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扫把星 迪巴拉爵士

第971章 人不狠,站不稳

    李治走了进来,武媚起身道:“可看了太平?”

    阿姐给力……

    看到皇帝面露笑容,贾平安不禁暗赞阿姐打圆场的功力已经满级了。

    “太平刚醒来,那乌溜溜的眼睛啊!朕看着就心软。”

    帝后存活了三个孩子,全是男的,整日看都看烦了,此刻多了一个闺女,那种新鲜感啊!

    李治坐下,“玄奘托你来传话?”

    怎么可能?

    “是臣主动提及此事。”

    从先帝时开始,玄奘就不断申请回老家缑氏去看看,可不管是先帝还是李治都一概拒绝。

    “为何?”

    李治说的很是放松,但贾平安知晓帝王对玄奘的忌惮。

    这位法师的威望太高了。

    从先帝到李治都在劝玄奘还俗做官,真那么爱惜人才?一方面确实是希望玄奘能做官,用他对西域的熟悉来给朝中赞画。一方面却是忌惮玄奘的威望。

    彼时崇佛的人多,玄奘对于佛家来说就是领袖般的人物,一旦他高呼一声……那就太可怕了。

    玄奘的家乡在洛州缑氏县,贞观十八年撤缑氏县,并入现在的偃师县。

    长安距离缑氏不算远,可两代帝王却不肯放玄奘去探亲……

    “陛下,法师老了。”

    帝王的本能是看护自己的权力,有了权力才有江山社稷。任何可能威胁到江山社稷的人都会上帝王的黑名单。

    李治淡淡的道:“此事……”

    再议?

    别啊!

    贾平安知晓一旦再议二字出口,玄奘真的就别想回家了。

    “陛下,正好法师因邻居事托付给臣,臣愿意护送法师回乡。”

    我带着法师去,这样总稳妥了吧?

    别人会造反,我若是造反,当地的豪强就能殊死搏斗……娘的,贾平安那个贱人造反?没说的,大伙儿弄死他!

    这货才将让士族绝望,让大唐的上等人怒不可遏,恨之入骨。

    谁都没有这个‘小舅子’安全。

    李治沉吟着。

    有戏!

    贾平安给阿姐使个哀求的眼色。

    阿姐,帮帮忙吧!

    武媚莞尔一笑,“平安当初得了法师的恩惠,他这人但凡受人恩惠总是惦记着。陛下,玄奘在长安多年,一直虔心翻译经书,让沈丘来一趟吧。”

    这是想问问玄奘最近的动静。

    李治点头。

    “臣先去寻太子。”

    贾师傅很自觉的闪人了。

    知趣!

    他一路去了东宫,正好看到太子和人在辩驳。

    大热天的啊!

    一群人针对大唐的教育政策辩驳。

    “让百姓读书,以后谁去种地,谁去做工匠?”

    “还有,百姓读书谁去从军?”

    “……”

    李弘坐在上面面无表情。

    可怜的娃,在不该承受的年龄承受着这些蠢货的聒噪。

    贾平安干咳一声,李弘抬头,眼前一亮,“舅舅。”

    一群人消停了。

    贾平安缓缓走进去,目光平静。

    “为何读书人就不能务农?为何读书人就不能做工匠?为何读书人就不能从军?”

    一群人愣住了。

    贾平安坐下,虽说比站着的众人低,但连李弘都感受到了他俯瞰这群人的优越感。

    “读书人珍贵,所以才有了优越感,可满大街都是读书人呢?”

    “你等反对什么?不就是想反对百姓读书,如此你等依旧是人上人。”

    “明明是私心,却非得要寻个大公无私的理由来说。为何?只因你等学的都是儒学,一旦说些私心的话就担心被别人斥之为伪君子,于是便把那些话改头换面说出来……私下辩驳随意,但别在殿下这里装样。”

    这群人怎么辩驳都好,就是别影响了大外甥。

    一个官员刚想反驳,边上的人低声道:“陶渊明。”

    陶老先生都能去采菊东篱下,你们一群小瘪三凭啥就不能去务农,不能去从军?晋代更有一群神经病连官都不做,整日喝酒玩女人不满足,觉得不够刺激,就嗑五石散,随后去果奔。

    “读了书再去务农,农人就会琢磨如何增产增收;读了书去做工匠,工匠就会琢磨如何能更好的营造建筑,更好的打造器具;读了书再去从军,军士就会琢磨如何才能打胜仗……你一人我一人,众人拾柴火焰高,如此才能支撑起更为强大的大唐。”

    贾平安屈指扣扣案几,“不要总想着自家的一亩三分地,也得想想大局。自己没本事就去学,就去努力,而不是通过打压别人来垄断权力,有意思吗?”

    一群人被说的恹恹的告退了。

    贾平安又给太子灌输了一肚子的毒鸡汤,这才回去。

    身后的李弘赞道:“舅舅舌战众人,一番话说的堂堂正正,让人无从反驳。”

    曾相林觉得不对,“贾郡公方才一直瞄着墙壁上的横刀,奴婢都有些怕。”

    墙壁上的横刀乃是皇帝赏赐给太子的,让他没事儿也舞几下……不说闻鸡起舞,好歹也得能杀只鸡。

    那把刀从未见过血,李弘此刻有些想让它见血的冲动,黑着脸道:“舅舅若是要动手何须用刀?”

    他越想越觉得曾相林这厮是在诽谤舅舅,就板着脸道:“太平那边如何了孤也不知晓,你去看看她可醒来了,快去快回。就……一刻钟吧。”

    曾相林想死。

    东宫独立于皇宫的东侧,从这里到皇后的寝宫可不近。一刻钟来回……

    李弘淡淡的道:“怎地……”

    “奴婢这就去。”

    曾相林冲出来,一路狂奔啊!

    他追上了贾平安,迅速超越过去。

    贾平安眯眼看看天色,“那么大的太阳还跑的这么快,人才!”

    出了通训门后,贾平安被晒的难受,就贴着宫墙走。

    舒坦!

    荫凉啊!

    贾平安突然觉得老祖宗果然都是人才,譬如说荫官,荫凉是借着物体的遮掩获取凉快。而荫官也一个尿性,靠着祖宗的名声好做官。

    一个乘凉,一个做官。

    沈丘在前方缓缓而来。

    几个宫女在偷窥他。

    “老沈为何这般引人注目?”

    贾平安有些好奇。

    陪同的内侍说道:“其实贾郡公的俊美宫中也有口皆碑,不过贾郡公再俊美宫女们也得不到,可沈中官不同,若是他愿意就能一起对食。”

    “老沈!”

    贾平安招手。

    沈丘板着脸走了过来,全程都没躲避阳光。

    可近前一看,这货依旧是满头大汗。

    “陛下可答应了?”

    沈丘皱着眉,“休得在宫中打探消息,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

    “老沈你这个模样让我想起一人。”

    “谁?”

    “东方不败。”

    贾平安乐滋滋的继续过去。

    呵哧呵哧!

    曾相林跑回来了,伸出舌头拼命的喘息。

    “不怕热?”

    贾平安赞道:“果然是人才。”

    东厂需要你这等人才,西厂也要。

    进殿后,皇帝已经不在了。

    武媚抱着襁褓在逗弄太平,“若是此行出了岔子……”

    她看了一眼墙壁上挂着的小皮鞭。

    贾平安下意识的打个哆嗦,“阿姐放心,那些人想借法师的势也得看我答不答应!”

    “你知晓就好。如今那些士族正在恼羞成怒,若是他们鼓动一番,说不得就有人会撺掇利用了法师,你且仔细,否则小心自己的皮。”

    哈哈哈哈!

    贾平安出了宫门不禁仰头大笑。

    “贾平安出了宫门就在大笑。”

    重新回来的皇帝说道:“他上次得罪佛门太过,此举倒是能缓解一二。”

    贾师傅上次直接把方外的富庶给点破了,随即一番建言后,方外的田地被收了无数,那些佃农也跟着重新变成了纳税户。

    “平安得罪人不少。”

    武媚有些担忧,“不管是方外还是士族权贵,都恨他入骨,陛下,是不是……”

    让我的阿弟升官吧。

    唯有做了高官那些人才不敢冲着他下手。

    “咳咳!”

    皇帝马上顾左右而言他,“把太平给朕。”

    呵!

    男人!

    晚些李治说道:“泡茶来。”

    武媚看了泡茶的内侍一眼。

    内侍哆嗦了一下。

    本来就三片茶叶,皇后看一眼少多少?

    于是等李治接到了茶水时,只是看了一眼,差点原地爆炸。

    “一片?”

    皇后振振有词的道:“天热,陛下要小心身体。”

    呵!

    小心眼的女人!

    ……

    “法师。”

    正在看经书的玄奘抬头,神色茫然,“何事?”

    僧人说道:“百骑统领求见。”

    玄奘愕然,“他来作甚?”

    沈丘进了译经堂,恭谨行礼,随后说道:“陛下吩咐……自古……”

    一番赞颂人情亲情的话之后,沈丘说到了重点,“三日后,贾郡公将率人护送法师回乡。”

    玄奘一动不动。

    “法师。”

    沈丘有些担心,若是玄奘因为他的到来出事,他觉得自己出门就能被人捶死。

    老僧跪坐下来,欢喜的道:“法师,法师,能回去了,能回去了!”

    玄奘张开嘴,两行清泪缓缓流淌下来。

    “家……”

    他魂牵梦萦的家乡。

    那一草一木,那熟悉的老井,那熟悉的河流……以及那些熟悉的人。

    小贾。

    玄奘知晓这必然是贾平安为自己使力的结果。

    他深吸一口气,“转告陛下,贫僧以身许佛。”

    ……

    “去洛阳?”

    卫无双觉得这等天气出行真是受罪。

    “去偃师。”

    贾平安逗弄着两个小的,大洪咯咯咯的笑,这小子也没吃多少啊!怎么就那么胖呢?

    “大洪这般下去,我就担心以后喝水都胖。”

    “阿耶,带我出门玩。”

    贾洪拉着贾平安的衣裳央求。

    “好。”

    “阿耶!”

    老幺贾东闻讯赶来。

    “都去都去。”

    贾平安一手牵着一个孩子,因为身高的缘故必须要微微弯腰。

    他带着两个孩子去了学堂。

    学堂里读书声朗朗,先生正在教授学生们识字。

    “天。”

    “天。”

    “地。”

    “地。”

    “人。”

    “人。”

    贾洪跟着念。

    这孩子还算是聪慧。

    老幺呢?

    老幺好奇的看着先生,贾平安问道:“可想去读书?”

    “不。”

    这娃!

    “走!”

    贾平安干脆松开手,自己走在前面。

    两个孩子在后面走的颇为稳当。

    “哇!”

    没走多远贾洪就哭了起来。

    贾平安回身,就见贾洪指着老幺贾东嚎哭,“阿耶!阿耶!”

    “咋地了?”

    贾平安问道。

    贾洪哭的咳了起来,“三郎……三郎他打我。”

    贾平安皱眉问道:“三郎可是打兄长了?”

    这话怎么就不对劲呢?

    弟弟打兄长,这兄长也太差劲了些吧?

    贾东平静的道:“阿耶,是二兄先动的手。”

    “是你!”

    “是你!”

    复读机模式开始了。

    贾平安看了后面的徐小鱼一眼。

    徐小鱼晚些过来低声道:“二郎君先推了三郎君一把,三郎君就掐了他一下。”

    啧啧!

    这手段隐蔽,大人无法查出来。

    贾平安看了贾东一眼,发现这个孩子……真的让人头痛。

    一家四个孩子,老大还行,颇为稳重,有长子风范;兜兜就不说了,说起来老父亲唯有泪两行;老三贾洪是个傻乐的,吃啥都长肉,一看就是个没心没肺的孩子;老幺整日不爱说话,别看小,阴招一套一套的……

    后世都是独生子女,家长们依旧抱怨不停,什么孩子调皮不好带,什么孩子经常不听话……来看看这个。

    后世那些生了七八个的怎么带?

    没法精细的带,否则家长啥事都不用做了,整日在家带孩子。

    所以在独生子女之前的孩子,基本上都是放养出来的。自己在孩子堆里打滚,被打,打人,一起玩,一起逃课,一起挨家长毒打……

    这样的性格养出来的孩子固然不够精细,甚至孩子有什么心理毛病家长也不知道,也不在乎。

    但有个好处:糙!

    还有一个李朔,那孩子是贾平安少有不操心的。

    也没办法操心。

    按照高阳的方式教养,结果孩子变成了贵二代,如今也就是在父母的面前露出些孩子气,在别人的面前俨然就是一个郡公。

    哎!

    回到家中后,贾洪开开心心的重新寻了贾东玩耍。

    这孩子真是……

    “郎君。”

    云章悄然而来,让贾平安感受到了一丝惊悚:昏暗的夜里,殿内坐着呆滞的帝王。一个女官拎着一段绸缎,不带一点声息的走到了他的身后,欠身说道:“陛下,该上路了。”

    云章穿着青色的长裙,一头乌发挽起,微微丰腴的脸细嫩,神色肃然。

    “何事?”

    对于这位前女官,贾平安给了她应有的尊重。

    兜兜需要学习一些手段,这等手段卫无双和苏荷在宫中时也会,但和云章比起来她们就差远了。

    “郎君,小娘子该出门去转转了。”

    云章饶有深意的道。

    “还早。”

    贾平安不准备太早让兜兜去寻找自己的小伙伴,“我的女儿不该是柜台上的商品,任由那些人家去指手画脚,评头论足。”

    郎君果然是与众不同……

    云章轻声道:“贵女总得要有自己的朋友。”

    这个女人妥协了,从让兜兜去展览变成了让兜兜去交友。

    “好。”

    道德坊中也有女娃,但和兜兜相比无论是地位还是见识都差得太远。随着年龄的增长双方连共同话题都寻不到。

    我的孩子终究要变成上等人吗?

    贾平安想到了自己前世看着上等人那种复杂的情绪,羡慕吧,没有,因为彼此差距大的惊人。

    唯有能追上的距离才能生出羡慕,否则就是虚无缥缈的嫉妒恨。

    他听着那些上等人说着自己不懂的上等话题,看着他们矜持的微笑……衣冠楚楚的男女们都在矜持的微笑,随后举杯。

    但他厌恶这样的日子,不喜欢让自己去虚伪的应酬着什么。

    人生太短了,没必要勉强自己。

    有人笑他酸,可后来他的境遇改善后,依旧没有往另一个圈子里扎,而是浅尝即止,随后恢复自己的生活。

    “也好。”

    两个婆娘都赞同云章的看法,卫无双出面打听,很稳妥的把兜兜的第一次单独出行安排在了自己的闺蜜张琴家中。

    第二日兜兜就穿着新衣裳出发了,临行前一脸不舍,让老父亲的心都要碎了。

    云章将会陪同她一起。

    到了前院,云章寻到了杜贺。

    “两个护卫。”

    杜贺很谨慎的派出了徐小鱼和段出粮的组合。

    “小鱼机灵,若是有事他能周旋。段出粮无事莫要让他出手,一出手……就怕拉不住。”

    很好的组合。

    杜贺觉得唯一的遗憾就是段出粮不大受控。

    云章赞道:“一旦遇到事就该是雷霆万钧,段出粮这等人不错。”

    我怎么觉着你这个女人比我还狠呢?杜贺:“……”

    云章看着他,“郎君说过,人不狠,站不稳!”

    诚哉斯言。

    杜贺决定晚些就和娘子较劲,看谁狠。

    “小娘子出来了。”

    兜兜穿着新衣裳,习惯性的喊道:“阿福。”

    “嘤嘤嘤!”

    阿福眼中含泪想跟着,却被贾昱控制住了。

    “今日出门做客,不许带阿福。”

    苏荷板着脸,“去了就好好玩,不要去得罪人。”

    你这个憨婆娘!

    贾平安马上唱反调,“咱们家的规矩……”

    兜兜说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对。”

    兜兜上了马车,随即是云章。上了马车后,她掀开车帘,对贾平安和苏荷微微点头。

    马车出去了。

    苏荷有些悲伤。

    “兜兜大了。”

    孩子大了就会离开父母高飞,在这个时候父母该做的是放手,而不是变成拖住他的铅坠。

    可兜兜才多大?

    贾平安心如刀绞,黑着脸道:“兜兜才七岁,什么大了?还得吃家里十几年的粮食呢!”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