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扫把星 迪巴拉爵士

第376章 圆满,无双

    从成为权臣以来,泉盖苏文行事的风格就一以贯之: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多年的权臣生涯,让他早就习惯了颐指气使。

    他举办的酒宴,有人敢摔杯子……

    泉盖苏文的眼中多了杀机。

    倭国使者把酒杯一砸,旋即就后悔了。

    “外臣冲动了。”倭国使者指着贾平安道:“大莫离支,唐使数次羞辱外臣……”

    泉盖苏文看到了贾平安的举动,但他不想干涉。

    贾平安笑道:“某只是觉着百济使者可亲罢了,何来的羞辱?”

    他在试探泉盖苏文对倭国的态度。

    出使一国,许多事儿双方并不会摆在明面上来谈,需要使者自行去判断。

    贾平安刺激了倭国使者一下,果然,使者暴起,这说明倭国国中对大唐并无敬畏,甚至把大唐当做是了对手。

    这让他想到了巨势德多的那个建言。

    果然,倭人就是倭人,最喜欢的就是冒险。

    倭国使者大怒,“今日你数次举杯,却未曾向某敬酒,这不是羞辱是什么?”

    贾平安微微一笑,“大唐有朋友。高丽是大唐的朋友,某当与大莫离支举杯畅饮。”

    他看了百济使者一眼,“百济使者可亲,某与他饮酒心情愉悦,至于你……倭人狡诈狠毒,也配与某一起饮酒?”

    轰!

    现场骚动了!

    在外交场合这般呵斥一国使者,这几乎就是宣战书。

    贾平安斜睨着倭国使者,心中却在盘算着。

    倭国究竟能下多大的决心?

    历史上倭国在后期卷入了半岛局势,那么若是大唐改变了策略呢?

    比如说大唐坐视百济和新罗厮杀……

    若是倭国要在早期就卷入高丽这一边,和大唐为敌,那么当大唐准备攻伐高丽时,就要多准备一个对手。

    这是战略判断。

    此刻贾平安不断刺激倭国使者,就是为了拿到这个判断。

    来!

    动手啊!

    倭国使者猛地起身。

    卫无双跃跃欲试。

    李敬业在笑。

    但倭国使者旋即坐下,说道:“我不与小人一般见识。”

    这便偃旗息鼓了?

    泉盖苏文觉得自己看了一出戏,他举杯道;“今日三国使者聚会,当有诗赋助兴。若是好……来人!”

    他拍拍手。

    外面内侍进来了,身后是一个女子。

    女子身材娇小,却丰腴。

    女子走到了三国使者的中间过道。

    泉盖苏文说道:“前几日我令人用战马拖死了一人,此女便是他的女儿,若是谁的诗赋好,她便是谁的了。抬起头来。”

    女子抬头。

    有些瘦削而苍白的脸,鼻子小巧,嘴唇却丰厚,一双细眼微微眯着……这样的组合却让人生出了惊艳之感来。

    倭国使者的眼中多了野性? 百济使者也颇为动心。

    贾平安只是微笑。

    他的身后就是长腿妹子。

    泉盖苏文在看着三国使者的神色。

    贾平安的反应显然在他的预料之中。

    大唐使者? 自然不能露出色授魂与的模样。

    作诗吧。

    倭国使者心中凉了半截。

    百济使者左思右想。

    卫无双觉得贾师傅定然会出口成章,随后抱得美人归。

    但贾平安却动都不动。

    就像是一个得道高僧一般。

    那女子的眼睫毛不停的扑闪着。

    她偷瞥了一眼。

    倭国使者矮穷矬? 百济使者平庸……

    大唐使者。

    呀!

    好一个俊美的年轻人!

    她的心猛地跳了几下。

    泉盖苏文问道:“为何不作诗?”

    倭国使者低头。

    他总不能说自己不会作诗吧。

    百济使者挤出了一首诗? 在场的高丽官员们听了不禁微微一笑。

    这水平……

    百济使者坐下。

    该贾平安了。

    倭国使者知晓作诗自己不是对手,就笑道:“唐使定然诗赋了得? 可这里是高丽,大莫离支雄才大略……”

    这是挑拨!

    泉盖苏文笑道:“只管作来? 赢了便带着此女归国。”

    这出使还送女人。

    贾平安想着泉盖苏文对倭国的态度? 看似有些不屑。

    是了。

    倭国在高丽的眼中大概也就是个半蛮荒地带,自娱自乐还行。当年倭国曾出兵半岛,结果被高丽人迎头痛击。

    这便是夙怨。

    不过国与国之间讲的是利益,否则高丽和百济依旧是死对头。

    但要如何破坏三国盟约?

    彻底破坏是不可能的。

    唯有给倭国上眼药。

    贾平安吟诵道:“床前看月光? 疑是地上霜。举头望山明? 低头思故乡。”

    他选择了最简单的一首,也是简明扼要的一首。

    殿内安静了一瞬。

    卫无双突然生出了怀念之情,她不禁看向殿外,想看看是否有明月。

    天公作美,一轮弯月在天空? 把清辉洒在殿外。

    倭国使者觉得这首诗太简单了。

    可为何大部分人都面露惆怅之色呢?

    难道是不好?

    倭国此刻刚从半蛮荒中走出来,一切都效仿大唐。诗赋这一块依旧是老大难? 没法出手见人。

    百济使者惆怅的道:“我却是想归去了。”

    泉盖苏文的眼中也多了回忆之色。

    故乡啊!

    故乡是什么?

    是那些人,那些曾经经历的事。

    哪怕一棵老树也被赋予了许多意义。

    “好诗!”

    泉盖苏文举杯? 这是为了这首诗而饮酒。

    众人干了。

    那女子眼中多了欢喜之色,径直走了过来。

    卫无双了她一眼? 冷哼一声。

    随后女子站在了她的身侧。

    几杯酒下肚? 倭国使者看着面色红润? 有些醺醺然。

    该是给他们上眼药的时候了。

    贾平安举杯邀饮,倭国使者这次很聪明,并未举杯。

    百济使者和他喝了一杯,随口道:“大唐一直帮助新罗,这是为何?”

    这只是牢骚。

    但贾平安正想寻个切入点给他们一下,闻言不禁大喜。

    他猛地喝了一杯酒,觉得有些醺醺然。

    但这样的状态最好!

    果然,善良的人就有回报。

    他叹息一声,“其实原先大唐也想过别的……”

    泉盖苏文心中微动,就放下了酒杯,准备倾听这个喝多了的大唐使者说出些秘辛来。

    贾平安面色微红,“大唐陛下仁慈,登基以来,对外颇为友善……”

    这个是真的。

    李治登基后,除去阿史那贺鲁反叛之外,再无大规模用兵的意思。

    但……这是因为李治想先站稳脚跟。

    此刻贾平安一脸悲天悯人,仿佛大唐皇帝就是和平的化身。

    “百济和新罗之争,朝中宰相们喊打喊杀,可陛下却以为……”

    贾平安对百济使者笑了笑,“陛下说百济当年被新罗背叛,所以情有可悯。”

    大唐在半岛站队新罗许久了,百济心心念念的想去抱大腿,却被一脚踢开。

    可现在大唐使者却在示好。

    我的神啊!

    唐使喝多了?

    百济使者有些诧异。

    但也有些窃喜。

    若是大唐对百济的态度转变,对新罗的支援必然会越来越少。

    这便是百济的机会。

    如此……

    这个三国联盟加不加入,怎么加入值得商榷。

    还得回去商议一番才行。

    他打定了主意,举杯邀饮。

    贾平安喝了,然后说道:“后来大唐本想与百济交好,可却收到了消息。”

    贾平安冷笑道:“有倭国人来到了大唐,向大唐泄露了一事。”

    倭国使者一怔。

    倭国人去大唐……除去使团之外便是那些‘留学生’,泄露秘密的可能性确实比较大。

    但要占据道德高位才行!

    想到这里,他嗤笑道:“怕是被收买了吧。”

    这话暗指大唐用钱收买了倭人买消息。

    不要脸!

    贾平安却想喊一声神助攻。

    他冷冷的道:“倭国可是有重臣名曰巨势德多?”

    倭国使者点头,“那是左大臣。”

    这货上钩了。

    贾平安一拍案几,“果然说的没错。巨势德多在倭国朝中说……要想击败大唐,唯有先击败新罗。对付新罗最好的法子便是让倭国的战船从国中的海边一直铺到新罗的海滩,新罗人定然会屈膝投降!”

    百济使者……

    泉盖苏文……

    还有这事?

    怕不是杜撰吧。

    此刻就要看倭国使者的反应。

    他先是愕然,接着惶然,最后喝道:“一派胡言!”

    百济使者神色平静了下来,举杯:“贵使,饮酒。”

    贾平安举杯。

    泉盖苏文眯眼看着倭国使者,心中转动着别的念头。

    倭人蕞尔小国,竟然敢觊觎半岛,甚至还准备和大唐为敌。最要紧的是他们的水军竟然这般厉害,若是从新罗沿海登陆,进可攻,退可守……

    至于贾平安这番话的真假,泉盖苏文和百济使者,包括殿内的高丽臣子们都有了判断。

    倭国使者先是愕然,这是震惊。

    接着惶然,这是被揭穿后的惊惶。

    最后无耻的不承认。

    这符合高丽对倭人的了解。

    狼子野心啊!

    倭国使者想辩解,可前面他一一认账,什么巨势德多,还是个左大臣。倭国封闭,大唐去哪知晓这些事?

    泉盖苏文觉得收获很大,起身走了。

    主人家走了,客人自然也不能久留。

    三国使者一路出了王宫。

    倭国使者看着贾平安,咬牙切齿的道:“你谎话连篇,唐人这般无耻,终有一日……”

    呯!

    贾平安一拳就把他剩下的话打了下去,然后一顿爆捶。

    他老早就想捶这个先前看着很嘚瑟的使者了,现在寻到了借口,一边打一边说道:“竟然敢羞辱大唐陛下,打!”

    他在兴高采烈的殴打倭国使者,那两个随从却冲了过来。

    卫无双冲了上去。

    妹纸……

    不能啊!

    贾平安想到了卫无双的花拳绣腿,刚想拉她一把。

    对面的倭人跃起一拳。

    个子矮就是问题,唯一能解决的办法就是跳起来。

    “无双退后!”

    贾平安话音未落,只见卫无双转身侧踹。

    这一脚快若闪电。

    贾平安不禁想起了以往卫无双踢自己的腿法,又高又飘,而且没啥力量。

    呯!

    倭人肋部挨了一腿,当即就跪在了地上。

    可卫无双接着又是一腿。

    呯!

    一脚爆头!

    这是无双?

    这是长腿妹子?

    贾平安傻眼了。

    要是以往卫无双用这等腿法来招呼他,贾师傅早就被踢成了猪头。

    另一人冲向了李敬业。

    李敬业狞笑着,猛地一拳。

    呯!

    王宫的守卫在看热闹。

    使者打架和他们没关系,只要不打死就成。

    他们觉着拳脚无法打死人。

    然后就看到那个矮小的倭人飞了出去。

    他重重的倒在地上,边上有人提着灯笼,惊呼道:“快来救人!”

    这个倭人口鼻都喷出血来,只是挣扎了几下,随即就不动了。

    有人单膝跪地,伸手试了一下鼻息,接着又捏了一下手腕,回身喊道:“死了!”

    一拳竟然就被打死了。

    众人不禁看向了李敬业。

    那宽厚的身板下蕴藏着无尽的力量,那狞笑让人心中发颤。

    “这是悍卒!”

    有侍卫进去禀告。

    晚些他带来了泉盖苏文的话。

    “大莫离支说了,各自歇息。”

    这便是不管了。

    也就是偏帮了大唐使团。

    倭国使者在嚎叫。

    夜空中,一只黑色的大鸟飞过,呱呱叫唤着。

    回到驿馆后,众人兴奋的聚在了一起。

    包东没能进去,所以最是急切,“武阳伯,那大莫离支为何偏帮了咱们?”

    “因为倭人野心勃勃。”

    卫无双说了贾平安和倭国使者交锋的事儿。

    “倭国使者就这么被一步步被逼到了无人搭理的境地,武阳伯却和百济使者谈笑风生,最后说出了巨势德多的建言,那使者就接近崩溃了,所以一出宫就喝骂。”

    贾平安笑道:“百济也有吞并新罗的野心,某一句句的引诱,倭国使者一句句的承认某说的都是真话,最后巨势德多的话却虚虚实实,他一下就失色了。泉盖苏文何等人?百济使者能出使高丽,也非等闲之辈,先前某套近乎他也只是敷衍,可倭国使者一变色,他们就认为那些话都是真的。”

    太狡猾了!

    卫无双觉得贾平安就是一头老狐狸,挖个坑,一步步的引诱倭国使者跳了下去。

    “泉盖苏文自然也不想身边多一头狼,所以对倭国同样生出了警惕心。”

    贾平安很是惬意,觉得此行圆满了。

    包东突然问道:“可大唐和新罗是盟友,咱们和百济和善,这个不妥吧。”

    贾平安觉得有必要给他们上一课,“此乃外交之事,某今日给你等说说。”

    众人安静了下来。

    “新罗和百济原先联手抵御高丽的暴政,随后各自立国,按理是盟友吧?”

    众人点头。

    “可新罗前脚还和百济勾肩搭背,转过身就来了个突袭。”

    “这般不要脸?”

    这段发生在一百多年前的历史,在场的都不知道。

    “对。”贾平安叩击了一下案几,“新罗靠向大唐,并非心甘情愿,而是为了抱住大唐的大腿,抵御百济的进攻。”

    这是一堂血淋淋的外交课。

    贾平安见众人若有所思,就继续分析道:“若是大唐为新罗火中取栗,击败了百济,随后会如何?”

    包东说道:“怕是会寻机翻脸。”

    孺子可教!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

    “但大唐也不是傻子。”

    原先的历史上,大唐并非傻子,只是吐蕃在西北和西域玩大动作,大唐不得不出击。

    这次贾平安出使还有个任务,就是把新罗人的真面目带回去,让大唐君臣知晓这个抱大腿喊爸爸的小国是什么念头。

    为这等白眼狼火中取栗,不如灭了高丽,坐视百济和新罗打生打死!

    众人散去,卫无双没走。

    贾平安笑道:“可是晚上冷了?”

    那便一起睡吧。

    “那个女人在外面。”

    那个赢来的女人就站在驿馆的另一头,一个百骑在盯着她。

    “让驿馆安置她。”

    贾平安很淡定。

    卫无双讶然,“你不让她侍寝?”

    我想让你侍寝啊!

    贾平安看看那双大长腿,想起先前倭人被一脚踹断了不知道几根肋骨的凄惨,不禁有些发憷。

    卫无双察觉了他的目光,咬着下唇说道:“你今日面对泉盖苏文不卑不亢,几句话让百济使者心生好感,果真为大唐扬威了。”

    “大功告成……”

    贾平安刚起身,外面传来了女子的声音。

    “郎君可歇息了吗?”

    那女人竟然会大唐话?

    贾平安摇头,卫无双低声道:“什么大功告成?”

    “就是……”贾平安看着她的红唇。

    小贼!

    卫无双挥挥拳头,随即出去吩咐道:“武阳伯吩咐,让驿馆安置她。”

    当夜贾平安睡的很香。

    那女子竟然来伺候他洗漱。

    贾平安笑了笑,随意她。

    随即百济使者来求见。

    贾平安带着他进了房间,外面包东带着人封锁。

    “大唐果真对百济有善意?”

    百济使者果然是老油条,昨夜的一番话并未让他昏头。

    但贾平安早就准备了迷魂汤。

    “新罗当年反复,他们能背叛百济,为何不能背叛大唐?”

    这是一个硬邦邦得理由。

    贾平安认真的道:“大唐不喜欢这等反复无常的新罗,想让大唐为他们火中取栗……这不可能!”

    百济使者起身,“如此,随后百济会派出使者去长安。”

    他在试探,若是大唐真心,那么就不会拒绝百济的使者。

    贾平安毫不犹豫的道:“长安将敞开城门,欢迎来自于百济的朋友。”

    卫无双站在门外,看着百济使者走向了贾平安。

    这是想做什么?

    百济使者伸出双手。

    贾平安微笑,也是如此。

    随即二人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新罗人有麻烦了!

    卫无双的眼中多了些别的色彩。

    这个小贼,果真是厉害!

    ……

    又是需要努力的周一,求月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