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术道 术道九霄

第十三章 岁星之丝(3)

    简听罢说道:“我威名远播的克林魔校为什么跨越半个地球,跑来这里过来诬陷你们?”

    于然仙师思索了片刻,说道:“难道会是那冥幽未雨?”

    花盛想起自己在击穿岁星纱时看到的画面,说道:“弟子觉得,岁星丝并非是未雨所偷。因为冥幽本身来自未来,她不属于这时代。而且早在他们丢掉岁星丝之前,未雨就身穿岁星纱了。那绝不会是用临时偷来的岁星丝制成!”

    简说道:“如果是你们的人偷了岁星丝,当然可以返回过去!”

    花盛喊道:“我们弟子中此前是有一位与岁星纱有关,但从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对方来自于千年以后。与你们失踪的岁星丝时间相隔一千多年!和这次时间断无关系!”

    于然仙师问花盛:“你是怎么知道的?”

    花盛说道:“禀明仙师,弟子在用金箍棒击穿岁星纱之时,被岁星纱上的咒语附身,所以曾有看到这些缘由。”

    于然仙师眯起眼睛沉思,没有回答。

    简喊道:“你们术道习院如果包庇自己人,就别怪我们不客气!恐怕论及法术,你们这些东方人可比不上西方的!”

    “放屁!你们这群洋鬼子!有种来试试!”喊话的是宣文。

    两边眼看又要引发冲突。

    于然仙师举手示意宣文稍安勿躁,答道:“小妹妹,如果我习院确实出了盗窃之辈,我们不仅该归还你们丢失的岁星丝,更应重重责惩该弟子。但事关重大,我习院自当严查是何人所为。”

    简似乎对于然仙师的回答并不满意。

    “我们不管是谁偷,但既然是你们的弟子,那术道习院就脱不了干系!”

    于然仙师答道:“或许和习院有关,但如果找不到是何人,又怎么能把东西找到归还你们?”

    “我们今天就是来搜的!”

    简这句话一出,又引发了一阵喧哗。

    双方剑拔弩张。

    灭影喊道:“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就凭你们几个?怕还不够本大小姐塞牙缝的!”

    “哼!怕是你们到时牙都被打掉了吧!”

    简打开红色法典,用手在空中画出一个橙色六芒星图案。

    一股巨大的热量扑面而来,周围满树绿叶瞬间枯黄。

    “blazedragon!”只听这简大喊一声,周围燃烧起一圈冲天火柱,那火柱如螺旋般快速围绕简的四周,随后火柱旋转带起一股强烈的火焰在空中纠缠燃烧,化作一团巨型的火球。

    简嘴角微微一动:“召唤术!炎龙!”

    那火焰刹那间出现一只燃烧的飞龙,足有一栋大厦般巨大。

    这巨龙通体燃烧的火焰,长得利牙尖齿,背后伸展着两张足有足球场大小的火焰翅膀,在空中猛地降落到地面。伴随着一股烟尘,地面直震众人腿部发麻。

    那两排刚枯萎的树木,因这炎龙带动的高温,顿时燃烧起来。

    伴随着炎龙震耳欲聋的怒吼声,将周围本已燃烧的树叶唰唰地四散飘落。

    紧接着,那条炎龙冲着花盛他们的方向喷射出一股烈焰。

    “小心!”

    花盛担心火焰伤及无辜,自己举起金箍棒要冲上去阻挡。

    刚窜出几步,只见身后一个人影先窜了上去。

    那身影手持一把长剑,大喝一声:“急急如律令!寒冰术!”

    长剑舞出一个剑花,瞬间前方张开一张暴风雪的大网牢牢抵御住炎龙的火焰。

    花盛定睛一瞧,原来那人影正是天极子。

    炎龙的烈焰来势凶猛,暴风雪的冰网被快速溶解。眼看那风雪就要不敌,天极子即将被火焰包围。

    “急急如……”

    花盛急于上前,却见天极子冲着他喝道:“蝼螘滚开!本仙自能应付!”

    就在此时,炎龙突然倒吸一口气,像是喉咙被呛到,像再要喷火却又像被卡住似的不停地剧烈咳嗽。

    天极子见机将宝剑一收身后,左手对着咳嗽的炎龙打出一掌,大喝一声:“急急如律令!”

    那炎龙应对不及,顿时像空中撞上山壁一般,嘭地一声往后倒去。

    炎龙巨大燃烧的躯体在地上接连翻滚,在地面留下一道燃烧的火路,翻倒在数百丈开外。

    天极子收起身形,潇洒地轻身落地,回头对着简说道:“术道习院岂容尔等撒野,还不速速退去!”

    见天极子一招制此强敌,花盛不禁心生佩服,刚想称赞。

    “天极子好身……”

    他刚想对天极子拍手叫好,却被周围爆发出一阵女弟子的尖叫声打断。

    “啊!!!主簿太厉害了!习院第一!”

    “无敌无敌地帅!”

    “奴家都快要被帅晕了晕了”

    在震耳欲聋的女弟子喊声中,花盛想要给天极子打招呼的兴致瞬间消散地无影无踪。

    “运气佳就是好啊,事半功倍。”

    花盛从叫好变成了最后吐槽一句。

    太上小君安慰道:“确实,又高又帅又有时运相济,你也不用太过介意。”

    “你这是在安慰我还是损我?”花盛瞅了太上小君一眼。

    “此前他在湖星亭打了你一掌还记得不?乾坤卫战之后被禁足一个月。估计天极子现在看到你就来气吧。”

    听太上小君这么一说,花盛也才发现完全忘了这茬。

    之前历经了太多事,竟恍如隔世一般。

    而再看那女魔法师简,本来正要再召唤那炎龙。

    只听旁边有个手持长杖的金发高个子男法师拦住了简,说道:“Jane,L'autreestplusfortqu'onnelepensait,maisilfautd'abordretourneràl'éolepourherherplusdemonde.”

    简愣了一下,那男法师又小声低估了几句,说道:“Jeprends.”

    随后简扭头对于然仙师说:“今日的事情绝不会就此结束!给你们三天时间!后天晚上八点我们会再来!如果你们还不交出岁星丝,克林魔校就踏平术道习院!”

    “你们这帮洋鬼子,有种今天就别跑!”宣文喊道。

    “宣文,今日暂且罢了。”

    于然仙师显然也不想再起干戈,制止了宣文,对简说道:“若是仅凭这线头,三日内要找到窃贼恐怕……”

    简喊道:“就三天!”

    太上小君插嘴道:“这样,这紫金线头,你留在我们这,我们也好凭此物找出是谁。”

    简听后眯起眼睛思考了片刻,将手中的紫金线头扯下一小段,说:“这是物证不能都给你们,就拿这段查吧!”

    太上小君走了上去从简手中拿过了那半截紫金线,刚要回身突然想起什么又说:“这位小姐,万一我们明天就找到岁星丝该怎么联系你?”

    简瞪了太上小君一眼。

    太上小君把那个不知何时捡回来的手机又掏了出来:“所以还是和在下加个……”

    “我没微信!”简斩钉截铁地说道。

    “skype、Line,对了,欧美都用这个。要不我们加一下……不对,我们这里好像这两个都用不了。还得用翻墙术,太麻烦。要不留个手机号吧……”

    只听背后于然仙师喊道:“太上小君你这混账东西!莫再借机撩妹!还不速回!”

    太上小君吐了吐舌头将脖子一缩。

    “谨遵师命!”

    随后他忽然从手中变出一张纸条往简手里的红色法典一夹,轻声道:“这是在下的号码!记得联系哦!”

    “Shit!”简回了他一句。

    太上小君则像没事人一样,大摇大摆地走了回来。将手中的线头交给了于然仙师。

    于然仙师对简说道:“我习院当严查此事,三日后给自会给各位一个交代。”

    简哼了一声,拿起魔杖对地上一划,离地一尺的空中立刻浮现出一个橙色的六芒星。

    一道金光闪过,那群魔法师们瞬间便消失无踪。只留下一片被炎龙烧毁的树木以及满地枯叶。

    对方走后,于然仙师轻叹了一声。

    花盛问:“仙师,此事是否要禀报道灵星君?”

    刚问出,却见太上小君、灭影、天极子等人脸上瞬间都变了神色。

    花盛还心感莫名,就听于然仙师答道:“要找道灵星君的话,恐怕现在难以为之……”

    “星君又闭关了?”花盛想到此前道灵星君经常闭关修行。

    “花盛,道灵星君不在术道习院……”太上小君打断了花盛的话。

    “去哪里了?”

    太上小君欲言又止,表情显得很为难。

    于然仙师说道:“花盛你有所不知。道灵星君在乾坤卫战之后就被押走了。”

    花盛大惊,还以为自己听错了,问道:“押走?什么押走?”

    “就是被关押到牢狱之中。”太上小君说道。

    花盛大声问道:“他犯了什么罪!”

    天极子说道:“就因为乾坤卫战的事。”

    “乾坤卫战不是赢了冥幽?人间也没有什么大灾大难?”

    天极子说道:“人间是没事,但术道习院有伤亡。”

    花盛愕然,术道习院这边经历此大战,确实会有伤亡,这并不奇怪。

    但就凭此事,为什么就能抓走道灵星君?他问道:“不对吧,我们不是获得过太上老君的同意?”

    “太上老君是让术道习院自行决议。而且太上老君并没有允许出现弟子和仙师的伤亡。”于然仙师说道,“更何况,太上老君也不是圣平宁的直接管理者。”

    花盛急道:“但道灵星君不是圣平宁的建境七圣之一吗?以道灵星君的法力,又有谁能抓得了他?”

    “李靖。”太上小君说,“托塔天王李靖亲自来术道习院,是他把道灵星君带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