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左道江湖 驿路羁旅

57.停灵七日是非多(上)

    金陵城外,钟山之上,五龙山庄一片素缟。

    山庄中仆从尽数披麻戴孝,又有涅槃高僧在厅中诵念地藏经。

    肃穆,哀伤,沉重。

    山庄正厅中,摆放着香油火烛,一尊金丝楠木的沉重棺木,就放在正中,在棺木之前,还有副任豪盟主的丹青画,被悬挂在墙上。

    在那画像之下的小鼎里,插满了正在燃烧的香。

    整个厅中都是烟雾缭绕。

    黄无惨穿着庄重道袍,手握拂尘,正在为任豪进行停灵七日中,每日的送行仪程,也是作为盟主丧葬的主事人,接待前来哭丧吊唁的宾客。

    在他身前,沈秋也换上了一身麻衣,带着白孝,面色悲切。

    任豪一生未娶,南通老家那边还有几个兄弟,旁系也有子侄。

    但那地方距离金陵有点距离,又事发突然。

    家属紧赶慢赶,也还需要时日。

    在这几天里,沈秋作为任豪承认的,并且在身边唯一的子侄,又是盟主选的衣钵传人,便临时当起了扶灵孝子。

    这个活,不好做。

    尤其是沈秋对任豪的人际关系,几乎一无所知的情况下。

    “盟主啊,你怎么就这么去了!”

    停灵第三日,哭嚎的声音,在厅中响起,一个远道而来的江湖老者,在几名弟子的搀扶下,正扶着任豪的棺木大声痛哭。

    他白发苍苍,额头带着孝带,言语悲切,如杜鹃啼血,还声嘶力竭,几次哭昏过去。

    他的弟子也跟着一起哭。

    这伙人闹得声势极大。

    引得门外一众自愿为任豪护持身后事的江湖高手,都面面相觑。

    单看这阵势,不知道的,还以为这老者是盟主的至交好友,结义兄弟之类的。

    站在棺木一丈外的沈秋,也是一脸茫然,他从未见过这个老者,更没听任叔说起过他。

    他回头看着身后的秦虚名。

    这位五龙山庄的管家同样披麻戴孝,脖子上套着黑色的皮毛护颈,挡住伤口,左眼带着黑色眼罩,仅剩的右眼里,更是无奈的很。

    “这是丹阳青松门的门主,一个四十多人的小门派,盟主生前,与他从未见过。”

    秦虚名用耳语声,对沈秋介绍一下。

    沈秋眼中便有明悟。

    合着这是来“碰瓷”的。

    借着任豪丧葬之事,来和江湖同道混个脸熟,顺便结交些人脉,这几日里,这种人多得很,可以说是络绎不绝。

    沈秋看了一眼主持法事的黄无惨。

    紫薇道人本就是喜静的性子,此番若不是事情太大,他才不会主动来搅合,而此时,黄无惨半闭的眼中,也有一抹无奈。

    还有一丝厌烦。

    他与任豪相交十数年,又多次共同对敌,实乃真正的至交。

    眼看这些江湖上提不上串,也不讲究脸面的家伙,把任豪原本肃穆庄重的身后事,弄得一团糟,他心中非常不喜,甚至隐有杀意。

    呃,黄无惨的性子,自然不会如此鲁莽。

    但他脑海里,还有个人叫黄无敌,若是眼前这跳梁小丑再闹下去,暴躁的黄无敌人格,怕就要压制不住了。

    “魏掌门莫要伤心过度。”

    沈秋上前一步,他握住那哭闹老头的手臂,轻声说:

    “客人远道而来,还请往后院歇息,还有其他吊唁者呢。”

    “你这小辈,老夫与盟主神交已久,此番大战,若不是门中有事,老夫定要与盟主一起杀敌,你放开,唉,你”

    那老头哑着声音,仗着年纪大,似是还要闹将。

    但他话还没说完,手臂上就传来巨力压制,几欲捏断他手骨,让那老头面色惨白,他正要痛呼,便看到了沈秋那双冷漠的眼睛。

    如冰一般,看的他心里发寒。

    便只能乖乖的跟着沈秋扶起的手,站起身来,也不再哭闹了。

    “你等弟子也是不懂事。”

    沈秋不理会那老头剧变的表情,他看向老头身后的几个弟子,说:

    “就这么任由你们师父如此伤心悲痛,老人家年纪大了,哭出个事情怎么办?还不送你们师父入后院歇息!”

    那几个弟子看到师父脸色有些发青,便知道事情不妙,也不敢争辩,就那么搀扶着老头走出正厅。

    那魏门主捂着左臂,寒气入体,让他手臂都失去了知觉。

    后面等着吊唁的江湖客,见到这老头的下场,一个个心思流转。

    那些小想法,便都很配合的收了起来,一个个再次入厅吊唁,也都很克制。

    再没闹出刚才那一幕闹剧。

    “庄主,事情怕是不妥。”

    待到中午时分,沈秋刚用了点饭,秦虚名便上前来,对他低声说:

    “魏老头那边,已有风言风语传说,说是河洛大侠仗着武力,欺辱同道,打断吊唁,乃是对盟主丧葬的不尊重。

    那人很不讲究,到处传事,还是靠连环坞唐九生大侠,还有鬼刀将萨日朗老爷子出面说了一番,才压了下去。”

    这话把沈秋气笑了。

    他对秦虚名说:

    “那人一把年纪了,怎么就和牛皮糖一样,沾上就要污人名声?做事这般不讲究吗?”

    “庄主,这种人,多得是。”

    秦虚名也有些气。

    以往任豪在时,这等江湖末流,连踏入山庄的资格都没有,更别说闹出这种幺蛾子,现在盟主刚去,这五龙山庄里,就有些群魔乱舞的征兆了。

    而且这是身后大事,盟主身份特殊,死后哀荣不得马虎,伸手不打笑脸人。

    更何况,人家也是当真前来吊唁的。

    挽联花圈,送行仪程,一样不缺,礼数周全下,就算山庄人有气,也是发不出来。

    他只能劝说道:

    “这些江湖末流,练武不成,组了门派,又没个路子,想要出名,便只能搞这些歪门邪道。盟主丧葬大事,不得马虎。

    若庄主心中有气,看在盟主份上,也得忍耐一二。

    好在那魏老头平日做派,这金陵周边的江湖人心里都有数,又有些江湖高手压着,也不会被他一番恶语蛊惑。

    只是,今日之事,不可再有第二次了。”

    “我是在救他。”

    沈秋摇了摇头,秦虚名不知晓黄无惨的具体情况。

    若那魏老头今日再闹下去,惹得黄无敌跳出来,他有十条命也死定了。

    “罢了,老而不死是为贼也,我知道了。”

    沈秋扭头对秦虚名说:

    “这样吧,在正厅之外,设下香案,将任叔的遗像挂出去,之后再有人来,便让在他们厅外吊唁。

    有名声的,和任叔确有交往的江湖侠士,再请入正厅中。”

    “嗯,我这就去办。”

    秦虚名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开。

    任叔留下的这位管家,执行力相当强,也有江湖经验,只是年轻比沈秋大不了几岁,这丧葬之事也是初次主持,有些疏漏,可以理解。

    沈秋从任豪那里得了山庄的地契,已是五龙山庄的新主人,这里原本有五百多人,沈秋任他们去留,这几日中,山庄里还剩下三百多人。

    两名老管事,和一些任家的仆从,也已对沈秋说过,盟主已去,他们要随着盟主回返南通祖宅,为任豪守陵。

    此乃忠义之事,沈秋不想阻拦。

    他靠在椅子上,似是小憩片刻,在梦中演练起两仪神拳,任豪已经将完整拳谱交予他,这练武之事,也不得有一刻放松。

    还有张莫邪给的四份奇功,也要抓紧时间入门,再按照他的设想,来创造出一门奇特功法。

    外界时间一刻钟后,这偏厅的房门被推开,动静被感知到,沈秋便停下拳术,睁开眼睛,就看到林慧音正在站在门口。

    她还是穿着那套白色剑衣,长袖飘飘,身后背着潇湘回音剑,带着白纱斗笠。

    在她左手手臂上,带着白色孝带。

    “来都来了,站在门口作甚?”

    沈秋站起身,对林慧音招了招手,后者走入房中,摘下斗笠,她抬起头,对沈秋说:

    “这几日你很忙碌,我也找不到时间来和你说说话,沈秋,我和师父参加完盟主的下葬礼后,便要回返潇湘了。

    那时你肯定更忙,所以就提前向你告别。”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沈秋抿了抿嘴,他露出笑容,对林慧音说:

    “以后还会再遇的。

    慧音你这次与魔教大战,击杀数位魔教高手,在江湖人眼前大涨威风,下一期的江湖榜上,想必你就能追平你师父当年的排位了。

    山鬼兄长对我说,他在战场上见你使剑,已有了大师之相,或许再有几年,潇湘绝剑就能大成。

    到那时,慧音在江湖年青一代里,也是翘楚了。”

    “山鬼说的?”

    林慧音轻笑了一声,声音如百灵鸟般清脆,她摇着头说:

    “山鬼兄于战阵对搏五行门赤云,将他斩杀于剑下。

    他的剑术,是我现在难以企及的。况且,真要说江湖年青一代的翘楚,沈秋你此次击杀万毒,已经是天下扬名。

    就连风头正胜的陆归藏,都要被你压下去了。

    年轻一辈,你当为首。”

    说到这里,林慧音叹了口气,她说:

    “少年时,我听师父为地榜第四,便觉得师父乃是天下高手,如今真正经历后,才知道,那江湖榜也不过以偏概全,不可尽信。

    这天下之大,奇人异士遍地都是,我这点微末道行,不足挂齿。”

    她看了一眼沈秋,低声说:

    “前些时日,你还藏拙,说你与我只是伯仲之间。沈秋,你老实告诉我,咱两人真打起来,我能在你手里走过几招?”

    沈秋脸上挽起笑容。

    他耸了耸肩,没有回答。

    说出来会让林慧音信心受挫的,还是继续保密吧。

    “你不愿意说,就算了。”

    林慧音佯装生气,哼了一声,带上斗笠便要离开。

    身后有破风声响,她回过头,一把抓住沈秋丢来的东西,是一本册子,看上一眼,林慧音的脸色就变化了一下。

    “这可是真正的好东西。”

    沈秋说:

    “别给你师父知道,也别让其他人知道。

    记熟之后就销毁掉,若你修的好,足以让你在五年内突破到天榜半步,但往上去,就要看慧音你的缘法和悟性了。

    我只能帮到你这里。”

    “这太贵重了,我不能”

    林慧音当即就要婉拒,却被沈秋挥手打断,后者说:

    “你我之间,不谈这些。

    下次再遇,还要和你比剑呢,总不能仗着真气厚重,便欺负你吧?拿着吧。

    反正雪霁心法和它同出一源,只要你不说,没人知道的。”

    林慧音这边还要说话,就看到院子外,身穿白衣的张岚身法轻灵的落入院中,这花花公子怀里还抱着一只瘦弱的小白猫儿。

    他落在地面,便对沈秋喊到:

    “快去中庭,舞阳真人要断东方策的腿!陆归藏和他起了冲突,眼见要大打一场,你乃山庄主事者,必须出面调解一二。”

    沈秋闻言,便和林慧音对视了一眼,两人急忙随着张岚前去山庄中庭,就在正厅前方,影壁之外,已经聚拢了一大批江湖人士。

    人声鼎沸,议论纷纷,还有几位江湖前辈处了人群,一边拉架,一边大声劝说。

    纯阳宗弟子围在圈里,有些手足无措。

    黄无惨,林菀冬,连圆悟和尚和芥子僧都被惊动,此时都在院中。

    沈秋飞掠而来,带着林慧音,越过人群,正落在林菀冬身旁。

    这位林掌门,正拉着暴怒的舞阳真人的手臂,后者手里抓着把断剑,半截剑刃,正刺在青石砖上。

    那把剑,是被砍断的。

    在他身前三丈之外,穿着青衣的陆归藏一脸冷漠,手中紧握名刃观沧海,左袖也有被划破的伤口。

    在陆归藏身后,东方策正跪在那里。

    左腿上血迹斑斑。

    看到地上鲜血,沈秋眼睛一凝。

    这舞阳真人,真是个暴脾气。

    兴许也是见到盟主战死,心中积有郁气,这骤然之下,见到叛逆弟子,竟真的在大庭广众下动了手。

    怕也是被东方策气得不轻。

    自家好弟子的坏毛病,已成了这位江湖前辈的心中业障,方才东方策顶撞了几句,就直接引燃了舞阳真人心中怒火。

    “孽畜!”

    舞阳真人抓着断剑,真气流转,长须飘荡,林菀冬都有些拉不住他。

    这纯阳宗掌门吹胡子瞪眼,看也不看眼前陆归藏,双眼紧紧盯着跪在地上,不发一言的东方策,他大声呵斥道:

    “还不过来!此番随为师回太岳山,罚你面壁十年!不许再入江湖!还有你,陆归藏,这是我纯阳宗的事。

    你凭什么插手!”

    陆归藏不是那种能说会道的性子,他也不在乎周围江湖人的窃窃私语,就那么手持长剑,护在东方策身前,厉声说:

    “你门中事务,陆某无法干涉,但东方一代大侠,岂能被你如此折辱!想断东方的腿,先问过陆某这把剑!”

    双方气势已露,若再不加干涉,便要死斗一场了。

    “停!”

    沈秋看了眼黄无惨,后者对他微微颔首,他便上前一步,挡在舞阳真人和陆归藏中央,他问到:

    “陆兄,还有东方兄,你两人为何而来?”

    “为任豪吊唁。”

    陆归藏说话直接,言语中对任豪也没什么尊重。

    这可以理解。

    他父亲,前任盟主陆文夫,就是死在任豪手中。

    虽然那只是江湖切磋,并不是生死大战,但父仇在身,指望陆归藏说什么好话,不现实的。

    沈秋也不在意。

    他又回头看向舞阳真人,问到:

    “纯阳掌门,你又是为何而来?”

    这话一问,暴怒的舞阳真人当即冷静下来。

    是了。

    这不是在太岳山,这是五龙山庄,任豪盟主七日停灵还未结束呢,自己走了一辈子江湖,竟连这规矩都忘了。

    当真不应该。

    见舞阳真人脸色有异,芥子僧便上前劝说一二,还有些前辈也走上前,你一言我一语,算是给足了真人台阶。

    后者瞪了低下头的东方策一眼,便一挥袖子,转身不发一言,走了出去。

    “今日之事,到此为止吧。”

    沈秋加重了语气,他扫了一群人群中不甘寂寞,上蹿下跳的几人,说:

    “任叔丧葬尚未结束,之后几日,五龙山庄再有人亮刀兵,冲撞了任叔英灵,休怪沈某不给脸面。”

    “大伙都散了吧。”