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从绘画开始的东京生活 和风遇月

第二七三章.从哪儿拱的?(8000字)

    近卫凛花也不知道东野司有没有美术经验,万一对方就是随口一问呢?

    自己总不能真那么失礼,顺着杆子往上爬吧?

    “不用了,东野大哥,我自己能想办法解决的,毕竟速写和墙绘都是我自己的部团活动谢谢你为我这么费心。”

    近卫凛花干咳一声,自觉自己这番话既考虑到了东野司的脸面,又恰当的表示了自己的感谢心情确实不错。

    而东野司听了她这番话,则是有点好奇地问道:“就我所知应该没多久就要开学了吧,你还剩几天能完成五张速写外带墙绘?”

    这话一说出口近卫凛花就有些接不上来了。

    同时她又有点小生气我都这么为东野司你考虑了,为什么你就是不懂呢?

    到时候要是你在凉花姐面前画得不好看出糗的还不是你?

    非要刨根问底吗?

    最关键的是近卫凛花确实感觉到有些没办法完成了距离他们青森高中开学不过一个半星期了五张速写都还好说,最关键是墙绘那个玩意儿她根本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下手。

    正当她思考着的时候,旁边的近卫凉花也起了一丝好奇心:“对了,凛花,能不能给我们看看你画的作品,我也挺好奇这一年凛花大概练习到什么水平了。”

    “哎这多不好意思啊”近卫凛花摸了摸脑袋。

    就好像厨子不吃自己做的菜一样,大部分美术生在画完画之后再回头看去的时候,都觉得自己画得什么鬼东西,根本入不了眼。

    近卫凛花就是这么个人,要她展示自己的作品这实在不大好意思。

    “这样吧。”旁边的东野司显然察觉到了近卫凛花的想法:“作为凛花你给我们看画的交换,我也给你看看我画的东西吧。”

    “哎?阿司,你带了速写本吗?”近卫凉花眨了眨眼睛,有些惊讶。

    “这算是我的一个习惯了。”东野司笑着回答道,同时将旅游袋拉过来,从中取出了自己的速写本。

    这确实是东野司一个小习惯。

    事实上不少上过美术大学的学生或多或少都会有这么个习惯,只要出远门都会带着速写本大部分都是大学导师要求的,练习速写从来就不分什么时间地点。

    近卫凛花禁不住多看了一眼东野司的速写本。

    原因无他东野司速写本上面的姓名字迹写得实在太好看了,看上去有形有体的,近卫凛花估计他大概是练习过书道。

    “先看我的吗?还是先看你的?”东野司把速写本拿出来问了一句。

    这个可是个难问题。

    如果东野司画得特别好看,那她后面拿出来就有些班门弄斧的意思了。

    如果东野司画得一般,她在后面拿自己的作品出来就又有些嘲讽意味了。

    毕竟艺术这个方面只有比较才给人带来最直观的感受。

    不过既然东野司这么自信

    “先看我的吧”近卫凛花小声地说道。

    她并没有带速写本,不过她有个习惯,就是每画完一张画,总是会用手机拍下来,只要想看,她总是能看到的。

    近卫凛花很快找到自己的速写照片,拿出来给东野司与近卫凉花看。

    “这还真是”东野司翻了前几张,发现近卫凛花一开始确实没什么基础,大概是练习了很久,后面的几张人体速写,看起来还有模有样的。

    只不过也就只是有模有样的而已。

    近卫凛花显然还停留在临摹阶段,画出来的人体没什么运动感,整个人体速写感觉死气沉沉的。

    不过

    “虽然画得死气沉沉的,不过这天赋可比当初的凉花要好得多啊。”东野司揶揄了一句近卫凉花。

    这让近卫凉花脸红彤彤的,没敢接东野司的话。

    她当初有东野司辅导,都还是过了半年多才找到了绘画的感觉。

    现在的水平不说突飞猛进,但近卫凉花在最新的东京青年画赏上面,也是能拿下铜赏的水平了。

    至于东野司他作为文部科学大臣奖的获得者自然不会再去参加这一年一度专程为高中、大学生所准备的大赏了那有点太不合规矩了。

    在旁边的近卫凛花听出了东野司话语中的揶揄之意,看上去颇有些不大服气我前面是尊重你才一直推脱的,可你反而挖苦嘲讽我和凉花姐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她也不等东野司同意,只是突然开口:“我想看看东野大哥的速写。”就直接伸手开始翻速写本了。

    然后她就愣住了。

    因为

    第一张速写,捏着游戏手柄的近卫凉花。

    第二张速写,正在低头做作业的近卫凉花。

    第三张速写,被活鱼吓得一大跳的近卫凉花。

    第四张这张速写倒是正常得多了,是一张很常见的风景画速写。

    但这些其实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

    “这画得未免也太好看了吧”近卫凛花忍不住揉了揉眼睛。

    速写,只是美术绘画的基础。

    一般来讲,从基础中,是很难比较出,或者说是看出美术经验高低的。

    毕竟速写风景还是速写模特,本质上都是一种临摹,大家都是美术生,不至于连临摹都觉得困难除非你真是个天才,就算是临摹也能临摹出不同的花样,让人眼前一亮。

    可或许东野司就是真的天才吧。

    近卫凛花只是看了两眼,就能深深地感觉到自己与东野司之间巨大的差距。

    这完全就是基础上的差距。

    东野司笔下的近卫凉花像是真活过来了一样。

    “好好看”近卫凛花小声地嘀咕一句。

    而恰好,这声嘀咕也被东野司听见了,他笑眯眯的,毫不客气地就应了她一声:“嗯,我也觉得,我画得确实挺好看的,比你还有凉花画的要好看很多。”

    这理所当然的回答让近卫凛花胸口莫名一堵

    虽然确实很好看,但你这也太不谦虚了吧?一般人这个时候不都应该说‘哪有哪有’‘只是一般水平’吧?

    不过

    老实讲,比起这种更伤人的‘谦虚’,东野司这种直白一点的‘伤人’反而让近卫凛花有些心底没憋那么多气。

    她又伸手翻了翻速写本,发现上面每幅速写都很好看感觉如果换了个包装,甚至都可以直接去出版社投稿一本速写范本画集了。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真就这么大吗?

    日本东京那边的高中生人人都这么厉害吗?难怪现在被叫做日本的心脏确实不一般。

    近卫凛花有些垂头丧气。

    “凛花,阿司就是做这个工作的,你比不过他其实很正常的。”

    “哎?做这个工作的?”近卫凛花本来还在独自感伤,觉得自己这一年根本就是学到狗身上去了,结果被近卫凉花这话一打断,立即就有些困惑了:“做这个工作是什么意思?”

    “他本来就是从事绘画工作的呃这么说或许凛花你不明白”近卫凉花抓了抓头发,随后才继续问道:“你看漫画吗?凛花?”

    “平时不怎么看。”近卫凛花不知道自家堂姐为何突然扯到漫画上面来了。

    “那你听音乐吗?”

    “这个啊做作业的时候会听。”近卫凛花下意识地回答。

    “那凛花你知道《Lemon》和《尽管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吗?”

    怎么又扯到《Lemon》和《空无一物》上面去了?

    近卫凛花作为音乐爱好者当然听过这两首被誉为2004年日本年度最佳曲目的歌曲。

    她还记得作者名是叫做

    “东野司?”近卫凛花猛地反应过来。

    她有些震惊地抬起头看向面前的东野司,东野司也似乎是察觉到她的目光,于是也露出笑容看着她。

    真是东野司!

    近卫凛花下意识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她平时不怎么看漫画,也不怎么关注新闻,除了读书、画画就是听听音乐了。

    老实讲,她第一眼看见东野司的时候根本就没往那个方面想毕竟这谁能想得到经常登上报纸新闻的国民级漫画作者居然成了自家堂姐的男友?

    这拐弯弧度实在太大,有些排水道漂移超车的意思了。

    得知东野司身份后,近卫凛花的心情再度微妙起来了。

    这次并不是奇怪于他与近卫凉花的关系。

    而是

    我家堂姐是怎么拱到这颗大白菜的?

    这未免也太诡异了吧?

    近卫凛花可以不客气的这么说自家堂姐除了长得好看了一点,身材好了一点,人温顺了一点,脑子聪明一点基本上就没有什么长处了。

    而且加上社交恐惧,性格阴郁这些个减分项东野司这颗大白菜怎么着都不至于看得上自家表姐啊?

    总不至于是我堂姐长得太好看了吧?

    近卫凛花越想越奇怪,越想越不对劲,还伸手捋了捋自己的头发。

    近卫凉花不知道自家堂妹正在想什么,她只是打了个喷嚏,面露奇怪。

    这天气也不冷啊,自己是感冒了吗?怎么平白无故打喷嚏?

    不过她也没思考太久,立即便笑着对近卫凛花介绍道:“就是我刚才所说的那样我男友阿司就是《Lemon》与《空无一物》的作者凛花应该在电视上或者网络上经常看见他的名字才对。”

    “呃我没第一时间注意到确实有些失礼了。”

    近卫凛花对东野司歉意地鞠了一躬。

    难怪刚才在电话里的时候就觉得东野司的声音挺好听的没想到就是这位唱了《Lemon》啊。

    东野司在网络上也挺火热的。

    据说在东京都内拿了许多关于绘画的奖项,也难怪速写画得这么好。

    之前近卫凛花还隐约有些怀疑东野司是不是瞧上了近卫对马的资产,所以想娶近卫凉花这个女儿可现在看来完全就是自己多虑了啊。

    自家表姐能拱到这颗大白菜,简直就是幸运之极。

    也难怪对方想见近卫对马一面。

    这也不是没道理的。

    近卫凛花也不得不感叹自己思想转变之快

    “凛花,其实你不用想那么多的。”东野司见这个思想容易跑偏的女生又坐在那里东想西想,主动道:“我就是你堂姐的男友,这一点是没什么变化的,而且你也不用把名声这些看得太重。用平常心对待就行了。”

    “用平常心对待吗?”近卫凛花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心想哪那么简单?

    这就好比平时和你玩的小伙伴突然跳出来告诉你他其实是变形金刚一样,哪能真用平常心对待。

    这么想着,近卫凛花十分有礼貌地回答:“我会尝试一下您所说的平常心对待的。”

    嘴巴上面虽然说着要平常心对待,但实际上近卫凛花还是在下意识用上了‘您’这个敬语。

    这心口不一的举动让东野司也是一阵无话可说。

    不过也还好吧,至少提升了一些近卫凛花的心理地位,用不着看她凶巴巴,觉得自己是馋近卫凉花身子的模样了。

    “仓促远道而来也没准备什么礼物,如果不介意的话,请收下这本速写本吧不算什么值钱的东西,但我自认为凛花你应该能从里面的笔法学到一些东西。”

    东野司将手中的速写本册递给近卫凛花。

    “这怎么好意思,您未免也太客气了,凉花姐一直以来也多亏您照顾”

    “”近卫凉花。

    看着近卫凛花推辞的模样,她禁不住有些好笑。

    刚才凛花似乎都还对阿司有意见呢,结果现在一下子就变乖了。

    她是真没想到东野司的名字居然有这么大的能耐能一下子让近卫凛花放松警惕。

    “既然是阿司送给凛花的,那你就收下吧。”近卫凉花在旁边劝说一声。

    “这好吧。”有自己堂姐开口,近卫凛花犹豫了一会儿,将速写本收下。

    这速写本确实挺珍贵的。

    可能东野司他们不清楚吧《非自然死亡》的角色东野司亲笔原画,在外界销售十万日圆一枚,基本上是有价无市的那种。

    因为东野司一直以来都没有动手画过这种商业原画稿。

    而现在她手里面拿到了一整本东野司亲笔的速写本里面画了不少人物的那种。

    这价值

    放到市场中怕不是又能往上面爬个几倍

    真的,自家堂姐未免也太厉害了吧?

    从哪儿拱得这种大白菜摇钱树?

    我也有点想拱一颗试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