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维度侵蚀者 残酷厕纸天使

第906章 《血肠剑经》与《星罗观》(5K超大)

    “逃啊!分头跑!那白魔君和青羊老妖杀上来了,孩儿们快快分头打洞,能走一个是一个!切记!千万不要再回来了。逃去陷空山,去找老祖宗,再也不要……哇!”

    话音未落,一声惨叫在漆黑的山洞中响起。周围传来无数尖锐刺耳的稚嫩哭喊声:“爷爷!”、“爷爷!”响成一片。

    外界,也有声音回荡传递开:“血肠剑,疾!”

    一道血光化成剑影,切开不知有多厚的岩层,从不可思议的角度,爆射进漆黑洞穴中。同时精准感应活物气息,与污染灵机的强弱。

    直奔一只手持枯木拐杖,佝偻着后背,开口喊话的白眉鼠精而去。随即绕着脖子一转,就将它的脑袋切下来。

    但就在下一秒,白眉老鼠掌中枯木顿时爆发,钻出无数血色嫩芽,刺入掌心。紧跟着,断颈处便喷射出无数血肉枝桠,相互交织,转瞬之间形成一颗巨大的古怪鸡头。

    这颗头,足足有老鼠精原本头颅的四倍,还在不断膨胀,用细细的脖子连接,歪歪扭扭的张开鸟喙,朝着洞穴上空发出‘呱!呱!’的音波冲击。

    无形波纹荡漾开,碰撞岩壁不断反射,引发超强共鸣。那群逃命的小鼠只是剧烈哆嗦着,更加疯狂的打洞逃命。

    反倒带着一道‘血色尾光’的猩红飞剑,受到声波冲击,一阵扭曲。陡然间崩散成一片血红光芒,一时间再无法凝形。

    随着这声吼叫,那老鼠精的骨骼‘噼噼啪啪’爆响,身体失了控一般,更加畸形弯曲,同时各处都开始剧烈膨胀。

    双腿内部的血肉极速增殖,大腿无比粗壮,与纤细的小腿构成‘鸡腿’结构。只听‘撕拉’一声,一对巨大的恐龙鸡爪,取代双脚,撕裂皮肤,从下肢处冒出。

    与那只血肉鸡头格外搭配,这是觉醒了体内的‘龙血’,开始化龙了!(恐龙)

    “血肠灵光,摄拿,愁肠百结!”

    那崩散的血光突然再度凝聚,化作一只古怪血爪,足足有七根长短不一的手指,看上去格外渗人。

    血手刚一成型,就在空中连续变幻三次手印法诀,对着失控的鸡头龙爪老鼠精凌空一抓。此时不止这只老老鼠,就连其他已经开始遁地逃亡的小老鼠,也齐齐发出一声惨叫。

    更加密集怪异的声响,从它们的腹部传来。只见这些半人形状的老鼠,腹部一阵乱顶后又缩回。像是有一只无形手掌在肠中搅拌、乱撞,引起无边剧痛。

    最终,几只小老鼠率先承受不住,肚皮被一股怪力从内部撕破,扯出一根根打满了死结的肠子。

    老鸡头鼠也痛到无法正常发声嘶吼,双腿狠狠一跪,开始扭曲变形的双树根双翅不断拍打地面。

    “血肠剑,收!”

    血光之手再度崩解,重新化为剑形,凌空一斩,切断一根根漂浮肠子的同时,也顺便吸光了血液与一身灵机。

    那柄血剑表面灵光剧烈波动,随即不断扭曲,长出一张张小嘴,发出刺耳尖叫声、哭喊:“爷爷救我!”。接着突兀转变成饱嗝,最后回归了平静。

    很快,更多奇奇怪怪的鹿头、狗头小妖,拎着刀片,扛着‘替天行道’的小旗杀了进来,开始洗地、补刀,将这个山洞的妖魔屠戮一空。

    但大量尸体开始异化活化,部分特殊器官彼此融合,想要形成一个全新个体,并尝试长出手脚,从尸身中挣脱出来。

    小妖们立刻发出尖叫声,扑上去抬脚狠踩。

    啪叽、啪叽,刚刚凝聚抱团的‘活化脏器’被一脚脚踩散,重新融回血肉中,不安的蠕动。

    ……

    “呼呼呼……”

    距离洞口不到50米的位置,老山羊水盆盘腿而坐,双目紧闭,双手结印保持不动。一副元神出窍,御使飞剑并且十分吃力的样子。很快,它脸色突然红润,缓缓睁开双眼。

    一旁,白浪身穿迷彩,手持热感应望眼镜,眺望山洞内部景象。

    莎尔芙身后领着两只四天王,小门神般守护亲爹。一个小矮子,带着两个红皮大矮子,完美的没有带给身高≈2米的白浪丝毫安全感。反而幼儿园园长般,格外滑稽。

    一道红光从山洞中飞出,钻入老山羊嘴里:“老爷,幸不辱使命!已经全部斩杀。”

    白浪放下望远镜:“你这《血肠剑经》有点意思啊,最大御剑距离是多少?”

    “《血肠剑经》以肠祭剑,性命交修,看似独立的飞剑法器,实则早与我的肠道融为一体。因此我的肠子有多长,这飞剑的御使距离就有多长。”

    白浪至今仍不太习惯这个世界的‘修仙模式’,和他心目中‘玄幻仙侠’的画风偏差有点离谱。既不闺蜜,也不修真,反而相当的‘巫师’。

    他看了看模样清瘦,顶着个白色山羊脑袋的水盆,再扫了眼那平平无奇的小腹,疑惑道:“你的肠子有多长?”

    水盆一脸惭愧道:“只有五百米。”

    “……”

    白浪一脸无语,真是羊不可貌相啊!

    接着试探道:“你这是……空间肚皮?”

    水盆显然听懂白浪的意思,又想到无数被屠戮后,拿来炼制‘乾坤袋’的妖魔,连忙解释道:“只是普通的吞纳术,有点道行的妖怪多少都懂一点。真正的大妖,腹中可吞千百道兵。我这只是修炼了《血肠经》的附属能力。只有这样,才能容纳更多的肠子。”

    白浪突然回忆起,他降临当夜,曾在鬼市中看到羊妖现场叫卖自己的内脏,不停掏出内脏做羊杂。这只老山羊也曾从腹中掏出一本新法打发自己。

    莫非那羊杂并非自己的?而是提前装进去的过期货,冒充新鲜下水?真是致富有道啊!

    “你们这一脉都很擅长剖腹取内脏?”

    白浪询问起来,他觉得这个模式很不错。如果自己在人类世界开设食铺,那么这种‘100%鲜榨羊杂’倒是个不错的噱头。

    “只限于肠胃与肾脏。修炼《血肠剑经》炼气篇,可先后辅以三种递进‘秘药’。别获得:剖腹不死、脏器再生;腹中乾坤、飞肠术;愁肠百结、百步飞剑……等能力。”

    浪发出‘哦’的赞叹声:“这是你身为人时的功法,还是化妖后的功法?”

    “回老爷,我还是人类时就会了。不过不叫《血肠剑经》而是《飞肠剑》。与《太白金精炼气术》合练,是附近有名的剑仙。”老山羊一副忆往昔峥嵘岁月稠的模样。

    白浪实在不明白这‘太白肠子飞剑’有啥好自豪的?他脑子只有拉着根百米长的肠子,放风筝般操控飞剑的猎奇画面。

    浪惊奇道:“你还是个人的时候,就剖开肚子,把肠子射出气,在空中飞来飞去,当触手用?”

    “不不不,‘飞肠术’仅仅是用来锻炼脏器,很少拿来对敌,而是在没有外人打搅的安静环境中,一点点放出肠子,祭炼强度。‘肠’越强,第三步祭炼飞剑后,就越灵活、威力越强大、距离越远。只要将‘飞剑法器’炼出,以秘药反复洗练祭炼,最终七七四十九次,变成半活,再吞噬掉,用‘血肠’消化溶解,与法力相融。就可以隔空催发‘血肠剑’,百步御剑。”

    白浪:“飞剑受损后,你的肠子也会受伤?”

    “没错,但‘血肠剑’已经是第三层次的秘药。早在第一层秘药时,我的内脏就初步获得再生性。经历三层秘药强化,早在肠中囤积大量生机,可以不断再生愈合。”

    “所以你这一派的飞剑术,是用‘肠子’为‘飞剑’做抵押。以血肠祭炼并提供法力,对应着飞剑的强度、灵活性、距离。再以《太白金精炼气术》强化‘血肠剑’,同时抵押‘肺脏、肠子’,走上剑仙之路。就这还是正道修士?真尼玛变态!”

    突袭结束后,白浪指挥身后一群奇奇怪怪的小妖,陆续冲入山洞中,在莎尔芙小师傅指挥下,一批批鸟人、蛙人开始熟练切割优质部位、回收活化的污染特性、翻箱倒柜挖出这窟鼠精的财产,打包装箱,两两配合抬了出来。

    白浪点了支烟,在一众乖巧小妖点头哈腰的示好膜拜中,化身万恶监工,时不时挥舞皮鞭抽打一下偷懒的、迟钝的,找回当年初入乐园,用【爱的魔力小枇鞭】训练初代目时的感动。

    同样的凡人之躯,同样的毫无超凡之力,只能凭借非凡的驯兽天赋,训练些奇奇怪怪的玩意,最终博下了【雾隐の天才通灵驯兔师】大好名头。

    …

    小妖们迅速清理完案发现场,挖出大量人类遗骸,宣告了此次卑鄙偷袭的正义性。对付这些妖魔鬼怪,代表正义的圣母浪根本不用遵守什么规矩,也不存在道德负担。

    他丢掉烟头,走上前去。虽没有【入殓师】的权威加持,依旧熟练的主持起毫无‘超凡力量’的非主流葬礼。

    完全没有信服干、没有权威性,没有天道认可,没有法则加持。但死的只剩两个的四天王,还是在灵魂卡祖笛手莎尔芙的带领下,表演着‘菊刺郎系列’。

    根本没有常识的小妖们抱头打滚,万分痛苦。就连水盆羊也一副快要吐血的模样,对白浪完全业余的‘白事水平’敢怒不敢言。

    很可惜,当这场迟到的葬礼结束,小妖们吃完了白大厨的‘全鼠席’,姗姗来迟的【美味值】只增加了微薄的+2点。

    不过浪并不在意,有总比没有强。尤其他不久前,找到了新的刷分办法:

    那就是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由水盆羊派出新收服的小妖,跑出去散播垃圾‘新法’与‘秘药方’,蛊惑其他上了黑名单的妖魔去主动劫掠人类炼药。

    到时候,完全不知情的白浪会在第一时间收到消息,立刻带着小芙芙出手解救人质,轰杀妖魔鬼怪,并现场就地取材,斩杀烹饪,犒劳惊慌的受害人,压压惊补补身体。

    虽然整个事件,都有他的影子。但这的的确确是老山羊揣摩圣意,层层转包后,黑名单妖魔的自发行为。

    白浪或许意识到一些,但他是真不知情。

    这种解救人质杀妖熬汤的举动,往往能收获4-8点美味值,比这种挖出尸骨再开席超度的迟来正义更赚。

    讲规矩的‘美食乐园’,不得不认可这种救人善举,捏着鼻子给出最低回报。让白浪抓住一条低保级别的财富密码。

    如果他是条不求上进、贪图安全的咸鱼,那么完全可以龟缩在此世界一角,用这种方法专心磨练厨艺,直到解锁‘副职业’。

    但白浪对自己的要求远不止这些,还差300点美味值,就能解锁【必须死】,让这套垃圾班子走上正轨。

    有了【富贵丸】就能快速做大做强,再解锁【镇魂棺】,‘专业白事+美食大厨+斩妖除魔‘一条龙服务,正经的玄门送葬,天道感应,【美味值】还不嗖嗖的往上飙?

    这就是良性循环啊!

    …

    想到美好的日子,白浪踢了脚老山羊:“说说你当初是如何筑基,突破到‘炼气化神’的?”

    “我当年修了不少秘术,服用太多秘药,《血肠剑经》到了炼气十二重,但一身灵机污染严重,时常产生幻觉。而且肠道太长,导致胃口格外的大。越是吞噬灵物妖魔,污染就越严重,而且逐渐变得嗜血,加上身体老迈,最终被一个妖道蛊惑,一同拜了‘血荼罗神’。”

    白浪立刻想起老山羊在宴会上,向小妖们推销‘血荼罗’的一幕。

    “你是靠别的‘新法’完成筑基的?”

    “不全是,血荼罗传授我一门特殊新法《肾水蜕形经》,可以捕捉任何一种妖物,提炼出一丝‘上古血脉’练成秘药。再替换血髓心脉,最终修炼肾脏,炼出一道‘黑血真水法力’为引,彻底还基。”

    “此法一成,就能从人转化成妖,获得‘妖魔’的身躯,并扩大一点资质,接纳更多污染,延长扭曲堕落。同时,可将一身道行与‘黑血真水法力’相融,让‘法力’品质更上一层,借此冲击筑基,突破到‘炼气化神’。”

    “可惜《肾水蜕形经》并非一门完整的序列法门,只是一门改换根基化人为妖的秘术。可主动选择妖魔种类,易血移脉,并且将‘肾水法力’融入原本的‘法力’中。让《飞肠经》多了一层‘黑血真水’的特性,变成了如今的《血肠剑经》,金水二相。”

    浪:“那你为什么选择变羊妖?而不是更威猛的妖怪?”

    “这羊是我寻遍天下,综合考虑了血脉潜力、性情、理智、抵抗污染扭曲,以及妖魔数量后的最好选择。比起普通妖魔,这种白羊体内有一丝上古妖魔血统,同时性情温和、不容易扭曲失控,而且数量多,可不断炼药强化血脉印记。”

    白浪了然感觉很有道理,但他完全不心动:“我记得你失控异化时,后背长出了一个棋盘,那是什么东西?”

    “那是我师父传下来的秘法《星罗观》,我曾经做为正道修士,自然有独门秘诀,可抵达扭曲污染,占卜吉凶,趋利避害。靠的就是这门秘法。”

    《星罗观》的旧法早已消失损毁,新法只有两层秘药方,也就是两重序列。无法做为主修功法,更不能筑基。只是一门辅助秘术,逐渐失去效用,被淘汰。

    这门法术,结合了‘星象’与‘弈棋’两个不同领域,产生交集。以下棋弈子的理念,在方寸间(棋盘上),进行简单推演,并通过引入星辰变化所隐含的‘神秘力量’,进行校正与预示。

    这门《星罗观》拥有时灵时不灵的简单占卜,以及较为灵验的感知危险,和不错的镇压心智、对抗扭曲异化后思维混乱的特性,能让修行者保持冷静。

    只可惜‘两层’的秘药效果,只能让老山羊在‘炼精化气’阶段校正思维保持理智。晚年时期,依旧不详。

    白浪从老山羊手中获得不少秘法,价值最高就是四层秘药,可筑基的《血肠剑经》。还需辅修《太白金精炼气术》,最终靠《肾水蜕形》完成突破。

    这种血肉污染邪术,他实在爱不起来,更不想炼。倒是这个只有两层次的《星罗观》,看起来立意高远,发展潜力极高。

    “《星罗观》的秘药呢?难获得吗?”

    “既易又难。第一套秘药的关键点,在于一副棋道高手的脑子。这名棋手的棋力造诣越强,污染并提取的药效就越好!而第二副秘药的关键点,在于棋盘的材质,一定要好。最次也要选择宝玉,进行祭炼,做成棋盘法器。最好的材质,是拥有星辰磁力,本身就能制作罗盘的石材,切割提炼出灵机,制做成石台。或吞食炼化,或剖开血肉植入体内,最终可镇压心神,感知星辰,与第一副秘药结合后,可通过秘法获得棋手推演的‘星辰弈力’。”

    白浪听完:“次奥!你特么不是正道修士吗?还要用脑入药?”

    “只切掉一块脑子,不伤性命,甚至不损心智。名门正派,都有培养‘灵根’、提取‘灵根’的办法。我们培养庇护凡人,收取‘灵根’做报酬,事后再予以重金补偿,以用珍贵‘药材’调养身体。这简直是天大的恩惠。”水盆不服道。

    “我尼玛……”白浪无语了。

    在这种妖魔纵横,人均寿命不足40岁的世界,这种做法倒也算得上‘正派’了。只是他严重怀疑这只羊妖在人类时代修行《星罗观》时,有没有后续报酬?

    “把这《星罗观》的秘药与新法写给我,我研究研究,有没有修改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