准镜里竟然有刻度!

    莫愁姑娘最傲人的曲线被瞄准镜无限放大,百步距离如鼻息可触,略作比较就可以目测出来,峰谷之差约莫七寸!

    殷色可再次拉紧衣襟,想让自己应该突出的地方也可以看上去更明显些。

    看着莫愁姑娘的尺码,殷小师妹着实是怕庆云那个脚踏两条船的渣男将眼养刁了,会嫌弃自己。

    “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对于七寸这个梗,暅之完全摸不到脉门。

    也难怪,苦恋暅之的柔然公主突破这个数值毫无悬念……只是斯人不知身在何方。

    百步并不是一个很长的距离。莫愁姑娘不断靠近,刘赢也不得不收起了狰狞的面目,对着庆云龇了龇牙,随后温顺地迎了上去,结果了莫愁姑娘手中的饭篮。

    庆云则趁着这个机会与暅之讨论起了瞄准镜,“这当中为什么要加刻度啊?”

    “五弟想是望了。那天我们发现天蚕丝的时候,我就说过会将它用在瞄准镜中。你看。”,暅之取出了弩机,将瞄准镜和风标安在了弩机上。

    弩机的机身有许多微调的机关,卧弓的倾角高度和与轴线的角度都可以调节。

    “师傅和父亲想要赋予这支弩绝对的精度,那么瞄准窥镜需要考虑的就不仅仅是瞄准,而是修正。弩的力道大于弓,但射程小于弓,主要是因为弓走得是抛物线。我们想要这支弩拥有超越弓的射程,那么他也要走抛物线。所以首先,我们需要按照距离做抛物线补偿。

    要想知道距离,目测必然不准确,我们采用的是比较法。因为人脸的长度大多都在七寸半上下,我们只要将镜中的人脸长度和这几条刻度线对比,就知道应该将卧弩的仰角调节到哪一档高度。

    距离补偿完成以后,我们还要考虑风向的补偿。因为箭矢的材料还没有最终确定,我们只在瞄准镜里划了补偿刻度,对应的左右倾角档位还没有固定。

    但是风向补偿主要看两方面,一个是根据风向标了解顺逆风和左右偏移补偿。但是风速是实时变化的,在瞄准的过程中我们的视线肯定集中在瞄准镜里,所以就要通过其中的游丝进行风力偏移的二次确认。游丝是叶调天蚕丝所致,韧性极好,不易折断,对左右风向反馈敏感。根据游丝漂移的横向刻度,我们能够准确地掌握扣动弩机扳机的那一个瞬间,如何将瞄准方向略作微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